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了解太少

上一章:第178章:我是痛经 下一章:第180章:被迷倒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风天泽在去见皇上的路上,脑子里一直想着月听灵腹痛的事,怎么都理解不了‘痛经’、‘例事疼痛’是什么意思,就因为理解不了,所以才更烦躁,更着急,更担忧,恨不得返转回去,不去见皇上。

但是想想,既然已经出来,那就去见见,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说废话,或许他也该提醒提醒皇上,不要这样浪费時间。

月听雨原本还在御书房里陪着皇上,算算時间,觉得风天泽差不多要来了,于是就打算先退下,谁知才刚要起身,人就来了,吓得她赶紧停下脚步,站在着不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硬着头皮过了。

风天泽一进门,就严肃的开问:“皇上,突然召见,有何事?”

皇上看到风天泽没有计较月听雨在场,于是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好好的呆着,不要乱说话,这才回答道:“只是想跟你说一件事,过几天就到科考了,武试的時候朕会亲临观看,想让你也一同前去。”

“你急急忙忙的叫我来,就是想说这件事吗?”风天泽显得有些不高兴,话说得很严肃,甚至还带有质问的意思。

“天泽,你看起来似乎有点不高兴啊,朕找你来说这件事,难道有什么问题吗?”皇上感觉到了风天泽的怒气,心里有些郁闷,或许是因为这些年来压抑太多,再加上月听灵的威胁,让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可靠了。

“这种小事,你大可以派人通知就行,无需让我走一趟,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天泽……”

“还有什么事吗?”

“天泽,你心情似乎不太好,为什么,是因为她吗?”皇上看了一眼月听雨,想事情弄明白。

风天泽顺眼望去,这才意识到月听雨这个女人存在,虽然觉得她非常不顺眼,但这里是御书房,皇上的地方,他不需要计较这个女人,“不是。”

月听雨一听到皇上这样说,整颗心都吊起来了,真怕风天泽的回答是因为她,当听到他的嘴里冒出‘不是’两个字時,顿時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不敢说一句话,乖乖的站在一旁听。

“既然不是,那你的怒意为何而来,难道是在生朕的气吗?”皇上现在没心思去管月听雨的感受,因为抓不稳风天泽这个人而感到烦躁,甚至是慌急。如果没了风天泽,各方的反势力都将会冒出来,只怕他这个皇位也坐不了多久。VExN。

“从我住进这皇宫里,你三天两头找我议事,但却都不是重事,不觉得很浪费時间吗?很多事只要通传即可,无需见面商谈,如果三天两头就得到你这里说废话,那我情愿回到南明王府去住,乐得清静。”风天泽因为担忧月听灵,心情不好,没有以前的耐姓说话,字字带着怒气。

“天泽,梅花堂的事还没有查出来,魔教也没有剿灭,你怎么能这样就走了呢?”

“我只是回南明王府去住,没说不查梅花堂的事,也没有说不剿灭魔教。”

“南明王府和皇宫相隔距离较远,这里出什么事,传到你那里的時候只怕已经太晚。天泽,朕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朕会尊重你,以后没有什么大事,不会轻易找你议事,如何?”皇上做了退让,只希望能稳住风天泽。

“那你现在还有什么事吗?”风天泽冷漠的问,视线不经意的落到月听雨的身上,突然想起刚才月听灵说的话‘身为女人必须承受的痛’,既然是女人必须承受的痛,那问女人应该能有答案。

“没什么事了,朕只是想跟你说武考的事,希望你和朕一起监考。”

“武考那天,我会去。”

“那就好,以后没什么重大的事,朕不会再突然传召你,你就放心的在皇宫里住下,只要不误事就行。”

“……”风天泽不回应皇上说的话,转身走人,但才走几步就停了下来,背对着月听雨,严寒的问:“‘身为女人必须承受的痛’是什么痛?”

月听雨不知道这个问题是在问她,所以保持沉默,不回答,也不敢回答,确切来说,她是不敢说话,免得一个不小心失言,又惹到这个魔鬼了。

没人回答,皇上只好回答,“天泽,你想问什么?”

风天泽转身回来,冷眼看着月听雨,简洁的说道:“灵儿今日腹痛得厉害,她说这是女人必须承受的痛,我只是想知道这是什么痛?”

“这……这是什么痛?”皇上不太明白风天泽在问什么,发现他的视线在月听雨身上,于是就让她回答,“爱妃,你来回答南冥王这个问题。”

月听雨想了想,想起了今天是初一,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于是直接的回答,“想必南冥王所说的痛,应是女人月事之痛,今天是初一,算算日子,南明王妃也到了来月事的時候,臣妾和南明王妃从小一起长大,所以对她这方面的事还知道一些,每当来月事之時,就会腹痛得厉害,不过泡个热水澡之后就好很多。”

“哈哈……天泽,你该不会连女人会来月事都不知道?”皇上明白了风天泽今天心情为什么不好,放声大笑了。

只要风天泽不是因为他而心情不好就行,其他的好说。

“月事。”风天泽低声的重复这个词,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再多说,转身离去,虽然知道这件事帮不上忙,但还是想回去看看月听灵,陪在她身边。

所谓‘身为女人必须承受的痛’,难道就是月事吗?以前他从不接触女人,之所以觉得‘痛经’这个词熟悉,那是因为在南明王府的時候,无意中听某些婢女谈论过,因为事不关已,所以当初就没放在心上,久而久之就往了。

看来他对女人的了解真的太少了。

风天泽走了之后,月听雨才将紧绷的心放松,大大的吸了口气,感慨道:“还好没事,都快把我吓死了。”

“没事的,天泽就是这样,一直都是冷冰冰的一个人,说话做事都很严肃,尤其是不关己的事,他更不会管,习惯就好。”皇上哄着她,不想她再因为刚才的事而吓着,心情似乎也不错。

“皇上,刚才南冥王如此跟您说话,您现在怎么还笑得出来啊?”月听雨又开始挑拨,即便风天泽这一次没有为难她,但她还是不想让他好过。

她非要把这个南冥王拉下台不可。

“这是情有可原,朕能理解,不跟他计较。”

“什么情有可原,臣妾看来他分明就是无视皇威,没把皇上您放在眼里。”

“南明王妃今天因为月事腹痛,天泽又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然心急担忧,而朕偏偏这个時候召见他,他会心情不好是正常的,所以朕不跟他计较,而且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没有气得动手打人,证明他不是在生我们的气,只要能稳住他,什么都好。”

皇上这个理由,让月听雨不好辩驳,于是就谄媚的撒娇,“皇上,您真是大度,若是换成别人,早就气得火冒三丈了。”

“有求于人,不得不大度一些。”

“若是皇上身边有多点人才,何须有求于人呢?”

“可惜这个人才不好找啊?对了,朕今天突然想起当日选秀之時,还选了刘大学士之女,并封为兰妃,朕差点都忘了有这个人了。”

皇上突然提前刘梦兰,这让月听雨感到了严重的危机,觉得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圣宠就要被人抢走,为了反转局势,即刻出招,娇媚的抱怨,“皇上,您是不是不喜欢臣妾了?”

“爱妃,你多虑了,她毕竟是刘大学士的女儿,朕就算再不怎么喜欢她,也得卖点面子给刘大学士。今晚朕就传她侍寝,你就委屈一晚,好不好?”皇上将月听雨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哄着她。

如今局势不稳,如果连朝中的大臣都跟他作对,只怕他这个皇位更加坐不稳,所以有些事他还是得做做样子。

月听雨很识大体,不想因小失大,更何况当初她曾经跟皇上说话不求独宠,所以这个時候必须大度一点,“皇上所言极是,刘大学士乃朝中大臣,的确得给他点面子,这样他才会为皇上做事。”

到底是谁让皇上突然想起了有刘梦兰这号人物?

她一定会查清楚,绝对不让这些人把她好不容易争来的圣宠给夺走了。

“你放心,朕传兰妃侍寝,目的只是稳住刘大学士,在朕的心里,只有你。”

“皇上什么時候也会甜言蜜语了?”

“朕一直都会,为了补偿你今晚的损失,朕现在就先好好的赏你,哈哈……”皇上直接将月听雨压倒在地上,御书房里的人早已经被屏退,所以他能尽情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皇上……”月听雨没有拒绝,乖乖的躺着,心里一直在盘算该如何除去刘梦兰这个人。

因女回着。就算皇上是为了刘大学士才传刘梦兰侍寝,但只要有刘大学士,刘梦兰在皇上心里就有位置,而且刘梦兰的威胁比月听灵还要严重,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这个人必须除掉,以免后患无穷。

上一章:第178章:我是痛经 下一章:第180章:被迷倒了
热门: 金玉满唐 彼岸花 娇妻婉婉 一二三木头人 献给亲爱的邵先生 顾盼生辉 白月光精忠报国[快穿] 万族之劫 怀了敌国皇帝的崽后我跑了 时光与你可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