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越来越怪

上一章:第260章:已经变味 下一章:第262章:拖延时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几个男人将月听灵围住,看到她在活动筋骨,一副要开打的样子,所以不再犹豫,一起冲上去。

月听灵刚要出手,可是第一招还没出,那几个要攻击她的人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倒在地上,似乎已经死翘翘了,这让她惊讶不已,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我还没出手呢,他们怎么就全部倒下了?”

这里是大街上,这种大状况自然会引来群众的目光,但是却没人敢靠近来看。

接住月听灵的人正是天神,面对她,他脸上的表情一直都很温和,还暗含着柔情,即使她的态度再恶劣,他也不生气,而是淡然的回应她,“是你自己要进天机楼,也是你自己从上面掉下来的,与我何干?”

月听灵顺着白幽的视线望去,也看到了远处的高楼,还看到一个人站在上面,虽然看不清这个人的面孔,但从身形上去可以分辨得出他是天神,于是稍微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找到上楼的路子,直接跑去找天神。

“你很冷吗?”月听灵稍微有点点异样,天神都能在第一時间察觉,不知不觉的关心她。

月听灵从掉下来的瞬间就一直狂喊不停,直到落入某人的怀抱中,还在继续叫喊,“啊……”

白幽走上前,看了看地上到躺的人,没多久就看到他们的脖子上潺流出鲜红的血液,他们脖子上的伤口细小而深,可见出手之外内功极其深厚。

不过这也就说明了天神对她没有什么企图,这样她可以放心了。

白幽知道他的心思,冷漠的转身走人,并没有回答他。

“走,我送你出天机楼。”天神站了起来,很客气的赶人,态度温和无比。

“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

月听灵跟上他,更愤怒的质问,“刚才那个几个人是你杀的,对不对?”

月听灵直接进了天机楼,而且是畅通无阻,一路上都有守卫,可就是没人拦她的路,让她很轻易的上了楼。

“他们不是你杀的。”白幽冷静的回答,然后看向远处的一个高楼上,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

“他们只不过是调戏了一下白幽,罪不至死啊,只要教训教训就好。”

“有些事知道太多不是好事,回去,从现在开始,不会再有人敢对你不敬。”

“我最爱喝的不是竹叶青,而是铁观音。”

“是的。”天神毫不犹豫的回答,而且回答的時候没有半点内疚,简直就像是个冷血无情的人。

白幽并没有再想着去把月听灵追回来,而是看着她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的问:“天神为什么要出手?”

“从现在开始,我就只剩下一个晚上的寿命,还在乎谁对我不敬吗?”

“灵儿她什么都不懂,这样进了天机楼,凶多吉少。”

刚问完,回应还在阁楼里荡漾,谁知脚下突然一个腾空,把她弄得直接掉了下去,失声狂喊,“啊……”

月听灵也看到了地上的鲜血,心里有些害怕,颤抖的解释道:“白姐姐,我刚才根本就没有出手,他们不是我的杀的。”

他的关心,月听灵很明显得能感觉得到,不过却装作不知道,大咧咧的说话,“难道你不觉得冷吗?这里简直就像是一个冰窖,到处都是冰冷冰冷的,继续待下去,我一定会被冻僵。”

可是他的冷血无情却有带着深情,实在是让她百思不解,只好跟着也坐下来,好好的问:“喂,你不是这里的天神吗,为什么还会怎么残忍的对待自己的族人呢?”rBJo。

“你不承认没关系,事实就是如此。”

“你是故意站在楼上让我看到,这样我就会来找你兴师问罪。”

“天神大人,你在不在这里啊?”月听灵走了一会,因为看不到任何人,心里有些紧张,所以试着叫一下,看看有没有人回应。

她只不过是想玩玩而已,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杀人,谁知道一下子他们就全死了。

“你说得没错,这里的确是一个冰窖。”

“你这样的回答也就是说不想让我进去看咯。”

早知道她就不来这个地方了。

虽然她没有回答,但他却知道她的答案,心里更是为她担忧了,于是在后面跟上,不让她做傻事。

“如果他们只是调戏白幽,断然不会送命,但是他们动了一个不该动的人。”

也许是因为对方的态度很好,月听灵一点都不害怕,也站了起来,不过不是跟天神离开,而是往那扇铁门走去。

“兴师问罪,兴什么师问什么罪?”天神带着一丝冷笑,不屑的反问,然后往一旁的水晶桌走去,慢悠悠的坐了下来,拿起茶壶倒茶。

黑羽就是不放手,简洁的把事情说清楚,“你现在追着去,死的人就是你。”

“他们做了不该做的事,死有余辜。”

“你最爱的人,那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可是你为什么把她关在冷冰冰的冰窖里呢,万一她冻坏,你不心疼吗?”她还真想知道里面的人是谁,能让天神如此痴情,想必他们之间移动有惊天动地的故事。

“灵儿......”白幽想追上去把月听灵叫回来,但是黑羽突然出现,拉住了她,不让她去追。

“不管天神为什么出手,总之这件事你不要插手。白幽,你如今已经不是巫令,要是再犯一点错,天神一定不会饶你,答应我,要好好保护自己。”黑羽哀求道,只是希望白幽不再有事。

“啊,冰窖,你干嘛把我弄到一个冰窖里,难不成想冻死我啊?”

刚才来的時候因为生气又惊讶,所以没发现这里很冷,现在冷气侵入她的身体,她才发现。

“动了一个不该动的人,难道是指我吗?”月听灵用手指着自己问,已经猜测七八分了。

“我是爱喝竹叶青,但并不是最爱喝,你明白吗?”月听灵强烈的解释,突然觉得周围的气息很冷,简直就像是在一个冰窖里,动得她身体开始有些僵硬了,于是拿起眼前的热茶,一口喝下,暖暖身子。

原以为这样掉落会摔得个残废甚至是一命呜呼,谁知却落到了一个厚实的怀抱里,捡回了一条命。

她想用力的甩开黑羽,可是不管怎么甩都甩不开,只好动嘴,“放手。”

“你都已经让我进这里了,为什么还说这里不是我改来的地方呢?”

如此复杂的人,让月听灵觉得很玄奥,真想知道他所说的很重要的人是谁,“天神大人,你那个重要的人是谁啊,能不能让我见见?”

这几个男人只是天族的普通族人,罪不至死,而天神是天族的神,居然为了月听灵出手如此之重,太奇怪了。

“很快他就不用待在冷冰冰的冰窖里了。”天神还在深情的看着紧闭的铁门,对于月听灵的问题很多都是答非所问,给她的答案更是模糊不清,把她弄得迷迷糊糊,对于冰窖里的人越来越感兴趣了,虽然觉得冷,但还是想进去看看,于是天真可爱的笑着问:“哎,让我进去看看你最心爱的人,好不好?”

喊了一会之后,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往下掉,于是睁开眼睛一看,看到一张深情的脸孔,顿時浑身起鸡皮疙瘩,赶紧从他的怀里跳下来,和他拉开距离,不悦而又警惕的问:“你干嘛把我弄到这个地方,你有什么企图和阴谋?”下楼为来。

他看得出来,她似乎已经把月听灵当妹妹看待,明天就是月听灵上祭坛的日子,他不允许她去救月听灵。

天神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一杯茶移到她面前,柔和的说道:“你最爱喝的竹叶青。”

“時候不早了,你回去休息,晚上不要到处乱跑。”

“因为这里有我一个很重要的人。”天神情深的看着一扇紧闭的铁门,整个人比之前更温柔了,但带着一股淡淡的忧伤,同時还有不甘和怒意。

进了天机楼之后,守卫没了,不过楼里的构造非常精致,一看就知道暗藏玄机,让人不敢轻易触碰,就连走路也得小心翼翼的。

“天神在天机楼,她不会有事的,倒是你,未经允许闯天机楼,必死无疑。”黑羽看到月听灵跑远,身影差不多已经消失了,这才放开白幽,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守住她。

但是天神不让,拦住了她,“那里不是你该去的地方,回去休息。”

天神沉默不语,或许是无言相驳,所以沉默,只是定定的看着月听灵,脸上很清楚的写着不让进去。

“算了,不让看就不让看,我还不稀罕呢?不就是你心爱的人吗,又不是我的心爱的人,看与不看对我来说都没有区别,切。”月听灵也沉默了一小会,然后潇洒的转身走人,不再强求。这个天神,越来越怪,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天神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后带她出去,对于她的言行态度毫不计较,甚至还有一种宠着的味道,神秘莫测。

上一章:第260章:已经变味 下一章:第262章:拖延时间
热门: 无上神通 村夫俗妇 粥与你可亲 水云间 女朋友 九重紫 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 穿成男配的心尖宠 总裁老公好过分 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