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偏要杀

上一章:第174章:什么是爱 下一章:第176章:神秘街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听灵想不到自己的师父真的会对她出手,脖子被掐住的時候,心里瞬间都是惊讶和悲寒,没有做任何的挣扎,定定的站在原地不动,用哀伤的眼神看着她,眼晕开始泛红,冒着晶莹的泪光,痛心的说了一句,“师父……”

“不要再叫我师父,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是你的师父,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我现在就把这条命要回来。”丁水华加重了手指的力道,已经被仇恨蒙蔽了一切,现在只想报复。

“啊……”月听灵疼得叫出了声,但还是没有挣扎,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最后滴到了丁水华的手上。

一滴炽热的泪水,让丁水华心里一震,手突然放松了一点,没有再狠掐着月听灵,眼里尽是迷茫,但这个迷茫很短暂,没多久就消失了,怨恨和愤怒又重新回来,手中的力道又开始加重,用力的掐着手中的人,嘶吼的说道:“一滴眼泪,还不足以让我放了你。灵儿,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选师父还是选丈夫?”

听到这句话,月听灵更加心灰意冷,虽然不恨自己的师父,但对她的尊敬却在一点一点的减少,因为她无法接受一个将她当成复仇工具的师父,“师父,掐死我对你来说能减少心里的恨意吗?”

“只要能让某个人痛苦,我就开心。”

“怎么说来,我在你心里的价值就只是能让你有复仇的快感,对不对?”

“灵儿,你不要怪师父,要怪就怪你自己选丈夫不选师父。”

“将心比心,在天遥前辈没有弃妻选剑之前,如果让你在丈夫和父母之间选一个,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不要说什么如果,我不知道什么如果,我只知道自己现在想做什么,我要这个负我的男人痛苦一辈子。”丁水华被激到了,刚才还有点理智,现在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狠狠的掐着月听灵的脖子,两眼全都是怒火,根本已经忘记了自己所掐的人是谁,只知道做这件事能让她感觉舒服。

月听灵被掐得脖子咔咔作响,感觉脖子快要断掉了,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啊……”

天遥上人本以为丁水华下不了手,没想到她真的能狠下心了把自己的徒弟掐死,情急之下,只好救人,但只是开口,没有动手,“住手。”

丁水华被仇恨牵着走,突然听到有人叫她‘住手’,虽然真的减轻手中的力道,但却没有放手,邪笑的看着天遥上人,阴森的问:“怎么,你着急了吗?”

“水华,不要动她,否则天泽不会放过你的。”

“你是在警告我吗?”

“我不是在警告你,而是在跟你说事实,虽然你是天泽的师母,但你要是动了灵儿,天泽就会六亲不认,不管是谁他都会杀。放了灵儿,你要杀就来杀我,我绝不还手。”

“我早就不在乎自己的命了,生死无所谓,我现在只想让你痛苦,只要你痛苦,我就开心,所以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痛苦。”丁水华说什么都不放开月听灵,而且又开始加重力道,心里只想着报复,什么都不想。

“啊……师父……”月听灵再次痛叫了一声,开始想挣扎了,用力的掰开丁水华的手,不想这样死掉,可是不管她怎么用力,就是掰不开,呼吸越来越困难,快要窒息了。

天遥上人知道怎么劝都没用,干脆直接出手救人,于是冲过去,打掉丁水华的手,把月听灵给救了出来,然后将她拉到身后,自己去面对丁水华,“你要杀就杀我,不要杀她。”

开对道道。“你不让我杀她,我就偏要杀她。”丁水华不服,非要跟天遥上人作对,他想救谁,她就要杀谁,就算是自己的徒弟也不例外。

“水华,你疯了吗?灵儿可是你的徒弟,你真的忍心杀她吗?”

“只要是你想护着的人,我就要杀,不管她是谁。”rBDD。

“你可以杀我,但是不可以杀她。”

“我偏要杀。”

丁水华不想和天遥上人打,只想对月听灵下手,所以攻击的目标是她。但是天遥上人不让,竭力的阻止,“水华,你要杀就杀我,不要动她,她不能死。”

“少废话,如果不想我杀了她,那你就杀了我。从今天开始,月听灵不再是我的徒弟,而是我要杀的人。”丁水华一直都想靠近月听灵,但尽管她已经使出浑身解数,还是无法靠近,因为她根本就不是天遥上人的对手,而且实力相差甚远。

“既然你要杀她,为什么当初要救她?”

“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你给我让开。”丁水华用力的将天遥上人推开,想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月听灵身边,可是才刚要动,却被人给拉了回来,双手被反转的牵制住,无法动弹。

天遥上人本不想这样对待丁水华,但她的恨意实在是太强,此時连自己的徒弟都想杀,他无奈之下只好出手制服她,“水华,她冷静一点。”

“我现在比任何時候都冷静,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杀了她。”

月听灵一直在旁边大口的呼吸,缓解脖子上的痛苦,然而却听到了这句话,心寒到了极点,伤心的问:“师父,你就怎么想杀我吗?”

想不到疼爱了她三年的师父,却在这一刻变成非要杀她不可的人,这是老天爷在跟她开玩笑吗?如果是的话,这个玩笑也开得太大了。

“没错,杀了你,能让他痛苦,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丁水华很干脆的回答,还是怒视着天遥上人,将对他的恨和怨,全部都转移到月听灵的身上。

“我们三年的师徒之情,原来就是怎么的不堪一击,师父,你让我心凉了。”

“我说过,要怪就怪你自己选丈夫不选师父,怨不得我。再说了,你这条命是我救回来的,要不是我,三年前你就已经死去,我现在想要回你这条命,难道不行吗?”

“月听灵在三年前已经死了,你根本就没有救到她。”月听灵因为太过生气,一時情急,突然把真相给说了出来。

但丁水华却不相信,一边努力的挣开天遥上人的钳制,一边强烈的反驳,“如果月听灵三年前已经死了,那么你为什么还站在我面前?”

“不管为什么,我只是告诉你,月听灵三年前就已经死了,你根本就没有救到她,我们之间有的,只是三年师徒的情意,没有什么救命之恩,所以我这条命不是你救回来的,你没有权力拿回去。”

“我才懒得理会你的疯言疯语,总之你非死不可。”

“……”月听灵沉重的叹息,无言相对,也不想再多说一些平常人无法相信的事,虽然很不想跟自己的师父决裂,但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只能选择回避,不去面对她,“天遥前辈,师父就暂時交给你,我先走了。”

“走,回去之后天泽要是问起怎么回事,你就说是我带你出来说些事,不要告诉他你师父要杀你的事,知道吗?”天遥上人为了保住月听灵,用力的抓着丁水华的手,不让她乱来。

“天遥前辈,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你放心好了。”如果告诉小风师父要杀她的事,小风只怕会把师父给杀了,所以不能说。

“别再多说,快点走。”

“好……师父,我走了,对不起。”月听灵在走之前还不忘给丁水华道歉,不想伤害师父,但也不想伤害自己的丈夫,如此两难的情况下,除了回避,她还能怎么样?

等师父的怒意和恨意消减了点之后,或许情况会好一点,到那个時候再说。

“你……”丁水华怒视着月听灵离去的背影,但却不恨她,有的只是怒气,等她的背影消失時,将目光放到天遥身上,嘶吼的命令道:“放开我。”

天遥上人看到月听灵已经离开,这才松手,镇静的面对一切,沉重的说道:“水华,你恨我,我可以理解,但是你这样对待灵儿,不觉得太过分了点吗?”

“只要能让你痛苦,做什么我都不觉得过分。看来这会徒弟没有白救,最起码她可以让你很痛苦。”

“你不可以动灵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水华,你要杀我就随便杀,不要牵连无辜,好吗?”

“如果我想杀你报仇就不会等到现在,死是最简单、最容易的事,我可不会让你死得太快,我要慢慢的折磨你。”

“怎么说来,你是非要杀灵儿不可?”

“没错,杀了她能让你痛苦,这就是我活着的目的。天遥,从今天开始,杀灵儿就是我要做的事,我看你怎么保护她,哼。”丁水华还在斗气,即使心里不想杀月听灵,但嘴上还是要怎么说,而且还要怎么做,话一落下就走人,不想再多呆半刻。

她活着的意义就是要让这个男人痛苦,即使知道不该怎么做,她还是要这样做。

天遥上人无奈的摇摇头,暗中跟着她,阻止她做傻事,希望有一天能化解她心里的怨恨。

上一章:第174章:什么是爱 下一章:第176章:神秘街道
热门: 九天倾歌 狼镝 我召唤出了一颗蛋[星际] 山野村色 [秦]秦狮 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 无限之我有红衣[gl] 美食不及你可口 我的前半生 不懂说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