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什么是爱

上一章:第173章:都不想选 下一章:第175章:偏要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遥上人看到丁水华如此威逼月听灵,虽然不想惹怒她,但却也不想事情变得更糟糕,只好开口说几句,“水华,灵儿和天泽是天定的姻缘,就算你当初不让灵儿嫁给天泽,他们两个最终还是会在一起,你阻挡不住的,不要为难她了。”

丁水华听了天遥上人的话,火气更大了,更加严厉的威逼月听灵,“灵儿,你选,要师父还是要丈夫。”

“我……”月听灵无法做出选择,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抱着头哀求,“师父,我求求你不要再逼我了,不要逼我。”

“我就是要逼你,快点说,要师父还是要丈夫?”

“师父,不要为难我,不要逼我。”

“快点选。”

“不……”

“水华,你如此的.逼迫灵儿,无非就是想报复我,我现在就站在你的面前,随你处置,你不要再为难她了,灵儿不能和天泽分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天遥上人再次为月听灵说话,突然有些后悔把她给抓来了,可是没办法,这是丁水华见他的要求,他不得不做。

“不能,当初你也说过不能和我分开,结果呢,结果怎么样,你应该很清楚。你越是说他们两个不能分开,我就越是要他们分开,我倒要看看他们两个不在一起的后果是什么,你所谓的不堪设想到底又是怎么样个不堪法?”丁水华明显是在跟天遥上人斗气,对方越是叫她不要这样,她就越是要这样。

“我说了,你要报仇就冲我来,不要牵连无辜,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跟他们没关系。”

“如果我想要杀你报仇,就不会等到现在,因为我知道,只要我想杀你,你绝对不会还手,所以我不杀你,但我会让你痛苦,以前不知道你会为什么而痛苦,但是现在我知道了,你害怕灵儿和风天泽不能在一起,对不对?你越是想让他们在一起,我就不让他们在一起。”

“这不是闹着玩的,你别乱来,弄不好会使得人世间腥风血雨。”

“我没你那么伟大,处处都想着天下苍生,我只想让你痛苦,你越痛苦,我就越高兴。”丁水华说什么都不愿意退让,一颗心里填满了怨恨,已经装不下别的东西了,天遥上人越是着急的事,她就越要破坏。

“那好,随便你,我已经不打算再管凡尘俗事,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们两个人的事,由他们解决,与我无关。”天遥上人知道她这样的报复心里,于是就想着顺她的意去说,以为这样能改变局势。

月听灵听到这句话,非常生气,愤怒的大骂,“喂,天遥老头,你变脸也变得太快了,一会说这样一会又说那样,可恶。”

“我都已经一把老骨头了,还能怎么样?你们年轻人的事,自然由你们年轻人自己解决,我何必多管?”

“你……混蛋。”

“混蛋就混蛋,百年归土之后,一切都是浮云。”

“可恶的混蛋老头,气死我了。”

月听灵气得是咬牙切齿,可见是上当了,但丁水华却没有上当,讥讽道:“你想用这种办法让我打消阻止他们在一起的念头,休想。灵儿,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选师父还是选丈夫。”

“师父,三年前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你,这些年来,你把我当女儿一样的对待,我视你为母,对你尊敬礼待,敢问一句,你把我当什么了?”月听灵不回答,而且也不再跪着,站了起来,眼神从刚才的无奈变成哀怨。她是尊敬师父,但并不代表什么事她都会顺着师父,尤其是怎么荒唐的事。

“怎么,想跟师父生气吗?”

“我不想跟师父生气,但我也不会顺着师父的怒气做事,我只问你一句,在你的心里,我到底是个什么位置,是你的复仇工具吗?”

丁水华没能立刻反驳,停了一下,心里突然有一种复杂的感觉,带着一点不忍,但这个不忍很快就被她甩掉,依然要月听灵做选择,“这个你无须多问,你只要做个选择就好。”

“如果打从一开始你就是把我当成复仇的工具,你觉得我还需要选吗?”

“你这话的意思就是不要师父要丈夫么?”

“师父,你报你的仇,我过我的日子,这原本是两件不相干的事,为什么你非要把你的仇恨算到我的头上,当年又不是我弃妻选剑的?”月听灵越说越气,即便对师父再敬重,也不想成为她手中的复仇工具,更不想伤害自己的丈夫。

师父重要,小风也重要,要她在两个重要的人之间做不必要的选择,这到底是谁的错呢?

“不要跟我提当年的事,你只要给我一个答案就行,要师父还是要丈夫?”

“你不要我提当年的事,那我就非要提,不是我不敬重师父,而是师父的要求实在是太逼人。师父,你口口声声说自己的丈夫不够爱你,那当時你就够爱你的丈夫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丁水华被个问题震到了,不再想着什么选择与不选择的事,只想弄清楚这句话的意思。rBDD。

“你先别管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只要回答我,当年你有多爱自己的丈夫?我问的是当年,不是现在,你可以不管现在的感觉,只要回答我当年的感觉就行。”

“当年我把一切都交给了他,包括我的生命,就算让我为他去死,我也甘愿。我以为他的心里也是一样的,把我当成至爱,可是后来我才明白,在他的心里,我远远没有一把剑来得重要。”丁水华幽怨的看着天遥上人,回想过往時,心里的伤就好像被狠狠的刺了一刀,很痛,这个她曾经很爱的男人,想不到却是伤她最深的人。

“那么师父,请你回答我,什么是爱?”

“灵儿,你问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问题干什么?”

“你先别问干什么,回答我,你心里的爱,到底是什么?”

“我心里的爱,就是要把对方当成至爱,我是他的至爱,他也是我的至爱。”

“你所谓的至爱,就是想要对方为了你,抛弃所有,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不要,对不对?”

“是又怎么样,难道爱不就是这样的吗?”丁水华愤然的回答,脸上的表情不断的变化,一会忧郁,一会愤怒,一会怨恨,都是对着眼前的男人。

月听灵不管她的表情如何,只说心里想说的话,“师父,难道你不觉得自己的爱很自私吗?”

“哪里自私了?我可以为了他连命都不要,难道就不能要求他心里把我放在第一位吗?”

把能然然。“爱不是要求,要懂得为自己所爱的人付出,而不是要所爱的人为你付出,你一味的求天遥前辈把你放在心里的第一位,可是你并没有把他放在自己心里的第一位。”

“你胡说,我有,当年我把他当成一切,放在心里的第一位。”丁水华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像是要疯狂了,脸上的伤疤随着表情的变化,不断改变形状。

“如果你把天遥前辈放在第一位,为什么不知道他心里所想的是什么呢?他想为天下百姓做点事,想让百姓能在更好的环境中生存,既然你那么爱他,那就应该帮他,而不是让他为了你,放弃自己的梦想。你一味的想要自己的丈夫为了你放弃所有,却不曾想过为他放弃什么,这种爱不是自私,是什么?天遥前辈既然如此重视一把剑,就证明这把剑的重要姓,他不是一个剑客,不可能为了一把剑什么都不要,你难道就没有从这个方面为他想过吗?在这件事上,天遥前辈固然有错,但他已经认错了,而且还内疚了怎么多年,难道你还想要继续恨下去吗?”

“灵儿……”这席话,让天遥上人甚是感动,想不到自己的心声居然是一个小姑娘读懂。

“胡说胡说,你没有经历过我的事,怎么可能知道我的感受,你胡说。”丁水华失狂的大吼,无法接受这种论断。

“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应该清楚,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你的事,但我也爱过,我爱小风,所以可以接受他、包容他、理解他的一切。之前小风也曾经在剑和我之中做了一个选择,虽然他选择了我,但当時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就算他选剑,我也不会如此的怨恨他,毕竟爱一个人,就该成全他的梦想,即便成全他之后心里很痛苦,我也甘愿自己承受这个痛苦,让他能更开心一点。爱一个人,不是想得到他的什么,而是想能帮到他什么。”

“不是这样的,不是,不是……”

“师父,不要再为难我了,好吗?”

“别以为你说了一堆我就会改变主意,不可能,你说怎么多,无非就是告诉我你心里的答案,你已经选了风天泽对不对?好,既然你选了他,那就不再是我的徒弟,当初是我救了你的命,我现在就要把你这条命给要回来,啊……”丁水华像个失去控制的疯子,仰天一口,吼声将她一头白发震得飘起,接着突然出手,掐住了月听灵的脖子。

上一章:第173章:都不想选 下一章:第175章:偏要杀
热门: 上将的omega吸血鬼 穿进玛丽苏文被迫装直男 入骨娇宠 春满桃花沟 好爸爸系统[快穿]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原始乡村梦 昨夜之灯 [综英美]脑洞支配世界 被偷走的那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