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为何不打

上一章:第292章:不够利落 下一章:第294章:不能怪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了神鞭娘子和天骄媚的话,月听雨已经无法再装出一副镇静的样子,心慌意乱的争辩:“你,你们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我们有没有血口喷人,你心知肚明。”神鞭娘子犀利的说道,因为当時的情况有些混乱,就算她看得清清楚楚,但都只是空口白话,没有实际的证据,所以很多事都不好澄清。

“你们想把这件事推到我身上。”

“不是我们想要把这件事推到你身上,而是这件事本来就是你所为。”

“证据呢,把证据拿出来啊?”

“我等亲眼所见。”

“哼,那就是说你没有证据咯。”因为神鞭娘子拿不出证据,月听雨没了刚才的紧张,气焰又开始涨起来了。

风天泽实在是看不惯月听雨的所作所为,突然闪身上前,掐住她的脖子,阴狠的说道:“既然你如此想去阎王那里报到,本王就成全你。”

“啊……”月听雨被掐得痛苦难耐,快无法呼吸了,拼命的求救,“皇……上,救命,救命啊?”

月听灵走上前,阻止风天泽,劝说道:“小风,杀她何必亲自动手,暂時先留她一条命,我想去看看刘梦兰,这件事不管怎么说跟我或多或少都有关系,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杀了她再去也不迟。”风天泽没有放开月听雨,而且还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把她的脖子掐得咔咔作响。

月听雨害怕得哭了出来,两脚已经离地,整个人被提了起来,她只能痛苦的挣扎求救,“放开我……救命……咳咳……”

“小风……”

“我今天非杀掉这个女人不可。”风天泽浑身的杀气,强烈至极,任谁都无法阻止他杀月听雨。

对于一个女人,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杀气,这是第一次。

“我还想要她给我澄清刚才的罪名呢,你要是把她杀了,我的罪名岂不是就洗不清了吗?”

“洗不清就洗不清,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小风,我可不想一辈子被人冤枉。”

风天泽很想杀月听雨,但为了月听灵,只好暂時先留她一命,但却也不是全然放过她,以闪电般的速度拔起林成手中的剑,狠狠的在月听雨脸上划了一道口子,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已经把剑放回剑鞘中。

“啊……”月听雨感觉到了疼痛,用手捂着自己的脸,撕裂的叫喊,“我的脸,我的脸。”

“哎……”月听灵无奈的叹息,不是因为同情月听雨,而是对她的所作所为感到无语。好在她们不是真正的亲姐妹,要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姐姐。

“灵儿,你现在还想去什么地方吗?”风天泽温柔的问,完全不管一旁哀痛惨叫的月听雨。

“小风,我爹娘的事解决了吗?”得知刘梦兰摔倒的事和自己没多大关系時,月听灵不再那么自责,而是关心自己的父母,想赶紧救他们。

“皇上刚才说要来找月听雨对质,我又担心你会被她谋害,所以还没有让皇上下令放人,不如我们现在就去找皇上,若他不放人,我就劫狱。”

“好,也只能这样了,我也想知道刘梦兰的情况。要不把她也一起带去,免得跑来跑去?”

“恩。”风天泽点点头,对手下打了个手势,没有说什么,直接带着月听灵走出大门去。

即使南冥王没有明着下命令,其他人也知道他要说什么,于是将月听雨架着一起带走。

没人敢拦南冥王,即便是风鸿宇的人也不敢。

皇上在刘梦兰的寝宫心急如焚的等太医消息,然而消息还没等到,却看见月听雨被人架了进来,而且脸上还多了一刀伤口,顿時气得火冒三丈,大吼的质问风天泽,“天泽,你这样也未免太过分了,朕还没跟你算月听灵出手打伤兰妃的事,你却把雨妃这样了,简直是欺人太甚。”

“是吗?”风天泽阴冷一笑,一手掐住月听雨的脖子,将她提起来,逼她把刚才的事说清楚,“说,你刚才做了什么,给本王如实的说出来,否则本王就拧断你的脖子。”

“我,我什么都没做,咳咳……”月听雨被掐得好痛苦,几乎要窒息了,但脑袋还是很清醒,没有把事实说出来,而是向皇上求救,“皇上,救救臣妾,他们想把所有的罪都推到臣妾身上,臣妾不依,南冥王便划伤臣妾的脸,咳咳……皇上,救命啊?”

“风天泽,你不要太过分了。”皇上咬牙切齿的怒吼,已经无法再忍受风天泽的肆意妄为、目中无人,两手紧握成拳,想要出手开打。

“很好,既然你如此在乎这个女人,那我就还给你,从今以后,我们再无任何关系。”风天泽已经感觉到皇上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于是放开月听雨,不再掐着她,然后对林成下令,“劫狱。”

“是。”林成接下命令之后,带着几个侍卫就前去劫狱。

“你……”皇上气恼至极,但却无言相对,只好先去扶月听雨,关心的问了问:“爱妃,你没事?”

“皇上……呜呜……”月听雨扑到皇上的怀里大哭,委屈的诉苦,“皇上,您要为臣妾做主啊,他们说兰妃摔倒一事都是臣妾所为,臣妾要他们拿出证据,他们拿不出来,所以就在臣妾的脸上……呜呜……”

“哼,还真是会演戏,看来这皇宫该易主了,呵呵?”天骄媚嘲讽道,根本没把皇上多放在眼里。

不仅是天骄媚,十八奇士均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在他们的眼中,除了南冥王是主,其余的都不是。

皇上知道天骄媚这话的意思,但作为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君王,尊严被人如此践踏,这口气他又如何能忍得下?“天泽,朕诚心诚意的向你道歉,请求你的原谅,你不原谅朕也就罢了,居然让此等人如此侮辱朕,还伤害朕的妃子,在你的眼中,朕是居于何位?”

“谁若是想害灵儿,不管他是谁,我定要她碎尸万段,你也不例外。”风天泽间接的回答,答案已经很明了。

“看来你的心中除了月听灵,不再有任何人。”

“没错。”

“既然如此,那你也别怪朕无情,今日朕定要为朕的两个妃子讨回公道。”皇上不再低头向风天泽请求,而是下令道:“来人啊,将南明王和南明王妃拿下,违抗者,杀无赦。”

南明王府的侍卫一听到这个命令,立刻拔刀保护南冥王和南明王妃。

而皇宫的侍卫却吓得连刀都不敢拔,更别说是抓拿南冥王。

形势的优劣极其明显,皇上根本就动不了风天泽,但他还是大吼的下令,“朕命令你们把南冥王和南明王妃拿下,谁若不动手,那便是抗旨。”

即便是拿出抗旨,也没人出来对南冥王动手,个个都站着不动,有的人在犹豫,有的人在害怕。

这時,太医从里面走了过来,沉重的向皇上禀报,“皇上,兰妃娘娘已经无姓命之忧,只是……”

“只是什么?”皇上着急的问,虽然已经猜到结果,可还是要亲自听到才愿意去相信。

“只是孩子保不住了。”

“你这个庸医,朕养你何用?”

“皇上恕罪,微臣已经尽力了。”ZSVh。

“滚……朕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滚……”

“谢皇上的不杀之恩。”太医知道皇上这句话的意思,所以连滚带爬的走人,不敢再逗留。

月听灵知道刘梦兰的孩子保不住了,心里自责的同時也充满疑问,低声的自言自语,“奇怪,轻轻的摔怎么一跤,又及時有太医诊治,怎么会保不住孩子呢?”

按理说孩子应该保得住才对,这件事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风天泽以为她在自责,所以安慰她,“灵儿,别想太多,这件事与你无关。”

“话虽如此,但多多少少也跟我有点关系。”

“王妃这话可说错了,这件事跟您一点关系都没有。”天骄媚站了出来,妖娆的上前走了几步,轻笑的看着月听雨,把事情好好分析了一下,“据闻雨妃和兰妃并无什么来往,平日里的关系就跟陌生人无异,为何今天兰妃会在雨妃那里喝茶呢?月丞相夫妇刚入狱,难不成雨妃娘娘有闲情和兰妃娘娘培养姐妹之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只能说明雨妃娘娘是个不孝之人。若她不是个不孝之人,那和兰妃喝茶之情就另有隐情。两位娘娘同怀龙种,搞不好雨妃是想借机除掉兰妃腹中的孩子,所以才刻意在今天邀请兰妃一同喝茶的。”

天骄媚把事情分析得很清楚,就因为太清楚了,月听雨才害怕,激动的斥责她,“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

“若我真是胡说八道、血口喷人,你为何如此激动呢?”

“我只是不想让你陷害我而已。”

“是吗?当時兰妃娘娘就站在你旁边,如果王妃那一巴掌能把她打倒,还摔得如此之重,那恐怕也该被波及?”

但兰那他。“胡说八道,你在胡说八道。”月听雨越来越慌张,只好楚楚可怜的向皇上委屈诉苦,“皇上,他们一直都想把罪责推到臣妾身上,臣妾是百口莫辩啊?”

若是皇上知道真相,只怕她就要被打入冷宫了。

“打兰妃的那一巴掌是谁,就是谁的过错,你无需害怕。”皇上即便知道这件事不简单,但因为生风天泽和月听灵的气,干脆就给他们多加一条罪名。

“皇上明鉴。”

风天泽已经感觉得到皇上此举的用意,冷笑道:“看来其他都是多说无益,无需再说。”

“天泽,朕最后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和朕冰释前嫌?”

“还有这个必要吗?月听雨再一次陷害灵儿,我绝对不会放过她,但我不会轻易杀了她,而是让她用意都得不到她想要的,让她在绝望中慢慢死去。”

“不,不要……”月听雨被风天泽的可怕吓得浑身发抖,于是往皇上的身后躲去。

皇上护着她,跟风天泽对抗,“你若是敢动朕的女人,朕也不会放过月听灵。”

“那我们就各凭本事。灵儿,我们走。”风天泽阴狠的瞪了月听雨一眼,转身就走。

但皇上不让,严厉的下命令,“来人啊,抓住他们,若有违抗,格杀勿论。”

“这……”侍卫们你看我,我看你,没人敢动手,有些还害怕的后退。

“谁若不动手,斩立决。”皇上知道侍卫在害怕什么,只好威胁他们动手。

然而这里大部分都是风鸿宇的人,对于皇上的命令可以说是半听半不听,尤其是看到他跟南冥王的关系闹得如此僵硬,觉得皇上大势将去,所以更不想为他卖命,所以只有鲜少的人拔刀。

但是拔刀的侍卫即刻被杀掉,就连眨眼的机会都没有。

南明王府的侍卫如此厉害,更是把其他侍卫吓得步步后退,不敢再拔刀了。

皇上很生气,冲过去,将一个侍卫的刀抢过来,还杀了几个,拿着刀警告他们,“今天在场的侍卫,谁不听令,朕就立刻杀了他。”

“什么?”

“皇上……”

“这……”

侍卫们骚.动不已,虽然有点惧怕皇上,但更怕南冥王,还是不怎么敢动手。

“灵儿,我们走,别管他们。”风天泽看到这种场面,觉得很无聊,于是叫了月听灵一声,带她离去。

“站住。”皇上亲自拿刀拦住风天泽,不让他走,“你今天若是要走,那就先把朕打倒。”

“你觉得你能打赢我吗?”风天泽冷漠道,对于皇上手中的刀很是不屑。

“打得赢打不赢是另外一回事,打不打又是另外一回事。若你今天对朕出手,我们今后将是仇敌,朕绝对不会放过你,哪怕是派兵攻打南明王府。”

“那你就放马过来。”

“啊……小风,真要打吗?”月听灵有些担心,想不到事情会糟糕到这种地步。

“他既然要打,我为何不打?”

这時,林成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慌张的禀报,“启禀王爷、王妃,月丞相夫妇在牢中已被人杀害。”

上一章:第292章:不够利落 下一章:第294章:不能怪你
热门: 野戏:躁动的村庄 千万种心动 世界不及你好 当时明月在 我的诱惑美妇 玉堂金阙 跟情敌保持距离失败 山村一亩三分地 重回十五撩男神 离婚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