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真正害怕

上一章:第216章:由不得你 下一章:第218章:蛊惑媚功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风天泽把现场的角角落落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心里早已经慌乱成一团,因为没有月听灵在身边,让他觉得什么都空的。

他一直都在害怕失去她,之前都是嘴上说说,感觉还没那么强烈,然而这一次,他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害怕了,所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哪怕是翻个底朝天,他也要把灵儿找回来。

风语芙得知风天泽和月听灵遇刺的事,立刻赶来看看,当她来到现场的時候,看到地上全都是尸体,吓到了,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大胆的走过去看,发现风天泽就在现场,而且脸色极其难看,于是就走过去,带着惧意,诺诺的问:“二哥,你还好?”

风天泽沉默不语,继续在现场寻找,找了一遍又一遍,实在是找不到任何线索,只好停下来,站着不动,闭上眼睛,仔细回想当時所发生的事,看看能不能从记忆中寻找线索。

“二哥……”风语芙知道他心里难过,而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只好不多说,更不敢提‘月听灵’,担心提到月听灵会让他更难过,所以只好什么都不说,静静的在旁边站着陪他,心里祈求着上天保佑这两个人,“老天爷,你一定要保佑二皇嫂平安无事,让她早点回到二哥的身边。”

听到风语芙如此诚心的祈求,风天泽有些动容了,慢慢的睁开眼睛,带着冰冷,关心的问:“语芙,你身体不舒服,回去休息。”

“二哥,我没事,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照顾好你自己就行,魏子明呢?”

“他……不知道去哪里了。”风语芙一提到魏子明,脸上就浮现出忧伤,像是快要哭出来了。魏子明从上次离开,一直都现在都没有出现过,让她觉得像是一场梦,梦醒之后,什么都没有,唯独心里留下了一层伤。

风天泽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很清楚自己不善言辞,所以保持沉默,什么都不说,而且也不想说,只想早点把月听灵找回来。

这時,百草居士一脸沉重的走过来,风天泽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冷严的问:“有何发现吗?”

能道下会。百草居士叹息的摇摇头,凝重的回答,“毫无发现,就算真的有蛛丝马迹,过了怎么久,早就被宫女清扫得不留痕迹了,所以……王爷,可有找到什么线索?”

“回南明王府。”风天泽不回答百草居士的问题,冷漠的下命令,说完转身就走,其余的一概不管,浑身上下都透着犹如寒冰的气息,没人敢靠近。

没了灵儿,他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既然这里找不到任何线索,那就回去拷问抓到的那个女人,这是最直接、最有效,也是最快的办法。

风语芙哀伤的看着风天泽离去的背影,因为他变回以前冷如寒冰的样子感到心疼,于是两掌合并,向老天爷祈求,“老天爷,求求你保佑二哥和二皇嫂,二哥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真心爱他的人,你何其忍心让有情人不得眷属,成全他们。”

她没什么本事,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不过她相信,二哥一定能把二皇嫂找回来,只是不知道谁有这个本事能在南冥王眼皮底下把人掳走,想必这个人一定不简单。

风天泽和百草居士走了,风语芙也没多逗留,转身离去,留下现场几百具尸体。

风鸿宇出动了梅花堂一半的人都没能把月听灵弄到手,心情恶劣极了,于是去找刘梦兰发泄。

这个時候皇宫里人心惶惶,都害怕刺客突然出现,大部分的侍卫都去保护皇上和月听雨,其他地方的守卫自然没那么森严,所以没人知道风鸿宇潜入了刘梦兰的寝宫中。

刘梦兰脸色有些慌张,焦急的在自己的寝宫里来回踱步,等待消息,一看到风鸿宇从窗户里跃进来,赶紧上前询问:“怎么样,人抓到了吗?”

“没有,被其他人抓走了。”风鸿宇冷漠的回答,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脸色极其难看。

“被其他人抓走了,怎么会呢?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在御书房和雨妃的寝宫纵火,制造混乱,其他的都是你在安排,之前你不是胸有成竹的吗,怎么会没有抓到人呢?”

风鸿宇本来心情就不好,听到刘梦兰怎么多废话,觉得很烦躁,于是突然对她出手,掐着她的脖子,用极其阴狠的语气说道:“你这是在说本王没本事吗?”

“啊……”刘梦兰想不到他会掐她的脖子,吓得大惊失色,赶紧解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我只是想帮你找出原因,没有其他意思。”

“刘梦兰,你给本王听着,本王不杀你,不是因为怕你,要是你把本王惹恼了,本王现在就拧断你的脑袋,哼。”风鸿宇冷哼了一声,用力的将刘梦兰甩开,毫不同情她倒摔在地上。

“咳咳……”刘梦兰被掐得脖子发痛,虽然被甩到地上,但却不敢生气,一个劲的咳嗽着,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好控制。

她原本想怀上他的孩子,以孩子来牵制他,但是要生下一个孩子,至少得一年之后,谁知道这一年之中会发生什么变数呢?

看来她得改变策略了。

“月听雨已经怀孕,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皇后拉下台。”风鸿宇转身背对着刘梦兰,威严的下命令。VExN。

“为什么?”刘梦兰不大明白,站了起来,问清楚,“我们的主要目的是将南冥王打垮,进而让皇上失去可依靠之人,然后夺取江山,为什么要把精力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更何况将皇后拉下台之后,雨妃就会坐上皇后的位置,难道你是在帮雨妃吗?”

“要你做你就做,问那么多干什么?”

“我想知道缘由。”

“这一点菊妃比你好多了,她只管听令办事,从不追问缘由。做不做随你,如果你不做,本王自会让其他人去做。”风鸿宇就是不把缘由告诉刘梦兰,纵身一跃,从窗户离去,打算去菊妃那里。

他已经很久没去找菊妃了,女人的心很善变,如果他再不去安抚这个女人,搞不好她会心生怨恨,然后反过来帮助皇上对付他,什么時候他才能像风天泽一样,拥有一个如月听灵那样,相知相爱的女人?

月听灵坐了一天的马车,被颠得浑身酸疼,好不容易等到晚上,本想好好休息,可是韩墨居然用绳子捆着她,简直快把她气死了,愤怒的大骂,“韩墨,我都累了一天了,你就不能让我好好休息吗?”

韩墨用绳子将月听灵的手脚绑住,然后拿着绳子的另一端,睡到下面的地铺,没好气的说道:“我给你睡床铺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抓你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差点连命都搭上了,不能不小心一点。”

“你要在这里睡?”月听灵看到房间里有三个地铺,惊讶又生气,大吼的赶人,“都给我出去,我不要跟你们三个男人睡同一个房间。”

“这个由不得你,你爱睡不睡。”

“你……”

“南明王妃,你放心,我保证不侵犯你,也不会让别人侵犯你。”事实上他也不敢侵犯她,毕竟她是祭师要的祭品,动不得,而且他也不想动她。

“你不是说有一个月的路程吗,这一个月之内我总要沐浴的,难道你们也像现在这样看着我吗?”

“很快就会有人来接应我们,到時候我会安排婢女看着你。”

“你……韩墨,你到底是什么人,要带我去什么地方,目的是什么?”月听灵愤怒不已,恶狠狠的瞪着韩墨,真想扇他几个耳光子,可是双手被绑着,她根本就打不了他。

她有一种预感,此行绝对凶险,她得想办法脱身才行。

“我是什么人,要带你去什么地方,目的是什么,到了你自然知道。”韩墨躺在床下的地铺上,被子一盖,安稳的睡觉,手里一直拿着绳子的另一端。

“也就是说,你现在不愿意告诉我咯。”

“现在已经很晚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赶路呢?”

“你……”

这時,书录和武修推门走进房间,恭敬的禀报,“公子,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明天一早,我们会安排一模一样的车子先启程,要换装的衣服也已经准备好了。”

“公子,我已经把周围都检查了一遍,没有可疑的人。”

“恩,睡,养足精神,明天才能更好的赶路。”韩墨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闭上眼睛睡觉。

书录和武修也各自到自己的地铺躺下睡好,以为真的什么人都没有,殊不知还有个他们不知道的人。

一个身穿黑衣长衫的男子,带着黑帽子,坐在屋顶上,将下面的人所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优美的狐唇勾画出神秘的笑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上一章:第216章:由不得你 下一章:第218章:蛊惑媚功
热门: 霸总娇妻700岁 爱情的开关 老板总摸我尾巴 与神明恋爱的特殊方式 穿去史前搞基建 亲爱的,驾! 整个城市都寂寞 极品店小二 我家omega的睡衣派对 谁许情深误浮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