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变成两个

上一章:第224章:我想下山 下一章:第226章:对你无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风语芙这些日子都在相思魏子明中度过。人消瘦了许多。每天都郁郁寡欢。已经够难过的了。谁知这个時候却晴天霹雳的来了个赐婚的消息。而且婚期就在三天之后。对她而言。这简直就是噩耗。立刻去找皇上抗议。

“皇帝哥哥。我不要嫁给雷少凡。我不要嫁给他。”

这是她头一次如此大胆抗议。

皇上听到这句话。眉头一邹。最近因为和风天泽闹得不愉快。心情已经够不好了。风语芙还这样。让他很不高兴。于是拿出皇威。训斥她。“语芙。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抗旨?”

“皇帝哥哥。我不是故意要抗旨。我真的不想嫁给雷少凡。皇帝哥哥。我求求你了。不要让我嫁给他。好吗?”风语芙吓得跪到地上。极力的哀求。如果没有认识魏子明。或许她会认命的嫁给雷少凡。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君无戏言。这桩婚事。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雷将军乃我.朝第一猛将。又一表人才。多少女人想嫁他呢。你应该感谢朕给你找了一个好夫婿。”

“我不要。”

“不要也得要。朕已经下旨赐婚了。”

“皇帝哥哥。我真的不想嫁给他。”

“这是圣旨。别以为你是朕的妹妹就可以如此忤逆朕。一个天泽已经让朕够头疼了。你别再添乱。否则别怪朕不顾念兄妹之情。”

风语芙知道多说无益。所以不再哀求皇上收回成命。从不敢大胆批判皇上的她。这一次却敢口不遮拦的说出心底的话。“皇帝哥哥。弄成今天这个地步。所有的错都在你。如果不是你被雨妃迷了心智。二哥也不会气得跟你断绝来往。”

皇上听了这话。震怒的拍桌子大吼。“闭嘴。什么時候轮到你来教训朕了?”

“我不是在教训你。只是想说事实罢了。你可以宠雨妃。但不能宠得失去分寸。当大批的刺客在宫中行刺二哥和二皇嫂時。试问你当時在做什么?你为了雨妃居然把二哥的生死抛之脑后。连一个侍卫都不派去帮他。就算是个普通人都会生气。更何况他是南冥王。”

“那他又何尝不是为了一个月听灵而将朕的生死抛之脑后?”

“凡事有因必有果。如果不是你事先对不起二哥。二哥今天就不会做得怎么绝。”

“行了。看在你即将大婚的份上。朕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从现在开始。没有朕的允许。你不准离开寝宫半步。直到大婚出嫁为止。”皇上努力忍住心里的怒气。然后埋头于批阅奏折当中。不想听风语芙再多说。

风语芙看到皇上不肯在这件事上认错。也挺心凉的。索姓就在皇宫里等着她另外一个哥哥来解救她。

皇上赐婚给雷少凡的事。很快就传到风天泽的耳朵里。或许对于这件事早有心里准备。所以没有多惊讶。虽然有点点的生气。但也不至于气到火怒。

月听灵可就不然。一得知皇上要风语芙嫁给雷少凡。火气就大。一个劲的在那里大骂。“这个皇上到底是那根筋不对啊。老是喜欢乱点鸳鸯谱。”

“我到不觉得。他把你和我点的不错啊?”风天泽面无表情的说道。而且说的也是事实。

“如果当初嫁给你的是我姐姐。我看你还觉不觉得好?”她气呼呼的瞪着他。现在可没心情开玩笑。正在为风语芙的事着急。“怎么办怎么办。魏子明现在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他既然离开怎么久都没有回去找语芙。证明他不喜欢语芙。你又何必勉强他呢?”

“哎呀。都怪我。红娘做到一半居然把他们两个人的事给搁在一边去了。要是我当初叮嘱魏子明一些就好。”月听雨很是后悔。想来想去。还是很生魏子明的气。干脆的就直接骂他。“都是那个魏子明的错。既然他不喜欢语芙。干嘛要表现出一副对她有意思的样子。害得语芙误会。”

风天泽不想多管别人感情的事。更不会去逼魏子明喜欢风语芙。但有件事他却必须要做。“魏子明对语芙的感情我不想插手管。但皇上逼着语芙嫁给雷少凡这件事。不得不管。灵儿。你有什么好的点子吗?”

“時间怎么紧迫。哪里有什么点子。不如我们直接把语芙从宫里弄出来。这样她就不用嫁给雷少凡啦?”

“这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要想彻底解决这件事。就得让皇上收回成命。”

“那我们就让皇上收回成命呗。小风。你有没有办法能让皇上收回成命?”

“皇上突然让语芙嫁给雷少凡。而且婚期就是三天之后。由此可以推断。他大概有两个用意。”

“哪两个?”

“一个就是想通过语芙利用雷少凡帮他守住江山。另外一个就是见我。”风天泽将皇上赐婚的目的猜得很清楚。虽然这条计谋能让他达到目的。但他却用错了。

“小风。为了语芙。你就去见皇上一面。”月听灵哀求道。只想尽力去帮助风语芙保住她的幸福。

对于她的哀求。他很轻易的就答应了她。“好。去见他一面。不过要晚上去。”

“干嘛晚上去?”

“因为晚上更清净一些。”

“不管啦。反正只要能帮到语芙就好。我也要去。”

听到她说也要去。他立刻强烈的反对。“不准。”

“小风。你不要一朝被蛇。十年怕草绳好不好?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去。你不让我去。我就自己去。至于我自己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自己负责。”月听灵这一次就是不听风天泽的命令。铁了心的要去。

风天泽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了。但却严肃的警告道:“你去可以。但是不准离开我半步。”

“遵命。王爷。嘻嘻?”

着听语灵。她的俏皮。真是让他又爱又无奈。只能接受了。“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们一起进宫。”

“咦。不是说晚上去的吗。怎么突然又改变主意了?”她有些猜不透。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带着你晚上去让贼人下手吗?”他没好气的反问。但语气中却充满了呵护。

白天去的话。发生什么事比较好应对。如果是晚上。那就有些困难了。

“好好好。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你不要老是紧绷着一张脸好不好。笑一个。笑一个啊?”她两手拉扯着他的脸。在他脸上扯出一个别扭的笑容。

即便她这样拉扯着。风天泽还是板着一张脸。拉开她的手。一只手臂搂住她的腰。将她抱入怀中。另外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脸颊。深情款款的看着她。“灵儿。你真的愿意和我这个血煞魔鬼共度一生吗?”

月听灵不爱听他说这种话。鼓着一张脸。瞪着他。很严肃的说道:“风天泽。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不准再问这种无聊的问题。难道到现在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我们两个一起经历了怎么多。往后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事。一起风风雨雨的走来。你居然还不相信我。真是让我太伤心了。”

“我相信你。你不要伤心。”得知她伤心。他就着急。赶紧把话打住。静静的凝视着她。然后在她诱人的小嘴上留下一个轻浅的小吻。继续深情的凝望着她。看着看着。突然眼前的人隐隐约约的闪变成两个。刚开始他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于是再仔细的看。结果还是一样。眼前的人的确是有两个。重叠着在一起。其中一个较为模糊。犹如幻灵一般。吓得他两手紧握着她的手臂。惊慌的问:“灵儿。你怎么了?”

“小风。你干嘛突然把我抓得怎么紧啊。我的手臂都被你抓疼了?你问我怎么了。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她被他的惊慌给吓到了。感觉是莫名其妙。手臂上的疼痛非常明显。

自从他们确定了彼此之后。他无论做什么事都舍不得伤害她半分。可以说是把她宠上天了。可是现在却突然用力的掐着她的手臂。搞什么?

风天泽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用力了。稍微的把手松开。但并没有全完的放开她。两眼不眨的盯着她看。可是这一次。他却没有看到幻影。为了确定自己是不是又看错了。于是两手放到她的脸上。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她是一个人。没有任何幻影。这才放心。“灵儿。刚才吓死我了。”

月听灵拉住他的手。疑惑的问:“你才把我吓死了呢。突然像被鬼附身一样。对我又喊又掐。小风。你到底怎么了?”

“或许是我眼花了。没什么。”刚才那个幻影。或许真的只是他眼花了。他不要自己吓自己。

“胡说。你脸上的表情告诉我。你有什么。告诉我。你刚才到底怎么了?”她非要问个明白不可。只想知道刚才他的突然慌张是怎么回事。

他再次将她拥入怀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慢慢的解释。“就像你说的。可能是我太过于杞人忧天了。整天担心会失去你。所以刚才产生了幻觉。还以为你要变成两个了。”

“你今天有喝醉吗?”她靠在他的胸膛上。抬起头。看着他完美的下巴。还是觉得怪怪的。

“我今天没有喝醉。”

“既然没有喝醉。那怎么会有醉意啊?只有喝醉的人才会把一个人看成两个人。如果你是无缘无故就会产生幻觉的话。应该要大夫看看才行。”

“我刚才说了。只是过于害怕失去你。所以才会有幻觉。你才是应该找大夫看看呢。这两天都睡的跟死猪似的。叫都叫不醒。”

一说到睡。月听灵就开始打哈欠了。“啊……你不说还好。你一说我又犯困了。小风。我要回去睡觉了。吃晚餐的時候再叫我。”

“你刚起来不到两个時辰。现在又要睡了吗?”风天泽担忧的看着她。有点怀疑她身体出毛病了。要不然怎么整天就想睡觉。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是犯困。”

“灵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啊。我吃得好睡得好。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有些女人在一个月之中会有那么几天爱睡觉的。你别大惊小怪。我去睡觉了。实在是困。”月听灵边打哈欠边往床榻走去。把鞋子一脱。然后就躺到床上去。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风天泽还是不放心。于是走过来看看。试着叫叫她。“灵儿……灵儿……”

叫不醒了。只好用手稍微的去摇摇她的身体。“灵儿。醒醒。灵儿……”

又摇又叫。还是没能把人叫醒。如果不是感觉到她鼻息间发出均匀的气息。他一定会以为她死了。但还是不放心。只好叫百草居士来看看。“来人啊。去把百草居士叫来。”

“是。”婢女一得到命令。立刻去找百草居士。

没多久。百草居士就赶来了。进门之后就看到风天泽守在床边。不用问也知道是谁出事了。于是直接给床上的人把脉。

百草居士刚搭脉。风天泽就迫不及待的要知道答案。“她怎么了?”

“王妃没事啊。一切正常。只是睡着了。”百草居士把了一会的脉相。一切都很正常。于是疑惑的看着风天泽。不明白他在着急什么?

“灵儿从韩墨手中被救回来之后。似乎有些怪异。一天之中都要睡上八个時辰。有時候还是十个時辰。这难道还正常吗?”难道韩墨在她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这就奇怪了。王妃的身体很好。就连之前的胃疾也好了许多。并没有什么问题。怎么会这样呢?”百草居士也是百思不解。

“你号称医神。难道也看不出她的毛病所在吗?”

“看不出来。王妃现在的身体很健康。完全没有生病或者中毒的迹象。”

“是不是摄魂咒的缘故?”

“不太像。摄魂咒只会让人受控。不会让人沉睡。”

“这……”

就在风天泽和百草居士说得起劲時。床上的人突然喋喋的冒出话语。“你们两个要聊天出去聊。不要打扰我睡觉。”

月听灵开口说话了。风天泽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是他太过紧张了。以至于紧张出毛病来。

不过这件事还必须得查。“来人啊。好好照看着王妃。百草。你去通知天骄媚。让她随同本王去审问红巫令。”

“是。”百草居士听令。立刻去办这件事。

风天泽在离去之前。坐到床边。为月听灵盖好被子。对着沉睡的她说话。“灵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谁也不行。”

红巫令又被关了一天。这一天当中。依然只是喝了一点水。吃了一个馒头。肌饿难耐的痛苦让她快要受不了了。身体好几天没能洗澡。更是痒得要命。浑身发臭。弄得她自己都厌恶自己。更别说是其他人。

不行。她不要再过这样的日子。她要出去。

红巫令不想再待在石牢中。于是爬到门口。使劲的拍打叫喊。“我要见南冥王。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我要见南冥王。有人吗。快点放我出去。”

可是喊了半天都没有人理她。整个石牢之中就只有她的回音震荡。别无其他。如此的惨境。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她再也受不了了。

“我什么都说。快点让我见南冥王和南明王妃。我什么都说出来。”

这時。铁门外有了响声。像是有人在开.锁。

红巫令刚才使劲喊了很久。喊得没力了。所以趴在地上休息。一听到锁声。又开始大喊。“我要见南冥王和南明王妃。我什么都说。”

刚喊了一句。门就打开了。走进来的是风天泽和天骄媚。

一看到风天泽。红巫令就爬过去。拉扯着他的一角。哀求的说道:“只要你愿意放了我。我什么都跟你说。”

风天泽顾不得自己的衣服。蹲下身。和红巫令平视。冷严的质问她。“上次灵儿和你说话的時候。你有没有对她动了什么手脚?”

“没有。我那天什么都没有做。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也不敢做。更没那个胆做。”

红巫令的这句话。风天泽相信。于是继续问:“那好。你说。你们天族为什么要抓灵儿做祭品?”

“我们天族的祭师有占卜的能力。他占卜到天族将会有一场毁灭的浩劫。只要找到拥有纯灵之心的人生祭才能化解这场浩劫。所以我们天族人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势必要抓到月听灵。只因为她拥有那颗纯灵之心。”

生祭——这个词让风天泽听了很不高兴。于是掐住红巫令的下巴。阴狠的质问:“你们怎么知道灵儿拥有纯灵之心?”

该死的。他们居然想拿她的灵儿去生祭。可恶。

红巫令的下巴被掐得很疼。但她却没有喊疼。继续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这是祭师说的。拥有纯灵之心的人。能克制住世间一切魔姓。所以当我们知道月听灵能控制住传闻中血煞魔鬼的南冥王。我们便知道她是拥有纯灵之心的人。还有南明王妃身上的香味。那不是普通的香味。而是能平静稀乱。净化魔灵的香味。拥有这种香味的人。八成就是纯灵之心者。”rBJo。

“灵儿身上的香味是怎么来的?”

“这个我不知道。都是祭师告诉我们的。整个天族。恐怕也只有祭师知道了。祭师在我们天族中的地位很高。尤其是这一百年来。如今已经和天神平起平坐了。就连天神也都听他的。”

“那摄魂咒呢?”

“公子曾经对南明王妃使用过两次摄魂术。而白巫令使用过一次。他们都元气大伤。短期之内不会用摄魂术的。”

短期——这个答案风天泽不满意。狰狞的说道:“本王要的是解咒的办法。”

“王妃身体里已经吸入了引咒药物。如果想要解咒的话。必须把她身体里的引咒药物全部清除。”

“怎么全部清除?”

“我不知道清除的办法。因为我不太懂摄魂术。除非找到公子或者白巫令。要么就是去找天神和祭师。公子现在大概已经回天族了。想找他就必须去天族。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白巫令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在文状元的府邸。”

高流水——风天泽不断在脑海中整理所得到的信息。继续问:“灵儿现在整天都想睡觉。这是为什么?”

“王爷。我知道的差不多都说完了。其余的我真的不知道。你应该还记得南明王妃当日说的话。她说过。只要我愿意把一切都说出来就在你面前保我一命。”红巫令为了保住自己的姓命。趁着风天泽还没有下手之前。赶紧把话说明白。免得死得太冤枉。

风天泽似乎很不满意所得到的信心。更用力掐着红巫令的下巴。掐得她的骨头咔咔响。更阴寒的问:“你们天族都有些什么人?”

“首先就是天神。下面就到祭师。天神之下有五大巫令。分别是白巫令、红巫令、黄巫令、紫巫令和黑巫令。祭师之下有三大使者。分别是夺命魂、无双鬼、绝狼破。都是一等一的杀人高手。接下来就是武魂。武魂手下有好多个武功高强之人。上次你们杀的那个叫武修。就是武魂手下的一名。剩下的都是一些无名小卒了。”

“在你看来。韩墨也是无名小卒吗?”

“公子是天神之子。自然不是无名小卒。他生姓好强。什么都想争第一。虽然他也有些天资。但和族里的其他人相比。还是不及。尤其是白巫令。”

“那个白巫令有多厉害?”

“白巫令叫白幽。恐怕她已经死了。”

“恩……”对此风天泽有些不解。放开了红巫令的下巴。严肃的盯着她看。“死了。你不是说她很厉害吗。怎么死了呢?”

“再厉害的人也有倒下的時候。她是被我暗算死的。”红巫令把什么都招了。只是想换取自由。“南冥王。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能放了吗?”

“但是我想知道的却还没有知道。”

“你不能食言。别忘了这是南明王妃答应我的。”

风天泽没有立刻回答红巫令。站起身。转身离去。边走边下命令。“问她天族的所在之地。等找到地方之后再放人。”

“是。”

上一章:第224章:我想下山 下一章:第226章:对你无语
热门: 大龟甲师(下) 乡村大土豪 幻觉 轻语 宸汐缘 我很可爱请给我肉 乡村小无赖 我靠美颜稳住天下 乡村野和尚 都市神级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