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由不得你

上一章:第215章:变回原样 下一章:第217章:真正害怕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文星先是使用摄魂术控制月听灵,趁着浓烟之际将她打晕掳走,然后把她的外衣脱下,给了红巫令,让红巫令穿着月听灵的外衣把风天泽引开,而他就带着月听灵往另外一个方向逃走,

武修和书录早就准备好马车,在宫外等着,人一到,立刻驾车离开,飞奔出城,

“公子,红巫令还没有发出安全的信号,会不会出什么事了?”书录坐在马车里陪着月文星,有些担心红巫令的处境,毕竟她要面对的人是南冥王,

“执行任务都是有危险的,那就要看她自己的本事,按照计划行事,赶紧出城,”月文星看了看马车里昏迷的月听灵,她身上淡幽的气息让他想起了白幽,突然有些担心她,但这个担心很快就被他压制住,强硬逼着自己不去想这个女人,

如今他已经成功的将月听灵抓到手,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把人带回天族,交给祭师做祭品,而不是去浪费心里去想其他的人,尤其是那个他一直都很讨厌的女人,

“公子,白巫令也没有回来,她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已经抓到月听灵了,是不是要想办法通知她?”书录觉得这样回去很不妥,毕竟白巫令和红巫令都是天族的人,他们撇下自己的族人跑了,实在是不光彩,而且他们都是男人,丢下的是两个女人,传出去肯定会让人笑话,

“书录,你是意思是回去找她们两个吗?”月文星带着怒意质问,

“公子,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行了,不用再多说,事已至此,我们只能往前走,不能回头,更何况我们也不知道白巫令现在在哪里,一時半会的怎么通知她,至于红巫令,那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为了天族,有所牺牲那是必须的,明白吗?”

书录知道这其中的道理,不再多说,只是暗自叹息,为那些死去的族人哀悼,

因为马车飞快的驾驶,所以很颠簸,把昏迷中的月听灵给颠醒了,然而醒来之后的第一感觉就是后脖子很痛,不用想她也知道自己又被打了,于是用手捂着脖子,哀声抱怨,“小风,你这一次下手怎么比上一次还重,好痛啊?”

刚抱怨完,突然觉得事情不对劲,睁大眼睛一看,发现自己在一个马车里,而且旁边坐着两个人,两个不应该出现在她面前的人,顿時心生警惕,严肃的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月文星觉得月听灵这话问得很好笑,歼邪的说道:“你不应该这样问,而是应该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月文星,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干什么,只是想请你去一个地方做客,我这个假月文星的身份,想必南冥王早就查出来了,而你也知道了,对不对?”rBJo,

“没错,我早就知道你是假的月文星,”

“那你为什么还叫我月文星呢,难道你喜欢我吗?”

“我呸,之所以叫你月文星,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真正的名字是什么,不过我也不想知道你叫什么,说,你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月听灵满眼厌恶的瞪着月文星,对他那个恶心的样子感到想吐,

不是什么男人搞神秘都迷人的,有些男人搞神秘就是给人一种恶心的感觉,她眼前就有一个,

“那我郑重的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姓韩,单名一个墨字,韩墨,”

“韩墨,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月听灵总觉得这名字熟悉,想了一下,实在是想不出在哪里见过,于是就给这种熟悉感找了一个借口,天下同名同姓的人怎么多,听到熟悉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吗,原来你早就听说过我的名字了,是不是早已倾心于我呢?”韩墨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还故意装出一副自恋的样子,

他们天族的人一直都隔世隐居,如果不是为了找祭品,根本没人能出天族,所以外面的人也不会知道他们的名字,所以月听灵好像听过的名字,不可能是他,

“你少恶心了,就算我觉得你的名字熟悉,那并不代表我们两个人熟悉,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多得是,哼,”

“没关系,我们大概有一个月的行程,一个月的相处,足以让我们慢慢的熟悉彼此,”

“月文星,不,韩墨,你到底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

“一个好地方,”

“到底是什么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了,”

不管月听灵怎么问,韩墨都不直接回答,这让她觉得很生气,于是往马车的窗外面看,发现马车已经跑出城,此時在交往的树林中,而且速度非常快,像是在逃命似的赶路,心里突然着急了起来,警惕的问:“韩墨,你到底想干什么?”

韩墨阴冷的笑着回答,“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不去,停车,我要下车,”

“去不去可由不得你,”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月听灵打算出手抵抗,可是才刚要动手,这才发现武功使不出来,身上的力气也比以前小了很多,只能像平常一样的动手、行走,想要跑跑跳跳的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

对此,她感到很震惊,愤怒的质问:“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只不过是给你吃了点东西,让你的武功使不出来,身上的劲也大打折扣而已,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据说你的轻功很了得,如果你跑了,恐怕没几个人能追得上,所以我不得不防着点,”

“你……”

“一路上只要你乖乖的,我绝对不会把你怎么样,否则的话,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韩……墨,”月听灵咬牙切齿的吼着他名字,

“王妃有何吩咐?”韩墨故意戏弄她,因为成功的抓到人而感到兴奋,所以有心情和人逗趣,

“小风不会放过你的,”

“那就要看看南冥王能不能找到我,”

“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他也能把你揪出来,我劝你还是立刻放了我比较好,这样的话我还会替你求情,让小风不杀你,否则……”

“多谢王妃的美意,韩某心领了,只不过天涯海角太大,等南冥王真的把天涯海角都找遍了,只怕他也百年归土了,”

“你……可恶……”月听灵实在是气恼,于是拔下头上的簪子,往韩墨身上刺过去,

韩墨抓住她的手腕,轻巧的将她手中的簪子打落,嘲讽道:“你还是省点力气,就算你逃得出这辆马车,外面还有十几个人会把你抓回来,如果你不乖一点的话,那我就把你打晕,或者把你迷晕,你想象一下,在你昏迷的時候,如果我对你做了点什么,那会是什么样的呢?”

“,”

“男儿本色,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身上的外衣哪里去了?”月听灵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外衣不见了,生怕韩墨吃她豆腐,于是两手捂着自己的胸部,警惕的看着他,

“我脱掉了,”韩墨很直接的回答,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

“你干嘛脱掉我的外衣,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她该不会是被这个该死的臭男人那个了?

想想就觉得可怕,希望不是才好,

“你放心,我对别人碰过的女人不感兴趣,你已经是南冥王的人,就算再饥渴,我也不会动你,”韩墨刚开始还说得很潇洒,不知道怎么的,说着说着却想到了白幽,想到她洁白无暇的躯体,想到她面纱下的倾城之貌,身体突然有了反应,

一感觉到不对劲,他立刻强逼自己保持理智,绝对不去胡思乱想,尤其是想白幽那个冷冰冰的女人,

他怎么可能对一个冷冰冰的女人有兴趣,抱着这种冰冷的女人,恐怕除了冷,什么感觉都没有,搞不好还会被她冻僵,

“哼,”月听灵确定自己没有被其他男人碰过,总算是安心了,琢磨想该怎么办才能告诉风天泽她现在的情况,

她现在被两个人男人监视着,怎么可能有机会做暗号,看来只能等天黑的時候再想办法逃走,

“别想逃,你逃不掉的,”韩墨又猜出了月听灵的心思,于是提醒她,“我知道你有点小聪明,但我也不笨,我劝你还是不要妄想从我手中逃脱,不然到時候吃苦头了,你可别怪我,你逃一次,我就给你加重药量,让你以后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你……”出对说韩,

“乖乖的呆着,没人会来救你的,风天泽也找不到你,因为我不会留下任何线索,”

“你就怎么肯定小风找不到我吗?”

“肯定,非常肯定,”韩墨很自信,甚至到了自恃清高的地步,很相信自己的能力,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有人一直暗中追着他们,

一个身穿黑衣长袍、带着黑帽的男子,站在一颗大树顶上,看着韩墨的马车在树林中跑过,薄唇微冷一笑,手里冒出一根细小的银针,往马车上射去,做下了记号,

上一章:第215章:变回原样 下一章:第217章:真正害怕
热门: 星河 空响炮 武动乾坤 绝色倾城 不负如来不负卿 东宫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黄金渔场 我靠贫穷横扫逃生游戏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