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心也死了

上一章:第312章:死讯传来 下一章:第314章:一定乖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众人的隐瞒下,白幽一直都不知道高流水的消息,每次问起,月听灵都是以毫无消息来搪塞,有时候都不敢跟她说太多,生怕说多说漏嘴了,所以有些刻意回避她。

白幽一开始也没有多怀疑,以为月听灵只是在养胎,而且风天泽把她看得紧,所以行动有些不便,自然不能跟她多见面、多说话,可是一个多月后,当她再次询问月听灵关于高流水的消息时,得到的答案和之前居然是一样,这让她开始有些怀疑了。

“灵儿,你老实告诉我,高大人是不是出事了?”

月听灵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点心,听到白幽这样问,一时慌急,呛到了,“咳咳……”

“王妃,喝点水。”夏香赶紧把茶水递上,旁边的婢女也上前来看看,生怕南明王妃有个什么万一。刻白知幽。

“咳咳……”月听灵喝了水,等气缓了一点之后才反问:“白姐姐,怎么……怎么突然问这样的问题?”

“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以南冥王的能耐,不可能还打探不到高大人的消息,你就如实告诉我吧,我能承受得住,这几天我已经有不好的预感,所以做了最坏的准备。”白幽看到月听灵这样的反应,更加确定高流水已经出事,虽然之前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此时此刻却依然难过,头一次有了想哭的感觉。

月听灵知道已经瞒不住,而且白幽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所以就跟她说实话,“白姐姐,高流水的确已经死了,之前你的身体不好,我担心会影响你的伤,所以……”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对方的实力如此之强,高大人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出事的可能性微乎极微。”如果这个消息是别人告诉她的,她或许不会相信,但南冥王打探到的消息,她不得不信。

“白姐姐,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

“别自责,我并没有怪你。那黑羽呢,有他的消息吗?”白幽努力挺住心里的难过,还有眼里的泪水,坚决不在众人面前哭泣。

“黑羽之前在四处打探你的消息,所以我派人去跟他说你安然,他现在暂时在一家客栈里住着。”

“他死了,我的心也死了,既然黑羽没事,那我就放心了。”

“白姐姐,你没事吧,别吓我。”月听灵看到白幽那副死气沉沉的样,感到很害怕,好怕她会做傻事。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说实话了,就算骗也要拖延着。

“我的人生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毫无方向,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为什么而活,仿佛陷入了一个生死无谓的世界里。”白幽说着说着,泪水从眼角里流了下来,她的伤心和绝望,全数都表现了出来。

她现在真的觉得很迷茫,连活着的意义是什么都不知道,也许对高流水的爱是自作多情,伤心孤独注定是她最后的结局。

月听灵握着她的手,鼓励她,“白姐姐,一个人活着不仅仅是为别人而活,还要为自己而活,无私的同时也该偶尔自私一下,人生是你自己的,该怎么走也是由你自己来决定,这个人生还没走完,你就不能说丧气的话,也许前方有更美好的人和物在等着你,只是缘分未到而已。如果你不知道该何去何从,那就先留在这里吧,就当是陪我这个闷得发慌的孕妇,好不好?”

“灵儿,南明王府不留外人,我这样一直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谁说你是外人,你是我的好姐妹,不算是外人。小风他们每天都在忙,我一个人整天呆着很闷的,你就留下来陪我吧,你看看我这肚子,越来越大,不管我怎么求小风,他都不带我下山去玩,闷死了。好姐姐,你就留下来陪我吧,好不好嘛!”

“好,我留下来陪你。”白幽知道月听灵的用心良苦,而自己也的确无处可去,只好答应留下,不过却也想尽点力,于是稍微的问问:“灵儿,我发现南明王府最近的戒备森.严了许多,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

“魔教的人一直都在打小风手中那把天魔剑的主意,最近很有可能攻打上来,小风和其他人都在防御外敌,为了不成为他们的负担,所以我才尽量的安分点,不给他们增添麻烦,若是换成以前,我早溜下山去玩了。”

“那我留下来帮你们。”

“好啊好啊,只要白姐姐你愿意留下,做什么都行,嘻嘻!”月听灵很是兴奋,先前一直怕白幽知道高流水的事而伤心绝望,现在看来,白幽比她想象中的坚强。

这时,周围传来了尖锐的大骂声,“南冥王,南明王妃,你们快点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月听灵,你放我出去……”

向冰夏已经被关在南明王府的北院两个多月,几乎快要疯了,所以疯狂的叫喊。

月听灵和白幽在北院附近的凉亭里闲聊,因此能听到向冰夏的叫喊声。

白幽头一次来这个地方,对于这里所关的人不是很清楚,于是问问:“灵儿,是谁在如此大喊大叫?”

“向冰夏,魔教教主向南山的女儿。”月听灵安慰好白幽之后,又开始吃点心,感觉怎么吃都吃不饱,就算吃饱了,没多久又会饿,所以要时不时的吃一点,边吃边说:“两个多月前她一个人闯到南明王府山下,结果被我们抓回来了,最近的事太多,我一时把她给忘了,呵呵。”

“既然是敌人的女儿,你记不记得她又何妨?”白幽不以为然,对于敌我的观念分得清清楚楚,因为自己的站在南明王府这一边,所以对魔教的人毫无同情。。

“其实也不是这样,虽然向南山老想着打南明王府,但他的女儿却是无辜的,那个向冰夏有点单纯、有点可爱,天真无邪、不懂世事,我们不能把别人的恩怨算到她头上去,可是没办法,小风只给了我两个选择,一就是杀了她,二就是关着她,为了保住她的性命,我只能关着她了。”

“灵儿,你太善良了,这样的善良总有一天会吃亏的。”白幽担忧道。

“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善良啊,凡事都从一个理字出发而已,难道我刚才说的没有道理吗?”

“两军交战,有道理的人就会打胜仗吗?”

“啊……呵呵!”月听灵无言以对,尴尬的傻笑。

白幽叹了一声气,然后教导教导她,“灵儿,你不是一般人,你的生死安危关系着很多人的命运,第一个就是南冥王,所以不管任何事,你都要以大局为重,保护好自己。向冰夏固然无辜,但有些事、有些人的命运注定无法选择,要怪就怪她是向南山的女儿,更怪向南山的心怀不轨,意图夺取天魔剑,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道理’能解决的,你明白吗?”

“白姐姐,你说起大道理来,还真有‘前辈’的味道,呵呵!”

“哎……看来南冥王把你看得紧紧的,不是没有原因。”

“我知道啦,我一定会以大局为重的,这个你尽管放心。白姐姐,要不我们去瞧瞧那个向冰夏,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月听灵说做就做,没等白幽答应,她已经拉着白幽往北院走去了。

“灵儿,你挺着个肚子,慢点走。”白幽看到月听灵这样莽莽撞撞的,真为她担心。

“哎呦,我天天都这样走路,也不见摔跤过,要是叫我慢慢走,反而会更容易出意外。放心啦,好歹我也学过功夫,轻功更是不错,不会怎么容易摔跤的,就算真的出意外,我也有自保能力,走走走,我们去北院。”月听灵依然按照自己平常的样子做路,又蹦又跳的,完全不受大肚子的影响。

不过如此精力旺盛的孕妇,看着实在也让人高兴,让人放心。

北院里,向冰夏使劲的敲门大叫,有时候还气愤的踹门,“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听到没有,快点放我出去,来人啊,放我出去。”

可是不管她怎么叫、怎么喊,外面的侍卫就是无动于衷,没当她的叫喊是一回事。

月听灵拉着白幽走进了北院,犹如石人一般的侍卫看到她,立刻行礼,“叩见王妃。”

向冰夏在屋里清清楚楚的听到侍卫行礼说的话,知道月听灵来了,喊得更大声,“月听灵,你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要不然我一定让你好看,快点放我出去。”

如此凶悍的骂语,让白幽有些不满,冷讽道:“灵儿,你对待阶下囚也未免太好了吧,居然让她住怎么好的地方,难道南明王府没有牢房吗?这个阶下囚也很不识抬举,给她吃好住好,她居然还骂人,说得好听一点就是有胆识,说得难听一点那叫无知。”

“算了算了,何必跟她计较,任谁被关了两个多月心情都不会好,我理解她。”月听灵并没有因为被骂而生气,很从容的面对,然后命侍卫去开门,“把门打开吧。”

“是。”侍卫听令办事,立刻去开门。

谁知门一开,向冰夏就从里面冲出来,锁定好目标,直接对月听灵出手。

月听灵正想还击,但有人的速度更快,已经把向冰夏给打回去了。

白幽出手更快,准确无误的在向冰夏的胸前打了一掌,将她击飞。

“啊……”向冰夏的功力远不及白幽,被打飞回来,撞到后面的门柱上,然后跌落在地,口吐鲜血。

侍卫立刻将向冰夏架起,不让她再乱来。

“若不是我重伤初愈,刚才那一掌,你已经去见阎王了。”白幽很不喜欢向冰夏这种行径,心里满是怒意,然后转过身,严厉的对月听灵说教,“这就是你的善良所换来的结果。灵儿,善良不是这样用的,尤其是对自己的敌人,善良过头了就是愚蠢,刚才她那一掌若是打在你身上,后果是不堪设想,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白姐姐,我知道了,你别生气了啊!别气别气,你的伤还没好,刚才又动手了,要不要紧?”月听灵笑嘻嘻的哄着白幽,没多在乎刚才的事。

“你真的让人很不放心。”白幽无奈的叹息,越来越觉得自己有这个必要留下来。

“我是个有大福气的人,凡事都能逢凶化吉的,别生气了啊!”

“福气不靠谱,以后小心一点。”

“遵命,白姐姐。”

向冰夏原本想挟持月听灵,然后离开这里,谁知却有人出手破坏了她的计划,让她很生气,即便被侍卫押着,也愤怒的质问:“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坏我的事?”

“你的敌人。”白幽冷言的回答,嘲讽道:“向冰夏,这里是南明王府,不是你们魔教的地盘,在别人的地盘上撒野还如此嚣张,而且自己还是个阶下囚,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举很可笑吗?”

“你少来教训我,要是换你被关上两个多月试一试?”

“你是被关了两个多月,还是享福了两个多月,这一点,我想你很快就会明白。”

“什么意思?”

白幽不回答向冰夏的问题,而是跟月听灵提建议,“灵儿,这个人应该关进牢里才对,当初你们关押红巫令的地方也是这里吗?”

“不是,红巫令当初是被关在石牢里。”月听灵回答道,没有任何隐瞒。

“那也把她关进石牢里吧,只有经过对比,她才知道自己之前住的地方有多好。”

“白姐姐,真的要这样做吗?”

“除非你不想她死,否则必须得这样做。”

“我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向冰夏刚才对你出手,想必南冥王此时已经知道了,等南冥王一到,你觉得她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月听灵恍然大悟,立刻下令,“把她关进石牢里去。”

然而话才刚说完,风天泽却冲了过来,掐住向冰夏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亲们,今日2万字更新完毕咯,(*^__^*)嘻嘻……

上一章:第312章:死讯传来 下一章:第314章:一定乖乖
热门: 分手信 盛世霸宠:一惹撒旦误终生 后来我们都哭了II·废墟 双骄3:时势造英雄 重回十五撩男神 我哥他超飒 你不知道的事 宝鉴 病弱omega反派C位出道 渔火已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