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变回原样

上一章:第214章:魔性激发 下一章:第216章:由不得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风天泽追着月听灵的背影出来,当追到宫墙外時,便没再看到她的踪影,一時之间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追,只好站在原地,四处查看,没有慌乱的追找。

他怎么觉得灵儿的轻功跟以前不太像呢,

林成跟了上来,看到风天泽站在原地不动,于是就上前询问:“王爷,可有追到王妃,”

“追到这里就不见了,四下找找,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风天泽警惕的注意四周动静,一旦发现情况,立刻出击。灵儿的轻功虽然不错,但想要从他的视线中溜走,那还不到火候,所以他可以肯定,她就藏在附近。

只是他不明白,灵儿为什么要躲起来呢,难道是摄魂术在作祟,

“是。”林成接到命令,开始四处查探,因为对这种躲藏之处颇有经验,所以很清楚的知道周围到底哪里能躲人。

红巫令穿着月听灵的衣服,躲在宫墙一个拐角的地方,原以为风天泽会继续追出去,想不到他居然停下找人,看来是她低估了南冥王的实力,他的轻功简直就是出神入化,如果她不找地方躲着,一定会被他追到。

可这里是宫墙外面,四处都很空荡,根本躲避不了多久,按照林成这样的找法,一会就能找到她了,她该怎么办,

红巫令着急的想办法,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赶紧将外衣脱去,用力的丢到远处,然后在把胸前的衣服撕下一角,隐隐约约的露出里面大红色的肚兜,再把头发弄乱,接着缩在墙角,楚楚可怜的低声抽泣,“呜呜呜……”

她本想把衣服丢到宫墙里面,可是又担心衣服抛起的時候会引起注意,只好扔到旁边了。

听到哭泣声,林成赶紧过来,看到一个女人狼狈的缩在墙角哭泣,但却没有同情她,而是严肃的质问:“姑娘,你为何在这里,”

得下去出。“我……刚才有几个男人想轻薄我,我努力的跑,结果跑着跑着就跑到这里了。公子,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了,不要毁了我的清白,我求你。”红巫令装出一副柔弱女子的样子,不断的往墙角缩,苦苦的哀求着。

林成没有立刻回答,用阴沉的眼神看着她,久久不语。

风天泽走了过来,也看到了缩在角落里的女人,只是看了一眼,立刻剑眉紧怒,严厉的命令道:“带回去拷问,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从她嘴里问灵儿的消息问出来。”

“是,王爷。”林成听令办事,已经不再拘泥于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直接掐住红巫令的手臂,将她拉起来。

红巫令觉得自己演得很逼真,虽然风天泽已经识破,但她还是不承认,不用武力的挣扎,反抗道:“你们干什么抓我,我犯法了吗,放开我,放开我。”

“想在本王面前蒙混过去,做梦。”风天泽用手掐住红巫令的下巴,因为失去月听灵,心情很不好,一肚子的怒火,俨然已经变回原来的南冥王,冷漠、阴狠、浑身都是煞气,甚至比以前更冷、更狠,眼眸里時時刻刻都带着杀气,一副杀人魔鬼的样子,让人畏寒。

“我,我被人欺负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抓我,”红巫令即便已经被风天泽可怕的样子吓得心底发毛,但还要装无辜。她不得不装,因为这是她唯一能从南冥王手中逃脱的机会。

“想跟本王斗,你还嫩着点,要不要本王告诉你,一个女人被人侮辱之后是什么样子,你以为简单的把衣服撕破一角,把头发弄乱就能骗得过本王的眼睛吗,”风天泽加重手中的力道,狠狠的掐着红巫令的下巴,如果不是还要从她嘴里问出灵儿的消息,他早就把这个女人给杀了。

“我……我不知道你是说什么,”

“很快你就知道了。”

“你……”红巫令还想继续争辩,但是话还没说出来,突然听见风天泽惊叫。

“灵儿……”风天泽看到了不远处的衣服,立刻跑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紧紧的拿在手中,眼眸里的怒气越来越大,最后气得一掌打在宫墙上,将宫墙的一块地方给击倒了。

看到倒下的宫墙,红巫令大惊失色,想象着这一掌打在她身上,浑身就打寒颤,这下真的怕了。难怪天神再三的叮嘱她们,切不可小看南冥王,看来还真不假。这次虽然成功的把月听灵抓到,但她的小命赔上了啊?

早知道她就不该对白巫令下手,有白巫令在的话,她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将她带回去,用最短的時间从她嘴里问出灵儿的消息,本王进宫一趟。”风天泽下完命令之后就拿着月听灵的衣服往皇宫里走去,看都没有看红巫令一眼。

“是。”林成点点头,恭敬的接下命令,然后押着红巫令往前走,“走。”

红巫令起先还能乖乖的走,等风天泽走远之后,就开始不安分了,用美色勾引林成,“想必你就是南冥王身边的第一侍卫林成,果然是俊俏得一表人才,把我都迷住了。”

林成不受她的.诱惑,但却从她的话中听出了另外一个意思,冷笑的嘲讽道:“你还真是厉害,居然知道南冥王身边的第一侍卫是林成,由此可见,你脑袋里一定有我们王爷想要的东西,乖乖的跟我去一趟南明王府。”

“你……”红巫令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再演戏,没好气的问:“你带我去南明王府干什么,”

“因为那里可以让你把该说的和不该说,想说的和不想说的,全部都说出来。”

“你想对我做什么,”

“既然你们敢打王妃的主意,那就应该知道会得罪南冥王,得罪南冥王的下场,这个世上应该没几个人不知道的。少废话,快点走。”

红巫令不再多说,继续乖乖的走,努力的想着其他逃脱的办法。她一定要趁着南冥王不在场的時候逃掉,不然等到了南明王府那可就永远逃不掉了,可是旁边这个乃是南冥王身边第一侍卫,能力一定不小,想要从他手中逃走,恐怕也不是易事,怎么办,

林成知道红巫令一直在想办法逃走,所以都提防着她。如今王妃被人掳走,不知所踪,只有从这个女人身上才能找到线索,所以他必须把人看紧了。

风天泽回到月听灵被人掳走的现场,打算从起点开始寻找,看到百草居士在现场寻找蛛丝马迹,于是就直接问他,“有发现什么线索吗,”

百草居士最后检查了有个黑衣人的尸体,然后站起来,恭敬的回答,“回王爷,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梅花堂的人,但其中有几个身份不详,属下问过这里的侍卫,他们也不是宫中之人,而且他们和梅花堂所使用的兵器都不同,他们只是用绳子,身上还有许多飞刀。神鞭娘子刚才就是被人用绳子绑住四肢,无法动弹,看来这些人的目的就是钳制住神鞭娘子,不让她使用鞭子。”

“绳子,”风天泽一听到绳子,突然想起了在清幽宫曾经遇刺的事,那次的刺客也都是用绳子。当時他就觉得这些刺客奇怪,总感觉他们不像是来刺杀,倒像是来送死,这件事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如今他们再次出现,难道目的就是掳走灵儿吗,

风天泽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下令道:“百草,你去一趟清幽宫,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是,王爷。”百草居士即刻听令办事,前往清幽宫。

“灵儿,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谁也别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风天泽看着地上的黑衣人,自言自语的发誓,慢慢的视线转移到屋檐上,于是纵身一跃,到上面去查看。

没多久,皇上带着许多的侍卫来到现场,看到一地的尸体,心里顿時起了一股惧意,稍微的抬头一看,发现风天泽在屋顶上,于是也跃上去,和他站在一起,沉重的说道:“天泽,刚才这里发生的事朕都知道了,你……没事。”

风天泽不理他,只顾着寻找线索,想尽快把月听灵找回来。今天的事他的确生皇上的气,但他现在只想找灵儿,不想算账。

“天泽,你在找什么,朕派人帮你找。”皇上感觉到了风天泽的冷漠和寒意,甚至还有种陌生的感觉,但还是努力的跟他说话,只可惜没用,对方就是不理他,他只好继续说,“天泽,刚才雨妃遇刺,朕即刻赶过去救她,所以没能顾及到你这边,朕向你道歉。朕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雨妃怀孕了……”

“够了。”风天泽大吼一声,因为月听灵被掳走的事已经够火大了,所以不想听其他废话,更不想听到月听雨的消息,于是严怒的警告皇上,“你最好不要再在我面前提那个女人,否则我现在就去把她给杀了。”

“天泽,朕知道没能立刻派人来保护你们,是朕的错,但既然你们都没事,你为何还要如此待朕呢,”

“你知不知道,灵儿不见了。”风天泽两手揪住皇上胸前的衣襟,对他发火。

皇上一直以为没发生什么事,现在才知道月听灵不见的消息,紧张的问:“这,这怎么回事,南明王妃怎么会不见了呢,”

“如果灵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就倾覆天下,让所有的人都为此付出代价,尤其是月听雨。”

“天泽……”

“你听清楚了。”

“朕不知道事情会如此严重,发生这样的事也不是朕想看到的,你能不能理智一点处理问题,”皇上拉开风天泽的手,试着跟他讲道理,想安抚好他,免得他冲动行事。

他刚才还因为雨妃怀孕的消息倍感欢喜,可是现在如因为风天泽的怒火感到害怕,现在是害怕大于欢喜,简直就觉得是毁灭。

“理智,你还有脸跟我说理智,你又何曾理智的处理问题,”风天泽嘲讽的反问。

“朕如果不理智的话,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了。”

“那是因为你的雨妃没事了,所以你才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在你遇刺的時候,你怪我为了灵儿不去保护你,那么在我出事的時候,我是不是也应该怪你为了雨妃而不来保护我呢,皇宫之中突然出现几百个黑衣刺客,你居然掉头就走,连一个侍卫都不派来,就算你不是幕后的指使者,也是个间接凶手。”

如果刚才有侍卫和弓箭队在场的话,灵儿就不会轻易的被人掳走,纵使皇上要去救月听雨,难道就不能下令,让一对的侍卫和弓箭手来保护他们吗,

或许他和皇上之间该真正的结束了。

“你是南冥王,难道也需要人保护吗,”皇上有点赌气,不想再和和气气的说话,干脆就大胆的理论。

“好,很好,我是南冥王,不需要人保护,那么你是皇上,也不需要我保护。从今天开始,我风天泽不会再为你办一件事,你可以除去我王爷的身份。”风天泽话一说完,从屋檐上跳下,转而去其他地方寻找线索。

皇上还站在屋檐上,想不到事态会越闹越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也从屋檐上跳下,来到风天泽身边,委婉的哀求他,“天泽,我们乃一母同胞的兄弟,有什么事可以好好说。朕会命人帮你找南明王妃,你也别怪朕的糊涂了,好吗,”

“不需要。”

“天泽,你有见过一个天子三天两头的向臣子哀求、认错的吗,”

“你可以不求我,也可以不向我认错。”

“你——哼。”皇上又生气了,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去,不想再哀求和认错。他已经让步让到这个地步了,难道还不行吗,VExN。

风天泽没有在乎皇上的反应,更不管他是留下还是离开,努力的寻找线索,可是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即便如此,他也不能放弃,哪怕是挖地三尺,他也要把灵儿给找回来。

上一章:第214章:魔性激发 下一章:第216章:由不得你
热门: 红楼史上最刚的贾赦 帝凰 总裁老公追上门 木槿花西月锦绣 采花贼:桃花村的女人们 情书 小欢喜 我在春天等你 狐狸的报恩 公主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