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必须灭之

上一章:第176章:神秘街道 下一章:第178章:我是痛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清幽宫的宫女、太监看到月听灵平安无事的回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南明王妃没事,他们的命就保住了,而且南冥王也没有追究他们任何人的责任,总算是雨过天晴。

不过月听灵被高手掳走的事,传遍了整个皇宫,同样的也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尤其是风天泽强烈的反应,让他看出了一件事,一件可怕的事,一件他不得不防的事。

月听雨端着参茶走进来,看到皇上心事重重的样子,于是就主动的问:“皇上,在为何事烦忧呢?您已经看了一天的奏折,休息一下。”

“讲。”rBHY。

皇上沉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把茶杯拿过来,喝了一口,没多是什么滋味,也没心情去品这个滋味,哀愁的问:“爱妃,你有何良策?”

“如果朕和南明王妃同時出事,你觉得南冥王会先去救谁?”皇上没有在乎月听雨做什么,依然想着这件烦心事,而且是越想越沉重。

“皇上,不是有一个词叫做‘借刀杀人’吗?”

“爱妃所言极是,既然朕不能去办这件事,那就爱妃来办,如何?”

月听雨听着皇上诉说的事,生怕会发现像上次的事,所以每说一句话都小心翼翼的,“皇上,先喝杯参茶,定定神。”

“你,你的意思是杀了南明王妃?”皇上有些不想怎么做,毕竟风天泽如此深爱着月听灵,他如果把这个女人给杀了,万一东窗事发,只怕他和风天泽连兄弟都做不成。

“如果让天泽知道我们杀了月听灵,他还是一样不会选朕,甚至会把朕当仇人,这样一来,事情会变得更加糟糕,不能怎么做。”

“怎么会呢,能拿下文状元、武状元的人,应该不是泛泛之辈,就算没有通天的本事,但也不会毫无用武之地?”

月听雨从背后抱住皇上,谄媚道:“臣妾的心里只有皇上,只要能为皇上做点事,臣妾就算是死也愿意。”

得到皇上的承诺,月听雨暗自得意,大胆的说道:“皇上,假设您和南明王妃同時出事了,如果想让南冥王选择救你,办法只有一个。”

月听雨明白皇上这话的意思,于是抓紧机会,挑拨一下,“皇上,您可是一国之君,九五之尊,天下只有别人靠您,哪有您靠别人呢?有句话臣妾不知当讲不当讲?”

“让其中一个消失,当只剩下一个是,根本就不需要做任何的选择。”

“放心说,朕屏退左右,就是想让你畅所欲言,以后私底下,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要不胡说就行。”

“那臣妾说了,皇上可不要治臣妾的罪哦。”

皇上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挥挥手,屏退所有人,等所有人都退下之后,看看四周,不再有任何人,这才敢说话,“爱妃,你应该知道南明王妃被人掳走的事。”

“武考就更加简单,臣妾听闻往届一些参加武试的人回来之后,尤其是那些较为有实力之人,似乎都有中毒的迹象,要么就是被什么暗箭所伤。所以今年的武考,皇上可以临時让人把所有参加武试之人都检查一下,就连他们的兵器也要更换,而且还要亲临监考,为了防止一些人投机取巧,皇上可以让南冥王一同监考,这样的话,就可以尽可能的避免某些人舞弊了。”

“南明王妃不死,南冥王是不会选您的,皇上。”

“皇上,恕臣妾直言,如果您和南明王妃同時出事,只怕南冥王会先去救南明王妃。皇上,为何突然问这种问题?”

“南冥王如此的深爱南明王妃,如果南明王妃死了,南冥王想必会心灰意冷,届時不会有什么心思再帮皇上,有可能变成一个行尸走肉,所以皇上您得做好心里准备才行。”

一件烦心事暂時压下了,皇上的脸上也没见得有笑容,还是在发愁。月听雨很善于察言观色,知道皇上还有心思,索姓就继续问:“皇上,您还有什么烦心的事吗?不如说出来,臣妾帮您分忧解劳,可好?”

“朕相信天泽不会是个弱懦的人,最多伤心一阵子,朕越想越觉得月听灵不可留,还是按照刚才所说的,必须灭之。”皇上不想改变决定,一想到月听灵在风天泽心目中如此重要就受不了。

“天泽现在心里只有南明王妃,早就已经忘记朕所交代的事,一个多月过去了,梅花堂的事一点都没进展,魔教也还在嚣张行事,背后里更不知道还有多少阴谋,你说朕能不担心吗?今天南明王妃一出事,他即刻去寻找,朕从来没见过他做事如此着急。”

“皇上,这又何难,臣妾倒是有一计。”

这个风险太大,不能怎么做。

“什么文状元、武状元,都是一些靠手段赢来的,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文状元、武状元,朕就是知道他们作假,所以从不重用这些文状元、武状元,可是朕身边缺少人才,科考是唯一纳贤才的方式。今年的科考想必也不列外,不管朕怎么做,都有人钻空子舞弊,而且还做得天衣无缝,朕根本就抓不到把柄,自然不能治任何人的罪。”

“文考,题目一般都是事先定好,有些人会买通考官得到题目,找人把文章写好,然后一字不漏的背下来,也有一些人会用手段舞弊,但不管他们怎么舞弊,都必须事先知道考题,如果考题在开考的一刻钟之前改变了,那他们所做好的准备岂不就没用了吗?所以文考的時候,皇上可以亲临,在考钟鸣响之后,亲自公布考题,然后再亲自阅卷,这样文状元就是真的了。”

“借刀杀人?”

“皇上,臣妾怕失言,所以不敢说,因为……”因为上次的错误她不会再犯。

“什么办法?”

“果然是朕的爱妃,不枉朕宠爱你一场,如爱妃所言,我们是借刀杀人还是雇杀人好呢?”

皇上又是沉重的叹息,将手中的奏折丢到一旁,愤怒的说道:“准备又到科考了,从朕登基以来,还没见哪年的文状元、武状元有何用,全都是一些没用的废物,对外不能抗敌,对内不能谋策,光拿饷银不做事,弄得朕身边没有一个可用之人,真是气人。”

听了这番话,皇上恍然大悟,开始兴奋了,“那武考呢?”

“臣妾是听说这件事了,有高手潜入皇宫,将南明王妃掳走,而且不留痕迹,可见此人身手不凡,而且不在南冥王之下。不过南冥王已经把南明王妃平安带回来,皇上还在担心什么呢?”月听雨将参茶放到皇上面前,然后温柔的给他揉捏肩膀,做一个体贴的女人。她现在可是后宫最得势的妃子,虽然不是皇后,但地位却比皇后高,因为皇上现在只宠她一个,为了能守住这个独宠,她必须使出浑身解数才行。

“臣妾一定竭尽全力办妥此事。”

“当初赐婚,只是出于一个兄长该为弟弟着想,毕竟他也三十了,还没有成家,朕只是想帮帮他,不希望他一辈子孤独,虽然知道他可能会把枕边杀了,但朕还是愿意不断的为他寻找合适的对象,谁知月听灵的影响会如此之大,把天泽迷得团团转,似乎快没了自我,朕不得不担心啊?”

皇上看着月听雨,虽然觉得她的心计太狠,但却也觉得是个好办法,心里已经决定怎么做,不过还是故意的问一下,“爱妃,月听灵可是你的亲妹妹,你何其忍心这样对她?”

“现在还没有一把好刀出现,借刀杀人只怕不可行,所以我们只能雇江湖杀手行事,然后再暗中推一把,必定万无一失。雇佣.杀手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皇上不能亲自去办,免得刺杀不成而败露。”

做在来她。“对,借刀杀人,或者雇一些江湖杀手之类的,不需要您亲自动手,一样能得到您想要的结果,不是吗?”

“朕正有此意,爱妃和朕想到一块去了。确实,不能像以前那样任由下面的人胡来了,朕的身边必须要有些能人之士才行,这样就不需要再靠着什么人了。”如果他身边有一些可以抵御外敌的能让,那就不需要如此的依靠风天泽,而他这个皇帝也可以做得像样点。

“朕赦你无罪。”

“说。”

“皇上,您是担心南冥王有了南明王妃之后就不再为您做事了吗?”

他现在是处境是内忧外患,还想着靠天泽帮他度过难关,万一对手拿月听灵来做威胁,威胁风天泽对付他,那情势岂不对他更加不利,无论如何,月听灵必须死。

“臣妾遵旨。”月听雨很乐意的接旨,心里想着终于有合适的机会除掉月听灵了。她们虽然是姐妹,但这姐妹之情却淡如水,几乎是没有,月听灵的存在,時時刻刻都在告诉她,这个妹妹远比她这个姐姐要厉害,一个原本三年前就该死去的人,她何必心软?再加上月听灵已经威胁到皇上的利益,所以她必须死。

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为了更好的走上前面的大道,她必须除掉路上的绊脚石。

上一章:第176章:神秘街道 下一章:第178章:我是痛经
热门: 这马甲我不披了![电竞] 反叛的审神者[综] 不灭金身 克拉恋人 殿上欢 前男友总撩我[娱乐圈] 你是我的独家记忆 御妖至尊 如果月亮不抱你 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