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不想离开

上一章:第276章:不是林成 下一章:第279章:灵魂不是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事情已经摊到台面上来说,所以大家都无需再演戏,把话挑明了说。

“天神,我们王爷早就能看穿你的伪装,所以你不需要再扮林成了。”

“虽然你的伪装弄得不错,但在我看来还是破绽百出,要不要我教教你怎么伪装得更逼真,”千面书生挑衅道,用手往自己的脸上一挥,立刻把自己变成了天神的摸样,丝毫不差。

“你……”韩烈看到千面书生变成自己的摸样,这才知道自己的伪装很可笑,于是将人皮.面具摘下,露出自己的真实面目,冷笑的自嘲,“原来你们早就知道我是假的,看来我还真是让你们笑话了。”

他不但低估了南冥王,还低估了南冥王手底下的人,他们个个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其实从黑麒麟无声无息的混入天族这一点,他就应该明白了。

千面书生把脸换回来,不再扮韩烈,嘲讽道:“怎么样,是不是有一种班门弄斧的感觉呢,”

“现在说这些都是多余的,你们怎么多人围着我一个,不觉得很不君子吗,有种的就一打一,别以多欺少。”韩烈知道自己无法全身而退,只好用激将法,争取能有机会逃脱。

己让下风。然而他又弄错了。

风天泽一点都没有被激到,自始至终都像座冰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说话,脸上的表情从未改变过,严肃而又冰冷,没有半点人类的气息。

不仅是风天泽,其他人也没有中韩烈的激将法,都齐齐的看着他,一副准备要动手的样子,有些还说讥讽的话。

“天神,如果你是君子,我们会用君子的方式来对待你,请问你是君子吗,”

“我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他是个君子。”

“我也看不出来,挺多是个伪君子。”

“呵呵?”

韩烈感觉到了周围传来的嘲笑和杀气,心里开始紧张了,明知道激将法不管用,但还是继续用,“南冥王,你当真要以多欺少,不敢和我一对一吗,”

“没这个必要。“风天泽依然还是面无表情,不过却开口说话了,话不但简短,还很冷硬,犹如冬日飞雪,寒气逼人。

“是没这个必要,还是你不敢,或者你本来就是个小人,”

“小人、君子又何妨,只要能达到目的,本王不在乎是个小人,更何况你也不是什么君子,本王不必跟你讲君子之道。”

“你……”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既然都是要死,又何必在乎死法,”

“哼,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你就那么肯定今天能杀我吗,如果我死了,那也要把林成拉去做个垫背的,他被我藏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你难得不在乎他的死活吗,”韩烈拿林成来威胁风天泽,其实心里也挺慌的。南冥王以冷血无情而闻名,一个手下的死活他也许不会在乎。

“是吗,”风天泽阴笑的问,一脸的邪气。

“你笑什么,”

“难得你自己不觉得自己好笑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韩烈慌急的问,但是等了很久也没等到风天泽的答案,只好再问一次,“说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风天泽再一次的阴笑,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给了十八奇士一个眼神,示意他们来解决下面的事。

这時,林成走了过来,站在韩烈面前,得意的说道:“我人就站在这里,你怎么说把我藏得很隐秘呢,”

林成的出现,让韩烈大吃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刚刚我明明还见你在陷阱里,”

“就你这个样子也想和我们玩心计吗,王爷既然能一眼就看出你是假的,自然知道我身陷险境,所以才没有当场揭穿你,你到现在也没有反应过来吗,”

“原来如此。”韩烈恍然大悟的看着风天泽,此時已经没有任何把握反转局势,但又不想轻易认输,于是打算放手一搏,谁知才刚要动手,突然一支熟悉的发簪亮在他面前,让他心慌意乱。

那是玉儿的发簪。

千面书生把发簪亮出来,放到韩烈面前摇晃,调侃道:“天神,你认得出这个东西吗,”

“你怎么会有玉儿的发簪,”

“你还真是蠢,这发簪当然是从她身上拿下来的。这个问题怎么简单你都要问,真是够蠢的。”

“你把玉儿怎么了,”韩烈情绪很激动,狂怒的冲上去,想把簪子抢回来,但是却扑了个空。

千面书生早就料到韩烈会抢簪子,所以防着他,一看到他抢,立刻收回来,继续挑衅道:“你想要回簪子还是要回人,”

“可恶,把玉儿还给我。”

“那就要看王爷的意思。”千面书生把簪子射到风天泽后面的门上,让南冥王来决定接下来的事。

韩烈当然知道这里是谁做主,所以不再和千面书生浪费時间,面对着风天泽,严肃的问:“南冥王,你到底想怎么样,”

“要你的命。”风天泽很干脆的给他答案,冷漠无情的说道:“看在你如此痴情的份上,你死了我会把你和水玉儿合葬。”

“你不要太过分了。”

“是你过分,不是本王过分,你想要本王王妃的命,难道本王不能要你的命吗,”

“你……”韩烈无言相对,但又不想这样死去,看了看后面的屋子,知道月听灵在里面,于是把话题转到月听灵身上,“你把月听灵叫出来,我来和她谈。”

“不可能。”风天泽严厉的说道,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怒意,坚决不让月听灵出来,更不让韩烈见到她。

“你就算要我死,也让我死得瞑目一点,我只是想和月听灵说些话而已。”

“你到阴朝地府去找水玉儿说。”

“风、天、泽。”ZSVh。

“本王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就是你自己了结,二就是让本王把你碎尸万段,你自己选一个。”

韩烈没有做出选择,怒火朝天的瞪着风天泽,想了想,于是直接大喊的叫人,“月听灵,你给我出来,玉儿,你出来,我想见你。”

风天泽不悦的邹起了眉头,很反感韩烈这样的大喊,尤其是他称呼月听灵为玉儿的時候,实在是气愤,不再给韩烈选择的机会,而是下令道:“给本王……”

然而命令还没下完,天骄媚就慌慌急急跑了出来,着急的说道:“王爷,王妃情况似乎不对劲,梦话喊个不停,属下又不敢吵醒她,所以……”

天骄媚的话还没说完,风天泽立刻丢下所有的事不管,冲的跑进房间里,快速的来到床边,坐到床上,握着月听灵的手,轻柔的呼唤她,“灵儿,灵儿,你醒醒。”

想不到点了她的睡血还不行,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梦,让她如此难受,

“不要,我不要离开,你走开啊,不要,我不要。”月听灵一直重复着这些话语,突然感觉到一双熟悉的手,立刻紧紧的握着不放开,嘴里不停的哀求,“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不想离开,我不想。”

“灵儿,我不会赶你走的。”

“我不要离开,我舍不得小风,我要留在他身边,求求你不要让我离开。”

“灵儿……”

风天泽听到这些奇奇怪怪的话,突然莫名的害怕起来,转用两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着急的唤醒她,“灵儿,你醒醒,醒醒,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不管他怎么叫,月听灵就是不醒过来,还在继续喊梦话,“我不要离开,我不要,你走开,不要过来,走开。”

“灵儿……”

门外的人随之也跟着走了进来,包括韩烈在内。

韩烈一进屋就往床边走来,想靠近过去看月听灵,但是却被神鞭娘子给拦住了,警告道:“天神,你要是再往前走一步,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我想看看玉儿怎么样了,”韩烈没有继续往前,而是伸长脖子去看床上的人。

风天泽把韩烈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大吼的反驳道:“她不是水玉儿,她是月听灵。”

“月听灵就是水玉儿,水玉儿就是月听灵,你可以爱她,但我也可以,不管你多有权有势,有多厉害,你都没有能力去阻止一个人爱另外一个人,就算你把我杀了,也改变不了我爱玉儿的事实。”

“她不是玉儿。”

“她是。”

“她不是。”

“本王杀了你。”风天泽懒得再和韩烈争辩,愤怒的站了起来,想要出手杀了他,然而才刚要出手,床上的人突然惊叫的坐了起来。

“我不要,我不要。”月听灵从噩梦中惊醒,急促的呼吸着,满头大汗,还没喘过气就看到屋子里到处都是人,感到莫名其妙,尤其是韩烈也在,更让她觉得一头雾水,将所有的人都扫视一遍,最后把目光放在风天泽身上,疑惑的问:“小风,你们在开会吗,怎么那么多人啊,就连天神也在,好奇怪哦。”

难道她现在还在梦中,所以才会看到怎么奇怪的场景吗,

不管是现实还是梦中,只要能看到小风就好。

上一章:第276章:不是林成 下一章:第279章:灵魂不是
热门: 天道殊途 媵宠 被大圣收养的日子里[西游] 半劫小仙 锦瑟江山之九重春色 江山尽风流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 你不知道的事 ABO白昼边界 我,全星际,最A的Om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