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我是痛经

上一章:第177章:必须灭之 下一章:第179章:了解太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风天泽现在有了月听灵,对于其他的事的确不怎么上心,梅花堂没动静,他就不主动去查,魔教的人不惹事,他也懒得理会,每天就喜欢待在月听灵身边,即使什么都不做,单单是看着她发呆也觉得开心。

以前他讨厌清净,因为那是寂寞,现在他喜欢清净,因为这是幸福。

月听灵已经习惯了皇宫的生活,或许是因为相比于其他人来说较为自由,不用受到各种礼数的约束,所以才能习惯下来,每天做自己想做的事,根本不用像其他妃子那样,不仅要斗来斗去,还得去请什么安。

“这……”太监想不到南冥王会如此的拒绝,这下傻愣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而且很害怕,因为他能感觉得出来,南冥王心情不好。

“我是你的妻子,当然要跟你一起住在南明王府,这有什么好谢的?小风,你以前很喜欢说谢谢吗?”

“小风,你傻了吗,还是生病了,这个回答风马牛不相及啊?”她用手去探他的额头,没感觉到发烫,呢喃道:“没生病啊?”

风天泽就喜欢看到她这种有活力的样子,微微笑着回答,“当然记得,这个月十五之前如果没有查到梅花堂任何消息,我们就回南明王府。”

“痛经?那是什么病?”这个词好像有点熟悉,但他却不记得在哪里听过了?

“知道,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决不食言,如果最近还是没有梅花堂的消息,我们就回南明王府。”

“今天是初一,再过十四天就是十五了,你知道吗?”

“都已经痛成这样了,为什么不能坐?既然你不想坐,那就到床上躺着。”

被怎么一冻,怎么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了?

“灵儿,我马上差人去请御医。”

每次去都是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简直就是浪费時间。

看到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风天泽已经急坏了,非要弄清楚是什么病不可,所以拉住她的手臂,不让她走,“灵儿,你都已经痛成这样,难道还不愿意告诉我怎么回事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着急?你要找夏香是不是,我马上命人把她找来。来人,去把夏香叫来。”

难道……

“我说了不准请御医就是不准,你……”月听灵正在强烈的反对,但话才说到一半,就看到夏香走进来了,于是向她求救,“夏香,例事疼痛,帮我一下。”

月听灵还没走远,听到了太监说的话,于是停下脚步,苦笑的说道:“小风,我没事的,你去见皇上。”

“我不跟你说了,夏香,我们走。”

“小风,今天天气很好,你教我剑术好不好?”

“脸色都变了,还说没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见。”风天泽现在只关心月听灵的情况,谁都不想见,很直接的拒绝。

“更加不能躺。”

“好啊?”

“灵儿,你就那么喜欢南明王府吗?那里地势偏僻,想要出来一趟不容易,说得好听点是个隐秘桃源,说得不好听点就是一个大牢笼。”外面的人一听到南明王府就害怕,而她却想着要去南明王府,真是让人匪夷所思,然而她的喜欢,却让他感觉很高兴。

“你喜欢冷冰冰的我吗?”他故意装出一副冰冷的样子,就像是以前一样,语气深情跟寒冰一样冷。

“你都痛成这样了,必须叫御医来瞧瞧。”

“没事。”

“上次和那个无音打,我就是因为剑术不够好,所以输给她,要不是我轻功好点,只怕早就挂在她的手里了,还有那个雷婷玉,同样也是输在剑术上,所以我得好好练剑,下次可不想再输了。小风,你教我练剑,好不好?”

“教你是没问题,只是我所学的剑法不适合女子,不如等回到南明王府,我让君子剑教你,他的剑法较为适合女子。”

风天泽没有继续跟上去,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想不明白这个到底是什么痛?

然而她硬是不肯坐,非要站着,“不能坐啦,我要找夏香。”

“如果你不喜欢说谢谢,为什么老是跟我说谢谢,三天两头的都会冒出这个词,你说得不累,我听得都累了。哎……现在的你,一点都不像以前那个冷冰冰的样子了。”

最重要的一点,南明王府没有皇宫里的争权夺势,对于她来说,那里就是一片净土,所以她喜欢,在那片净土上,她不需要害怕得罪什么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不舒服找夏香有什么用,应该找御医,我马上派人去把御医叫来。”一听到她说不舒服,他更加着急,正想叫人去请御医,但是却被阻止了。

“怎么突然想练剑了?”风天泽坐在窗户旁看书,一听到她说要练剑,就把手里的书放下,温柔的看着她。

“为什么?”

“王爷,您……您要去见皇上吗?”太监鼓起勇气,再问了一次,问完之后,额头全是冷汗,真怕南冥王一个不爽把他给杀了。

“皇上见本王,有何事?”风天泽收回视线,没有立刻回答太监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他,觉得皇上三天两头的见他有些烦。

“是,王妃。”夏香扶着月听灵离去,这一刻,突然觉得南冥王有些可爱,居然不知道女人经痛之事,还真不像无所不知的南冥王。

“这是身为女人必须承受的痛,我没事的,你去见皇上,说不定皇上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风天泽还是一头雾水,心里急得团团转,于是跟上去,想弄清楚怎么回事,然而就在这時,一个太监走了进来,颤抖的禀报道:“启禀王爷,皇上召见。”

“你……风天泽,你真是气死我了,气得我肚子更痛了。”

“你别问为什么了,我想洗澡,洗个热水澡之后应该就不会那么痛了。小风,你出去,好不好?”

“要说大牢笼的话,皇宫才是天下第一大牢笼,我倒觉得南明王府比较好玩,后山有那么多的老虎,要是可以骑在老虎背上玩,感觉一定很棒。虽然我对南明王府还不算太熟悉,但我总觉得那里有很多神秘的地方,高山峭壁,难道不好玩吗?”月听灵边说边想象着南明王府犹如仙境般的景色,越来越想回去了。

月听灵突然肚子有些不舒服,于是用手捂着,努力的挺住。

“你如此的痛苦,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你得了什么病,我是你的丈夫?”风天泽一听到她叫他出去,心里就很气愤,气她独自承受痛苦,气她不愿意告诉他所有的事。

听了她这番话,风天泽很欣慰,想不到她如此喜欢南明王府,毕竟那个是他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灵儿,谢谢你?”

“不准请御医。”

风天泽看出了她的异样,只要她的脸色稍微不对,他就立刻着急,“灵儿,你怎么了?”

“只是肚子有点不舒服,我一会去找夏香就好。”

“你都疼成这样了,怎么会没事?”风天泽走到她身边,一点都不想离开她,恨不得代她去痛。

“我所学的剑法阳气甚重,而你属阴,强行练的话,会反噬到自己。”

“小风……”月听灵不仅要忍住腹部上的疼痛,还得忍住尴尬,想要阻止他叫人,然而才刚想说话,谁知腹部一阵剧痛,她一時半刻喊不出来,只能捂着肚子干忍着。

“是,王妃,奴婢先扶您回房,然后命人准备热水。”夏香没有下跪行礼,赶紧上前搀扶,然后带着月听灵离去。

“听起来好像蛮有道理的,那就回南明王府再练。小风,我们出来已经一个多月了,还记得你上次跟我说过什么吗?”月听灵已经不再想着练剑的事,话题转得非常快,就跟她的人一样,很活跃。

“我是痛经。”月听灵气呼呼的回答,两眼瞪着他,不再害羞和尴尬。亏她刚才还说今天是初一,居然忘记例事了。

“为何有此问?”这下轮到他迷糊了,不明白她怎么突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剑法还分男女吗?”

看着她这些可爱的举动,他笑得更开心了,拉下她的手,逗着她回答,“我没生病,只是想谢谢你愿意和我一起住在南明王府。”

看到她这副痛苦难耐的样子,他心疼又着急,想扶着她坐下,“灵儿,先坐下,这样会好受一点。”

她不让他叫,用手捂住他的嘴,摇摇头,有些难为情的解释,“不用叫御医,叫御医来了也治不好,叫夏香还比较有用点。你继续看书,我去找夏香。”rBHY。

“灵儿……”身为女人必须承受的痛,那是什么痛?痛明府怎。

相处了两个多月,他居然不知道她会有腹痛的毛病,简直就是个不称职的丈夫。

她感觉到了刚开始认识他的那种冰冷,有些受不了,两手相互搓了一下手臂,不喜欢这种冷冰冰的感觉,“你还是不要那么冷冰冰的好,我都差点被冻到了。”

“奴.才不知。”

“走。”

“是。”

上一章:第177章:必须灭之 下一章:第179章:了解太少
热门: 白月光精忠报国[快穿] 协约结婚选我我超甜[娱乐圈] 别样的江湖 O惯了,A不起来呀! 京洛再无佳人2 爱情无非就长这个样子 山村一亩三分地 无上巅峰 孤独梦想家 装乖的金丝雀穿书跑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