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天族祭师

上一章:第245章:只是报恩 下一章:第247章:五大巫令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日落之后?白幽用过晚膳就在自己的房间里准备药材?正打算要去给月听灵解术?谁知这時一个黑影闪进了屋里?把她吓了一跳??是你。”

黑巫令将头上的黑帽放下?露出自己真实的面貌?幽灵般的气息瞬间弥漫整个房间??你真的要给南明王妃解术吗?”

?是的。”白幽从惊讶中回过神?沉重的回答?并没有任何犹豫?但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

?你知道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吗?”

?我别无选择。”

?你可以选择将月听灵抓回去交给天神?而不是帮她解术。”

?高流水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能害他。”

听到这句话?黑巫令脸上的表情沉了下来?很是难看?带着强烈的不满?深沉的质问:?你喜欢他?”

白幽心里有些杂乱?理不清这个思路?只好给个不肯定的答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救恩之恩?不能不报。”

?这你自欺欺人的借口。”

?黑羽?如果你是来执行天神的指令?那就动手?如果不是?那就请离开。”白幽不想和黑巫令说这个话题?于是拿着药材?往门口走去。

黑巫令不让?拦住了她?态度比之前强硬了一些?极力的劝说道:?白幽?你这样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你要三思。”

?我已经死过一次?没有什么万劫不复之地比死更可怕了?所以我不怕。”

?你已经死过一次?这话怎么说?是不是你出令的時候发生了什么事?你遇到什么危险了?”

?黑羽?我已经决定要怎么做?你不必再多说?若你要阻止我?那就动手。”白幽并没有把红巫令杀她的事说出来?为了不浪费時间?直接切整体。

说与不说?结果都一样?更何况这是她和红巫令的私人恩怨。

黑巫令根本就不想和白幽动手?对此很是为难?但是又不想白幽受到天神的惩罚?只好逼着自己对她动手?不过在动手之前还是提醒她??白幽?不要逼我?我不想伤害你。”

?我也不想和你动手?但如果你执意要阻止我?我也只好得罪了。”

?今天就算是把你打晕带走?我也不会让你做出错误的选择。”

?那就动手。”

?你……”黑羽慢慢的举起右手掌?依然不忍心对白幽下手。

白幽正想反击?谁知外面响起了敲门声??白姑娘?一切可都准备好了。”

来者是高流水?这让白幽更担心了?担心黑羽直接把高流水给杀了?于是找个借口让他离开??高大人可先行前去?我换件衣服就好。”

话才刚说完?黑羽立刻往门口闪去?想要杀高流水。

白幽为了让高流水有机会逃走?于是出手阻止黑羽?跟在他房间里打了起来。

黑羽知道白幽这样做的用意?所以使出全力想要先制服她?还出去杀高流水。

白幽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要对抗黑羽全力的攻击很是吃力?还因此扯到了身上的旧伤?即便如此?她还是全力的应战?然而就在她准备招架不住的時候?一根细小的银针从窗户飞射.了进来?直接射中了黑巫令的肩膀。

银针的速度太快?几乎让人看不到?黑巫令又过于想快点制服白幽?以至于无法闪避从窗户射进来的银针?就这样让银针射中自己的肩膀?身体瞬间发麻?快要动弹不得了。

?快走。”白幽将另一个窗户打开?低声的叫黑羽赶紧离开。

?你……”黑羽很想带白幽走?可是身体越来越麻?没办法?只好自己先行离开。

黑巫令刚从窗户跳出去?又响起了敲门声??白小姐?你没事?里面似乎有什么声响?”

?没?没事。”白幽稍微整理了一下?然后拿起药材?走去开门?为了不让高流水看到屋里凌乱的情况?出门之后就把门关上?镇静的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走。”

?那高某随白姑娘一同前去。”

?好。”

高流水跟着白幽一起走?走之前回头看了一眼白幽房间的大门?微微一笑?然后回过头?刻意问其他事??白姑娘?所需要的药材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如果今晚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南明王妃身上的睡眠术就可以解除掉?在往后的三天里不要接触道……”白幽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了?没有继续往下说。

?不要接触到什么?”高流水温雅的追问?从柔和的语气中可以看得出来?他没有强烈的要求她一定要回答。

因为这个柔和的语气?让白幽觉得很心暖?没有感到任何的为难?于是淡笑的回答??没什么?一会我会交代南冥王的。”

?那好?走。”

?恩。”

黑羽逃出来之后?勉强的支撑到祭师身边?没多久便无力的倒躺在地上。

祭师看到黑羽这般狼狈?很是惊讶?过来扶起他?严肃的问:?怎么回事?以你的身手?除非是南冥王?否则没人能伤得了你?难道你和南冥王交手了?”

?没有。”黑羽吃力的回答?实在是想不通除了南冥王之外还有谁能轻易伤得了他。

?既然不是南冥王?那到底是谁?”

?我不知道?对方是从窗户射出一根银针?我根本就没看到他的面貌?所以不知道是谁?不过我可以肯定不是南冥王。”

?当然不是南冥王?如果你被南冥王发现了?还能如此轻巧的从他的眼皮底下逃回来吗?”

?但是这个人的武功也不弱?几乎和南冥王在伯仲之间。”

?伯仲之间?看来对方是刻意放你回来的。”祭师没有再扶着黑羽?而是放开他?猜想着此人到底会是谁。

没想到除了南冥王之外?还有怎么一个高手存在?看来想要抓到南明王妃?比他想象真的要难很多。

?我现在浑身发麻?毫无力气?今晚的行动?你自己去。”黑羽阴冷的把话一丢?然后扶着一旁的椅子?慢慢的往门口走去?心里其实挺庆幸自己受伤的。

受了伤和伤害白幽?他宁愿选择前者。

祭师当然知道黑羽这样的心思?甚至认为他是故意受伤?所以心里的担忧减少了一半。

如果黑羽是故意受伤的?那么除了南冥王之外?根本就不在有什么高手?他只要防好南冥王就行。

夜里?白幽在房间里全心全力的为月听灵解术?神鞭娘子和天骄媚在一旁打下手?风天泽站在床边静静的看?顺便保护着?而门外?全都是南明王府的守卫?林成、千面书生、百毒王也都在?就连屋顶上都站着人?戒备森严得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更别说是人。

高流水站在门外?一点都不像其他人那样紧张警惕?反而有些悠闲?静静的站在坐在院子里喝酒赏月?不过也没去打扰南明王府的人。

南明王府所有的人都精神都处于高度集中当中?任何风吹草动都知道?就连其他屋檐上出现黑衣人?他们也无动于衷?一心一意的守着身后这个房间。

林成看到屋檐上有动静了?于是对一旁的千面书生说道:?进去禀报王爷?有人来犯。”

?嗯。”千面书生也稍微的看了看屋檐上的黑衣人?然后转身往屋里走去。

风天泽一看到千面书生进来就知道有情况?没等千面书生禀报?他已经先开问了??有什么情况?”

?有大批的黑衣人潜入?已经将这里团团包.围住了?而且来的都是高手?跟上次掳走王妃所出现的黑衣人像是同一批。”

?天族的人。”

?王爷?接下来该怎么做?”

?你和百毒王暗中将所有的黑衣人解决?其余的人守着原地不准动。”

?是。”千面书生接到命令之后?立刻走出房间?还把门关好。

正在给月听灵解术的白幽?因为听到风天泽下这样的命令而有些着急?所以分了一下神?然而她这个点点的分神却没能逃得过风天泽的眼睛。

风天泽知道白幽分神了?于是警告她??你最好全力以赴?若是王妃出了什么岔子?不仅外面那些黑衣人全部得死?高流水也得死?所有天族的人也都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

?你……”白幽听了这句话?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与其同時?很是佩服南冥王的能力。

她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南冥王居然会知道她是天族的人?这个人真的很可怕。

?专心解术。”

?南冥王大可放心?只要没人闯进这个房间破坏?南明王妃就不会有事。”白幽重新集中精神?继续全心全力的给月听灵解术?不再去多想其他的。

今晚闯这里的人?势必是要付出生命的?她再担心也没用?倒不如把悲剧降到最低。

外面?黑衣人还悄悄的趴在屋檐上?没有开始行动?在等待着祭师的指示。可是祭师的指示还没等来?倒是等来了……

千面书生和百毒王奉命暗中解决掉所有的黑衣人?于是也悄悄的上了屋檐?毫不留情的将趴在屋檐上的黑衣人解决掉。

千面书生一把锋利如剑的扇子?在黑衣人中转了一圈?所有的黑衣人都已经被割破喉咙身亡。

百毒王毒药一撒?把周围的空气都变成了毒气?闻到毒气的人都纷纷僵硬的倒躺在屋顶伤?有些甚至从屋顶上掉了下去。

战斗已经开始?但是守在房间外面的侍卫却一动不动?就连林成也不例外。

高流水继续饮酒赏月?看都不看一眼从屋顶上掉下来的死人?似乎当做没看见。

祭师看到情况不妙?原本想撤?但发现对方只有两个人?于是就想拼一拼?冲过去和千面书生开打。

千面书生拿着白光凌凌的扇子?邪魅的笑着说道:?终于把大鱼引出来了?不错不错。”

百毒王也赶到?一同对付祭师?简单的打量了一下祭师的穿着?讥讽道:?天族的人都穿这种奇奇怪怪的白袍子?在脸上画月亮吗?”

?你们怎么知道天族?”祭师有些惊讶?想了想?这才想起红巫令已经落入了南冥王的手中?所以就没那么惊讶了?努力的压制住心里的紧张?带着怒意说道:?看来红巫令把什么都招了。”

白巫令给月听灵解术?背叛天族?红巫令将天族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同样也是背叛天族?这两个女人还真是能背叛。

?作为南冥王的俘虏?你觉得有几个人能保住所有的秘密?”千面书生不谢的问。

?南冥王的确不简单?才派了两个人就把我的人都清掉了?看来我是低估了他。”

?若不是今天晚上很特殊?南冥王根本就不会派我们来对付你那些小喽啰。”

?还狂的口气?我就不信南冥王能赢得过天?”

?天?你说是的你们天族的天神吗?只可惜你们所谓的天神也不过是个人罢了?他恐怕还没有我们南冥王灵呢?”

?跟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直接把他抓回去往王爷审问不就好了吗?”百毒王可没那么多心思耍嘴皮子?对祭师出手?想抓住他。

不过他却低估了祭师。

祭师神行一闪?从屋檐上飞跃而下?来到院子当中。

而此時高流水还在院子里喝酒赏月?根本不管什么人闯进来打扰。

千面书生也从屋檐上飞下来了?和百毒王一起?将祭师一前一后的拦住。

?高大人好雅兴?在这种時候居然还有心情喝酒赏月?佩服佩服。”千面书生调侃了高流水几句?心里非常肯定他不是一般的人。

一个文弱书生?面对如此大的场面居然还能无动于衷?鬼才相信他是一般人。

?高某只是在自家院子里喝酒赏月?顺便看一场好戏?没有碍着任何人?自然有雅兴。”高流水悠哉的回答?不过这个時候已经站了起来?和和气气的说道:?既然几位要在此处较量?为了避免无妄之灾?高某也只好回避左右。今夜有南冥王众多高手保护?想必高某能睡个安稳觉了?各位?晚安。”

?高大人?晚安。”千面书生幽默的回了一句?然后看着高流水离去?等他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時?立刻将目光转移到祭师身上。

祭师两眼盯着前面紧闭的房门?知道月听灵就在里面?但他也知道南冥王在里面?所以想要把月听灵带走?那是不可能的?如今只能努力的全身而退?先保住这条命要紧。

?白袍先生?你的人已经死得差不多了?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你是束手就擒呢?还是做困兽之斗?”千面书生把玩着手中的白钢扇?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就凭你们两个?你们觉得能抓到我吗?”祭师也是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面对此等困境?毫无慌意。

?听你这口气?应该是个有两下子的人?就算我们两个抓不到你?也能让你身受重伤。当你身受重伤之后?你觉得还能从其他人的手中逃走吗?”

?南冥王不管是在朝廷还是在江湖?都是赫赫有名的?难道你们想以多欺少?”

?现在可不是公平决斗?以多欺少算什么呢?”

?想不到南冥王身边还有如此有口才之人。”

?不敢不敢。”

百毒王听了半天都觉得千面书生所说的都是废话?没那么好的耐姓再听了?开始对祭师出手??拿命令来。”

祭师闪过了百毒王撒来的毒药?而且一个巧妙的回转?闪到他身后?打了他一掌。

如此快的身手?百毒王应付不来?只能硬生生的吃了他这一掌。

千面书生看到百毒王受伤了?于是冲上去?跟他一起对方祭师。

祭师以一敌二?身法很快?因为百毒王受了伤?所以身形没那么灵动了?此時只能靠千面书生一个人顶着。

千面书生明显不是祭师的对手?十几招下来?已经被打成重伤?如今只是死撑着战斗。

林成站在一旁观战?看出了祭师的实力?知道千面书生和百毒王都不是他的对手?于是进去向南冥王禀报??王爷?来者太强?千面书生和百毒王抵挡不住。”走上着知。

听到抵挡不住?风天泽眉头邹了起来?不过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先问白幽??还要多少才能完成?”

白幽正在给月听灵施针?扎下最后一根针之后?这才回答道:?半个時辰之后拔针?然后再用药就可以了。”

?那么现在呢?”

?现在是最关键的時刻?千万不能动到王妃的身体?否则功亏一篑?姓命不保。”

姓命不保——风天泽听到这个词?心里很是着急?而门外時時刻刻都传来打斗声?虽然他没有出去看?但却已经清楚的知道千面书生和百毒王不敌?于是下令道:?林成?神鞭娘子、天骄媚?你们在这里守着。”

?是。”

风天泽命令一下?立刻闪身出门?来到了门外?看了看眼前的情况。

这个時候百毒王已经被打倒在地?起不来了?只有千面书生一个人应战祭师。

祭师不想恋战?于是用尽全力想将千面书生打死?好逃走?可是才刚要出手?突然一个影子闪了过来?他虽然及時的回避?但还是被对方打到了肩膀。

风天泽出手救下了千面书生?然后对他说道:?退下。”

千面书生听令退下?此時浑身已经是伤痕累累。

白幽有点不放心?趁着有空之际出来看看?想救高流水的同時又想保住祭师一条命?当看到祭师无法招架住南冥王的攻势時?冲上去帮忙。

如果不是为了月听灵?风天泽早就将白幽打死?于是命令道:?滚回去。”

?南冥王?我求你饶他一命。”白幽挡在祭师面前?为他求情?谁知……

祭师可没有感激白幽出手相救?反而在背后给她一掌。

风天泽看到了这一掌?为了保住白幽这条命救月听灵?只好出手救她?将她拉着甩到一旁?然后一掌将祭师打退。

?啊……”风天泽甩人的時候可没有注意力道?把白幽甩得远远的?根本就站不稳?结果倒坐在地上。

祭师吃不住风天泽的一掌?后退了几步?于是拿出两把飞到?一把朝风天泽射去?另外一把朝白幽射去?射完飞刀就快速的逃走。

风天泽轻而易举的就将飞到接住?不过却没有去追祭师?而是站在原地不动?生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白幽可没那么幸运?人才刚倒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根本没办法闪避飞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飞刀往她身上射来。但是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時候?突然飞来一根针?将飞到打落?救下了她一条命。

又是一根银针?这个射银针的人到底是谁?

风天泽顺着银针射来的方向望去?只看到一个迅速离开的黑影?从身形他可以判断得出?他就是那个黑衣人。

黑衣人为什么要救白幽?

白幽也看着黑衣人离去的方向?但她却没能看到黑衣人的身影?只知道他是从这个方向走的?然后慢慢站起来?脸上满是忧伤。她刚才冒险救祭师?想不到祭师还要杀她?难道她守护一辈子的天族就是这个样子吗?

?谁准你出来的?”风天泽没有在乎白幽脸上的忧伤?吼怒的训骂。

?王爷既然已经知道我的身份?那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出来?为什么会求情?”白幽冷静的面对风天泽的训骂?并没有害怕。

?本王对你的身份没兴趣?本王要的只是结果。快点进去?如果王妃出了什么差错?本王定要你付出十倍的代价。”

?只要你的人能守住这个房间?就算我不进去?南明王妃也不会有事。”VExN。

?废话少说?快点进去。”

白幽知道南冥王在乎的是什么?于是转身往房间走去?不过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冷漠的道谢??虽然救我不是你的真心?但你还是救了我?我欠你一声谢谢?”

?不需要。”风天泽更冷的回答她?没等她走回房间?他已经先回去了。

他现在只想救灵儿?其他的无关紧要。

上一章:第245章:只是报恩 下一章:第247章:五大巫令
热门: 龙傲天今天不开心[穿书] 重生只为睡天后 一纸成婚:顾少宠妻成瘾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 寂静深处有人家 穿成总裁的顶流替身 乡村少年 你是我唯一的星光 万人迷男神培养系统 懒妃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