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真是够精

上一章:第222章:太可怕了 下一章:第224章:我想下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听灵来到石牢,看到狼狈不堪的红巫令坐在墙角里发呆,于是就仔细的打量一下她,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红巫令被关了整整一天,这一天当中,只吃过一个满头,喝过一碗水,此時已经是饥肠辘辘,饿得头昏眼花,浑身无力,听到铁门打开的声音,这才慢慢的抬起头,看看进来的人是谁,发现是月听灵,脸上立刻露出惊讶的表情,不可置信的说道:“南冥王已经把你救回来了。”

南冥王果真不简单,他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抓到月听灵,而他却只是用一天的時间就把人给救回来了。

“你就是红巫令,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月听灵走近一点,若有所思的盯着红巫令看,想着这种熟悉感的来由。

风天泽不让她靠那么近,将她给拉了回来,提醒道:“灵儿,此人危险,不要靠她太近。”

“她都已经是阶下囚了,还有什么危险的?再说了,你不是在我身边吗,不怕不怕。”

“她会媚功,你小心点。”

“媚功,就是那种能诱惑人暂時失魂或者在人的脑海中制造假象的功夫吗?”

“是的,她的媚功和天骄媚不相上下,所以你要注意点。”

月听灵看了看此時的红巫令,忍不住笑了笑,俏皮的说道:“小风,你看看她现在这个样子,还媚得起来吗?虽然我不会媚功,但我却知道使用媚功的必须条件,那就是要够漂亮、够妖媚,她现在这副摸样,就算使出媚功也没用。”

“不管有没有用,总之小心就是了。”风天泽不敢有半点掉以轻心,生怕同样的事再发生第二次。

灵儿已经被人从他的眼皮底下掳走一次,他绝对不允许第二次发生,所以只要是关乎到她的事,他都必须要小心。

红巫令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狼狈,但是无力争改变现状,只好低下头,不说话,等南冥王主动问她。

月听灵蹲了下来,和红巫令面对面的说话,“你就是天族的五大巫令之一,红巫令,对不对?”

“是又怎么样?”红巫令没好气的回答,没有抬头去看月听灵,还故意把视线移开,不想看到她嘲讽的嘴脸。

“你们天族为什么要拿我做祭品,能告诉我吗?”

“你觉得我会轻易的告诉你吗?”

“不会。”

“那你还问?”

“不问的话,我就永远都不会知道,问的话,起码还有点点知道的可能姓。”

这句话是智者才能说出来的,红巫令对月听灵开始有点点佩服了,忍不住抬起头看她,对于这个与众不同的女人摸不透。

她自认为能读懂很多人的心,就连南冥王的也能读懂一些,唯独这个女人的心思她读不懂。

月听灵看到红巫令抬头了,于是歪着脖子,对她眯眼一笑,继续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天族为什么要把我拿去当祭品,但从你们做事的方法和用的手段中我可以看得出来,你们并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人。为了抓人,不惜牺牲怎么多同胞的姓命,足以证明你们的冷酷无情。天下是正义的天下,如果你们没有一颗仁德之心,迟早有有一天会灭亡,而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说得难听一点,只是在苟延残喘罢了。”

“也许,你是对的。”红巫令叹息道,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沉重,似乎想起了什么令人难过的往事。

“怎么,你也赞同我的说法吗?”

“我没有赞同你的说法。”

“但是你也没有否定我的说法啊?”

“南明王妃,不得不说,你是个很聪明的人,我这一生只佩服过两个人,如今算上你一个,就是三个。”

“哦,是吗,你所佩服的另外两人是谁,能告诉我吗?”

对于这个问题,红巫令并没有觉得不可说,于是很直接的就回答了,“一个是我们的天族的天神,还有一个就是白巫令,她也是五大巫令之一,年纪比我小,但样样比我好,比我厉害。”

说道白巫令的時候,红巫令眼里闪过一抹怨恨、嫉妒之意。

这抹怨恨和嫉妒,如数的落入月听灵的眼中,“这个红巫令不但是你佩服的人,还是你恨的人。”

月听灵说的这些,简直就像是个个无所不知的人,能读懂任何人的心,这让红巫令尤为震惊,睁大眼睛看着她,惊讶的问:“你,你怎么知道?”

“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能将所有的情绪都埋在心里,人的喜怒哀乐会不知不觉的表现在脸上,是你的表情给了我答案。但是我不明白,既然你佩服白巫令,为什么还要恨她呢?你不像是个喜欢争强好胜的人,所有白巫令样样比你好、比你厉害,应该不是你怨恨的来源。”

“你说对了,我并不是喜欢争强好胜的人,但是人总有欲望,总有梦想,总有她想要的东西,我得不到我想要的,自然会恨。”

“你所想要的应该不是东西,是个人,而且是个男人,对?”

“你怎么知道?”

“一个没有争强好胜心里的女人,不会被名利权势所左右,唯一剩下就是男人的感情,所以你想要的是个人,不是东西。”

红巫令再次震惊,越来越佩服月听灵了,“你真的很厉害。”

“谢谢夸奖,那能告诉我这个男人是谁吗?”

“韩墨。”红巫令也不知道为什么,把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直接跟月听灵说了。这些事,她一直都没跟其他人说,也说不出来,但是面对一个不了解的人,她却心甘情愿的说,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原来是他啊?虽然他是你喜欢的人,但我还是要说他的坏话,这种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男人,不值得女人托付终身。”

“在这个世上,几乎所有得到成功的人都是靠不折手段得来的,那些不靠不折手段而得到成功的人,少之又少,根本没几个。天下的女人怎么多,如果个个都想要不会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折手段的男人,你觉得有几个女人能要得到?”

“红姑娘这话在理,我受教了。”月听灵赞同了红巫令这句话,也开始有点欣赏她了。

虽然已经是阶下囚,又有点贪生怕死,但她不得不承认,红巫令确实是个不一般的女人。

“我如今已是阶下囚,随時都有可能死在你们手中,哪里还敢给王妃您指教什么呢?”

“如果你告诉我天族的一切,我就在南冥王这里保你一命,怎么样?”

风天泽一直都没有插嘴,听到这里,眉宇稍微邹了一下,无奈的看着月听灵,微微的摇摇头,任由她了。

她没有问过他,居然就说在他面前保红巫令一命,这小女人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不过,他喜欢。

“南明王妃,你还真是够精的啊,你只是在南冥王这里保我一命,但如果南冥王不愿意罩着我,我出去之后,肯定会被天族的人杀掉,到時候谁来保我一命呢?与其如此,我倒不如继续窝在这石牢之中,或许哪天会有奇迹发生。”红巫令可没轻易上当,月听灵够精,她也不赖。rBJo。

但是月听灵并没有因此而退一步,把话挑明了说,“我不是天族的人,不能在天族那里保你,但如果你想要南冥王罩着你,那就得凭真本事了。南明王府里有十八奇士,个个都是一等一的人才,而且对南冥王都忠心耿耿,这样的人才能得到南冥王的罩子,你呢,你凭什么得到?你要知道,罩一个人可不是怎么简单的事,如果南冥王罩着你,那就是和整个天族为敌,这可不是小事呀?”

“天族势必要抓你去做祭品,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单凭这一点,南冥王就必须和天族作对,那倒不如多罩我一个,不是吗?”南能如得。

“这样说也不是不无道理,只不过你现在可以出卖天族,谁又肯定哪天你不会出卖南冥王呢?”

“那你要我怎么做才肯相信我呢?”

“很抱歉,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因为我对你不了解。你自己好好想想,我最多只能在南冥王这里保你一命。其实你说与不说都不重要,既然天族的人还要来抓我,那我们就还会继续打交道,到時候再慢慢查咯。”月听灵故意把红巫令说得没什么价值,刺激她。

“这——”红巫令有些慌了,脸上的焦急很明显,真怕自己没了价值而一命呜呼,可又不想轻易把一切说出来,因为说出来之后,更没价值。

她该怎么才好?

“你好好想想,我这个人很守承诺,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食言,我说会在南冥王这里保你一命,就一定会保你一命。”

“你是南明王妃,南冥王最心爱的女人,在南冥王面前保我一命对你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这笔买卖对我来说很不划算。”

“既然如此,那你就慢慢想,等你想通了再来跟我谈这笔买卖。”月听灵也不着急知道答案,站起身,往门外走去,“小风,我们走。”

风天泽也跟着离开,视线从来没有从月听灵身上离开半分。

铁门重新被关上,红巫令再次失去了光明,但黑暗也让她更好的去思考月听灵刚才说的话。

上一章:第222章:太可怕了 下一章:第224章:我想下山
热门: 我在春天等你 我在灰烬中等你 我本将心向明月 养的纸片人是帝国太子 撩到校草后我发现追错人了 碧海燃灯抄 霸龙宠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穿成反派作死未婚妻[穿书] 我家爱豆的马甲又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