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无论男女

上一章:第295章:身怀有喜 下一章:第297章:应对之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刘梦兰的死被断定为不慎失足跌落荷花池中,溺水而亡,所以皇上并没有怪罪任何人,也没心思去理会这件事,这个時候正烦恼着该怎么保住皇位。

若是再想不到办法扭转局势,恐怕用不了多久他这皇位就是别人坐了,可是時至如今,他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幕后搞鬼,该怎么着手去解决问题呢?

皇上越想越心烦,想着想着,突然想到风天泽,很怀念他们以前的兄弟感情,只是现在,什么都变了,因为月听灵的出现而改变。

风天泽才不管皇上在心烦什么,也不在乎什么天下苍生,只知道要守住心爱的人,所以一直都在床边陪着月听灵,寸步不离,一定要等她醒过来。

月听灵昏睡了一天,醒来的時候,睁开眼睛第一刻,脑海里全都是月名山夫妇惨死的画面,猛然的坐起身,悲痛的大叫,“爹、娘……”

因为太过于激动,致使腹部有些微痛,于是用手捂着肚子,紧邹眉头,轻声痛吟,“啊……”

“灵儿,怎么了,是不是肚子疼?”风天泽一看到她醒过来,赶紧上去扶她,而且一猜就知道她是哪里不舒服,立刻提醒她,“灵儿,你已经怀孕了,千万不能太过激动,这样会影响胎儿的。”还远就也。

“什么,我怀孕了?”她惊讶道,简直不敢相信。也对,她的月事迟迟不来,最近发生的事太多,她没有多在意,现在才想起来。

她怀孕了——月听灵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两手轻轻的覆在自己的腹部上,感受里面还没有任何动静的小生命,虽然知道现在怀孕不是最佳時期,但既然已经怀上了,就该好好爱护。

“都怪我不好,要是早点察觉你怀孕的事,也不至于让你气得晕倒。”风天泽自责到,对于这件事,完全不怪她,而是全怪自己。

但她可不是怎么想,自责道:“小风,这件事不能怪你,孩子在我的肚子里,我都没有细心去察觉,你又怎么察觉得到呢?对了,我爹和我娘……”

怀孕的喜讯并没有让她心情好太多,毕竟双亲刚惨死,她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一说到这件事,他就很担心她,极力的劝说道:“灵儿,你现在胎儿不稳定,不能太过激动了,不然会很危险,至于月丞相夫妇的事,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顺变。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凶手揪出来,替他们报仇。”

不管他怎么劝说,月听灵还是伤心的流泪了,窝到他怀里哭泣,“爹娘死了,爹娘被我害死了,呜呜……”

风天泽急得发慌,真怕她情绪太激动,进而影响身体,即使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好说一点,“灵儿,别哭,你哭得让我很慌乱,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事,让我哭一会。”她把眼泪擦到他的衣服上,继续低声的抽泣,还没能从悲伤的世界上走出来。

虽然月丞相夫妇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可是这三年里,他们给她的爱却一点都不少,她已经完完全全的把他们当父母亲看待了,如今他们双双惨死,她真的好难过。

“我一定会为他们报仇的。”他承诺道,而且能做的也只是这个。

“虽然我很恨杀了爹娘的凶手,但复仇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我只是想知道仇人是谁,想知道他为什么要杀害我爹娘?爹娘平日里安分守己,鲜少得罪人,怎么会招惹来杀身之祸呢?”她有点怀疑是刘远之,但因为没有真凭实据,所以不敢多说,免得冤枉了他人。

她以为她不说,风天泽就会不知道,然而他却什么都知道,“你不知道刘远之一直跟丞相府作对吗?”

“小风,无凭无据的,我不想冤枉其他人。我爹娘现在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们,为他们尽点孝心。”月听灵转移话题,免得风天泽过于怀疑刘远之而将他杀害。

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她谁都不想冤枉。

“灵儿,你现在有孕在身,而且情况不稳定,还是先好好休息,月丞相夫妇的后事我会让其他人去办,一定厚葬他们。”风天泽心疼的劝说她,担心她见到月丞相夫妇的尸体会太过激动,进而身体吃不消。

她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微微的苦笑,执意要下床,“放心,我自有分寸,之前我不知道肚子里有个小生命,现在知道了,我一定会为它着想的。”

“灵儿……”

“小风,就让我去送爹娘最后一程,这三年来他们对我真的很好,若是我早些从牢里将他们救出来,现在一切就不一样了。”

他担心她太过于自责,只好随着她去,而且亲自扶她过去,“好,你别再自责,我陪你去。”

月听灵没有拒绝,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慢的走出门去,然而一出门就撞见了落木,于是停下脚步,主动询问道:“落木叔叔,你来找小风一定有什么事?”

落木拱手作揖,回答道:“是的,王妃可还好?”

“我没事,你找小风有什么事?”VExN。

“兰妃死了。”

“什么?”月听灵得知这个消息,尤为震惊,心里有些内疚,凝重的问:“她是怎么死的?”

“不慎失足,跌落荷花池中,溺水身亡。”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不慎失足呢?就算失足跌落到荷花池中,宫女和太监都在旁边,及時抢救的话应该不至于会死人,怎么回事?”

风天泽知道她在内疚自责,劝说的话已经说太多,为了她的身体着想,只好给她下命令,“灵儿,以后不准你再胡思乱想,刘梦兰的孩子不是你害死的,她的死也跟你没关系,知道了吗?”

“小风,昨天的事太乱,就算刘梦兰真的不是我打倒的,多多少少跟我有点关系,所以……”

“我说过,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可是……”

“不要再可是了,难道你连神鞭娘子和天骄媚的话都不相信吗?总之这件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不准你再自责。”

“哎……”月听灵低声的叹息,无奈的摇摇头,虽然已经不像刚才那么自责,但还是稍微关心一下刘梦兰这件事,“落木叔叔,刘梦兰死了,皇上那边有什么动静?”

“皇上只是命人厚葬兰妃,并没有说其他,不过刘远之倒是因为这件事气得发狂,似乎要把账算到王妃头上,他已经派人打探南明王府的消息。”落木带着一丝嘲讽说道,嘲讽着刘远之的不自量力。

“他找死。”风天泽厉声的嘶吼,对刘远之起了杀意,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动灵儿,就算是不自量力的人也不行。

“刘远之就刘梦兰一个女儿,外面的人都认为我的害得刘梦兰失去孩子,刘远之自然会把一切都怪到我的头上,这情有可原,念在他是一个可怜的父亲的份上,小风,我们就别跟他计较了,好不好?”

“若他是杀害你爹娘真正的凶手呢?”

“这……”

“哼,这个人我绝对不会放过。”风天泽已经下了决定,不会再改变,于是下令道:“让刘大学士永远消失。”

“小风,刘远之现在还没做什么,你何必……”

“我只是说让刘大学士永远消失,又没有说要刘远之永远消失,你别着急。”为了她的心情着想,他只好暂時先留着刘远之这条命。

她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满意的点点头,向他致谢,“小风,谢谢你。”

“如果你真的想谢我,就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知道吗?”

“安啦,我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会为孩子着想的,对不对,宝宝?”月听灵两手捂着自己的肚子,俏嘻嘻的对着里面的孩子说话,逗着风天泽,不让他再紧绷着一张脸。

听了这段话,风天泽开心的笑了,也用手去摸摸她平坦的小腹,到现在还无法相信里面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小风,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我想要个像你一样的女孩,可爱又善解人意。”

“但是我想要一个像你一样的男孩,厉害又温柔钟情。不如这样,我们生两个,一男一女,好不好?”

“万一是两个女的或者两个男的呢?”他开玩笑的逗着她,难得见到她心情能稍微好一点,自然要顺着她的意往下说。

“那就没办法了,天公不作美呀?”

“小傻瓜,无论男女,都是一样的,对不对?”

“那当然,男女平等。”

落木看到这温馨的一幕,不忍打扰他们,于是悄悄的退下。

远处,神鞭娘子也看到了风天泽和月听灵温馨的这一幕,羡慕的笑了笑,正想转身离去,谁知千面书生突然出现,把她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吓我一跳。”

“玉娘,你是不是也想有个男人爱护啊?”千面书生深情款款的样子,然后拍拍胸膛的说道:“看看我怎么样,我也是个好男人哦。”

“懒得理你。”神鞭娘子丢给他一句冷漠的话,直接走人,还真的不理他了。

“哎……我真的是好男人啊?”千面书生追上去,非要说清楚不可。

但神鞭娘子还是不理他,加快脚步走人。

上一章:第295章:身怀有喜 下一章:第297章:应对之策
热门: 每天都在作死[综英美] 我的莫格利男孩 重生后我学会了抱大腿 纯真博物馆 亲爱的弗洛伊德 养了一只小狼崽 审神者栽培手记[综] 女妖魔成年后超凶[穿书] 春时恰恰归 华胥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