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一秀清风

上一章:第218章:蛊惑媚功 下一章:第220章:天下苍生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听灵虽然被绑着手脚,但因为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沉睡了过去,将逃跑的事完全抛到脑后。

不是她故意要抛到脑后,而是她很清楚的知道逃不掉,与其这样,倒不如好好休息,养精蓄锐,等一有机会才有力气逃跑,现在逃跑,简直就是自找苦吃。

韩墨不敢睡得太沉,担心月听灵会逃跑,但是熬到半夜,发现她依然乖乖的躺在床上睡觉,而且睡得很沉,所以有点放心了,慢慢的睡了过去。

半夜四更時分,一个黑影从屋顶上飞身而下,来到外面的窗户旁,用手轻轻的将窗户打开,查看里面的情况,看到一条绳子从床上延下,系在韩墨的手上,而旁边还有两个人打着地铺,都围在月听灵的床边,守着她。不仅如此,房间里还密密麻麻布着带铃铛的红线,一旦有人进入,就会碰到红线,弄响上面的铃铛,铃铛一响,所有的人都会醒过来,所有想救人,不是那么容易。

看到这一幕,黑衣人嘴角微扬,露出一抹淡淡的不屑之笑,手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多出了两根银针,往系着月听灵和韩墨的绳子射去。

两根细小的银针,射到了麻绳上,银针上抹着极强的毒液,瞬间将绳子给熔断了。

绳子无声无息断成了两半,韩墨根本就不知道,依然在香梦中。

黑衣人把麻绳弄断之后,身形一闪,从窗户跃进房中,在红线上方穿插飞过,然后来到床边,以最快的速度点了月听灵的睡血,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更没有碰到房间里的红绳,再加上一身黑衣,犹如幽灵一般,可见轻功卓越之至。

月听灵本来就熟睡着,被人点了睡血之后,更加不省人事,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黑衣人点了月听灵的睡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放到韩墨的胸膛上,然后掀开月听灵身上的被子,将她带走,离去之际,留下了一秀清风。

韩墨因为这一秀清风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还没看清楚任何东西,先扯了一下手中的绳子,发现绳子已经断成了,立刻惊坐了起来,没有注意到自己胸膛上放着一封信,而是往床上一看,看到空无一人,着急的把旁边的两个人叫醒,“起来,月听灵跑了,快点起来。”

一听到月听灵跑了的消息,书录和武修迅速起身,迅速跑过来看个究竟。

“公子,怎么回事?”VExN。

“看来是有高手把人给救走了。”武修把房间里的布置简单的看了一边,一发现屋里的红绳都没被动过,铃铛更是没有响过,由此可见,来者一定是高人。

“难道是南冥王吗?以南冥王的行事风格,绝对不会悄悄的把人救走,而是直接杀进来要人。如果真的是南冥王的话,那我们早死了,所以把月听灵就走的人应该不是南冥王。可除了南冥王,谁还有这种本事呢?”书录猜测到,除了南冥王,他想不到第二个有如此本事的人。

“既然不是南冥王,那会是谁呢?”

书录摇摇头,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韩墨因为弄丢了月听灵气恼至极,一拳打在床柱上,将床柱打裂,愤怒的大骂,“可恶,好不容易才抓到月听灵,想不到居然让人给救走了。”

“公子,我马上去追。”武修往门外跑,想要去追人。

“回来。”韩墨不让,把他给叫了回来。

“公子,人应该还没跑远,为什么不追?”

“来者武功如此之高,你觉得你能追得上吗?就算你能追得上,你又能把人给抢回来吗?”

“这……”武修这下没话说了,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好,只能站在原地不动,沉默不语。

书录这時发现了地上有一封信,于是捡起来,交给韩墨,“公子,这里有一封信。”

韩墨这才注意到现场有一封信,赶紧拿过来,打开来看,当看清楚信上所写的内容時,剑眉紧怒,一气之下把信捏成一团,嘶吼的骂道:“该死的家伙,居然敢跟整个天族作对,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公子,信上写着什么?”书录还没看到信上的内容,只好主动问。

“你自己看。”韩墨气得不想说,将捏成一团的信丢过去,让他自己看。

书录把信团展开,还读了出来,“本人一日在,天族休想得逞。”

武修听了这话,气得开骂,“好大的口气,一个人胆敢跟我们整个天族作对,我看他是自寻死路。”

“公子,此人能无声无息的从我们眼皮底下把人救人,可见非同一般,若是他要跟我们天族作对,恐怕是个很大的隐患,还有更糟糕的。”书录没有像武修一样气得骂人,而是将事情的严重姓给说了出来。

“月听灵已经见过我们的庐山真面目,若是她回到了南冥王身边,那天族就等于公开是南冥王的敌人。“韩墨将这个所谓的更糟糕说了出来,脑海是一片空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

他们的身份已经暴露,不能回京都,否则一定会被擒,就算没有被擒,行动也会受到限制,在重重困难之下,想要再抓到月听灵,简直比登天还难。

韩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其他人就更不知道了,尤其是武修,大咧咧的直接问:“公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书录知道现在的情势对他们很不利,也知道韩墨已经无计可施,于是提议道:“公子,为今之计只有回天族,向天神禀报,再做定夺了。”

“如果这样回去的话,你叫我的脸往哪里搁?”韩墨不愿意,只要一想到回去会丢脸,心里就觉得很烦躁。

“这……”

“你们都先出去,让我再好好想想。”

“是。”

武修和书录不敢多说,即使认为这面子是次要问题也不敢说,只好听令的退下去。

韩墨一个人在房间里,坐在凳子上发呆,冥思着接下来该怎么做,可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越想越头疼,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白巫令。

如果当初不是他赌气的话,白巫令也不至于下落不明,有她在,应该能让局势有所回转,可惜……

奇怪,他干嘛要去想那个女人,干嘛要把她想得那么厉害?

韩墨心里不服的气又来了,说什么都不愿意轻易向白巫令低头,继续想办法改变局势。

然而就在这時,速录急冲冲的闯进来,慌张的说道:“公子,不好了。”

“你公子我现在好得很,哪里不好了?我不是说叫你们出去吗,为什么还要进来打扰我?”韩墨心情不好,遇到不顺的事就直接开骂。

“不是公子不好了,是大事不好了,南冥王……”

“南冥王怎么了?”

“南冥王找到客栈里来了。”

“什么?”一听到风天泽来了,韩墨大惊失色,惊慌的站起来,焦急的问:“他带了多少人?”

“就带了两个人,不,是三个,加上南冥王一共是四个人,其中有一个是……”

“是谁?”

“红巫令。”

“该死的段红,既然把南冥王带到这里来了,果然是成不大事的女人。”

“公子,武修在楼下跟他们已经撞面,只怕这一次真的要跟南冥王正面交锋了,而我们的援兵还没到,根本就打过不过他们。”书录一个劲的分析眼前紧张的局势,让韩墨听得很心烦,因为想不出对策,只好吼他,“不用你多说,我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被怎么一吼,书录什么都不敢说了,只能静静的站在原地等指示。

虽然南冥王那边有三个人,他们这边也有三个人,但是实力悬殊太大,别说是南冥王了,他们三个恐怕都对付不了南冥王身边第一侍卫,按照这样的情势来看,他们只能等着挨打。

楼下,南冥王等人威严的站在中间,把睡梦中的人都惊醒了,都出来瞧瞧,一瞧见风天泽那可怕的眼神,还有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逼人的寒气,立刻吓得躲回到房间去,不敢再看。

掌柜和店小二也找地方躲着,根本不敢来招待南冥王,不断的向老天祈求保佑自己。

武修一个人面对南冥王三人,自知不是对手,但还是硬着头皮站着,看到红巫令在他们手中,不悦的骂道:“红巫令,你居然出卖公子,你这个叛徒。”

红巫令惭愧的低头,自责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这个女人的媚功相当厉害,我抵抗不住,所以……”

“别再为你的背叛找借口了,当你被抓的那一刻,你就应该自行了断,不是吗?你把公子弄进了险境,你对得起公子吗?”

“我……”红巫令无言以对,只能低头不语。的确,当她被南冥王抓走的那一刻,她就该在第一時间自杀,如果她自杀了,南冥王就不能从她的口中问出一点消息。可是她还不想死,只能争取一切能活命的机会,谁知事情会这样。

她还什么都没得到,要是这样死去,她不甘心。红她公该。

上一章:第218章:蛊惑媚功 下一章:第220章:天下苍生
热门: 两世芙蓉一笑开 娱乐圈大了啥人都有 重生后被校草黏上了 祸国 镰仓の琉璃姬外传 青蛇 乡村少年 追星不如追经纪人 算命大师是学霸 白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