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幽默一句

上一章:第273章:一种感觉 下一章:第275章:别想歪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黑衣人的出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就连南冥王也不例外,毕竟这个黑衣人不简单。

月听灵一直都知道有怎么一个黑衣人的存在,但却从未见过,所以很好奇,硬是要风天泽让她跟着去瞧瞧,谁知这个黑衣人还真是名副其实的黑衣,除了露出两只眼睛,身体其他部分都用黑布遮住,还穿上一件宽宽大大的黑袍,让人看不出他的身形是什么,无法辨认。

“小风,这就是你们所说的那个黑衣人吗?”

月听灵以为风天泽不知道韩烈是谁,所以主动告诉他,“小风,韩烈就是天神,韩墨的父亲。”

“韩烈……”风天泽似乎还不知道韩烈是谁,不过也猜出了个大概,用深沉的眼神看着黑衣人,对他的防备是越来越强。

“不知道,但看得出来和南冥王不是一起的。”rBHY。

“既然是后会有期,那又何必追?”风天泽冷漠的回答,看着黑衣人消失的方向沉默,还有很多问题想不通。

“我也是怎么觉得。暂時不要去管韩墨,先把那个天神给揪出来,免得他又来杀你。”风天泽点点头,很赞同月听灵这样的说法,赞叹道:“灵儿,你这脑袋还挺聪明的,还能在一旁及時提点我。”

月听灵有些受不了了,干脆就先开口说话,而且还说了一句幽默得让人想大笑的话,“喂,黑衣人,你吃饭了吗?”

“是啊,外面的人都害怕南冥王,他可是血煞魔鬼,你们别说了。”

“小风,这个黑衣人很厉害吗,你似乎很认真?”

“是谁?”

“嘘,你们小声点,要是被南冥王听见,就别想活命了。”

黑衣人站在树顶上,看着下面的人群,定站在哪里不动。

后面的其他人,可没有南冥王和黑衣人那么镇定,细声笑了出来。

“何以见得?”

月听灵耳尖的听到了旁边人的私语,还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害怕,对此只是无奈的叹息,虽然有点生气这些人的无知,但还是什么都没说,转头看向风天泽,发现他对于这些人的私语根本不在意,专注的看着树顶上的黑衣人,很是心疼他。

月听灵挽住他的手臂,不让他再多想,“小风,既然黑衣人已经走了,那就别想了,我觉得他并没有什么恶意,而且他说得很多,韩墨如今对我们一点威胁都没有,我们又何必非要他死不可呢?就让他去,若是他以后再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再收拾他也不迟。”

没多久,现场就只剩下南明王府的人了。

“灵儿,到我身边来。”风天泽伸出手臂,把月听灵搂到自己的怀里,不让她离他太远,免得发生意外。

“想不到我这点小计谋怎么快就被识破了,南冥王果然名不虚传。”黑衣人并没有惊讶自己的计谋被识破,反而有些得意。

风天泽生气了,一只手掌紧紧的握成拳头,两眼冒起了杀气,似乎准备要动手。

风天泽注意到了黑衣人的举动,更知道他此時正在看着月听灵,于是把月听灵护在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她,不让黑衣人窥视她。

听了她的劝说,他慢慢的松开手掌,眼里的杀气也随之散去,不再因为黑衣人的话语生气,而是提高警惕,冥思着黑衣人此時出现的用意。

周围的人群一看到风天泽变脸,浑身杀气,立刻逃命似的离开,不敢再逗留。

“是是是,王妃说得有理。”天骄媚轻声的附和了一句,还在娇媚的笑着。

“我觉得可能姓不大,如果他真的是天族的人,他有如此的本事,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族人被人欺负呢?他只是来救韩墨的,还劝你把矛头指向韩烈,由此可见他和韩烈不和,单从这一点来判断就知道他和韩烈不是一伙的,我怀疑他是……”

么出都去。“我想的并不是这个问题。”他深沉的回答,然后问道:“灵儿,你觉得那个黑衣人是天族之人的可能姓有多大?”

“就是白幽所说的那个,罗梅带走的儿子,因为是兄弟,所以他才会出手救韩墨,也许因为韩烈对罗梅太过无情,所以他对韩烈有恨意,这才让你把矛头指向韩烈。不过这些都只是我饿猜测,虽然很有道理,但是没有确切的证据,也不能完全肯定是这样,也许有什么特殊情况也说不定。”

黑衣人已经很努力的忍住想笑的劲,但还是忍不住动了动身体,实在是觉得好笑。怎么一个可爱又幽默的女人,难怪南冥王把她当块宝?

黑衣人在树上站着不动,不说话,风天泽在下面站着不动,也不说话,僵持着。

“南冥王在外面可是赫赫有名,就连皇上都不敢动你,更何况是别人。不过外面天大地大,想要找一个人,可不是容易的事哦。”

不管风天泽问什么,黑衣人给的答案就是模糊不清,硬是不直接回答他。

“明明就很有道理嘛?”她可是在努力的缓和气氛,这些人真是不只是她的用心良苦,哎?

“啊……伯仲之间,那就是很厉害哦。”听林成怎么一说,月听灵也认真起来了,但是她怎么看都不觉得这个黑衣人有任何恶意,要不然他为什么只是站在树上,不下来动手开打呢?

这時,一个侍卫负伤赶来禀报,“王爷,韩墨逃出了天族。”

黑衣人将树下所有的人都扫视了一遍,最后把目光锁定在月听灵身上。

“南冥王,我们后会有期。”黑衣人丢下一句意味深远的话,纵身一跃,很快的就从树顶上消失了。

“我有说错什么吗?”月听灵知道大家在笑她,但她并不在意,天真无邪的反问,还头头是道的继续说:“现在差不多到晚餐的時间了,我问对方吃饭了没有,非常正常,不是吗?”

侍卫的禀报,让风天泽明白了所有的事,挥挥手,示意侍卫退下,然后抬起头,看着树顶上的人,冷严的说道:“你故意现身此处,就是想引起本王的注意,进而让韩墨逃走。”

“也许是,也许不是。”黑衣人模棱两可的回答,并没有直接给答案。

一个人能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眼光,达到麻木的地步,想必这个过程一定很痛苦。

月听灵知道风天泽现在很生气,气得想杀人,所以温婉的劝说道:“小风,理智点,不要因为他的几句话而动怒,这样很容易中计,说不定他就是故意激怒你。”

“这是谁啊?”

风天泽听到这样一句话,把视线从黑衣人身上收回来,放到月听灵身上,白了她一眼,表示无语,但并没有说什么。

“王妃,此人的武功和王爷在伯仲之间,不可小视。”林成说道。

“你这个答案对本王来说一点用都没有。”

“恩。”风天泽点点头,回应她,还是盯着黑衣人看,总觉得这个人似乎在玩什么阴谋,但他猜不出来。

树下,不仅有南明王府的人,还有天族的人,围观的人群是越来越多,都抬头看着树顶上的人,有些人还忍不住低声的私语。

黑衣人并没有立刻反驳风天泽这句话,沉默了一小会,带着一丝丝的请求说道:“南冥王,韩墨如今对你和南明王妃没有任何威胁,你又何必非要他死不可呢?当初他之所以抓南明王妃,完全是奉命行事,你要算账的话,就去找韩烈。”

“若是本王非要他的命不可,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本王也能把他揪出来。”

林成想去追,但是看到风天泽站在不动,也只好没追上去,疑问道:“王爷,不追吗?”

风天泽没有心思和月听灵开玩笑,一直把黑衣人当敌人看待,所以半刻都不掉以轻心,严肃的问:“你是天族的人?”

“以防万一。”

“我就在你的旁边,你不用那么大惊小怪。”月听灵很无语,她和他的距离只是一步远而已,他居然还不满意?

“怎么说来,你要与本王为敌?”

看到风天泽这样的举动,黑衣人不禁一笑,只是他的这一笑被黑布遮住,没人知道。

“你认为他逃出天族就能相安无事了吗?”

“对你没用,与我何干呢?”

“恩。”风天泽微微的点头回答,两眼一直看着远处站在树上的黑衣人,即便现在是白天,但他那身黑衣还是能把他隐藏得很好。

“人家本来就聪明,难道你现在才发现吗?”月听灵俏皮的问,装出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好缓和现场紧张的气氛。

“是是是,你本来就聪明。进屋去,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他宠溺的应和她,然后将她带回了屋里,走之前还对其他人下令道:“传令下去,以找天神为主,其余的人暂且不理。”

“是。”林成接下命令,并没有跟着风天泽走,而是下去传令,一路上总觉得有人在盯着他看。虽然他看不到是谁在跟踪他,不过猜却能猜得出来——韩烈。

上一章:第273章:一种感觉 下一章:第275章:别想歪了
热门: 骷髅幻戏图 穿成亿万总裁他前妻[穿书] 十分满分的甜 清穿之福晋吉祥 入骨相思意 真少爷不想继承家业 只许喜欢我 一闪一闪亮晶晶 有耻之徒 大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