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魔性激发

上一章:第213章:专心御敌 下一章:第215章:变回原样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听灵心智已经被控制,此時此刻犹如一个提线木偶,双眼无神,顺着拉线人的指示做事,挣开风天泽的手,恍恍惚惚的走开,根本没把旁边的刀光剑影放在眼里,不过黑衣人却也没有攻击她,只是对付风天泽、林成和神鞭娘子。

都事那子。“灵儿……”风天泽一心保护月听灵的周全,所以没注意到她脸上表情的突变,直到她的手突然挣开,他才感觉到不妙,想将她给拉回来,谁知这个時候屋檐上同時飞出数十把飞刀,齐齐的朝他身上射来,而且还源源不断,将他困住,致使他无法第一時间将月听灵给拉回来。

月听灵无畏的走在如雨一般的飞刀中,完全不担心飞刀会射到自己身上,一步一步的朝旁边走过去。

“灵儿……”风天泽心里一急,于是一掌将射来的飞刀打落,想以最快的速度将月听灵给拉回来,可是这些飞刀似乎怎么都打不完,他打落多少,屋檐上就射出多少,甚至是越来越多,再加上旁边有黑衣人袭击,将他逼得步步后退,情急之下,只好命令神鞭娘子将月听灵给绑回来,“神鞭娘子,把王妃拉回来。”

“是。”神鞭娘子以闪电般的速度换了另一条没有刺的鞭子,正想要往月听灵身上甩过去,将她绑回来,却不料这个時候,突然有五六个黑衣人从屋檐上飞过来,每个人手上都拿有绳子,同時把绳子往她身上甩过来,绑住了她的四肢,不让她动弹。

林成看到神鞭娘子被钳制住了,于是想过来解救,可是周围的黑衣人却不让,都以生命的代价阻拦他。

风天泽被飞刀阵困住,神鞭娘子被钳制住了四肢,林成被密密麻麻的黑衣人围堵,三人一時半刻都脱不开身,无法将失去神智的月听灵给拉回来。

不管场面有多混乱,月听灵始终没有受到一点伤害,而她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只知道顺着耳边传来的命令行事:离开南冥王。

“灵儿……”风天泽看到月听灵已经离他有十几步远的距离,又急又怒,怒意将他体内的魔姓激发,两眼突然冒起了红光,像是地狱的烈火,可怕至极,身体里有一股气流不断的在乱串,致使疯狂的想杀人。

“王爷……”林成看到风天泽眼睛的变化,知道他体内的魔姓开始发作了,于是提醒神鞭娘子,“玉娘,小心点。”

“这些人的劲力好大,我挣不开。”神鞭娘子努力的想挣脱开四肢上的绳子,但怎么都挣不开。

“啊……”风天泽怒声嘶吼,开始疯狂的杀人,那些飞刀都在离他一步远的距离自己掉落,根本射不进来,而黑衣人只要靠近他都会被他弹飞,现场的刀剑碰撞声,顿時变成了惨叫声。

没了飞刀的阻拦,风天泽开始往月听灵走去,要把她拉回来。

这時,屋檐上的飞刀没有了,但却换成了烟雾石,一块块石头从上面砸落到地上,冒起滚滚浓烟,让人看不清四周的东西,即便连自己的手都看不到,更何况是其他人。

来刺杀的黑衣人虽然死了不少,但却还有百余人,飞刀的出现原本已经让他们很吃惊,更何况后头还有浓烟,一時之间搞不清楚状况,所以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只能站着不动,看情势行事。

浓烟一来,风天泽就看不到月听灵的身影,因为太过于焦急,心里的怒火急剧冒涨,最后受不了,使出浑身的气劲,仰天大吼,“啊……”

巨大的吼声,外加身上发出的震力,将周围的黑衣人全部都震倒,就连林成也站不稳的倒下。

没多久,浓烟慢慢散去,风天泽立刻在人群中搜寻月听灵的身影,正巧看到她的背影从屋檐上飞了下去,于是立刻追上。

“王爷……”林成快速的站起来,也跟着追了上去。

神鞭娘子身上还被绳子缠着,刚才因为风天泽的怒吼,将用绳子绑着她的人都震倒了,等她清理掉身上的绳子之后,已经看不到风天泽和林成的踪影,只好留下来对付那些黑衣人,想从他们口中问出点什么消息,可是她才刚站起身,所有的黑衣人都立刻抹脖子自杀,无一活口。

看到这些人如此统一的自杀,不用想都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梅花堂。

百草居士冲忙赶到现场,可是当他来的時候,只看到了一地的黑衣死人,还有站在死人堆中的神鞭娘子,因为看不到风天泽和月听灵,心里很是着急,惊慌的问:“玉娘,王爷和王妃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现在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可以确定,这些刺客的目的不是刺杀王爷,而是抓王妃,王爷和林成应该是追王妃去了。”

“能从南冥王眼皮底下把人掳走,可见幕后安排这一切的人一定不简单。”

“是梅花堂的人。”

“梅花堂还没那个实力跟王爷作对,这几个人不是梅花堂的人。”百草居士稍微的看了看几个人的尸体,发现某些人的手臂上没有梅花刺青,而且穿的黑衣也跟其他人不同。

“不是梅花堂的人,那会是谁?”

“我暂時还不知道,得从他们的尸体上找些线索,不过这里大部分都是梅花堂的人,可见这件事跟他们脱不了干系。你现在马上回南明王府,召集其他的奇士,一同前来相助。我暂且留在现场,寻找些蛛丝马迹。”百草居士吩咐完之后,就开始检查地上躺着的尸体,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rBJo。

“好,我这就去。”神鞭娘子没有犹豫,快速的赶回南明王府找人帮忙。

风鸿宇一身黑装,躲在角落里,本想趁着风天泽被黑衣人包.围的時候将月听灵掳走,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屋檐上居然也有人,这些人将他的全盘计划全部打乱,为了不暴露身份,他只好按耐不动,谁知一阵浓烟之后,月听灵却不见了。

可恶,损耗了梅花堂几百个顶尖的杀手都没有抓到月听灵,这个女人还真是够厉害的?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有人搞乱,他早就把人给抓到了。

不过越是这样,他就越要得到这个女人,他不相信天下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何况只是一个女人。

风鸿宇因为没有抓到月听灵而感到愤怒,但他却没有因为愤怒而忘了大局,赶紧将身上的黑衣脱下,拿出火折子烧掉,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去找皇上,趁乱混入人群中,神不知鬼不觉,没人知道他是突然加入,还以为他是同皇上一起前来的。

月听雨因为遇刺吓得心惊胆战,真怕自己就这样死掉了,看着保护她的侍卫一个一个被杀,而她又跑不掉,只能躲在宫女太监后面,以求自保,心里不断的祈求老天爷,祈求着皇上快点来救她。

她好不容易才熬出头,如果就这样死了,她真的不甘心。

她不想死。

皇上带着人急忙赶来,一到现场,看到浓烈的大火前厮杀的场面,着急的在人群中搜寻月听雨的身影,高喊道:“爱妃。”

皇上来了,同時也把侍卫和弓箭队给带来了,黑衣人只有十几个,没一会就被全部杀死。

月听雨一看到皇上,立刻跑到他身边,投入他的怀抱中,哭泣的说道:“皇上,吓死臣妾了。”

“没事了,刺客已经全部被杀,没事了。”皇上搂着月听雨,在众人面前哄着她。

“皇上,呜呜……”月听雨被哄了之后,哭得更伤心了,不过小命还在,总算是让她松了一口气。她极有可能已经怀上龙种,大好的前途在眼前,过不久就母仪天下,如果这个時候死了,她说什么都不会甘心的。

“爱妃受惊了,朕从现在开始会一直陪着你,别怕。”

“恩,谢谢皇上。”

“只要你没事就好。”

看到皇上和月听雨如此亲密,皇后虽然有些嫉妒,但却不是很生气,唯一让她担心的就是月听雨的肚子,以皇上对月听雨的宠爱,如果她生个龙子,那必定就是太子了。

不行,太子之位只能是她儿子的,谁也别想夺走。

皇上确定自己的女人没事之后,这才想起风天泽那边的情况,担忧而严肃的问:“南明王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现场一阵沉默,没人回答。

不是没人回答,而是没人知道,因为他们都是跟着皇上一起离开,自然不知道南冥王那边的情况。

皇上对于这种沉默感到很生气,怒吼的质问:“你们都哑巴了,怎么都不说话?”

对于皇上的怒吼,所有人还是以沉默回应。

风鸿宇为了凸显自己在现场的事实,刻意站出来说话,“回皇上,刚才一听到雨妃遇刺,我们所有的人都随着皇上一同前来了,所以并不知道南冥王那边的情况。不过南冥王武艺超群,天下无人能敌,身边又有林成这等高手侍卫,应该不会有事的。”

“我不要什么应该、或者、可能的结果,朕要的是肯定。”皇上这下慌乱了,总感觉自己中了什么阴谋,可是又不能很确定,于是严厉的命令道:“那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看看南冥王那边的情况。”

“是。”风鸿宇第一个接下命令,第一个转身离去,随后其他人也跟着走了,但是才走了几步,就有一个侍卫来报,“报……启禀皇上,南冥王和南明王妃等人受到几百黑衣人的袭击……”

皇上一听到风天泽被几百个黑衣袭击,不等侍卫禀报完,震惊的问:“那后来呢,后来情况怎么样了?”

雨妃这边才是十几个黑衣人,天泽那边是几百个,人数如此悬殊,就算是笨蛋也知道敌人的目的是刺杀南冥王而不是雨妃。难道他真的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后来……”侍卫有些吞吞吐吐,不敢往下说。

“后来怎么样了,说。”皇上严怒的质问。

“当時无人在场,所以没人知道具体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当小的赶到现场的時候,只看到地上躺有几百个黑衣人的尸体,还有南冥王身边的百草先生在检查现场,南冥王和南明王妃不知所踪。”

皇上对于这个结果还算满意,紧绷的脸终于松开了,叹息道:“既然百草先生能在现场检查,那就证明天泽没事,只要他没事就好。”

风鸿宇知道事情的经过,但却不说,听到皇上说的这句话,心中暗自窃喜的说道:庸君,中了敌人的离间和调虎离山之计都不知道,这下我倒要看看谁还会帮你稳住这个皇位?

“皇上,南冥王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这些几个刺客奈何不了他,您就放心。”月听雨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了神,又有心思哄皇上开心了。

“爱妃说得对,天泽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这些几个刺客奈何不了他。他大概是回南明王府了,先不要去打扰他们,过两天朕再向他赔罪好了。”皇上不断的为自己心慌意乱找借口安抚,明明能感觉到今天刺杀事件疑点重重,但却不愿意去多想。

“皇上,您又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呢?”

“如果不是朕弄什么家宴,今天的事也不会发生,这难道不是朕的错吗?”

“皇上,这不是您的错,就算您不弄家宴,那些想要刺杀南冥王的人也会找其他办法,所以您不需要自责,更不需要道歉。”

月听雨这句话,让风鸿宇觉得很可笑,暗自嘲讽她:简直就是个蠢女人,为了讨好皇上,却不知已经把他推到刀尖上了,这种笨女人,送给他,他都不要。

皇后一直都不说话,暗中观察着所有人的表情,风鸿宇那抹淡淡的阴笑自然也逃不过她的眼睛,月听雨说话的愚蠢也不例外,为了大局着想,只好勇敢进言,“皇上,皇上难道不觉得的今日之事颇为奇怪吗?皇宫大院,戒.备森严,居然没人知道藏着几百个黑衣人,若不是内部有人安排,那就是敌人太强大,两者之间,牵着可能姓最大。”

“皇后此言何意?”皇上严肃的问,虽然不喜欢皇后说的话,但她说的都是事实,他也只能接受事实了。

“最近宫里频频出现刺客,但人数最多也不过几十个,然而今天却来了几百个,如果南冥王将此事归咎在皇上身上,那后果是什么呢?”

“这……”

“皇上,臣妾方才有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当皇上得知雨妃遇刺而离开時,将现场所有的侍卫都带走了,换言之,只有南冥王和南明王妃以及他们的两个手下对抗几百名黑衣人,就连来禀报的侍卫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由此可见,当時没有一个侍卫去保护南冥王。偌大的一个皇宫里,出现了几百个刺客,但却没有一个侍卫前去保护,这意味着什么呢?”

“什么?”

“如果不是皇上忘记命人前去保护,那就是皇上没有命人去保护,不管皇上是忘记了还是没有,结果都一样,南冥王会认为这次刺杀事件与您有关……”皇后话中有话,歼笑的看了月听雨一眼,寓意很明显。

“什么?”皇上这下彻底的慌张了,原本想借这次家宴缓和他跟风天泽的关系,想不到却弄巧成拙。

月听雨知道皇后话中的意思,心里一抽,有些害怕了,突然胃部很不舒服,于是用手捂住干呕着,“呕……”

皇上还在深思皇后的话,一听到月听雨的干呕声,赶紧收回思绪,转而关心的问她,“爱妃,怎么了?”

“皇上,我……”月听雨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头一沉,整个人就晕了过去,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爱妃……来人啊,快传御医。”皇上慌急的将月听雨横抱起,然后往自己的寝宫快速走去,不再多想皇后说的话。

皇后站在原地不动,面无表情的看着皇上离去的背影,突然有一种江山不保的感觉。看来她得自己去找南冥王好好谈谈,她绝对不会让月听雨这个女人把未来属于她儿子的江山给败掉。

皇上走了,所有人也相继跟着离去,但有人却还没有走。

风鸿宇走到皇后身边,低声的跟她说话,“这样一个昏君,值得你劳心劳力的为他吗?”

“本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皇后威严的说道,不想和风鸿宇搞得太近。

“皇后娘娘如此聪明,怎么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呢?皇上此時心里只有雨妃,那么太子之位想必非她的孩子莫属。皇后今日一席话,已经得罪了雨妃,他日她母仪天下之時,只怕皇后娘娘在这后宫之中就没有容身之地了。”

“北进王,有些话心知肚明就好,说出来可是会有麻烦的。”

“谨遵皇后的教诲。”

“哼。”皇后冷哼一声,不跟风鸿宇说太多,直接走人。别人或许不知道,尤其是皇上,但她知道,风鸿宇是个野心极大的人,这个人不得不防。

上一章:第213章:专心御敌 下一章:第215章:变回原样
热门: 美人谋 尸村 混沌修真诀 小萌宝宠爱指南 菟丝花 燃烧吧!火鸟 爱情并非徒有虚名 天配良缘之商君 我在灰烬中等你 同床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