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洞悉能力

上一章:第190章:千钧一发 下一章:第192章:月圆阴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听灵因为掉进陷阱里,受了点小伤,本来无关痛痒,但风天泽非要她好好养伤不可,不准她再乱搞,没办法,她只能乖乖听话,因为南冥王态度强硬起来的时候,没人能改变他的决定,她也不行。

“王妃,您的药熬好了,王爷吩咐一定要您趁热喝完,药里加了甘草,所以不算太苦,王妃可以放心喝下。”夏香端药走了进来,即便身处在令人闻风丧胆的南明王府,她还是能像在皇宫里一样镇静自若,脸上丝毫没有恐惧。

“好,我现在就喝。”月听灵将药碗拿过来,喝了一小口,感觉到了夏香超强的适应能力,于是就随意的问问:“夏香,你对南明王府还适应吗?”

“刚来的时候的确有些害怕,但其后所遇之人与奴婢所想象的完全不同,在这里,让奴婢感到到皇宫里所没有的东西,虽然冷严了些,但却能让人感到安心。”夏香没有任何隐瞒,大胆的说出自己心里所想,只因为她完全相信眼前这个人。

“哦,是什么东西皇宫里没有?”

“争权夺势、阴谋诡计。后宫之中,妃嫔芸芸,无不想赢得一丝圣宠,为了圣宠,可谓是机关算尽。世人皆传南明王府的可怕,却不知皇宫又何尝不是地狱?”

“夏香,我发现你这个人很喜欢多愁善感,小小年纪就怎么多愁善感,不是件好事哦。”

“王妃教训得是,奴婢谨遵教诲。”

“你别那么紧张,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不过南明王府也不是随便的地方,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可都知道?”

“奴婢知道,一定恪守本分。”夏香弯腰恭敬的回答,不再敢多说什么,一切按照规矩办事。

月听灵也不再说这些严肃的话语吓唬她,看了看桌子上的药,喝了一小口,似乎突然想到什么,不担心隔墙有耳,毫无忌讳的问:“夏香,你把皇宫里的事看得那么透,那你猜猜雨妃的圣宠能稳住多久?“

“这……”夏香不怎么敢说,毕竟这种事不能乱说,弄不好会惹来杀身之祸。

“说吧,这里是南明王府,不是皇宫,虽然说这些事不怎么好,但我就是想知道。”

“既然王妃想知道,那奴婢就直言了。所谓的圣宠,关键在于皇上,哪个妃子能让皇上开心,哪个妃子就能得到圣宠,而想要让皇上开心,就必须投其所好、忧其之忧,但光靠这些还不行,还得审时度势,进退有度。雨妃娘娘在选秀上能挺身为皇上挡箭,可见胆识过人,能时时刻刻伴在皇上左右,足以证明她谋略超群,若是她再为皇上怀上龙种,诞下龙子,日后极有可能母仪天下,所以短期之内,她不会失去圣宠。”

夏香说完一段之后,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不敢再往下说,而是仔细的看了看月听灵的反应,发现她一脸惊讶,有些紧张了,“王妃……是不是奴婢说错了什么?”

月听灵听着夏香对后宫的分析,听着听着,露出了敬佩的眼神,慢慢的歪着脖子,盯着她看,赞叹道:“天啊,夏香,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去做一个谋略家了,小小年纪,居然能把事情看得怎么透,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奴婢见识浅薄,只是说了点皮毛,望王妃不要见笑。”

“我哪里见笑了,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夏香,我有一种感觉,你不是一般的人。”

听了这话,夏香吓得立刻跪在地上,惊慌的请罪,“王妃恕罪,奴婢真的没有其他意思。”

“你干嘛吓成这样,我只是在说实话罢了,没有任何恶意,我真的觉得你不像是一般人,能有如此洞悉能力的人,说不定你的父母也不是一般人哦。”

“奴婢只是微不足道的低贱之人。”

“夏香,不要妄自菲薄,在我的眼里,人人生而平等,没有什么贵贱之分,如果每个人都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很多人都比不上你呢!别跪着了,起来吧。”月听灵原本还想说更多这类的话,但看到夏香已经吓成这样,只好不再多说,将她扶起来。

“谢王妃。”夏香感激道,没再被吓着,继续刚才没有说完的话,“王妃,雨妃娘娘是您的姐姐,您为何会……”

“一个曾经谋害自己妹妹的姐姐,到现在还不知悔改,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多了解了解她一点?”

“奴婢明白了,奴婢这条命是王妃给救回来的,所以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帮助王妃,哪怕是刀山火海,奴婢也在所不辞。”

“夏香,我现在觉得你更厉害了。”月听灵又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直直的盯着夏香看。

夏香有些迷糊,不知道她惊讶什么,“王妃,何出此言?”

“刚才你像个谋略家,现在你像个侠女,如果你会武功,那还真是完美啊!”

“王妃又在拿奴婢开玩笑了,奴婢岂敢?”

“这一次回南明王府我本来就打算找人教我剑法,不如这样吧,你在十八奇士中挑个师父,跟他们学武功本事,怎么样?”

“啊……”这下轮到夏香惊讶了,有点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月听灵可不管夏香答不答应,反正她已经决定好要怎么做,“就怎么说定咯,你最近就和十八奇士多接触接触,看看喜欢他们哪个人的本事就回来跟我说,我让他们教你。”

“王妃,这样,行吗?”其实她真的很想找个师父学本领。

“不行也得行。”

“可是……”

“你就别再可是了,就怎么说定了啊!等我身上的伤好之后呢,我也得去找个师父学剑法,到时候有你陪我一起学习,就不会觉得闷啦!这是命令,你不准再说可是。”

“奴婢遵命。”夏香一听到是命令,赶紧答应,心里很明白王妃这样做是为了她好。从小到大,她都没有机会学习过,识字也是一点一点的问人,如今有机会学习,她自然开心。

“好啦,你先去忙吧,我要睡个午觉了,也不知道小风在忙什么,一回来就古古怪怪的,一副很忙的样子,真是郁闷。”月听灵伸懒腰打了个大哈欠,往床边走去,直接倒躺睡下。

夏香走过去,为她盖好被子,整理好之后才退下,出门之前刻意回头看了看,若有所思一小会,这才离去。

王妃对她恩重如山,如今她能为王妃做的就是如何提防月听雨这个人。

风天泽和月听灵离开皇宫回到南明王妃的消息,很快就传开,皇宫里的人不再害怕惹到南冥王,尤其是清幽宫的人,落得了个轻松。

不过有些人可不轻松。

南冥王和南明王妃走了,科考的事也已经结束,皇上闲了下来,又开始想到刘梦兰,所以再次到刘梦兰那里去,这让月听雨非常不爽,如今她不能对月听灵下手,又不能阻止皇上去刘梦兰那里,只能干着急,想应对的策略。

把皇上从刘梦兰的寝宫拉回来是不可行的办法,要想拥有皇上,就要得到他的心,想要得到他的心,那就得做一些让他永远都忘不了的事。

此时已经是夜里三更时分,月听雨因为孤枕难眠,所以起来发呆,坐在书桌前,执笔乱写,边写边想事情,写着写着,突然写下了‘月文星’三个字,于是看着纸上的三个字,自言自语的说道:“月文星,也姓月,或许我们是本家。”。

月文星,不仅是文考榜眼,还是武状元,如果她能收服这个人为己所用,一定更能稳住自己现在的地位,利用他除掉威胁皇上的一干人等,岂不是很好吗?

月听雨想得很入神,只盯着纸上的三个字发呆,不知道有人走进来了,

皇上不让外面的人通报,悄悄的走进来,想看看月听雨为何三更了都没睡,一进门就看到她坐在书桌旁发呆,手里还拿着笔,所以走过去,看了看纸上的字,发现有‘月文星’三个字,这让他很是疑惑,还有点生气,严厉的质问:“爱妃,三更不睡觉,为何看着这三个字发呆,难道……”

看到她写男人的名字,他心里不快。

“臣妾叩见皇上。”月听雨想不到皇上会突然来她这里,立刻下跪行礼,赶紧解释,“皇上,臣妾睡不着,所以就起来想些事情,臣妾觉得武状元月文星是个难得的将才,或许可以通过他,慢慢铲除威胁皇上的势力。”

听了这些解释,皇上不再生气,亲自将月听雨扶起来,温柔的道歉,“朕把爱妃吓着了,是朕的不是,起来吧。”

“谢皇上。皇上,您今晚不是在兰妃那里吗?怎么会……”

上一次皇上去兰妃那里,兰妃以身体不舒服拒绝了,但是这次兰妃并没有拒绝,皇上怎么会三更半夜的跑出来,难道是因为她吗?

“怎么,你吃醋了?”

“臣妾不敢,臣妾只是……只是……”

“朕喜欢你吃醋的样子,如果你不吃醋,就证明你心里没有朕。”

“皇上,臣妾不敢奢求太多,只求能待在皇上身边,为皇上分忧解难。”月听雨把事情拿捏得很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心里都有数。

“朕都看得出来,你的确是真心真意的待朕,即使朕不在你身边,你也想着为朕分忧解难,爱妃,你真是上天赐给朕的礼物。”皇上深情的将月听雨搂入怀中,头一次对后宫的女人有了真感情。

后宫佳丽无数,从来没有一个能真正得到他的心,唯独她。

“用民间的话来说,臣妾就是皇上的妻子,妻子不但要关心自己的丈夫,还应该做他的知己,为他分忧解难。皇上,已经深夜了,您为何还不就寝呢?”月听雨转移话题,问重点,很想知道皇上为什么会突然回来,虽然大致能猜到答案,但她就是想要听他亲自说出来。

“朕已经宠幸了兰妃,也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可当朕醒来的时候,总觉得身体有些不适,似乎觉得缺了点什么,实在睡不着,所以就出来走走,没想到走着走着,就走到你这里了。看到你之后,朕才知道,原来朕缺的是你,所以才觉得不舒服。”

“能让皇上惦记着,是臣妾的荣幸。”

“爱妃,你刚才说通过月文星可以除掉威胁朕的一干人等,是否有何良策了?”皇上又看到了纸上写着的那三个字,联想到月文星比武时候的样子,也觉得他是个将才。

“良策说不上,只是有些小主意罢了。皇上,如今南冥王和南明王妃已经回南明王府,若是梅花堂的人再来行刺,皇上身边可是无人能阻挡,不如先让月文星做您的贴身护卫,等慢慢了解他这个人之后,如果是可信任之人,再予以重用,如何?”

“爱妃说得极是,虽然月文星是个将才,但朕却还不知道他是不是可信之人,必须得了解了解才行。至于高流水,朕已经调查过了,他出身贫寒,若不是朕这一次亲自监考,他不可能进得了前三甲,这个人或许可以信任。”

“皇上,高流水是个很有学识的人,虽然皇上已经信任他,但不能过快的将重任委于给他,否则会招人非议,甚至会有人暗中对他不利,好除掉皇上身边可用之人。”

“对对对,你这样一说,如当头棒喝,朕差点就犯了这个错误,还好爱妃及时提醒。”皇上频频的点头,已经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完全都听月听雨的话了,似乎觉得她说什么都有理。

月听雨已经看得出来皇上对她所说的话深信不疑,于是暗自窃喜,但不让皇上察觉到这一点,不再继续说这些,免得适得其反,“皇上,夜深了,如果皇上不习惯在兰妃那里,就在臣妾这里休息吧,还有两个多时辰就到早朝的时间,皇上可以再睡上一觉。”

“朕正有此意。”

“那臣妾伺候皇上更衣。”

看来她已经完完全全把皇上收服,接下来就该是拿下后位了。变伤南准。

上一章:第190章:千钧一发 下一章:第192章:月圆阴谋
热门: 叶深时见鹿 每天睡觉都会灵魂出窍 彩虹琥珀 仙妻来袭,魔尊要淡定 他的小娇娇 寒烟翠 凶鸟猎食图谱 亲爱的阿基米德 假替身与真戏精 穿成人鱼后被分配了老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