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改变阵法

上一章:第192章:月圆阴谋 下一章:第194章:奇特香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高流水中状元之后,身价直线上升,尤其是之前瞧不起他的店小二,现在根本就没脸见他,只能在远处干巴巴的看着他坐官轿离开,

如今大街小巷都已经传遍了皇上亲自监考的事,很多学子都后悔今年没有报名参加科考,想着明年要报名参加,

这原本是一件好事,但却有人对此很不快,

庞海威坐在酒楼靠窗的位置,亲眼看到高流水的轿子经过,想到自己没能金榜题名,心里很是不甘,越想越愤怒,甚至起了杀念,阴狠的看着下面的轿子,对里面的人想杀之而后快,

不仅是高流水,还有月文星,这两个人他都不会放过,但月文星武艺超群,想要杀他不是简单的事,所以只能先从高流水身上下手,

高流水坐在轿子中,此時已经换下那一身褴褛的衣衫,穿着一身白的长衫,俨然不是以前那个穷读书人了,而是个修净俊逸的儒雅公子,前后简直就是判若两人,但有一点始终没边,他的淡静,

月文星早已在状元府外面等候,一看到轿子来了,立刻用挑衅的语气打招呼,“新.科文状元,幸会幸会啊?”

高流水身边的人并没有见过新.科武状元,所以认不出眼前的人是谁,立刻训斥他的挑衅,“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拦住状元爷的轿子?”

“停轿,”高流水命令轿夫停轿,然后温雅的从轿子从走出来,以一个文人的方式,和和气气的向月文星打招呼,“原来是新.科武状元,幸会幸会,”

“还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现在的你,和当日在考场上衣衫褴褛的你简直就是判若两人,”月文星的语句中,字字带着挑衅,很明显的来者不善,还暗含着敌意,

对于这种敌意,高流水并没有多大反应,还是一如往常,温润儒雅的说话,“这都是拖了皇上的洪福,高某才有今日,”

“是吗?高状元,能否请教你一个问题?”

“月状元不必客气,但说无妨,”

“这些年来,参加科考的人都是一些有背景的人,而你毫无背景,为何敢来考科举,难不成高状元能预知未来,知道皇上会临時改题和亲自监考?”

“那么高某反问月状元一个问题,你如今高中武状元,难道也是靠背景得来的吗?”

“高状元何出此言呢?”

“如果你不是靠背景得来的,那怎么会也参加科考呢,难道月状元有预知未来的本领?”

“你……”高流水的反问,让月文星一時之间无言相驳,陷入了沉默,不得不承认这个高流水有点本事,

能把他逼到无言相对地步的人,世上可不多,

高流水将月文星逼到了无言相对的地步,但他却没有任何得意之色,和和气气的说话,“月状元,高某今日才刚要搬进状元府,对里面的诸事尚且不熟,所以不能招待您了,还望多多原谅,改天定登门赔罪,”

“高状元言重了,在下还有事,告辞,”月文星没好气的说道,然后一副很不服的样子转身走人,

“月状元慢走,”高流水礼貌送客,言行举止优雅得当,但又不失尊严,

月文星没有任何回应,带着一股高傲的气势,直接走人,

旁边的随从有些看不过去了,愤愤不平的说道:“可恶,皇上都还没有封官进爵呢,他就这样嚣张了,摆明是来给我们下马威的,”

“不用跟他计较,行正,无畏;端言,无惧,善其自身,方能言他人,走,我们进去,”高流水礼貌送走月文星之后,挺直腰板,一只手至于后背,正气的往状元府的大门走进去,

“……”随从们不大明白高流水说的话,迷迷糊糊的,但也没多问,跟着他走进去,

月文星还没走多远,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下,突然觉得高流水身上有股不同常人的气质,

一般而言,一个穷读书人高中之后定是喜上眉梢,但是他看不到高流水的眉宇间有任何喜悦,还是像以前那种,沉静、稳练、淡雅,虽然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但却总是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月文星想着想着,突然想到白巫令刚才跟他说的话,立刻将脑海中所想的事甩到一边,不让自己再浪费心思在无关紧要的事上,现在最重要的是抓到月听灵,带回去给祭师,而不是去管高流水到底是什么人?

如果这一次不成功,只怕下次想要动手就更难了,

月听灵养了两天的伤,实在是坐不住了,于是就跑到书房去找风天泽,想知道他到底在忙什么,

来到书房门外,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刚跨进门槛就开口询问:“小风,你这两天在忙什么呢,都不见你的人影?”

风天泽正和十八奇士的几人在议事,即便有人突然闯进来,大家也没有惊讶,淡然的面对一切,

“灵儿,你找我有事吗?”

“你们是不是在商量什么事啊,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月听灵看到怎么多人在,像是在开会的样子,心里很明白自己来的不是時候,所以唯唯诺诺的问,

“无妨,你身上的伤好了吗,还疼不疼?”风天泽关心道,眼眸里满是温柔,

“这点小伤不碍事的,有百草叔叔的灵丹妙药,就算我不想好都难呢?小风,你从皇宫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忙,到底忙什么呢,能不能告诉我?”

“我们正在调查一些人和事,只是还没什么进展,”他没有隐瞒她任何事,直接回答她,

“你们在调查什么人、什么事?你一向都不管别人的事,除非这个人惹到你了,最近有什么人惹到你了吗?”

“或许,”

“什么或许,小风,告诉我什么事好不好,不要把我搞成个局外人,不然我会很伤心的,”

“呵呵,”听到月听灵如此撒娇的声音,百草居士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

月听灵听到了他的笑声,没好气的问:“百草叔叔,你笑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开心罢了,”

“开心,为什么事而开心?”

“为有这样一个南明王妃感到开心,”

“百草叔叔,你能不能把话说得明白一点啊,虽然我是挺聪明的,但也不是无所不知,尤其是像你这种喜欢卖弄文字游戏的人,我还真搞不懂你们,”

月听灵俏皮可爱又有趣的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哈哈……”

风天泽也忍不住轻唇微动,开心的笑了,

“有那么好笑吗?”月听灵白眼看着全场的人,虽然有些人还不认识,但对他们也并不陌生,相信以后会慢慢熟悉他们的,

“王妃,不得不说,全天下恐怕只有你能让王爷露出开心的笑容,”万事知摸着自己的长胡子,边说边点头,似乎对眼前的人很满意,

“哇,老爷爷,你的胡子好长啊,能摸摸吗?”月听灵问完之后,没等对方回答,她已经伸手去摸了,“我长怎么大,还是第一次摸老人家的长胡子哦,嘿嘿?老爷爷,您是谁啊,今年高寿?”

“老朽今年九十有一了,人称万事知,”

“哇,九十一岁啦,万事知,那你是不是什么事都知道呢?”

“惭愧惭愧,只是世人看得起老朽罢了,老朽并非什么事都知道,”

“万先生谦虚了,若是连你都不知道的事,恐怕天下也没几个人知道,”百草居士插了一下话,

“那是,我还没见过万事知不知道的事,”千金力也插嘴了,

接着众人都插上一句,“人一直待在南明王府却知道天下事,可不简单,”

“就是就是,”

“如果没有点本事,能成为南明王府的十八奇士之一吗?”

“也对,既称奇士,就必有独特之处,”

“……”月听灵对于眼前的人有些迷糊了,根本不知道谁对谁,只认识百草居士,还有刚才认识的万事知,其余的人都只是见过,不怎么熟悉,干脆就现在弄个明白,“小风,你的十八奇士到底都有些什么人啊,你不是说让君子剑教我剑法吗,是哪个?”

“在下便是君子剑,”一个中年男子,人如其名,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

“哦,你就是君子剑,怎么说来,你的剑法一定很厉害咯,”

“只是江湖人抬举而已,若是比剑法,王爷的剑术堪称武林第一,”

“小风说他的剑法不合适我练,所以让你教我,你愿不愿意教我啊?”

“承蒙王妃不嫌弃,属下愿意倾囊相授,”

“弟子在上,请受……”月听灵想当场拜师,可是还没跪下就被人阻止了,尤其是君子剑,差点没被她吓死,“王妃,拜师就不必了,”

“我要跟你学剑法,就得拜师,有什么不对吗?”

“属下是南明王府的十八奇士之一,您是主,我是仆,师徒可免了,”如果收了南明王妃为徒,那他岂不是站到南冥王头上了,万万不可,

“好像不大好,”

“这样很好,只要王妃想学,属下必定施教,”

月听灵仔细的看了看现场人的表情,发现他们的脸上似乎都有点抽筋,然后再看了看风天泽的表情,发现他整张脸都严肃紧绷着,似乎有些明白了,所以就不再强求,“那好,你记得要教我剑法哦,”

“一定一定,”

“对了,我让夏香也跟你们学本事,就看看她想跟你们其中哪个人学,你们就给我一点面子,收她为徒,怎么样?”

“这……”

“啊……”

众人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答应了,“属下遵命,”

风天泽不管此事,继续商讨刚才的事,“黑麒麟有什么消息吗?”

“王爷,黑麒麟已经混到月文星的随从中,暗中监视着,暂時还没有其他消息,不过对月文星这个人倒是了解了一些,月文星好强,这次科考中,只得了文考榜眼,所以很是不服,为止还生了一场大气,”百草居士将自己知道的全部都说出来,

“这个月文星还真不是吹牛,差点就得了文武状元了,虽然文考只得了个榜眼,但榜眼也不错了呀,对了,文考状元是谁啊?”月听灵想起了当初在丞相府见到月文星的场景,还因为他是个自恋的人,想不到是真有本事,

不过这个人,似乎动机不纯,

“这一次的文考状元是一个穷书生,名叫高流水,”

“高流水,他真的高中啦?”一听到‘高流水’三个字,月听灵突然兴奋的大喊,想不到当初帮助的穷书生会是今日的状元爷,

“王妃似乎认识他,”

“谈不上什么认识,只是有过一面之缘,你们的王爷也见过他啊?我倒要看看他以后能不能做个好官?”rBJo,

“……”

大家都没再理会月听灵,继续向风天泽说要事,“王爷,皇上对您的信任似乎大不如前,需不需要改变南明王府上山的阵法?”

“皇上的确是对小风不怎么信任了,只喜欢听我那个姐姐的话,哎……”月听灵就是耐不住,什么都要插一句,不过说的也是事实,

“王爷,有必要改变南明王府上山的阵法,以免皇上泄露南明王府所在之地,”

“属下也觉得有这个必要,”

“是的,有这个必要,”

大家都相继进言,似乎都对皇上不信任了,唯独风天泽不发一语,沉默着,

月听灵用手臂撞了他一下,提醒道:“小风,大家都在等你的意见呢,你倒是说说啊?”

风天泽坐着不动,一脸的严肃,沉思着,久久之后,冷漠道:“从今日起,改变阵法,”

下达这个命令,意味着不再信任皇上,更意味着他们兄弟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这虽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但却也不是他造成的结果,一切都跟他无关,

“王爷,明日就是十五了,还请王爷多加小心,”百草居士突然提醒大家日期的事,元说明还,

其实大家都知道,只是不说而已,被百草居士这样一提醒,众人的表情都凝重了,

上一章:第192章:月圆阴谋 下一章:第194章:奇特香味
热门: 万人迷他总在崩人设 夏沙 脱骨香 怦然心动 如若有你,一世欢喜 失格情人 明月如霜 糙汉娶夫记 佳期如梦 我只是为了10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