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古老巫术

上一章:第232章:我要睡觉 下一章:第234章:与我无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听灵突然的醒来,风天泽欢喜至极,立刻握着她的手,慌忙的问:“灵儿,你醒了,感觉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好困,我想睡觉,可是你们太吵了,吵得我睡不了,不要吵……了。”月听灵醒来的時间很短暂,只是说了两句又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若不是鼻息间传来的匀气,任谁都以为她是个死人。

风天泽用手心疼而又担忧的轻触着她的脸,眉宇间满是惧色,像是在害怕什么,凝重的问:“百草,她的身体真的没事吗?”

百草居士无奈的回答道:“王爷恕罪,属下现在也无法确定王妃到底有没有事了?”

“不能确定,你是江湖名医,怎么会不能确定一个人的身体有没有异样呢?”

“王妃的情况的确奇怪,脉相平稳无常,身体也很健康,但她整日困乏的原因何在,属下真的查不出来,还请王爷恕罪。”

对于百草居士的话,风天泽只能沉默回应,面色凝重的看向躺在软榻上的月听灵,蹲下身,握起她的手,对着昏迷的人哀求的说道:“灵儿,你答应过要陪我一生一世的,你不可以食言,知道吗?”

看到南冥王如此无奈的哀求,现场的其他人心情也跟着沉重了。

神鞭娘子忍不住劝说了句,“王爷,王妃人那么好,上天一定会保佑她的,您不用太担心。”

“是啊,我总觉得王妃不是一般人,不会轻易出事。”天骄媚也跟着劝说。

百草居士看到南冥王如此担忧,生怕他发狂,所以没把心里的怀疑说出来,打算查清楚再说。

风天泽知道大家的好意,但是现在除了灵儿能让他心情好转之外,什么话语都无用。

“之前王妃曾经被人用过摄魂术,如今王妃这种怪异的情况,会不会跟这件事有关?”天骄媚疑问道。

对于这样的猜测,神鞭娘子也颇为认同,于是问百草居士,“百草先生,你对此有何看法?”

“也许真的可能有关系。说到摄魂术,我突然想起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看到一种古老的巫术,能令人乏困,严重者还会沉睡不醒,直至肉身死亡,而……”百草居士话还没说完就被风天泽给打断了。

风天泽一听到‘死亡’这样的字眼,心里就慌,突然站起身,闪到百草居士面前,嘶吼的质问:“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古老的巫术,你给本王说清楚?”

百草居士被南冥王突然的嘶吼给吓了一跳,好在平日里常跟南冥王在一起,所以才没有被吓坏,还能镇静的把话说清楚,“三十年前,我刚入医府,在书库里看过一本古籍,上面就记载有中了这种古老巫术的症状,和王妃现在的几乎是一样,不过属下也还不能确定王妃是不是中了这样的巫术,所以不敢妄加断言。”

“怎么样才能确定?”

“不知道。”

“那你就去查,查到知道为此。”

“那本古籍早在二十多年前的一场大火中被烧了,所以现在无从查起。”

风天泽很不满意百草居士给的答案,一心只想救月听灵,非要他去查不可,“本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

“王爷,百草先生只是一个医者,对于查找东西并不在行,不如换个人去查,而且百草先生也必须留下来,要是王妃出现什么情况,有他在身边总是好的,更何况语芙公主还在昏迷之中。”神鞭娘子提醒到,很清楚南冥王因为着急南明王妃,而且已经快要疯狂了。

“传令火.凤凰,让他去查这件事,要尽快。”风天泽改变了命令,转身背对着百草居士,再次蹲下身子,双眼满是担忧的看着月听灵,极度不想看着她就这样睡死。

他一直以为把她紧紧的护在身边就能保她周全,却不料还是让她受到了伤害。

月听灵还是沉沉的睡着,毫无生气。

这時,床上的风语芙醒了,吃力的坐起来,看到风天泽在场,还有躺在软榻上的月听灵,惊讶又激动,“二哥……你,你真的来了?”

风天泽听到细微的叫喊声,这才依依不舍的将视线从月听灵身上移开,然后站起身,走到床边坐下,带着关心,训斥道:“婢女的几句话你就寻死,不觉得很愚蠢吗?婢女向你禀报的那些话,全都是月听雨那个女人搞的鬼,如果不是灵儿及時发现你,你此時此刻已去跟阎王报道。”

“我,我以为二哥你真的不理我了,皇帝哥哥又逼我嫁给雷少凡,我心灰意冷,所以……”风语芙刚开始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当清清楚楚的听到风天泽的训斥時,这才知道自己还活着,于是低着头,有些尴尬,对于自己这种愚蠢的举动感到难为情,不过心里却气恼月听雨对她所做的一切。

她在皇宫之中一直都安分守己,从不去招惹任何人,想不到月听雨居然连她都不放过。

这个女人实在太狠毒了。

“什么叫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不知道吗?”

“二哥,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下一次一定不会再怎么冲动。”

“答应二哥,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不准用死亡来解决。”

风语芙微微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冷冰冰的哥哥,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重重的点头答应道:“嗯,我答应二哥。”

“你失血过多,这两天好好休养,如果皇上不敢收回成命,那你就随我离开。”风天泽第一次用手去轻轻的拍了拍风语芙的头,对她的关爱从未如此明显过。

就因为太过于明显,风语芙激动得哭了出来,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她那个冷血无情的二哥,“二哥,你,你变了,变得比以前更亲切了。”

“因人而异。”风天泽收回自己的收,脸上的笑容也没了,变回以前的冷如冰霜,然后站起身,朝月听灵所躺的软榻走去,想好好陪陪她。

风语芙没有躺下休息,而是掀开被子下床,在宫女的搀扶下也走了过来,看到犹如死人一般的月听灵躺在软榻上,着急的问:“二哥,二皇嫂怎么了?”

风天泽蹲了下来,用手轻触着月听灵的脸,将她微乱的发丝拨平,带着担忧,凝重的说道:“她可能中了一种古老的巫术,乏困沉睡。”

“可能,那就是还不确定吗?”

“是的。”

“二哥,你放心,二皇嫂吉人自有天相,她不会有事的。”

“嗯。”风天泽不想说话,静静的待在月听灵身边,陪着她。

这時,门外突然传来了吵杂声。

“有刺客,快点护驾,有刺客,护驾。”

如此的吵杂声,让风天泽不悦的邹起了眉头,于是传唤林成,“林成。”

林成一直在门外守着,听到南冥王的叫唤,立刻走了进来,拱手恭敬的问:“王爷有何吩咐?”

“外面出了何事,如此吵杂?”道过能哥。

“回王爷的话,宫里有刺客,附近训练的侍卫都跑去护驾了,唯有我们南明王府的侍卫还在这里。”

“刺客。”风天泽重复着这两个字,然后冷寒的说道:“事不关己,无需多管,护好王妃和公主即可。”

“是。”林成早已经料到南冥王会下这样的命令,所以当听到有刺客的消息時,无动于衷。

风语芙虚弱的站在一旁,把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带着一丝的担忧说道:“二哥,刺客恐怕是来刺杀皇帝哥哥的,你真的不管皇帝哥哥了吗?”rBJo。

“他的事,从此与本王无关。”风天泽严厉的给了风语芙答案,然后命令一旁的百草居士,“百草,查看公主的伤势如何,若是可以,明天就回南明王府。”

“是。”百草居士接下命令之后就走到风语芙身边,给她把了把脉,淡然的说道:“语芙公主已经无大碍,而且心态也放好了,休息一晚,明日便可起身回南明王府。”

“语芙,你去休息,明天随我去王府。”

“是,二哥。”风语芙知道风天泽决定的事谁都改变不了,再加上月听灵现在情况不好,就算还是担心皇上,也不敢再多说,让婢女扶着回去休息。

现在的二哥,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冰冷,但还是行事风格却一点都没变,如今她也只能让皇帝哥哥自求多福了。

皇宫里又出现了刺客,虽然人数不多,但却没有像以前那样耍花招,直接去刺杀皇上。

皇上在月听雨的寝宫里过夜,月听雨自然也受到了行刺,吓得浑身慌抖,脸色惨白,不过却仅仅的跟着皇上,躲在他身边。

黑衣人把所有在场的侍卫全部杀掉,然后将皇上和月听雨团团围住,并没有立刻动手杀他们。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三番五次的行刺朕?”皇上一手护着月听雨,一手拿剑指着黑衣人,心里对这些刺客有所畏惧。

这些刺客都是顶尖高手,宫里的侍卫根本就抵挡不住他们,而他的武功也不算强,对付一两个还行,但十几二十个,那就应付不来了。

一个黑衣人回了皇上的话,“奉南冥王之命,杀月听雨。”

“什么?”这话让皇上感到极为惊讶,同時也把月听雨给吓得更慌了,一手紧紧的揪着皇上的衣角,心惊胆战的说道:“皇上,南冥王还是不肯放过臣妾。”

“你放心,有朕在,朕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皇上安慰了一下月听雨,继续用剑指着黑衣人,带着怒气说道:“想要杀朕的女人,那就先过朕这一关,朕倒要看看,风天泽是不是也想把朕给杀了。”

黑衣人根本就不管皇上的阻止,下令道:“杀。”

命令一下,所有的黑衣人全部一拥而上,对皇上和月听雨展开砍.杀,但却没有直接要他们的命,而是将他们砍伤。

皇上极力的保护月听雨,手臂被砍了一刀,还被踹了一觉,打了几拳,而月听雨也没能好到哪里去,手臂上挨了两刀,肩膀上也挨了一刀,不过都是轻微的刀伤,伤口并不深。

这時,其他侍卫和弓箭队赶到了现场,将黑衣人围住。

但黑衣人却不再恋战,立刻串逃离去。

皇上因为受了伤,无法再拿剑站稳,于是倒坐了下来。

月听雨情况也不好,手臂上满是血渍,一起坐到地上,扶着皇上,关心的问:“皇上,您还好?”

“朕没事,爱妃,你呢?”皇上稍微看了看月听雨身上的伤,虽然不是致命的伤,但却让他心疼又气愤,愤怒的说道:“天泽这次真是太过分了,居然连朕都想杀,可恶。”

“皇上,看来南冥王是容不下臣妾了,都是臣妾不好,惹得南冥王如此不高兴,还给皇上惹来怎么大的麻烦,都是臣妾的错。”

“这不是你的错,是风天泽欺人太甚。来人啊,立刻传御医来,还有,派人将南冥王和南明王妃围住。”

皇上这样的命令让侍卫有些犹豫了,想了想,大胆的问:“皇上,真要把南冥王和南明王妃围起来吗?”

“朕已经下令,你们还不立刻去办?”

“皇上,是南冥王和南明王妃。”侍卫提醒皇上对方的身份,还是不敢轻易接下这命令。

跟南冥王作对,那是死路一条,他们能不犹豫吗?

“没错,就是南冥王和南明王妃,简直是欺人太甚,朕倒要看看他能有多狠。”皇上吃力的站起来,这口气实在无法咽下,所以打算今晚就去找风天泽兴师问罪。

月听雨也跟着站了起来,对于身上的伤口有多怀疑,不过却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让皇上和风天泽反目。

如果今晚的刺客真的是南冥王派来的,以刚才的局势,她早就死了几百次了,根本不可能只是受点皮肉伤,由此可见今晚的刺客不是南冥王派来的。

不是南冥王,那会是谁呢?

不管是谁,总之帮了她一个大忙,皇上已经要正面对付南冥王,那她以后就不需要再看南冥王的脸色过日子了。

上一章:第232章:我要睡觉 下一章:第234章:与我无关
热门: 神魔天尊 撩完就后悔[娱乐圈] 掌心宠 那片星空,那片海 在被迫成为风水先生的日子里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 西凉 神荒龙帝 相见欢(相见欢原著小说) 混沌修真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