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我好得很

上一章:第226章:对你无语 下一章:第228章:已经决裂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风天泽一如既往的早起,看到床上的人仍在沉睡,面色依然还是有困意,不忍心叫醒她,所以打算让她多睡一会,谁知他才刚要走,床上的人就醒了。

“小风,你是不是想把我撇下,自己去啊?”月听灵突然坐起身,睡意还未完全褪去,眼睛眯成一条缝,一看就知道是硬挺着,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

如此的她,让他甚是心疼,坐回到床上,用手拨开她额前的刘海,温柔的劝说她,“灵儿,你如此乏困就不要进宫了,留在府里休息。”

她再提了提神,不让自己被困意左右,坚持道:“不行,我得去盯着你,免得你和皇上闹不好又做出不理智的事。”

“怎么,到现在你还想让我和皇上保持好关系吗?”他的语气突然带着寒气,似乎有些生气了。

“也不是,只是我担心皇上会对你不利,毕竟你们现在的关系很不好,万一皇上气急败坏要杀你,那你岂不是很危险吗?”

他以为她还想让他维持和皇上的关系,所以刚才有些生气,然而听了她的解释,心底暖暖的,轻柔的在她额头上留下一个浅吻,然后将她搂入怀中,感叹了一番,“灵儿,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世上会有如此关心我的人,感谢上天将你赐给了我。”

听着他的感叹,她也觉得高兴,两手抱住他粗壮的腰,靠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幸福的笑着,撒娇道:“我也很感谢上天把你赐给我啊?小风,你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为什么世上关心你的人会怎么少呢?”

“也许是高处不胜寒。”

“再高的人也是人,他们也会孤独寂寞,也需要有亲人和朋友,对不对?”

“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想,那就好了。你先睡会,准备出发的時候我再叫醒你。”风天泽想将月听灵扶着躺下,让她继续睡会。

月听灵不依,担心自己睡过头了,所以坚持不睡,“我不睡了,起来梳洗吃点东西,弄完之后也差不多该出发了。”

对于她的坚持,他只能接受,“好,依你。”

“不依也得依。”她俏皮的跟他撒娇,然后掀开被子,起身起床,人才刚站起来,突然两腿无力的倒坐了回去,脑袋有些眩晕。

她的无力倒坐,将他吓得心惊胆战,赶紧扶着她,慌张的问:“灵儿,你怎么了?”

她提了提神,重新站起来,第二次没有倒下,头也不晕了,于是笑眯眯的回答道:“没事,刚才只是起来得太突然,没有站稳而已。”

对于这个答案,他还是不放心,再问一次,“你真的没事吗?”

为了让他彻底放心,她在他面前跳跃了几下,然后安然无恙的站在他面前,摆了个胜利的手势,“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一点事都没有。”

看着她能跑能跳,他总算是放心了,但还是有些担忧,吩咐一旁的婢女,“去把百草居士叫来。”

又是百草居士,这让月听灵很是无语,没等婢女应答,她已经先反对了,“小风,你不要动不动就叫百草叔叔好不好,我真的没事。”

对于这件事,风天泽非常坚持,“不行,从现在开始,你每天都要给百草居士把脉一次。”

“为什么?”

“难道你没发现自己最近很容易犯困吗?你现在看起来一点精神都没有,我实在是不放心,所以让百草来看看。”

“我哪里没精神了,我好得很,大概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我已经决定了,不用再多说。”

“算了算了,随你。”她知道他这样也是关心她,为了让他安心,她也只好随着他了。

不过也真是奇怪,她睡了一个晚上还是那么困,昨天晚上似乎也没做梦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该不会是中邪了?

月听灵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努力提提神,然后让婢女伺候她梳洗更衣。

这一次进宫,风天泽可不会再随便,也不再指望皇宫里的侍卫,所以把南明王府的侍卫带上,还让君子剑、千面书生、神鞭娘子、天骄媚、百毒王随伴,以防止上次的事发生。

林成将一切准备好之后就前来禀报,“王爷,一切都准备好,可以出发了。”

“让百草居士也去。”风天泽昨天就已经交代好随行进宫的人,但是今天早上看到月听灵的脸色如此不好,又多加了一个人。

虽然皇宫里也有御医,但是他现在一点都不相信皇宫里的任何人,哪怕是一个宫女、一个太监他也不放心。

“是,属下马上去叫百草居士。”林成接下命令,正想要走,然而百草居士自己却已经来了。rBJo。

“不用了,我已经到了。”百草居士带着药箱走来,可见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百草先生,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王爷会叫你一起随行了?”林成带着点幽默询问。

百草居士也幽默的回答他,“王妃今日气色不佳,王爷自然会叫我随行。”

“原来如此。百草先生,王妃到底怎么了?”

“查不出任何毛病,她的脉相很正常,按理说不管再困乏的人,睡了两天也该睡够了,而王妃却还是如此困乏,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风天泽站在一旁,听到百草居士的话,眉宇间露出了担忧之色,着急的问他,“百草,灵儿的脉相真的正常吗?”

百草居士知道南冥王担心月听灵,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实话实说了,“是的,王妃的脉相很正常,身体无恙,只是她的气色却如此不佳,属下真的找不到一点原因。”

“你今天给她把过脉了吗?”

“方才属下已经给王妃把过脉了,一切正常,并无任何异样,只因见她气色不好,所以属下才想着要随行,药物也备齐了,以防事情有变。”

“神鞭娘子,天骄媚,进宫之后,不管发生任何事,你们都要時時刻刻的守在王妃身边,知道吗?”风天泽一颗心又悬起来了,这一次不仅担心会有人来掳走月听灵,还担心她的身体。

外界的状况他有能力对抗,但是自然的疾病,却不是他力所能及的。

“属下遵命。”神鞭娘子和天骄媚异口同声的应答。

这時,月听灵走了过来,看到怎么多人,好是热闹,于是俏皮逗着大家问:“哎哎哎,你们在开家庭会议吗,大家伙都聚在一起了,怎么不叫我呢?”

“叩见王妃。”除了风天泽之外,其余的人都一同的向月听灵行礼。

这个行礼弄得月听灵好不舒服,一点都不喜欢,不悦的说道:“以后见到我呢,见面打个招呼,叫声‘你好’就行,不用又鞠躬又下跪的。”

“这……”众人可不敢轻易听从这个命令,都看向南冥王,等着他的指示。

月听灵知道他们在害怕什么,于是走到风天泽面前,挡住他,两手叉腰,天真无邪的下命令,“我现在以南明王妃的身份命令你们,以后见到我不准下跪。”

“啊……”众人很是惊讶,但还是没敢接下这个命令,再次看向南冥王,听他指示。

对于这些小事,风天泽都会随着月听灵,于是轻轻的挥挥手,示意答应了。

得到这个指示,所有的人才敢听令,“属下遵命。”

月听灵知道他们是听了南冥王的指示才答应她的要求,但她并不多计较,转身面对着风天泽,灿烂的笑着说道:“小风,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啊?明天就是语芙大婚的日子了,要是我们再不出现的话,语芙一定会急死,你忍心看着自己的妹妹焦急怎么久吗?”

“要不让语芙嫁给雷少凡,办法有很多,我只要派一个人把她带回南明王府,这样一来就可以暂時解决问题了。”风天泽对于皇上赐婚让风语芙嫁给雷少凡这件事不是很着急,还能不温不火的说话做事。

他不着急,但是月听灵着急,催促道:“别在这里那么多废话了,我们快点出发,我现在特别想见语芙一面,这两天她一定非常难过,在皇宫之中没有任何依靠,唯一的皇帝哥哥却要把她推向火坑。其实想想,她这个公主也挺可怜的,如今她能依靠的就是你这个二哥,你要是再不出现,她急都能急死,语芙姓子比较软弱,我担心她想不开自杀,那可就不好啦?”

“放心,我安排有人在皇宫之中,如果语芙真的出点什么事,会有人救她的。”

“真的吗?”好都灵风。

“我什么時候骗过你?”

“想不到你这个哥哥还挺有心的,那我们走。”月听灵说走就走,而且还是挽着风天泽的手臂一起走。

“恩。”风天泽微微的点点头,任由她拉着走,看到她没有再犯困,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平一点了。

或许是他太过于在乎她,所以才会这样的紧张兮兮,她一定什么事都没有。

风天泽在心里自我安慰着,一点都不愿意月听灵的身体出问题。

月听灵可没有想那么多,现在只想进宫去救风语芙,为此还努力的让自己打起精神,不准自己犯困发累。

明日就是大婚了,凤冠霞帔都已经准备好,但是风语芙却无心试穿,整天坐着发呆,等待来救她的人,才短短两天的功夫,整个人焦脆了许多。

自从上次月听雨在这里腹部犯疼之后,皇帝哥哥就再也没有来找过她,也不让她出去,硬生生的将她囚禁在寝宫之中,她的一颗心慢慢的寒透了。

如今的皇帝哥哥眼里只有雨妃,根本就看不到大局,而月听雨又不像月听灵那样的通情达理,这两人是亲姐妹,为什么却南辕北辙呢?

“公主,该用膳了。”婢女端着午膳走进来,一一摆放在桌子上。

风语芙看了一眼,一点胃口都没有,忧伤的说道:“拿走,我不想吃。”

“公主,您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这样下去身体会撑不住的,还是吃点东西。”婢女劝说了一下,但没用。

“撑不住就撑不住,与其活得如此无意,倒不如早日升天,投胎转世,重新开始。”

风语芙如此消极的话,把婢女吓到了,惊慌的劝说道:“公主,你别吓奴婢啊?”

风语芙微微的苦笑,不想说这个事,转而问其他,“有南冥王和南明王妃的消息吗?”

“没有,自从南明王妃在皇宫被人掳走之后,南冥王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据说皇上曾经下旨召见南冥王,但是都被拒绝了。”

“二哥是那么在乎二皇嫂,二皇嫂在皇宫出事,皇帝哥哥却置之不理,任谁都会生气。小彩,你帮我出去打听一下,看看南冥王有没有来?我现在出不去,只能靠你了。”

“那公主先用膳,奴婢一会就去给您打听南冥王的消息。”

“好,我现在就吃,你快点去。”风语芙为了能打探到风天泽的消息,就算再不想吃东西,也要逼着自己吃。

小彩点点头,看到她开始吃东西了,然后就退下,到外面去打探消息。

如今的皇上,专宠雨妃,无人不知,所以后宫之中,已经不再是皇后当家作主,而是月听雨。

月听雨在御花园里散步,肚子还没有凸出来,她已经开始挺着肚子走,显然是在告诉大家她怀了龙种的事,当看到小彩急匆匆的走过時,于是就喊住她,“站住。”

小彩出来帮风语芙打探南冥王的消息,谁知才刚出来不久就被月听雨给碰见了,还被她叫住,只好走过去下跪行礼,“奴婢叩见雨妃娘娘。”

“你是雨妃公主的贴身宫女。”

“奴婢正是。”

“怎么急急忙忙的,要去做什么呢?”

“奴婢没要去做什么,只是随便走走。”小彩不想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所以只好随便掰掰,但是刚说完就后悔了,然而还没等她认错,月听雨已经开始命人教训她。

月听雨一下就听出了小彩在撒谎,于是让自己的宫女教训人,“来人啊,掌嘴。”

“是。”月听雨的宫女一听到命令,立刻走上前,狠狠的扇了小彩几个耳光子。

小彩挨打了几个耳光子,脸颊火辣辣的刺痛,但是却不敢吱声半句,只是磕头认错,“雨妃娘娘饶命,奴婢知错了。”

“你错在哪里啊?”月听雨傲气的质问。

“奴婢不该对娘娘撒谎。”

“哼,算你识趣,早点认错。看在语芙公主即将大婚的份上,本宫就不治你的罪,但是你要说实话。”

“是,奴婢是奉了公主的命令出来打探南冥王的消息。”小彩不敢再撒谎,只能一一道来。

“语芙公主为什么要打探南冥王的消息?”

“这个奴婢……”

“别跟本宫说你不知道,否则本宫就处死你。”月听雨威胁到,根本不把一个小小的宫女放在眼里。

小彩吓到了,立刻说出来,“语芙公主不想嫁给雷将军,所以想求南冥王相助,明天就是大婚了,公主让奴婢到外面来打听打听,看看南冥王来了没有?”

“你没有说谎吗?”

“奴婢所言句句属实。”

“那好,你现在就回去禀报语芙公主,南冥王没有来,而且也不会来,南冥王现在除了南明王妃之外,谁的事都不管,而且南冥王已经派人传话来,不会理会这桩婚事。”

“这……”

“还不快点去,难道你想让本宫去禀报吗?

“是,奴婢马上去。”小彩不敢再多说,立刻起身,想要离开。

但是月听雨不让,喊住了她,威胁的提醒道:“记住,一定要按照本宫刚才说的禀报,如果你说错一个字,本宫就把你处死,还有,不准跟语芙公主说这是本宫说的,你要说是你打听到的。”

“是,奴婢一定按照娘娘所说的禀报。”

“去。”

“奴婢告退。”

小彩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心里实在是害怕,不敢跟月听雨对抗,只好回去按照月听雨说禀报。

风语芙得到这个消息,伤心至极,泪流不止,如果不是小彩出去打听到这个消息,她到现在也不相信二哥会不管她。

难道两个哥哥都为了自己的女人不要她这个妹妹了吗?

“公主……”小彩看到风语芙哭得那么伤心,很是内疚,但又怕说出实话会被处死,所以还是不敢说,只能看着她伤心。

“小彩,你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风语芙用手擦掉眼里的泪水,叫小彩退下,心里更寒了。

“是。”小彩听令的退下。

当独自一个人的時候,风语芙更是伤心,泪如潮水般越来越猛,视线不由的落到一旁的凤冠霞帔上,一气之下,拿出剪刀,将喜服给剪破,还把凤冠砸坏,最后颓然的坐到地上,看着手中的剪刀,脸上露出绝望的笑容,然后用剪刀在自己的手腕上划出一个深深的伤口,以此结束自己的生命。

她活着一点意义都没有,与其如此,倒不如干脆点一了百了,早点解脱。

上一章:第226章:对你无语 下一章:第228章:已经决裂
热门: 论扫尾工作的重要性(快穿) 命中注定[末世] 诸天祭 家养小仙女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我超喜欢你 为你打开时间的门 我也很想他 赤血龙骑 佳期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