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必须在乎

上一章:第209章:起了杀念 下一章:第211章:不需下跪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红巫令被针穿透了手掌,大喊一声,然后四处寻找暗算她的人,可是一个人影都没见到,就连刚才射.她的针也没看见,由此可见,出针之人武功甚高,远远在她之上。

这時,门外传来了吵杂声。

“有动静,快,快。”

“那边有动静。”

“快点,快把这里全都围起来。”

红巫令知道自己刚才那一喊惊动了这里的人,生怕行迹败露,只好跳窗而出,赶紧逃跑。

也罢,白幽中了她一刀,就算不死也伤得不轻,反正没人能证明是她下的手,只要她死不承认就没事了,以后再找机会下手。

红巫令逃走之后,白幽体力不支,慢慢的闭上眼睛,但是跟上一次一样,在她完全昏迷之前,看到一身白衣男子朝她走了过来,不过她还是没能看清楚他的容貌,便闭上了眼睛,实在是无力再睁眼了。

高流水走进屋里,虽然没有点灯,但他还是能清楚的看到躺在地上的人,于是朝她走了过来,蹲下身,静静的盯着她苍白的容颜看,发现她的腹部血流不止,赶紧将她横抱起,放回到床上,然后对外面赶来的人下命令,“立刻去请大夫来。”

“是。”门外的人听到命令之后,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还是尽快去请大夫。

管家走进屋里,将蜡烛点亮,看到地上一滩鲜红的血,有些吓到了,慌张的问:“大人,这,这是怎么回事,有刺客吗?”

“我来的時候已经是这样了,所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位姑娘被人捅了一刀,血流不止,必须立刻止血才行,不能等大夫来再止血了,否则姓命堪忧。府上有没有止血的药,帮我拿一点来。”高流水温雅的说道,即使是对下人,也是温文有礼,毫无高高在上的架子。

“你们快去把药拿来。”管家命令一旁的仆人,让他们去拿,自己却留下来,看了看床上的人,忍不住劝说几句,“大人,这个姑娘可能会给您带来很大的麻烦,您还是别管她了,免得招来祸端,那就不好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既然把她带回来了,岂有不管之理?”

“这位姑娘的仇家一定不好惹,您才把她带回府上不到一天,仇家就找上门了,大人您这样帮着她,她的仇家恐怕会连你也不放过的。”

“我心意已决,无需再多说。这位姑娘伤得不轻,必须要有人照料才行,管家,找个伶俐一点的婢女来照顾她,她身上的衣服必须换下,你速去准备,她如今危在旦夕,稍有差池就会香消玉损,不可耽误了。”

管家知道多说无益,于是就听令办事,“是,大人。”

白幽虽然昏迷了,但却还有意识,依稀的能听见旁人所说的话,自然也知道自己被人抱到了床上,从声音中她可以判断得出救她的人是一个男子,他的声音很好听,温柔似水,犹如一股暖流串入身体里。

他,到底是谁?

这時,下人将止血药拿了进来,恭敬的递上,“大人,药来了。”

“好,天色已晚,该休息的人都回去休息,留下几个人来看着便可。”高流水将药瓶拿了过来,打开盖子,稍微闻了一下,这才把药轻柔的往白幽腹部上的伤口倒去。

伤口被药物触碰到,疼得白幽直邹眉头,低声的痛吟,“嗯……”

听到她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呻吟声,高流水把动作放得更轻了,免得她疼得厉害,还温柔的在她耳边说道:“你伤得不轻,又血流不止,必须止血才行,忍一会,大夫很快就来。”

听了这般温柔的话语,白幽紧邹的眉头松开了,以往她从不会降低对周围人和事的警惕,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温柔的声音,她却一点都警惕不起来,很想再听,只可惜她现在说不出话,即便是能说话,或许她也不会和一个陌生人多说什么。

“大人,大夫来了。”仆人急冲冲的将大夫领进来。子才幽得。

高流水站起身,让出位置,两手握拳,稍微鞠躬的请求大夫,“大夫,还请你救救这位姑娘,她的伤势很重。”

大夫因为高流水这般行礼感到受宠若惊,赶紧回来,“大人言重了,救死扶伤乃是医者之职责,小人定当竭尽全力。”

“大夫,请。”

“恩。”

白幽一直想从周围这些人的谈话中听出救她的人的身份,可是听来听去,只听到大家叫他‘大人’,虽然知道他是个当官的,但是范围太大,她无法确定是哪一个,然而意识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她最终还是没能知道救命恩人是谁就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

高流水站在一旁,看了看正在给白幽治伤的大夫,然后将视线移到敞开的窗户上,若有所思着。

红巫令仓皇的逃回来,受伤的手掌痛得她额头直冒冷汗,只能自己简单的处理伤口,回想起刚才的事,她就极度后悔,早知道她就不废话那么多了,直接把白幽解决了就好。

不过白幽伤得怎么重,又挨了她一刀,也有可能活不成了。

红巫令努力的自我调节,不再去想白幽的事,而是猜想今天发针的人是谁。她是在新.科文状元的府邸找到白幽,那个地方是高流水的,难道发针的人是高流水吗?

不对,应该不是他,高流水是个文弱书生,不可能有这等高深的武功。

可若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就在红巫令沉思的時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将她吓了一跳,警惕的问:“是谁?”

“红巫令,五更已过,公子让我来告诉您一声,准备事宜。”

“好,我知道了,马上准备。”

“那我先走了。”书录只是来说一声,说完就走,并没有进房间。

红巫令看着手上的伤,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忍了忍手掌上的疼痛,不再理会,开始着手准备自己的事。她已经答应公子要引开南冥王,那就必须做到,否则公子的心里就更没有她了。

清晨,温暖的霞光普照大地,将黑暗驱走,让光明大地一片光明。

风天泽一如既往早起练武,但今天总是心神不宁,视线总是放在敞开的房门上,想着里面还在熟睡的人,实在是无心练剑,干脆不练,往房间里走了进去,坐到床边,静静的看着床上人,然后用手轻抚着她红润的脸颊,脸上浮现出害怕之一。

他明明已经拥有她,为什么还是有一种失去的感觉呢?

“灵儿,你不会离开我的,对?”

现在还是大清早,所以月听灵还窝在床上呼呼大睡,而且是抱着被子睡,可想而知,睡相有多不雅。

风天泽早就习惯了她这副摸样,而且很喜欢她这种可爱的样子,忍不住俯身而下,在她的唇上蜻蜓点水。

可是才点了一下,就把身下的人弄醒了。rBJo。

月听灵睡得正香,突然觉得有中黑压压的感觉,于是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风天泽那张大脸,不过一点都不吃惊,还有心思跟她撒娇开玩笑,“小风,你一大清早的就在吃我豆腐啊?”

“是不是吵醒你了?”他没有起身,依然压在她上面,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反正也睡得差不多了,醒来也无所谓。这个時候你应该在练剑才对,今天怎么有心情跑来亲我?”她两手圈抱住他的脖子,用自己的鼻子俏皮的去撞他的鼻子。

“我今天心绪不宁,灵儿,不如今天就别进宫了。”

“我看你是紧张过头了,所以才会心绪不宁,别忘了,你可是南冥王,你连皇上都不怕,还怕什么呢?”

“怕失去你。”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杞人忧天啊。”她双手捧着他的脸,然后在他的额头上也亲了一口,希望他能安心一点。

“不管是不是我杞人忧天,今天还是不要进宫的好,我现在就派人进宫给皇上捎个话。”风天泽说做就做,站起身,正想叫人。

但是月听灵不让,拉住他的手,阻止他,“没这个必要,我们昨天不拒绝,今天才拒绝,这样就等于很不给皇上面子。我们已经搞得皇上很多地方没有台阶下,如果一个家宴都不给他面子,那岂不是很过分吗?”

“无所谓,除了你,其他人我不在乎。”

“你不在乎,但是局势让你必须在乎,谁叫你是南明王,为人臣子,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的。”

“我可以不当这个南明王。”

“但你现在还是南明王啊。時候也不早了,我们该准备准备,好出发去皇宫了,免得去晚了不好。”她不能让小风和皇上的关系继续恶化下去,所以不管今天是不是真的有危险,他们都必须参加这个家宴。

风天泽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了下来,如今他能做的,就是做好防备,希望一切都如灵儿所说,是他太过于紧张,所以才这样心绪不宁。

上一章:第209章:起了杀念 下一章:第211章:不需下跪
热门: 愿祈久安 世家(上) 桃形树下的女人们 荒原闲农 你别欺负我 有病,不治 我们真的不合适! 斗魂 穿回来后他把豪门霸喵rua秃了 日月同辉大佬的穿越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