第323章:痴人说梦

上一章:第322章:得靠自己 下一章:第324章:你就吹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听灵看到白香寒要打.过来,赶紧做好准备保住自己,谁知却出现了一个人,挡在她的前面,还出手掐住白香寒,让她很是震惊。

风鸿宇突然的出现,掐住白香寒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严厉的训斥,“谁准你在本王的地盘上撒野的?”

“王爷,饶……饶命啊,我,我知道错了。”白香寒痛苦的求饶,吓得脸色惨白,张开嘴,努力的呼吸着。

“滚。”风鸿宇将白香寒甩到一旁,冷狠的命令她滚人。

“咳咳……”白香寒剧烈的咳嗽着,等缓过气之后才从地上爬起来,愤恨的瞪了一眼月听灵,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月听灵没有多在乎白香寒的愤恨,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风鸿宇身上,到了现在才敢相信原来幕后的主使者真的是风鸿宇,“是你。”

原来风鸿宇的实力是如此之强,难怪能做怎么多事。

“很惊讶吗?”风鸿宇转过身去,看着月听灵,邪魅一笑,然而她那个圆滚滚的大肚子让他觉得很刺眼,看得他浑身不舒服。

她肚子里怀的是风天泽的孩子,他自然觉得不爽。

“的确是有点惊讶,你把我抓到这里来,到底想干什么?”她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在她的肚子上,而且还看到了他眼眸中的厌恶,于是把自己的肚子护得更紧。

看到她如此保护肚子里的孩子,他不悦的邹起眉头,但很快就把这种不悦收起,用温柔的语气跟她说话,“只是请你来这里做做客,并没有别的意思。”

“你这是‘请’我来做客吗?”

“因为只有这样‘请’,才能‘请’到你,灵儿……”

“请叫我南明王妃或者我的全名。”月听灵不喜欢风鸿宇如此亲昵的称呼自己,于是打断了他的话,也许是走的路太多,这个时候已经没多少力气和他吵嘴了,一脸的疲惫。

风鸿宇看到她累成这样,上前扶住她,轻柔的说道:“走吧,你的房间我已经命人收拾好,我送你回房休息。”

“我更想你送我回南明王府,送我回到南冥王的身边。”她甩开他的手,不让他触碰,还后退了一步,跟他保持距离。

对于她的疏远,他虽然已经习惯了,但心里还是觉得难受,严肃的说道:“那是不可能的事。”W7J6。

“怎么说,你打算把我关在这个地方一辈子咯?”

“也许是的。你已经知道太多,我不可能放你走,除非……”

“除非怎么样?”

“除非我一统江山,灭掉南冥王。”

“你……”月听灵过于担心风天泽,顾不得太多,当场和风鸿宇吵了起来,“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一统江山还有点可能,但你别妄想灭掉南冥王。”

“是不是妄想,你以后就会知道了。这里只有一个出口,就是刚才的密道,所以没有我的允许,你离不开这里,如果你想冒险打出去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这样的做,要是一个不小心伤到了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你可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风鸿宇没有把月听灵的话放在心上,更努力去接受她那个大肚子,所以用最好的一面来待她,“你挺着个大肚子走了怎么长的路,一定很累了吧,既然离开不了这里,那不如去好好休息,就算你再不喜欢这里,也得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吧。”

“假好心。”

“对你,我一直都是真心真意的,我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如此好过,更何况你是被其他男人碰过的女人,肚子里还怀着其他男人的孩子,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不在乎,你的一切我都会接受。南冥王在你面前从不自称本王,所以我在你面前也不自称本王,你好好在这里住下,有任何需求尽管提,我会安排灵巧一点的婢女去伺候你。”

“风鸿宇,这就是你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吗?”这种霸道而又自私自利的爱,她真的一点都不喜欢。

“是,这就是我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得不到她的心,也必须得到她的人,我宁愿关着你一辈子,也不会让你跟其他男人在一起。”风鸿宇肯定的回答,不否认自己这种爱人的方式。

心,只是一种无形的东西,那种东西摸不着、抓不住,所以最实在的还是得到她的人。

“你根本就不懂爱。”

“无所谓懂与不懂,我只知道自己喜欢就好,我喜欢这样的方式,喜欢拥有一切的那种胜利感。”

月听灵本想试着和风鸿宇谈谈,希望他能有所改变,想不到他对事物的看法如此极端,压根就说不动,她只好不再多说,转而问其他事,“白香寒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风鸿宇冷冷一笑,不屑的回答道:“她被废去武功,逐出师门,是我好心收留了她,不过她也帮了我不少忙,将逍遥.宫很多事都告诉我,包括天魔剑的秘密。风天泽之所以拥有如此神力,那是因为他的血融入了天魔剑中,若是我得到天魔剑,再将我的血融入剑中,那我便是剑的主人,到时候拥有神力的人就是我了。”

“你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你永远都不可能战胜南冥王。”

这话风鸿宇不爱听,脸上的表情拉沉了下来,气愤的说道:“我会战胜他的,总有一天,他一定是我的手下败将。”

“痴人说梦。”

“是不是痴人说梦,我们拭目以待。灵儿,你挺着大肚子站怎么久,难道不累吗?”风鸿宇不想说这个,所以极力的转移话题,脸上重新换上温柔的笑容,走到月听灵面前,想扶她回房休息,表示表示关心。

月听灵再后退了一步,和他拉开距离,冷漠的说道:“你找个人给我带路就好,不需要你亲自送我回房休息。”

“看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不能接受我。也罢,我有的是时间慢慢等。”风鸿宇不强求,对一旁的婢女命令道:“侍君,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她的婢女,好好侍候着,现在带她去房间休息。”

“是,王爷。”侍君毫不犹豫的接下命令,然后对月听灵恭敬的说道:“南明王妃,情随奴婢来。”

“好吧。”月听灵看了看侍君,觉得她还不错,于是就跟着她走,走之前还瞪了风鸿宇一眼。

风鸿宇不屑的冷笑,没把她的怒瞪放在心上,看着她慢慢离去的背影,等她走远之后,这才收回视线,严肃的问烈火,“一路上有人跟着吗?”

“有一个,但被属下解决掉了,还把他丢到别的地方去,南冥王肯定找不到这里。”烈火回答道,但心里总觉得把月听灵留在这里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就鼓起勇气,劝说风鸿宇,“王爷,月听灵对我们而言终究是有害无益,王爷该以大局着想。”

“放心,她还影响不了本王的大局。”风鸿宇并不以为然,还在因为得到月听灵而高兴。

斥寒风香。“王爷,她可是南冥王最爱的女人,南冥王一定会兴师动众的寻找她,万一找到这里,我们岂不是……”

“那样最好,南冥王把心思放在寻找月听灵身上,那就不会多管皇宫里的事,是时候动手了。”

“王爷的意思是?”

“本王之所以迟迟不动手,那是因为南冥王的阻碍,如今他和皇上已经彻彻底底的闹翻,此时又急于寻找月听灵,根本不可能会去管皇上的事,在他没有找到月听灵之前,本王要夺得天下,到时候再对付他,就容易多了。”

“属下明白了,不过属下还是担心月听灵……”

“烈火,你管的事太多了,这件事不准再说,本王心中有数。”风鸿宇打断烈火的话,严厉的训斥他一句,然后转身走人。

烈火不敢再多说,不过听了北进王刚才那些话,他已经没有那么担心了。王爷说得有道理,抓了月听灵,才能让南冥王乱了方寸,而他们才有机会夺取江山。

白香寒被风鸿宇赶回来之后,恼怒至极,一进房间就乱砸东西,怒吼的大骂,“月听灵,你这个践人,为什么如此阴魂不散,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向着你,为什么每个男人都喜欢你,为什么,为什么?”

“你已经抢走了我的大师兄,现在居然还来抢北进王,你是不是什么都想跟我抢?”

“啊……你这践人。”

旁边的婢女看到白香寒如此乱砸乱骂,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动,让她砸,让她骂。

这时,风鸿宇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挥挥手,示意婢女们退下。

婢女们看到手势,微微作揖,然后就退下了,最后一个婢女出门后顺带还把门关上。

白香寒知道风鸿宇来了,立刻停止打砸,站在原地不动,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场面,毕竟她刚才骂的话很难听。

风鸿宇走到白香寒面前,用手挑起她的下巴,邪魅的问:“你很生气吗?”

“是的,我很生气。”白香寒没有隐瞒,如实的回答,为了留住这个男人,于是在他面前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you惑的问:“王爷,您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你说呢?”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把她的下巴挑得更高,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现在是生气还是高兴。

“我不知道。”

“那你想知道吗?”

“嗯。”

风鸿宇阴冷一笑,把手从白香寒的下巴上拿开,转而移到她的脖子上,阴森的警告她,“本王不管你有多恨月听灵,总之不准你动她分毫,如若不然,本王让你生不如死。”

阴森的警告完之后,突然又变得温柔无比,将放在她脖子上的手移到她的腰间,把她抱入怀中,另一只手拉下她身上的衣襟,“只要你安分一点,本王不会亏待你,记住,你只要伺候好本王就行,要是心眼太多,本王可是会生气的。”

白香寒明白了,妖媚的笑着,动手去解开风鸿宇身上的腰带,乖巧的说道:“是,人家知道了,以后一定乖乖的。”

“这才对嘛!”风鸿宇满意一笑,直接把白香寒压在地上,尽情索欢,然而对她除了柔体上的需求,别无其他。

他虽然拥有很多女人,但能让他放在心里的女人屈指可数,而身下这个女人也不例外,她从来就没有住进过他的心里。

白香寒尽力的迎合风鸿宇,只想满足他,让他开心,然后留住他,其余的根本就没有多想,以前她是怎么认为的,可是月听灵的出现,让她感觉到了危机。就算风鸿宇不让她动月听灵,她也会想办法除掉这个女人。

月听灵实在是太累了,一碰到软绵绵的床就呼呼大睡,但一只手始终放在肚子上,即便是睡着了也不拿开,担心风鸿宇或者白香寒会趁着她睡觉的时候对她下手。

如果不是因为太累,她也不会睡下休息,可她真的很累了。

真希望一觉醒来之后一切都恢复原来的样子,最近所发生的事都是一场梦。

侍君在一旁站着,即便月听灵已经熟睡,她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旁边,尽忠职守,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风天泽找了一整天都找不到月听灵,猜到她已经被人抓到隐秘的地方,于是不再这样胡乱的找,而是回去从长计议,现在除了找回月听灵的事,他什么事都不管,皇上的事就更不会去管。

月听雨失去了孩子,伤心得哭成一个泪人,心里极度的怨恨皇上,恨他不顾她的安危出手,但她更想去恨风天泽和月听灵,然而她现在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多么渺小,别说是杀南冥王,就连动他一根毫发都不行。

既然恨不了风天泽和月听灵,那她就去恨皇上,恨这个无用又可恶的男人。

皇上这个时候已经快要崩溃,知道月听雨因为失去孩子伤心,他也没心情去安慰她,每天借酒消愁,等待属于自己的结局。

上一章:第322章:得靠自己 下一章:第324章:你就吹吧
热门: 克拉恋人 帝台娇 后宫:甄嬛传3 我不是天生欧皇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长命女 在年代文里当校园女神 组织部长2 向左看,向右转 清宫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