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不再心软

上一章:第288章:一点任性 下一章:第290章:牢中探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听灵一得知自己的爹娘要被砍头,心急如焚,顾不了太多,着急的要亲自下山探个究竟,“不行,我得马上回去看看,绝对不能让皇上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我爹娘给砍了。”

风天泽把她拉住,不让她太冲动,慢慢的把事情分析出来,“皇上此举无非就是要逼我现身,下旨召见不行,就来狠招,以月丞相夫妇的姓命相要挟。”

他不在乎月丞相夫妇的姓命,但是灵儿在乎,所以他不能坐视不管。

“这个皇上,简直是太过分了,难道他不知道,我爹娘也是他爱妃的爹娘吗?月听雨在皇上身边,怎么不出面帮一帮爹和娘呢?”

“搞不好这个主意还是月听雨出的呢?”

“这怎么可能?”她不相信天底下有如此狠心的儿女,居然能这般不管父母的死活。VExN。

“这个女人为了讨好皇上,有什么做不出来的?”风天泽不屑的冷笑,虽然还没有经过查证,但已经认定这件事和月听雨有关了,就算不是她的主意,她跟此事也脱不了干系。

月听灵现在没心思去管月听雨,只想赶紧救人,“小风,我一定要救爹和娘,虽然确切的算来他们不是我的父母,可是这些年来他们给了我很多的父爱和母爱,对我而言,他们就是我的父母,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砍头,我要救他们。”

“人当然要救,既然是明日午時,那我们就还有時间,我们现在就进宫一趟,相信只要我露脸,一切就会没事了。皇上这一招用得够狠,想必如今的局势他已经无法控制,所以才怎么着急的想见我。”即便还没有进宫,他已经能猜到皇上要说什么了。

“什么局势皇上无法控制?”

“当然是他那个皇位,除了皇位,应该没什么事能让他如此着急了?哼……”风天泽冷哼一声,对皇上是越来越不屑。

如此无能之君,还怎么能管理天下?

“自从皇上听了月听雨几句话要对我们痛下杀手時,我对皇上已经再无什么顾念,现在我只想救爹和娘。我还要弄清楚,月听雨是不是真的不管爹娘的死活?”

如果月听雨真的连爹娘的死活都不管了,那么她和月听雨之间就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以后出了什么事,她绝不再心软。

“灵儿,你别担心,皇上还没见到我,不会对月丞相夫妇怎么样,这个我可以担保。”

“话虽然怎么说,但爹和娘在牢里过着,我心里就是不舒服。”

看到她如此着急,风天泽不再犹豫,对林成下令道:“吩咐下去,准备进宫。”

“是。”林成知道该怎么去准备,于是接了命令就立刻去办事。

月听灵此時已经没有心思、更没胃口吃什么烤鱼,只想着进宫去解救父母,催促道:“小风,那我们赶紧回去出发,早去一刻,爹和娘就少受一些苦。”

“你不吃烤鱼了吗?”他把烤得黑乎乎的鱼放到她面前,早就看出来她没有胃口吃鱼,但还是要调侃她,心里也挺高兴的,因为她不吃这种黑乎乎的东西而高兴。

“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吃东西,急都急死了。”她撇开头,一点胃口都没有,感叹的自责道:“我已经有数月没有回娘家,真是不孝,也不知道那个刘大学士有没有再为难爹?”

“刘大学士经常找你们丞相府的麻烦吗?”他将手中黑乎乎的烤鱼丢掉,严肃的说正事。

“对啊,那个刘大学士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经常和我们丞相府作对,这一次若不是月听雨在选秀上也被选中,只怕刘大学士更欺负人。还大学士呢,我看他根本就是个无赖小人,一点学士的修养都没有。”想到刘远之的种种恶心行径,她火气就大,恨不得把他大学士的官给弄掉,看他以后还怎么仗势欺人?

乎来个以。风天泽阴冷一笑,两手捧着她的脸,好好的哄了哄她,“别生气,免得气坏身体,我向你保证,这个刘大学士以后再也不能兴风作浪,更不能去找丞相府的麻烦。”

月听灵已经猜到了他想做什么,但还是要问:“小风,你是不是要对刘远之下手啊?”

“对他,我还不屑下手,不过却能折去他的羽翼,让他飞不起来。”

“你是要弄掉他的官职吗?你不要忘了,刘梦兰此時是兰妃,而且还身怀龙种。”

“那你也别忘了,刘梦兰跟别的男人有染,她肚子里的种八成不是皇上的,咱们就在这件事上做文章,不用亲自动手,就有人能帮我们解决刘远之这个麻烦。”

“听得我晕乎乎的,明明事情很简单,怎么被你说得稀里糊涂的了?”月听灵有些头晕,胸口有些闷,胃部也不是很舒服,但此時此刻她满脑子都是想要去救爹娘,所以其他的事就没多管,于是不再多想,催急的说道:“小风,我们快点走,说不定林成已经准备好了。我现在好想见见爹和娘,不知道他们在牢里有没有受刑?我听说进了大牢的人,多半都是要受刑的,尤其是皇上亲自下令要斩首的人,狱卒更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看。”

“这个你大可以放心,皇上还得利用他们来诱我出去,不会对他们怎么样,而且他们还是月听雨的父母,单单是这一层关系他们就能少吃很多苦,除非月听雨不管他们的死活。”风天泽劝了劝她,也知道劝说无用,于是带着她离开,打算即刻动身进宫,“我知道你放心不下,走,我现在就带你进宫。”

“好。”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无法把希望寄托在月听雨的身上。

看来只能她自己亲自出马了。

皇上下旨将月丞相夫妇关进大牢之后,心里实则有些不安,凝重的询问月听雨,“爱妃,这个办法能行吗?万一不管用,反而惹怒了天泽,那该如何是好?朕现在不想再惹天泽不高兴了,如今朕和他的关系已经够糟糕,如果再弄出点什么事来,更是覆水难收。”

“皇上如今连见都见不到南冥王,又如何跟他谈其他事宜呢?只有先见到南冥王,其他事才有转机。”月听雨哄骗道,事已至此,她也没有后悔的余地,毕竟爹和娘已经被关进大牢里了。别说她狠心,若不是爹和娘太偏心,她也不会如此绝情,为了皇上和她的孩子,她只能牺牲一些人。

“朕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月丞相夫妇可是你的生身父母,你当真忍心如此对待他们?”

“为了皇上,臣妾什么都愿意做。更何况只是让爹和娘进大牢里待一下子而已,我已经吩咐下去,让狱卒们多加照顾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皇上听了这些话,还真以为月听雨为了他牺牲太多,于是握着她的手,感动的说道:“爱妃,还是你比较在乎朕,知道为朕分忧解劳,其他妃子就只知道争宠争宠。”

“有皇上这句话就够了。臣妾只想我们一家人能好好的生活,这便是我的私心。”月听雨拉着皇上的手,放到自己微拱的腹部上,心里暗自祈祷着:一定要是个儿子才行。

等月听灵一来,她就能借刀杀人了。

“你的这点私心,让朕听了很是欣慰,若是后宫的妃子都如你这般,朕就心满意足了。”

“皇上,皇后娘娘其实也很在意皇上的,臣妾当初一時糊涂而犯错,若不是皇后娘娘,只怕……”

“哼,你以为她真的是为了朕吗?她只是为了她的后位而已,还有这太子之位。眼下情势如此危急,也不见她来为朕分忧过什么?”皇上一脸的愤怒,可见早已经忘记当初皇后的用心,甚至曲解了她的意思。

“皇上……”月听雨温婉的叫了皇上一声,然后轻轻的靠在他肩膀上,不再多说,免得失言,但心里却非常高兴,因为她已经得到她想要的局,现在就等着棋子入局了。

别怪她狠心,古往今来,成大事的人,谁不心狠?若不心狠,那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月丞相夫妇被关在大牢之中,穿上了囚服,至今还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为何入狱。

月夫人委屈的哭泣,无法接受事实,“怎么会这样,平白无故就把咱们关进大牢,这算什么啊?更何况我们一个女儿贵为皇妃,一个女儿贵为王妃,就算不看生面也看佛面?希望女儿们赶紧来救咱们。”

月丞相没有像月夫人一样委屈抱怨,而是愤怒的说道:“哼,什么佛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灵儿跟着南冥王,行踪不定,前段時间又听说她被什么人抓走了,自然不能知道我们的情况,但是月听雨不同,她時時刻刻伴随皇上左右,皇上下令关我们进大牢、砍我们,难道她一点都不知情吗?她知情,但是却不出面救我们,你还指望什么?”

听了这些话,月夫人哭得更伤心了,心里知道指望不上月听雨,所以把希望寄托在月听灵身上。

上一章:第288章:一点任性 下一章:第290章:牢中探亲
热门: 时光若有张不老的脸 寂静杀戮 诸天祭 摄政王还没驾崩 我靠,被潜了 大龟甲师(下) 只许喜欢我 影后的捉鬼日常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 拥抱我吧,叶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