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天下苍生

上一章:第219章:一秀清风 下一章:第221章:与众不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风天泽懒得听红巫令和武修的废话,直接叫林成去搜查,“林成,搜。”

“是,王爷。”林成接下命令,立刻到客栈里面去搜找。

武修没有拦住林成,因为他知道自己拦不住,可又担忧出什么事,情急之下,只好拿红巫令开刀,愤怒的指责她,“看你做的好事,如果公子有个什么闪失,你十条命都不够赎罪。”

红巫令知道自己不该把南冥王带到这里,可一切并非她所愿,而她也知道错了,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训骂,心里也不好受,终于受不了,愤愤不平的反吼回来,“够了,你算个什么东西,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段红,你虽然是巫令,但你的背叛已经是事实,天神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背叛者,你现在是天族的罪人,任何人都有资格教训你。”

“我没有背叛天族,这一切都不是我的本意。”

“你应该知道出令的规矩是什么,若被捕,无法脱身,那就自行了断。你既然被抓,却没有自行了断,就是背叛。”

“不需要你来批判我的行举,如果我能活命,自会回去和天神请罪。”

武修不想再和红巫令废话,虽然很害怕南冥王,但还是鼓起勇气跟他说话,“南冥王,你到这里无非是为了救南明王妃,我可以告诉你,你来玩了一步,她已经被其他人救走了。”

风天泽一听到月听灵的消息,情绪就开始有些激动,不过再敌人面前,不管再激动还是能保持镇静,冷漠的说道:“只有把这里全部搜一遍,本王才会相信你说的话。”

“搜,反正人已经不在这里,就算你挖地三尺也无用。”

“找不到人,你们都得死。”

一听到‘死’字,红巫令就开始心慌,着急的问清楚,“武修,才一天的功夫,你们就把人弄丢了吗?”

武修不屑的冷笑,没好气的反问,“你这是在质疑公子吗?”

“我不是在质疑公子,我只是想知道怎么回事,才一天而已,你们就把人弄丢了,与其如此,倒不如别抓月听灵的好,哼。”

“该死的臭女人,我杀了你。”武修被红巫令的话给气到了,冲上去,狠狠的在她的腹部上打了一拳。

“啊……”红巫令浑身无力,还被天骄媚押着,她以为天骄媚会为她抵抗武修,谁知天骄媚不但没有帮她抵抗,反而松开手,让她自己一个人去面对,结果使得她被武修一拳打飞,撞到一旁的桌子,整个人倒在地上,口吐鲜血,一時之间爬不上来了,只好哀怨的瞪着天骄媚,咬牙切齿的说道:“你……”

天骄媚一手撑着自己的小腰,一手妖艳的把玩自己的头发,妖媚的笑着说道:“大美人,你可别怪我哦,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帮你,不如你跟姐姐说个理由,一个能让姐姐我心甘情愿帮你的理由,好不好?”

“我对你们还有利用价值,你们不会让我现在死去,对不对?”红巫令被武修打了一拳,心里满是怨恨,已经不在乎什么背叛和不背叛,只想为自己出口气,于是用手擦掉嘴角的血渍,努力的站起来,用愤怒的眼神瞪着武修,还真以为自己对南冥王来说还有利用价值,谁知……

“妹妹,恕姐姐愚钝,姐姐现在已经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你能告诉姐姐吗?”

“你……”

“怎么,生气了吗?”

“我可以帮你们找到南冥王妃。”红巫令为了反转局势,只好撒个小谎,想借助南冥王之手对付武修,进而保住自己这一条命。

她背叛了公子,背叛了天族,如今天族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想要活命,那就必须有南冥王罩子,否则她必死无疑。

在还没有有所作为之前,她不想死,尤其是不想死在白幽前面。

“大美人,你有什么办法帮我们找到王妃呢?”天骄媚走回到红巫令的面前,用食指将她的下巴挑起,对她放了一个魅惑眼,想用媚功让她说出一切,“告诉姐姐,你有什么办法能找到王妃?”

红巫令没有受到天骄媚媚功的影响,理智很清醒,但却愿意主动告诉她答案,“天族誓死都要抓到南明王妃,如果你们保我一命,我可以告诉你们一切,包括去天族的方法。”

此言一出,武修气急败坏的大吼,“你给我闭嘴,你还想要背叛天族吗?”

“反正你们都已经认定我背叛了天族,任凭我怎么解释你们都不会原谅我,既然这样,我干脆就背叛到底,或许这样做还能有活命的机会。”红巫令理直气壮的反驳,心里不再有任何内疚。

“段红,你这样做对得起天神吗?”

“那你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做?你很清楚在天族背叛者的下场是什么,我不是怕死,我是不想现在死。”

“哼,你就别再为自己怕死找借口了,南冥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罩人的,你想投入他的麾下,何不先问问他愿不愿意收你?”

武修的话在理,不得不让红巫令有所顾忌,虽然知道南冥王不是个好惹的人,但还是决定问一下,“王爷,我愿意投到您的麾下,您意下如何?”

风天泽从进客栈的第一步起,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寻找月听灵,对于其他的视而不见,就连红巫令和武修吵得翻天覆地,他也没放在心上,仔细的将四周的场景看了一遍又一遍,不放过任何地方,所以当听到红巫令说的话時,他自然是不加理会。

现场沉默了一小会,没人说话。

武修看到风天泽这样的反应,大笑的嘲讽红巫令,“哈哈……段红,你也不拿镜子照照,就你这样子,谁还会相信你呢?一个没有忠诚的手下,别说是南冥王,就连我也不屑,哼。”

红巫令恶狠狠的瞪着武修,如果不是因为她中了毒,浑身无力,她现在一定把他给杀了,可是没办法,为了活命,她只能尽量的讨好南冥王,“南冥王,如果你愿意罩着我,我就效命于你。我从小在天族长大,知道天族很多事,对你来说,我应该还是有价值的。”

风天泽还是不理会红巫令,看到林成从楼上走了下来,于是就把视线放到他身上,等着他的答案。

林成已经将整个客栈仔细的找了一遍,因为没有找到月听灵,所以脸上很凝重,无奈的叹息道:“启禀王爷,属下已经将这里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了,没有发现王妃的踪迹,不过却看到了那个假月文星。”

“他人呢?”风天泽冷漠的问。VExN。

“属下找到他的時候,他正从窗户逃走,为了寻找王妃,属下并没有追出去,所以让他给跑了。”

一听到韩墨跑了,武修脸上的惧意瞬间增加了许多,两脚颤抖的往后退,似乎也想跑。公子跑了,剩下他一个人,根本就对抗不了南冥王,如果不跑,就是等死。

林成一眼就能看得出武修想逃跑,突然闪身到他身边,将剑架在他的脖子上,让南冥王发落,“王爷,此人如何处置?”

风天泽因为找不到月听灵,怒火极大,黝黑的双目隐约闪着地狱的红光,像个嗜命魔鬼,带着强烈的杀气说道:“两个留一个。”

话一说完,转身离去,将现场留给林成和天骄媚。

两个留一个——这句话让红巫令和武修一下子成为敌对的两人,相互怒视着对方。

红巫令浑身没劲,不能使用无力决定谁留下,只好动嘴皮子,“武修,你刚才不是说天族的人被捕之后,如果无法脱身,那就自行了断。现在你也被捕了,应该自行了断了。”

“你……”武修无言以对,看了一眼架在脖子上的剑,毫不畏惧的说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林成,现在谁死谁活应该很明显了?”红巫令很满意这个结果,为了能活下去,只能心狠一点了。

林成没有立刻将武修杀死,而是先问天骄媚,“你有何看法?”

天骄媚走到武修身边,妖媚的诱惑他,“好威武的男人,好有气概啊,真是太迷人了。你……喜不喜欢我啊?”

红巫令知道天骄媚在对武修使用媚功,刻意不提醒他,让他被迷惑住,进而也被列入天族的背叛者。

可惜一切是她想得太简单了。

武修不受天骄媚的诱惑,直直的站着不动,冷硬的说道:“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我是不会受你迷惑的。”

天骄媚没有因为武修的冷硬而放弃,继续诱惑他,“别这样嘛,不然会死的哦。”

“哼,老子不怕死。”

“如果死得身败名裂呢?”

“人死了,什么都无所谓。”

“你可要想清楚哦,如果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哼。”

不管天骄媚怎么诱惑,武修依然是无动于衷,理智很清醒,完全不受她的蛊惑。

天骄媚不再对武修使用媚功,而是给了林成一个眼神。

林成明白这个眼神的意思,剑一挥,在武修的脖子上划出了一刀血口,当场将他杀了。

武修被一剑封喉,连痛叫声都来不及喊,直接毙命倒地。

红巫令把林成刚才那一剑看得清清楚楚,如此剑法,快、准、狠,世间没几个人能招架的住,这一刻她才相信南冥王身边的第一侍卫不是浪得虚名。

世人不都是很害怕南冥王,对他避之不及的吗,为什么还有怎么多人愿意效命于他?

林成把武修杀了之后,没有立刻把剑收回剑鞘中,而是慢慢的指向红巫令。

红巫令以为林成想要杀她,慌张的提醒道:“南冥王刚才说了,留一个。”

对于如此怕死之人,林成只是回应她一个不屑的冷笑,然后把剑收回剑鞘中吩咐一旁的天骄媚,“你带她回南明王府,把该问的全部都问完,我去找王爷。”

“没问题。”天骄媚妖艳的笑着回道,重新将红巫令押住,带着她离开,“大美人,走。”

林成看着天骄媚把红巫令押走,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这才走出客栈,打算去帮南冥王找南明王妃,对于被他一剑封喉死掉的人,毫无任何感觉。

韩墨带着书录逃走,時不時的回头看,生怕风天泽追来,好在后面什么人都没有,这才让他松了一口气,靠在一棵大树上喘气。

书录是个文弱书生,如此逃跑,简直快要了他半条命,此時瘫软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断断续续的说道:“公子,武……修还在客栈里。”

“看他自己的造化了。”韩墨只是带着一丝冷漠,丢下了怎么一句话,似乎对武修的生气没多在意。

不是他不在意,而是他在意不了,也没那个能力去在意,更何况这一次的人物本来就有生命危险,每个人都该做好付出生命的准备。

书录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没有再多说,而是问其他的,“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红巫令既然背叛了天族,那么她一定会将天族所有的事都告诉南冥王,我们必须赶紧回天族禀报一切。”

“真没想到我们这一次的任务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够了,不准再说这件事,走。”韩墨一听到‘任务失败’之类的话语,心里就烦躁不已,不想听,不想提,更不想说。

“是。”被怎么一警告,书录不敢再多说半句,其实心里很明白,公子回天族禀报只是一个借口,实则他已经无计可施,也无力转势,只能回去搬救兵,找一个漂亮点的借口,才不至于觉得自己是狼狈的回去。

上百个人的姓命都抓不到月听灵,这样的结果真的让人很气恼。

风天泽从客栈出来之后,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对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做出了判断,往北边走去。

东面和西面都是山头,无路可走,南边是天族,既然有人把灵儿救走了,那应该不是往南边,唯有北边了。

北边是回去的路,到底是谁救了灵儿呢?

风天泽一路往回走,脑海中不断猜想着救走灵儿的人,实在想不出是什么人,然而就在这時,突然有个东西从旁边里飞了过来。

他本想将飞来的东西挥走,正当要动手時,却看清楚了飞来之物是个人,还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奇香,赶紧收手,转而接住飞过来的人,将她抱入怀中,着急的叫喊,“灵儿……灵儿……”

月听灵紧闭着双眼,昏迷得不省人事,任凭风天泽怎么喊,她还是没醒过来。

她这样的不睁开眼睛,让风天泽更着急了,加重语气的喊她,还用手轻摇着她的身体,“灵儿,你醒醒,你醒醒。”

他找了她整整一天,想不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找到的,到底怎么回事?

穿着长衫的黑衣人站在树顶上,看着风天泽如此担忧的叫喊月听灵,于是就直接告诉他答案,“不用担心,她只是被我点了睡血,睡一觉就会醒过来了。”

风天泽顺着声源看去,看到了树上的黑衣人,警惕的问:“你是谁?”被都为然。

“一个不是你敌人的人。”

“这种话,你以为本王会轻易相信吗?”

“当然不会。”

“那你还说?”

“相信不相信,那是你的事,说与不说,那是我的事,两者没有任何联系。我已经帮你把南明王妃救回来,不想她再被人抓去,你最好小心一点,打她主意的人可多了。”

“你为什么要帮本王?”

“如果我说是为了天下苍生,你信与不信?”

“不信。”

“既然如此,那我没什么好说的了。很多人的命运都在你手上,但你的命运却不在你自己的手上。”

“本王的命运自然在本王手上,你到底是什么人?”风天泽想弄清楚黑衣人的身份,于是抱着月听灵跃飞而起,跳到了黑衣人所站的树上。

可当他来到树上時,黑衣人却转而跃到另外一棵大树上,轻功甚是了得。

风天泽没有再追,而是站在树上,看着站在另外一棵树上的黑衣人,对于他的高深莫测感到怀疑,“你为何要帮本王?”

这个世上还没几个人的轻功能比得上他,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我说了,是你自己不信而已。”

“天下苍生吗?”

“对,天下苍生。”

“哼,天下苍生与本王何干?你如果真的是为了天下苍生,应该去找皇上,他才是管理天下苍生的人。”

“一条飞不起来的龙,何以能负起天下之责?”

“什么意思?”

“南冥王,很多人的命运靠你去改变,但在你改变其他人的命运之前,先要掌握好自己的命运。若你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得把南明王妃看紧了,如果没有她,你将没有自我。若是有缘,我们还会相见,告辞。”黑衣人话一落下,就从树上飞走了,消失在月色之中。

风天泽抱着昏睡的月听灵,两眼看着黑衣人离去的方向,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人一无所知。

不管这个黑衣人是谁,只要灵儿没事就好。

上一章:第219章:一秀清风 下一章:第221章:与众不同
热门: 剑谍 神也别想拦着我搞基建! 真爱没有尽头 青春以痛吻我 冒牌大英雄 靠一口仙气混娱乐圈 她的中尉先生 爱情无非就长这个样子 庶女翻身致富记 乡村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