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太可怕了

上一章:第221章:与众不同 下一章:第223章:真是够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听灵一觉醒来,浑身酸痛,好不舒服,但让她诧异的是手脚上的绳子居然没有了,还以为韩墨大发慈心给她松绑了呢,谁知睁眼一看,看到风天泽坐在床边,温柔的盯着她,疑惑的问:“小风,怎么是你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灵儿,你醒了?”风天泽一直都没有闭眼休息,也没有离开过半刻,直到月听灵醒来,他才安心,脸上浮现出温柔的微笑?

“怎么一觉醒来,变天啦,我不是在韩墨的手上吗?”

“你应该饿了,先洗漱吃东西,我慢慢告诉你?来人啊,伺候王妃梳洗?”风天泽不温不火的下令,平日里的煞气消失全无,整个人柔和了许多?

一听到命令,夏香和其他婢女就进来伺候?

“好,先吃东西再说?这一觉睡得怎么那么痛苦啊,浑身都酸酸的?”月听灵下了床,配合婢女给她熟悉,还变扭动脖子,伸伸赖腰,总觉得被人打了一顿似的,突然怀疑是韩墨打她,于是愤然的说道:“难道是那个韩墨搞的?”

一听到韩墨,风天泽眉宇间露怒意,冷严的问:“灵儿,你知道韩墨是谁吗?”

“当然知道,你也知道的?”

“我也知道,是谁?”

“就是那个假的月文星啊?”

“原来是他?”他一直都知道月文星不简单,想不到会是这样?

“小风,你是怎么把我从韩墨的手中救回来的?”

“我……”风天泽正想说,谁知这个時候落木却在门外恭敬的说道:“启禀王爷,皇上下旨,命王爷和王妃明日进宫面圣?”

一听到的进宫面圣,风天泽怒意更甚,眼里还带着杀气,冷严的说道:“不去?”

“是?”落木这一次并没有多劝,更知道不该劝,所以一接到指示就退下了?

月听灵此時已经梳洗好,看到风天泽脸色怎么难看,于是过来哄哄他,“小风,你不要绷着一张脸好不好,很难看的,怎么帅的一个人,都被你给弄丑了?”

风天泽只要一想到家宴那天所发生的事,心里的怒气就不受控制的冒涨,眼红如火,像是要杀人似的,低吼道:“我绝对不会原谅他?”

她知道他在说什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极力的劝说他,“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我也安全的回来,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这样的话对你对我,对皇上都不好?”

“我不会再插手管皇上的任何事,他是死是活,从此与我无关?”

“不需要做得怎么绝?”

“既然他能自私,为什么我就不能绝呢?”

“可是……”

“我已经决定了,你无需再多说?你有胃疾,先去用膳,我慢慢跟你说事情的经过,至于皇上那边的事,你无需再多想?”风天泽是铁了心的不再去管皇上的事,所以为不让月听灵再多说,转移话题?

月听灵知道多说无益,索姓就不再说这个,走到餐桌那边用餐,边吃边问:“你快点跟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把我从韩墨的手里救回来的,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风天泽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想起了那个黑衣人所说的话,这才慢慢道来?

看来他必须得把这个黑衣人的身份查明不可?

南冥王再次抗旨不入宫面圣,皇上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更担忧了,一整天都在御书房里踱步,想着该怎么做才能让风天泽消气?

他这一次故意下旨让风天泽进宫面圣,目的就是看看他的火气到底有多大,从他的反应来看,这火气还真不小啊?

月听雨知道皇上在担心什么,于是就来安慰安慰他,“皇上,您何必为了南冥王的事如此费神呢,等过段時间,南冥王消气了,您再赏赐点东西给他,那不就行了吗?”事她墨知?

“对其他人这招有用,但是对天泽,那是一点用都没有?哎……这件事错在朕,如果那天朕派弓箭队去帮他,南明王妃就不会轻易被掳,这样天泽也不会如此生气,都怪朕啊?”

“都是臣妾的错,皇上是为了臣妾才惹得南冥王生气的,所以是臣妾的错?”

“这不关你的事,你别自责?”

“那皇上今后有什么打算吗?”月听雨暗自窃喜,根本不觉得风天泽的生气是多么严重的事,反而觉得他越生气越好,最好把王爷的身份都弄没了,变成一个平民?

“不管朕如何加强戒备,刺客依然能在皇宫中来去自如,可见对朕不利的人一定有权有势,在天泽没有消气之前,朕必须想办法自保?”皇上走到书桌前,拿起笔,在脑海想思考着对策,但是想了很久都想不出什么办法,一直都下不了笔?

这些年来他一遇到困难就想找南冥王解决,自己就安安心心的当皇帝,如今问题来了,他居然一点应对的办法也没有?

月听雨也走了过来,在一旁磨墨,边磨边提醒皇上,“皇上,既然宫里的人信不得,那咱们就用宫外的人,这样问题不就解决了吗?皇上还可以多多弄一些招纳贤才的节目,若是真的遇到人才,也可以收为己用啊?”

“爱妃说得有理,有理?”皇上恍然大悟,然后在纸上写下了月文星的名字,“上次朕召见新.科武状元,他因为遇刺受伤,没能来见朕?现在已经过去怎么多天,他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也是時候用他了?”

“武状元遇刺,皇上可知道原因?”

“当時天泽正在气头上,朕一心想解掉他的心头气,所以没有多理会其他事?怎么,你对月文星遇刺这件事有其他看法吗?”

“皇上,武状元为何无缘无故遇刺,皇上难道不觉得此事蹊跷吗?”

“应该是落榜之人心生怨恨的报复,只要人没事就好?朕现在就好好召见召见这个武状元,看看他到底有多少本事,能不能助朕稳住江山?”皇上并没有多怀疑,凡事都往简单的方向去想?

“皇上言之有理?”月听雨对此也没有多大怀疑,只要皇上不重用南冥王,她就觉得高兴,如果皇上一直不用南冥王,南冥王在朝廷中的权威就会慢慢淡去,这样一来,月听灵的身份地位自然也跟着低下去了?

皇上还想着靠韩墨来帮他,殊不知此時的武状元早已经不知所踪,状元府只剩下仆人?

得知月文星失踪的消息,皇上尤为震惊,同時开始心慌意乱了,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

月听雨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時之间无法给皇上任何建议,只好沉默不语?

月文星的失踪,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能让一个武状元消失的人,一定非同寻常,难道真的要请南冥王才能把一切问题都解决吗?

她不愿意这样?

黑麒麟一直都在状元府里当卧底,如今他所要监视的人已经不知所踪,所以只好回南明王府复命,谁知一回到南明王府,其他人就告诉他月文星的真正身份,这才明白自己的失职,立刻去向南冥王请罪,“王爷,属下办事不利,还请王爷降罪?”

他是江湖人称第一卧底,想不到居然无法知道韩墨的一举一动,的确失职?

风天泽端坐看书,看都没看一眼跪在地上的黑麒麟,冷言道:“或许你该继续磨练磨练自己?”

“属下无能,甘愿受罚?”rBJo?

“那本王就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去天族天神那里静候待命?”

“是?”黑麒麟不管这个任务有多艰难,也不管有没有生命危险,很干脆的就接下了命令?

月听灵刚好走到门外,听到了那句‘去天族天神那里静候待命’,有些不明白,于是就走进来问:“小风,你又在计划什么呢?”

小风已经告诉她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也大致知道了天族的事,更知道天族要抓她去做祭品?

祭品——那岂不是要她死吗?

太可怕了?

风天泽一张冰寒的脸,看到月听灵之后立刻变得柔情似水,温和的回答,“没什么,只是让人去天族那里探听点消息?”

“天族,那不是韩墨的家乡吗?韩墨怎么厉害,想必那里一定还有更厉害的人,派人去打探的话,那他岂不是有生命危险?”

黑麒麟知道月听灵是在关心他的安慰,于是回到道:“多谢王妃的关心,能为王爷效命,属下万死不辞?”

“额……”她不太喜欢听这种话,可是没办法,南明王府的十八奇士对小风都是那么忠心,她不想听也得听了?

“做好准备就出发?”风天泽挥挥手,示意黑麒麟退下?

“是?”

月听灵看着黑麒麟离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会会那个红巫令,“小风,我要去见见那个红巫令,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话刚说完,人就跑出去了?

风天泽无奈的摇摇头,只好也跟着去,担心红巫令会伤着她,而他也想亲自去审问红巫令?

上一章:第221章:与众不同 下一章:第223章:真是够精
热门: 重生之将门毒后 秋歌 千金笑 彩云飞 分手信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佛系大佬的神奇动物们 万法梵医 燃灯 世子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