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得靠自己

上一章:第321章:频临崩溃 下一章:第323章:痴人说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听雨被掐得快要窒息了,心里除了恐惧之外还有怨愤,怨恨皇上的同时还在期望着皇上出手救她,所以用尽最后的力气求救,“皇上,救,救我,救救我。”

再被这样掐下去的话,别说是孩子,就连她自己也要断气了。

皇上听着这个求救声,虽然想救,但却无能为力,而且很讨厌这种被人威胁得无法反抗的感觉,一气之下直接对白幽出手,想靠武力来解决眼下的问题。

白幽想不到皇上会出手,情急之下只好拿月听雨拉做挡箭牌,谁知皇上毫不留情的将月听雨推开,继续攻击白幽。

“啊……”月听雨被皇上推开,没人出手接住她,以至于她重重的撞到一旁的柱子上,然后摔倒在地,痛得惨叫,捂着肚子哀痛的申银,“我的肚子……好疼,孩子……”

皇上听到惨叫声和申银声,这才停止对白幽的攻击,转身回头看到月听雨痛苦的样子,赶紧走过来将她扶起,着急的问:“爱妃,你怎么了?”

“皇上,救,救救我的孩子。”月听雨用手紧紧的揪着皇上的衣服,祈求他的帮助,此时此刻只想保住孩子,可是她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下.体有炽热的液体流出,因为害怕失去孩子,所以不敢低头去看。

“来人啊,快传御医,快点。”皇上将月听雨横抱起来,疯狂的大喊,想冲出御书房。

但是风天泽不让,身形一闪,挡在他面前,冷言的说道:“要走可以,把灵儿交出来,否则你休想离开这里。”

“朕刚才说过了,月听灵已经被人带走,不在朕这里,朕不知道她在哪里,雨妃必须要赶紧救治才行,你让开。”皇上慌急的回答,愤怒又气恼。

月听雨痛得实在不行,失声惨叫了出来,“啊……”

然而在现场的人,除了皇上之外,没人同情她半点,尤其是风天泽,对她的痛苦视而不见,心里只有月听灵,怒视着皇上,再一次的威胁他,“你若是不把灵儿交出来,就休想离开这里,更别想找御医救你的妻儿。”

皇上生气了,吼怒道:“天泽,你不要太过分了,朕已经说过,月听灵不在朕的手上,你要朕如何把人交给你?”

“不要跟我说‘过分’这个词,你没资格。方才你还说除了你之外,没人知道灵儿在哪里,灵儿不在你手上,还能在谁的手上?把灵儿交出来,我的耐性已经没有了。”

“人不在我这里,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事实就是如此。”

“你……”

就在风天泽气愤的想出手时,一个侍卫突然走了进来,着急的禀报道:“王爷,就在刚不久,王妃被一群黑衣人带出了宫,往西边走了,属下已经派人跟上,他会沿途做下记号。”

“什么?走。”风天泽得到这个消息,很是震惊,不过反应得非常快,立刻带人去追,暂时将皇上的事抛到脑后,置之不理。

皇上也不管风天泽,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发现她已经昏迷,赶紧抱着她跑出去,边跑边喊,“来人啊,快点传御医。”

但是外面的侍卫听到皇上的喊声,根本就不理会,让他自己喊去,谁愿意去请御医谁去,他们只管守住自己的岗位就行。

风天泽急冲冲的出了皇宫,往西边追去,一路上没有一个人敢拦他的路,见到他都纷纷让行,所以他很顺利的就出了皇宫,到外面去找月听灵,顺着追踪的侍卫留下的记号寻去,结果在一处深巷中,看到了侍卫的尸体,自此线索中断。

“看来对方发现了跟踪的人,还将他灭口了,可见对方的实力不小。”神鞭娘子说道。W7J6。

“能在皇上手中轻易的将人带走,实力当然不小。”千面书生不再像以前那样的吊儿郎当,更不小看这一次的对手,所以态度非常认真,不敢掉以轻心。

“到底会是谁有这种本事呢,而且他们抓走王妃的目的是什么,难道跟皇上一样,想拿王妃做人质,控制王爷?”天骄媚也是一堆的问题,实在是想不通,即便他们怀疑幕后指使者可能是风鸿宇,可是风鸿宇并不像是有如此实力的人。

风天泽对这件事倒不是很在意,因为断了线索,所以很担心月听灵的安危,着急的下令,“立刻分头去找,不要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一有消息,立刻放讯号。”

“是。”所有人立刻分头去寻找,没一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白幽虽然不听令于南冥王,但也去找月听灵,尽一分力,谁知半路上却遇到了黑羽。

黑羽一直在皇宫外面徘徊,等着白幽的消息,看到她随着风天泽出宫,赶紧跟了过来,激动的问:“白幽,你还好吧,有没有出什么事?”

“我没事,灵儿不见了,我正在寻找她。”

“我帮你一起找。”

“黑羽……”

“走吧,我们一起找,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黑羽不给白幽拒绝的机会,已经走在前面,开始在四周寻找线索了。

只要能待在她身边,他什么都愿意做,既然她想找月听灵,那他就帮她找。

白幽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让黑羽跟着,两人一同去寻找月听灵。

月听灵跟着黑衣人走,一整夜都是在荒郊野外中行走,走得她脚都酸软了,居然还没到,此时已经腰酸背痛,浑身乏力,一只手时不时的在背后捶打,缓解疲劳,但最后还是挺不住,干脆的坐到一旁的大石头上,抱怨道:“我不走了,从天黑走到天亮,搞得我又饿又累,你们倒是没什么,我挺着个大肚子跟你们走,换成是神仙都受不了。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就是等我休息够了再走,二就是去给我找一辆马车来,其他的面谈。”

真不知道这些黑衣人到底要带她去什么地方,如果他们真的是风鸿宇的人,应该带她去风鸿宇的府邸才对,怎么来这种钱不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呢?

不明白,一点都不明白。

“起来,快点走。”一个黑衣人拿刀警告着月听灵,吓唬她。

但是没用,她一点都不惧怕这点吓唬,还把脖子伸出去,反过来吓唬他,“我就是不起来,有本事你就拿刀往我脖子上砍?”

“臭女人,这个时候还嚣张,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黑衣人伸出手,想甩月听灵一个耳光子。

烈火不让,阻止了他,警告道:“她可是主子要的人,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是,属下再也不敢了。”

黑衣人没打成,月听灵更不惧怕了,把烈火当下人一样的使唤,“喂,我现在是又饿又渴,就算你们搞不到吃的东西,也该弄点水给我喝喝吧,快点去弄点水来。”

“走吧,前面不远就到了,到了哪里,有吃的有喝的,随便你怎么吃怎么喝。”烈火将月听灵拉起来,不让她再坐着,然后推着她往前走,“走。”

若不是王爷钟情于这个女人,他早就把她给杀了,或者拿去威胁南冥王。

月听灵被怎么一推,重心不稳的往前走了几步,吓得是心惊胆战,一手紧紧的捂着肚子,等站稳之后,回头愤怒的大骂,“喂,你没看到我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吗,还这样推我,万一我不小心摔倒了怎么办?”

“不想摔倒,那就乖乖的给我走。”

“你……你最好别让我知道你的谁,否则我一定要你好看。”

“再多说废话,我就把你拖着走。”

“哼。”月听灵气愤的哼了一声,为了保住孩子,还好乖乖的往前走,就算再累再饿也得挺着。

怀孕到现在,她还是第一次觉得怎么辛苦,看来还是待在南明王府好啊!

烈火跟在月听灵的后面走,当来到一处隐秘的藤林时,从背后点住她的穴道,然后让人把她的眼睛蒙上,这才动手去将藤林里的机关启动。

“喂,你们又搞什么鬼啊?”月听灵被蒙住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因为穴道被点住,所以也动不了,很担心对方会伤害她的孩子,不过没多久就有人将她眼睛上的黑布拿开,当重新见到光明时,眼前的藤林已经变成一扇小门,足够两人并排走进去,看到这一切,她已经猜到了个大概,“原来是怕我知道你们开门的机关,切。”

“你果然聪明,走吧。”烈火稍微夸赞了一下她,但对她依然有成见,担心北进王对她太过于在意,以至于影响大局。

“走就走,哼。”月听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跟着烈火走进藤林里的门口,藤林里的密道很黑,为了安全起见,她刻意放慢脚步,小心翼翼的走,一手在四周乱摸索,提防突袭,另一只手时时刻刻都覆在腹部上,保护着自己的肚子,一颗心里满是紧张和担忧。

这些黑衣人把她带到如此隐秘的地方,小风恐怕一时半会是找不到的,而在这段时间里,她得靠自己自保。

穿过一条长长的密道,终于见到光了,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座宏伟大宅子,而让她诧异的是,她旁边的黑衣人一出密道就将脸上的黑布摘下,露出了真实面貌,就连烈火也不例外。

月听灵看清楚烈火的容貌,恶狠狠的瞪着他,气愤的骂道:“你这个混蛋,我现在记住你了,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你好看。”

“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一天吧。”烈火不屑一笑,转身往宅子的大门走去。

其余的黑衣人还看着月听灵,看到她不走,就命令她走,“走。”

“走就走,凶什么?”月听灵气呼呼的说道,乖乖的往前走,然而刚进大门就看到一个让她惊讶得目瞪口呆的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你……”连要我快。

白香寒一身妖艳的装束,身上的衣服像青楼女子一般裸.露,如玉的香肩、诱人的胸挺,若隐若现,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you惑,此时的她,和之前完全不同,仿佛变了一个人,连说话的语气和方式都不一样了,不再像以前那样蛮横任性,而是妖娆魅惑,还带着一股邪气,“南明王妃,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白香寒。”

“想不到南明王妃居然还记得我,真是荣幸之至。”

“白香寒,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还变成这个样子?”她最近的运气还真是够背的,难道好运气用完了吗?

“还不是拜你所赐。”白香寒眼里露出了怨恨,瞪着月听灵,视线稍微往下,放到她圆滚滚的大肚子上,心里的怒气越来越强烈,嘶吼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会被废掉武功,逐出师门吗?我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你害的,从我被逐出师门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要报仇,一定要让你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你被逐出师门,关我什么事啊?我可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之所以会被逐出师门,完全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月听灵觉得这罪名来得有点冤,再加上心情有些烦躁,于是就跟白香寒争辩了起来。

“如果没有你,我就不会被逐出师门,大师兄为了你,居然不顾同门之情,还狠心的要杀我,你还敢说一切跟你无关吗?”

“当然跟我无关,你大师兄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比我还清楚,他要杀谁,谁能拦得住?再说了,你无缘无故在我的茶里下毒,难道我就应该被你毒死吗?你也不想想,如果下毒的人是我,因为事情没有成功,我就去恨你,有这种道理吗?你这个人还真是一点都不讲道理,错的明明是自己,却去怪别人,真是可笑。”

“废话少说,今天我就把新帐旧账一起算。”白香寒说不过月听灵,于是对她动手,打算现在就报仇。

可是才刚要动手,突然一个身影闪了过来,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啊……”

上一章:第321章:频临崩溃 下一章:第323章:痴人说梦
热门: 鹤唳华亭 千亿宠婚 我倒卖凶宅的日常 人鱼饲养日记 轻熟男女:三十岁那天遇见你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 清宫宠妃 逃生游戏boss是我老公 谁说江湖好 水乡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