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对你无语

上一章:第225章:变成两个 下一章:第227章:我好得很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听灵睡了整整一个下午,如果不是风天泽叫她起来用膳,她恐怕还要继续睡,明明刚睡醒,但整个人却非常疲惫,一直在犯困打哈欠。

把下之上。风天泽看到她这样没精神,立刻叫人去请百草居士,“来人啊,去把百草居士叫来。”

“是。”门外的仆人听到命令之后,立刻去办。

“啊……”月听灵用手轻轻的拍着自己的嘴巴,很不雅的打了一个大哈欠,乏困的问:“小风,干嘛又叫百草叔叔啊””

“灵儿,你睡了一整个下午还如此疲惫困乏,一定是身体出了什么毛病,我让百草再给你看看。”

“没事的,我只是刚才睡觉的時候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睡得不好,所以才会怎么困啊?”

“做梦,你做了什么梦””

“一時之间想不起来是什么梦了,总之就是很奇怪的梦。来,吃饭,怎么多好吃的菜,看着就垂涎三尺了,嘻嘻?小风,这个给你,还有这个,多吃点,最近你怎么忙,一定很累,可别把身体累坏了。”月听灵提了提神,为了不让自己再犯困,于是就找点事情做,给风天泽夹菜。

她到底做了什么梦呢”

“我这个大忙人似乎还没你这个闲人累哦””风天泽看到月听灵精神好一点了,脸上才露出了笑容,还能跟她幽默的说话。

她翻白眼瞪着他,故意气呼呼的说道:“你这是在嘲笑我像头猪吗””

“冤枉,我可没这样说。”

“你虽然没有直接说,但是你间接说了。”

“哪有””

“吃了睡了,睡了就吃,难道不是猪吗””

对于她这种歪理,他只是宠笑应对,哄着她吃饭,“吃饭,免得错过用膳的時辰,你的胃又会疼了。”

“虽然我有胃疾,但也不是那么严重,尤其是这段時间膳食调理得好,我很久都没觉得胃疼了呢?”月听灵边吃边说,压根就没把自己的胃病看得有多严重。

但是风天泽却不然,把这件事当成重中之重来看,只要是关乎她的事,哪怕是一件小事,他都会看得很重。

这時,百草居士走了进来,看到风天泽和月听灵正在用餐,虽然知道来得不是時候,但毕竟南冥王叫他来的,也只好硬着头皮请示,“王爷,传唤属下有何吩咐””

风天泽将碗筷放下,同時也将月听灵拿筷子的手拉出来,平放到桌子上,命令道:“你给她把把脉。”

月听灵吃得正起劲,谁筷子却被人拿走了,手也被放到桌子上,这让她很是莫名其妙,“小风,吃饭就吃饭,干嘛要把脉啊,我又没有毛病。”

“有没有毛病,把脉之后再说。”风天泽执意要这样做,非要百草居士把脉不可,“百草,给她把把脉。”

“是,王爷。”百草居士听令,走上去给月听灵把脉。

“对你无语。”月听灵无奈的摇摇头,不再有意见,安静的让百草居士把脉,可是突然觉得头部有些眩晕,眼前的东西都在移动,于是用力的闭一闭眼睛,再仔细看,所以的一切都恢复原样,眼前的东西也不再晃悠了。

难道刚才那个是错觉吗”

应该是错觉。

风天泽没有住到月听灵刚才的闭眼,目光一直都放在百草居士把脉上,没多久就忍不住要问答案了,“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异样””rBJo。

百草居士将手收回来,拱手回答道:“王爷请放心,王妃的身体安好,没有抱恙。”

“你确定吗””

“属下确定,虽然诊脉也有出错的時候,但属下从成名之后就没有诊错过脉相,所以请王爷放心。”

“既然无恙,为何她会整日困乏””

“人困乏的原因有很多种,有些是太累了才会困乏,有些是病了,还有一些就是自然的困乏,没有原因,就是想睡觉,仅此而已。”

“好,你退下。”风天泽确定了两次,两次都得到满意的答案这才相信百草居士说的话。

“属下告退。”百草居士恭敬的退下,走之前还看了一眼月听灵的面色,看到她面色红润有光泽,这才有八成的放心。

只是八成的放心,并不是十层,南明王妃的脉相的确没有任何异常,而且脸色红润,明显是个健康之人,但她的困意从何而来,他却不知道,希望如他所说是自然困乏,要不然南冥王肯定要疯狂了。

百草居士走之后,月听灵再次无奈的摇摇头,拿起筷子继续吃饭,边吃边念叨,“小风,你不要把我当成个病猫看待好不好,弄得我好像是病入.膏肓似的。”

“不准你乱说这些。”风天泽不爱听这些话,一脸严肃的警告她,然而严肃之中却带着深深的爱意,舍不得她受到半点伤害。

这几天的她太过怪异,弄得他的心時時刻刻都悬着,真怕她出个什么意外。

对于他这个带着爱意的命令,她很欣然的接受,笑眯眯的说道:“好好好,我不说,我吃饭,你也吃。”

“恩,吃饭。”他也拿起碗筷,和她一起吃饭,将那颗悬着的心暂時压下,享受着现在快乐的時刻。

“你别光吃白饭啊,吃菜。”月听灵又给他夹菜,突然想起了明天要进宫的事,所以随意的问了问:“小风,我们明天要进宫,对。”

进宫——说道皇宫那个地方,风天泽整张脸都拉沉了下来,因为担心她的身体状况,所以劝说她,“灵儿,明天我一个人进宫就好,你最近老是困乏,就不要去了。”

她不听他的劝,非要去不可,“不行,你不要老是把我当病猫看待,我身体好得很呢?还是那句老话,你不让我去,我就自己去。”

他实在是拗不过她,只好点头答应了,“好,带你去。”

“嘻嘻,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明天我们一起进宫,如果皇上不愿意收回成命的话,那我们就把语芙从皇宫里带出来,好不好””

“依你。”不过他也正有此意,总之就是不会向皇上妥协,更不会被他威胁。

风语芙被禁足在自己的寝宫中,外面有层层的侍卫守着,她连大门一步都走不出去,更别说是逃。之前她还一直等着二哥来救她,但仔细想想,婚期太过于突然,如今只剩下两天了,万一二哥不知道她要嫁给雷少凡的事,那她岂不是坐以待毙吗”

不行,她必须想办法让二哥知道她现在的处境。

风语芙越来越坐立不安,干脆直接冲出大门,可是才刚走到门口处,外面的侍卫就用手拦住了她,“公主,皇上有令,公主不得离开寝宫半步。”

“你,你们……”风语芙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少,所以不跟侍卫硬干,气愤的将门口关上,突然发现一旁的窗户,于是四下看了看,没有任何人,于是就往窗户走去,打算爬窗而去,谁知一打开窗户,外面也有侍卫,让她又惊又怒,“你们……”

“公主,皇上有令,公主不得离开寝宫半步。”

“皇帝哥哥这样做,难道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请公主恕罪,卑职也是奉命行事。”

风语芙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不为难侍卫,将窗户关上,继续把自己闷在房间里,着急的想办法。

这時,门外传来了太监的喊声,“雨妃娘娘驾到。”

太监的话才刚落下,大门就被人推开,先是十几个侍卫走进来,然后再走宫女和太监,接着才是月听雨,而且她还是让两个宫女搀扶进来的,那架势简直比皇上还大。

月听雨走了进来,找了个最好的位置坐下,带着一丝自傲说道:“语芙公主,我担心你一个人闷得慌,所以过来陪陪你,顺便看看你还有什么缺的,还帮你补全。”

“语芙谢过雨妃娘娘的好意,但是这里什么都不缺。”风语芙虽然不怎么喜欢月听雨,但她毕竟是皇妃,所以礼数方面还是得注意着点,不能把厌恶表现得太明显了。

“女人的一生就一次披上凤冠霞帔,可不得马虎啊?”

“嫁给不喜欢的人,就算把婚礼弄得再气派也无用。”

“公主似乎不怎么喜欢雷将军哦。”

“雨妃娘娘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想要休息了。”风语芙不想和月听雨说自己的私事,找借口让她离开,又不能明着赶人。

月听雨站起身,来到风语芙的身边,故意装出一副热络的样子,握着她的手说道:“语芙,我真的没有恶意,只是想和你做个朋友,希望你不要嫌弃。”

风语芙轻轻的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后退了一步,和月听雨保持距离,用陌生的语气说道:“雨妃娘娘乃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如今又身怀龙种,语芙岂敢高攀””

“我这个皇妃可不是天生就有的,而你这个公主却是天生的,应该是我高攀你才对。”

“语芙不敢。”

“语芙公主,我知道你对我有些意见,但我是真心希望能和你做朋友。”

“谢谢雨妃娘娘的抬爱,语芙不敢。”

不管月听雨怎么说,风语芙的态度始终都是冷漠而又陌生,这让她有些生气了,气愤的说道:“语芙公主,我如此好声好气的跟你说话,你如这样的待我,不觉得有些过分了吗””

就算月听雨声音了,风语芙态度依然不变,“语芙不敢,触怒了雨妃娘娘,还请娘娘恕罪。”

“我知道你的心向着月听灵,我真是不明白,她到底哪里好了,你们个个都那么喜欢她””

“二皇嫂的好,恐怕有些人一辈子都看不到。”

“你所谓的‘有些人’是指我吗””

“请娘娘息怒,语芙并无此意。”

月听雨不屑一笑,更气恼了,不再好声好气的说话,直接用怒吼训人,“并无此意,你浑身上下都写着有此意。语芙公主,你可别忘了,皇上才是一国之君,九五之尊,南冥王只不过是一个王爷,而月听灵也只不过是一个王妃,就算南冥王真的有点本事,那你觉得他能和天下人抗衡吗””

月听雨吼怒并没有把风语芙吓到,而是很温婉的跟她争辩,“雨妃娘娘,在你看来,和天下人抗衡的人是南冥王,但是在我看来,真正和天下人抗衡的人是你。如果你还如此痴迷不悟,非要和二哥和二皇嫂作对,你不但会毁掉自己,还会把皇帝哥哥也推上绝路,所以我奉劝一句,不要害人害己。”

“你……”

“皇帝哥哥如此突然赐婚,一方面是想利用雷少凡这个猛将,另一方面就是想借此机会见到二哥,好求得二哥的原谅。你今天说的这些话,不但帮不了皇帝哥哥,还会害了他,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只要我不愿意嫁给雷少凡,二哥是一定会帮我的。”

风语芙如此的气焰,让月听雨非常生气,气得肚子略微有些疼痛,正巧这時看到皇上走了进来,于是用手捂着肚子,哀痛呻吟,“啊……我的肚子好疼。”

“这……”风语芙一听到月听雨说肚子疼,着急了,正想说点什么,谁知这个時候皇上却先说了。

皇上一进门就听见月听雨痛叫的声音,赶紧走进来扶着她,慌张的问:“爱妃,你怎么了””

“皇上,臣妾的肚子好痛。”

“好好的肚子怎么会痛呢”来人啊,传太医。”皇上着急的命人传太医,然后把月听雨横抱起,怒视着一旁的风语芙,呵斥她,“如果雨妃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朕唯你是问。”

“皇帝哥哥……我……”风语芙想解释解释,可是皇上根本不听,继续对她大吼,“你给我好自为之,哼。”

皇上训完风语芙之后就抱着月听雨快速的往大门走去,不再逗留。

风语芙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委屈的哭了出来,突然觉得那个疼爱她的皇帝哥哥从此消失了。

“二哥,你什么時候来救我,我不想再留在这里了。”风语芙迷茫的看着前方,泪珠晶莹的滑落,滴到了地上,不禁想起了魏子明,心里一片凉意。

上一章:第225章:变成两个 下一章:第227章:我好得很
热门: 和我做朋友的女主都变了[快穿] 第一美人翻车了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 地球人禁猎守则 上仙难逑,奈何情深 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 失忆后他连孩子也不认了 今夕何朝 爱你时有风 美女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