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我要睡觉

上一章:第231章:一意孤行 下一章:第233章:古老巫术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皇上虽然当众坚持相信月听雨,但回去之后却忍不住的要训斥她,不过语气倒是没那么气愤,“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语芙呢?”

月听雨自然知道皇上对她有所生气,为了扳回局势,只好装出一副诚恳认错的样子,跪下来,极力的哀求道:“皇上,臣妾知道错了,臣妾不该因为一己私怨而伤害语芙公主,臣妾真的知道错了,皇上,您就原谅臣妾这一次,臣妾再也不敢了。”

月听雨如此的认错,皇上心里那点点气愤一下就烟消云散了,亲自将她扶起来,温柔的劝说道:“爱妃,语芙是朕的亲妹妹,朕不管你和月听灵有何恩怨,但就是不能伤害语芙。今天朕若不是这样强力的保你,天泽一定不会放过你,毕竟语芙也是他的亲妹妹,而且朕曾经答应过母妃,要好好照顾好语芙,如今因为你,朕已经对不起母妃了,你可不能犯第二次错。”

“臣妾不会再犯第二次了,臣妾只是一時糊涂,再也不敢了。”

“好了,别太自责,这事也不能全怪你,你知错就好。这几天你好好待在寝宫里休息,不要随便出来,其他的事交给朕去处理。”

月听雨知道皇上所说的是什么事,内疚万分的道歉,“皇上,都是臣妾的错,如果不是臣妾糊涂,皇上也不会和南冥王闹得如此之大,更不会到决裂的地步,臣妾真是该死。”

“好了,朕现在已经不怪你,你不用太自责,就算你没有做今天这件事,天泽也不见得会轻易跟朕和好。”

“那该怎么办才好?”

“这两天他们应该会住在宫里,朕找个時间再去和天泽谈谈。”

“皇上,南冥王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觉得再和他谈还有用吗?”月听雨并不想皇上去找风天泽谈,更不想他们和好。皇上乃一国之君,凭什么让他这个一国之君去跟臣子低声下气的说话?

皇上大概也能猜到月听雨心里在想什么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沉重的说道:“爱妃,你有所不知,朕这个皇位是天泽给的,当初他既然有本事拿到皇位,并且给了朕,那么现在他就有本事让朕坐不稳这个皇位。朕如今已经是内忧外患,如果再和天泽这样僵持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局势就稳定不住了。”

“有那么严重吗?”月听雨还是不太相信皇上所说的,或许是她根本就不愿意去相信。

“难道你没有发现宫里的侍卫都换上了新面孔吗?”

“宫里的侍卫怎么多,偶尔来几个新人也是很正常的,皇上一定是太多虑了。”

“朕也希望是朕多虑了。好了,不说这个,你好好休息,朕还有些事要处理。”皇上不想再多说这些事,免得心烦,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

“臣妾恭送皇上。”月听雨也识趣的闭嘴,恭恭敬敬的送走皇上之后,脸上温柔的表情立刻变得狰狞,写满了怒气,气得将桌上的茶具打翻在地上,愤怒的骂道:“月听灵、风天泽,你们欺人太甚,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付出十倍的代价。”

婢女们看到月听雨如此气愤,吓得什么话都不敢说,只是低头弯腰,乖乖的去把地上的碎片收拾好。

在月听雨的眼里,这些婢女都是微不足道的人,然而她却不知道,这些微不足道的人却能将她颠覆。

没多久,立刻有人将月听雨和皇上所说的话,以及她气愤所骂的话语传给风天泽。

这早就在风天泽的意料之中,所以对此并没有多大反应,只是让人继续监视着月听雨。

“王爷,这个月听雨留着恐怕对您和王爷是莫大的危害,不如除掉她?”林成大胆的提议到,对月听雨起了杀念。

“不用在这个女人身上浪费時间,本王不对付她,自然会有人对付她,我们现在要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天族上。”风天泽随時随刻都想着保护月听灵的周全,就算再讨厌月听雨,也暂且放在一边,而且也不想亲自动手去处理这个女人。

“月听雨如今已经是皇宫里最得势的妃子,据说连皇后都不敢对她吱声半句,还有谁敢对付她呢?”

“一个人得势,势必会遭嫉,皇上如今内忧外患,要再有人造.反了,月听雨还难靠水?”

“属下明白了。”

这時,一个侍卫走了进来,恭敬的禀报,“启禀王爷,皇上派人送来一封信。”

风天泽将信拿过来,直接拆开来看,上面写着简单的几个字:今晚戌時,老地方见,不见不散。

林成也看到了信上的内容,劝说道:“王爷,皇上这个時候见您,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还是不去为妙。”

“他要见本王,无非还是那件事,但本王有事要找他,去去无妨。你留下保护好王妃,本王一个人去即可,若是王妃问起本王,你就说本王出去办点小事了,很快回来。”

“是。”

风天泽把事情交代完之后,看了一眼在屋里陪着风语芙的月听灵,悄悄的离开,不让她知道,免得她瞎担心。

还没到戌時,皇上已经在老地方摆好丰盛的酒菜等着风天泽,而且也是孤身一人,周围没有一个侍卫,更没有什么宫女太监,只有周边的美景相伴。

正好到戌時,风天泽才慢悠悠的走来,二话不说,直接坐到皇上的对面。

皇上给他倒了一杯酒,微笑的问:“还记得这个地方吗?”

“记得又如何,不记得又如何?”风天泽冷言的回答,似乎对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感觉。

“这里是我们兄弟两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当時你十岁,朕十五岁。”

“那已经是过去的事,如今物是人非,不提也罢。”

“是啊,物是人非,但朕却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以前的一切。因为你从小就被母妃送到逍遥.宫,所以我们兄弟两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直到的你十五岁的時候,朕才能稍微见到你。”

“那又如何?”

“天泽,朕只是希望能和你保持好这份兄弟之情,别无他意,你也不想母妃在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

任凭皇上说得多动情,风天泽依然还是冷冰冰的,毫无所动,甚至还嘲讽的问道:“你还有脸提起母妃,如果你心里还有母妃,又怎么会如此对待语芙呢?”去如灵她。

“朕也是没办法,雷少凡手握重兵,又是个将才,有他助朕,朕的江山才能保得住,你知道朕现在的处境,如果你是朕,你会如何决定?”皇上满面愁容,实在是无奈。

“不管你有任何理由,伤害语芙就是对不起母妃,更何况你还让月听雨那个女人欺负她,你有何脸面去见九泉之下的母妃?”

“对于这件事,雨妃都已经认错了,你还想要她怎么样,要她死吗?”

“她该死。”

皇上知道继续讨论月听雨会把事情闹得更僵,所以转移话题,“今晚我们不说这个,好吗?”

“我也不想和你说这个女人,今晚我来赴约,只有一个目的,让你收回语芙的赐婚。”风天泽根本就不管皇上有多发愁,只说出自己的目的,更不管他的处境如何。

皇上的事,如今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风天泽的要求,皇上无法答应,很干脆的拒绝,“不行,语芙必须嫁给雷少凡,这是朕唯一能能稳住局势的办法。”

“你的一意孤行,也许会让你这个唯一的办法也没有了。”

“你想干什么?”

“我以后不想再跟你多说什么,所以今晚一次把话说清楚,如果你执意要把语芙嫁给雷少凡,那我就把雷少凡给杀了,到時候你连一个将才都没有,怎么稳住局势?”

“你……”皇上本想和风天泽好好的谈,可是话说到这个份上的時候,他实在是气恼,但又不能真的发火,因为发火的后果他现在承担不起,只能继续和和气气的说话,“天泽,我们来做个交换,怎么样?”

风天泽根本就不让步半分,也不听皇上所说的交换是什么,直接拒绝了,“不怎么样,你只要给我答案就行。”

“你不要欺人太甚了,就算你是南冥王,也不能这样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那就得看本事了。我这里倒是有一个交换,只怕你不肯。”

“什么交换?”

“处死月听雨,我帮你稳住局势。”

一听到这个所谓的交换,皇上立刻强烈的拒绝,“不可能。说来说去,你无非就是想要月听雨的命,她是做了一些过分的事,但罪不至死,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她一马呢?”

“果然是当局者迷,或许等你手中的江山落到别人的手上時,你才能清醒。”rBJo。

“那你又何尝不是迷恋月听灵呢?将心比心,你不能失去月听灵,那你应该知道朕不能失去月听雨,你为什么还要让朕为难呢?”

风天泽不解释,站起来,转身背对着皇上,冷漠道:“那我们就无话可谈,以后各凭本事。语芙我是一定会带走,如果你多加阻拦,我会不惜武力解决。”

皇上的忍耐力已经达到极限,再也忍受不了风天泽这般的目中无人,严厉的说道:“朕绝对不会让你把语芙带走,除非她死了。”

“很好,那我们就看看对方的实力有多少?”

“你……”

“天色已晚,我要回去陪灵儿了,你好自为之。”风天泽把话一丢,挥袖走人,不再回头,任凭后面的人叫喊。

“天泽,天泽……”皇上站了起来,慌急的喊几声,想把风天泽喊回来,可是不管他怎么喊都没用,风天泽头也不会的走了,慢慢的消失在夜色中,留下的只是冰冷的夜风。

“难道你真的要跟朕反目吗?”皇上气恼的自言自语,一口气将酒杯里的酒饮尽,以酒来壮胆,不让自己再畏惧,更不让自己再有依靠风天泽的念头。

从现在开始,他要靠自己。

此時已经过了戌時,世界一片黑暗。

月听灵陪了风语芙半天,看到她情况稳定之后,这才站起身,想到外面去找风天泽,谁知才刚站起来,脑袋一沉,两脚无力,整个人瘫软的坐到了地上,一時之间根本没力气站起来,就连呼吸也变得很困难。

前两天只是困乏想睡觉,现在居然连呼吸都有问题了,到底怎么回事?

神鞭娘子和天骄媚一直都在房间里陪着月听灵,实则是在保护她,看到她突然的软坐到地上,赶紧上去扶着,惊急的问:“王妃,您怎么了?”

“王妃,要不要紧,摔伤了吗?”

月听灵摇摇头,努力的提起精神,在神鞭娘子和天骄媚的搀扶下,吃力的站了起来,勉强挤出笑容,死撑的回答道:“没事,可能是坐太久了,身体里的血液不流畅,突然站起来会一時不适应的倒下去,不碍事的。”

“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告诉王爷,或者让百草居士给您瞧瞧?”神鞭娘子还是不放心,总觉得月听灵有些怪异,但哪里怪又不能确切的指出来,毕竟她所说的也不无道理,一个人坐得太久,突然站起来是会有眩晕。

“还是让百草居士来看看,免得有什么事。”天骄媚提议到。

月听灵再提了提神,笑眯眯的说道:“两位姐姐,你们不要大惊小怪的好不好,我真的没事,待坐了一整天,浑身都酸酸的,好困好想睡觉。对了,小风呢,好久都没见到他了,他去哪里了?”

“王爷说有点小事要去办办,一会就回来。”

“天都已经怎么黑了,他还没回来吗?”

“王爷才刚去一会呢,没那么快回来,不过也快了。”

“哦,我去那么躺着休息一下,小风回来了你们就叫醒我哦。”月听灵实在是困得不行,而且浑身都累,仿佛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连争眼都极度费力,更别说是做其他的。

神鞭娘子有些担心她,于是走过来,扶着她到一旁的软榻上躺着,劝说道:“王妃,您的气色真的很差,还是让百草居士来瞧瞧?”

“不用,我一整天都没有休息,可能是太累了,睡一会就好,睡一会……”月听灵有气无力的说话,但话还没说完,人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犹如死了一般,毫无声息。

天骄媚也一同走到软榻旁,看着躺在上面的月听灵,怎么都觉得不放心,担忧的说道:“玉娘,你有没有觉得王妃的气色非常难看?”

“这还用说吗?”神鞭娘子也一样担忧,想了想,还是决定让百草居士来看看,“娇媚,你去把百草居士叫来看看,免得王妃真出了什么事,我们可不好向王爷交代。”

“好,我马上去。”天骄媚很赞同这样的做法,为了能尽快敢回来,所以是施展轻功离去,没一会人已经到外面了。

没多久,天骄媚就把百草居士给带来了,“百草先生,赶紧去看看王妃,王妃情况有些不对。”

“好。”百草居士着急的走过来,将手搭在月听灵的脉搏上,好好的感觉她的脉相。

神鞭娘子不等百草居士把手收回来,就已经着急的询问结果了,“怎么样,王妃没事?”

百草居士把手收回来,脸上满是疑惑,“真是奇怪了,王妃的脉相正常,身体无恙,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坐了一整天,太累了吗?”

“王妃也算是个习武之人,不像一般的大家闺秀如此娇弱,以她的体质,坐个半天的不可能会累成这样才对?”天骄媚也很疑惑,实在是不知道月听灵哪里出毛病了。

“就是因为如此,我才费解,如果王妃是一般娇弱的女子,坐个半天会累成这样,那也不奇怪,但偏偏她是个习武之人,按理应该不会这样才对?”

“百草先生,你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神医,难道也查不出王妃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

“要查得出来,我就不会在这里发愁了。”

正巧这時,风天泽回来了,刚好听到百草居士说什么‘发愁’,于是询问道:“你们在愁什么?”

刚问完就看到躺在软榻上死气沉沉的月听灵,于是急忙的冲过来,紧握着她的手叫喊,“灵儿……灵儿……你醒醒,醒一醒。”

“灵儿,快点醒醒。”

不管他怎么喊,榻上的人就是没反应,依然沉沉的睡着。

风天泽急坏了,慌张的问百草居士,“她到底怎么了?”

百草居士沉重的叹息,无奈的摇摇头,回答道:“王爷,属下查不出王妃身体有任何病恙,还请王爷恕罪。”

这个答案风天泽非常不满意,两手揪住百草居士胸前的衣襟,大吼的质问他,“什么叫查不出来,本王命你必须查出来。”

“属下已经尽力了。”

“那就再尽力。”

“这……”

就在百草居士无计可施的時候,躺在软榻上的人突然开口说话了。

“你们不要吵好不好,我要睡觉,不要吵我睡觉。”

上一章:第231章:一意孤行 下一章:第233章:古老巫术
热门: 余生常安 回到三十年前 四月间事 绿肥红瘦 众攻的白月光跟替身好上了[穿书] 戮仙 被我渣过的前任他暴富了 吹不散眉弯 我怀了全球的希望 至高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