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敢不敢赌

上一章:第167章:又见面了 下一章:第169章:两两许愿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管月听灵说得再小声,月文星还是能听得见,不过这一次却没装作听不见,“看来王妃是不信我说的话了。”

“说你能文嘛,一个小小的问题要想怎么久才想到答案,这算什么能文?至于能武,除非你把武状元拿下来,否则我不相信,要是也能把文状元给拿下来了,我就相信你是能文能武。”月听灵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不在乎对方是不是能文能武。

她本来就不在乎,月文星能文能武跟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不管他是能武还是能武,就算能武能武又怎么样,关她什么事,他又不是她的小风,她干嘛在乎?

“若是我能同時拿下文武状元,那又该如何呢?”

“能拿下的话我就相信你是能文能武呗,还该如何?”这家伙想要设套子让她钻,她得小心点才行。

“王妃,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

“如果我能拿下文武状元,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如若我拿不下文武状元,我的命是你的。”

“哇,堂兄,玩得还挺大的哦,我应该说你是胆量过人,还是应该说你自信过头呢?”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想设陷阱给她钻,门都没有,她月听灵可不是那么好骗、那么好设计的。

月文星依然还是小看了月听灵,以为她会中计,于是就继续激她,“不管我是胆量过人,还是自信过头,我只问王妃一句,敢不敢赌?”

“那你说我敢不敢呢?”

“你可是南明王妃,背后有个南冥王撑着,还有什么不敢,现在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跟我赌了?”

“堂兄,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口才很好,只可惜你太过于自信了,所以这个赌……”

“怎么样?”

“不赌。”

这个答案一出来,让月文星有些吃惊,心里闪过一抹凌乱,但很看快被他压住,强力的保持镇静,“王妃为何不赌?”rBDD。

“因为我输不起,所以不赌。”月听灵应答自如,根本就没做任何考虑。

“我只是要王妃答应我一个要求,这个你怎么会输不起呢?你背后有个南冥王撑着,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月亮,只怕他也会用尽办法帮你拿,更何况只是一个区区的要求,如果连这个要求你都输不起,岂不是让人看笑话了?”

“堂兄,你也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就不该讲糊涂话,一个要求,可大可小,大至能毁天.灭地,小至只需举手之劳,至于是大是小,我心里没个数、没个底,怎么能随便答应你呢?更何况这关系到我丈夫利益,万一你让我做一些有损我丈夫的事,那我跟谁喊冤去啊?所以这个赌我输不起,至于你是否能文能武,我没兴趣,所以我何必为了一个不感兴趣的东西去赌呢?”

对下看看。“……”月文星无言以对,根本就想不到月听灵不仅聪明,而且伶牙俐齿,还有一颗谨慎的心,难怪她是祭师要的祭品,果然不一般,更不简单,看来要抓她回去做祭品,还得费点心思。

“灵儿,这个你可以放心去赌,我能保证他拿不到文武状元。”风天泽突然开口说话,微微的抬起头,犀利的看了月文星一眼,然后把视线收回,放到月听灵身上,眼神瞬间变柔和了。

“我也能保证他拿不到文武状元,但我就是不想跟他赌。”月听灵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月文星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为何不想赌?”

“我为什么要赌?”

“如果你赢了,可以得到他一条命。”

“我对他那条命不感兴趣,要来干嘛?与其浪费時间和精力去赌一条我不感兴趣的生命,倒不如多花点時间去给魏子明和语芙制造机会,那才是我感兴趣的事。”

“也对,不感兴趣,要来干嘛?”风天泽淡然一笑,心里很欣赏月听灵这种定力,今天换成是别个人来坐南明王妃这个位置,只怕一定受不了月文星的激将法,跟他打赌了,这个赌,八成是一个圈套,不管输赢,亏的都是自己,所以要有足够的定力才能不被对方设计。

不过他现在可以非常肯定,月文星动机不单纯。

“南明王妃,果然与众不同,难怪能和传说中的血煞魔鬼相处,实在是令人佩服佩服。”月文星计划没得逞,气了一小会,但很快就能调节过来,依然和和气气的说话。

“对于你们来说,南冥王是血煞魔鬼,对于我来说,他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最好的丈夫。堂哥,至于你刚才说的要谋个什么一官半职的事,只怕我是帮不了你咯,因为我和南冥王鲜少过问朝中之事,所以你另寻他路。”月听灵就是不喜欢有人把风天泽说得那么坏,非要帮他说几句好话不可。

小风对她来说那可是独一无二的好,谁要说他的坏话,她跟谁急。

“我刚才说了,要靠真凭实力谋求发展,虽然你不跟我赌,但为了证明我所言不虚,这个文武状元,我定要拿下,下个月就是文考和武考,你就等着。不过有一点我可得说清楚,你们万不可用手中的权势,影响结果。”

“堂兄,这可就不是我能说了算的,我可以保证我们不用手中的权势去影响结果,可是主考官不是我们呀,而且朝廷上有那么多的大官,宫里有那么多的妃子,说不定哪个大官或者哪个妃子的亲戚想做状元哦,到時候情况怎么样,可真不是我能控制得住的。”

“你这张嘴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佩服佩服。”

“好说好说,只不过是能说几句话而已,算不上什么本事。”

风天泽坐得有些烦了,于是站起来,冷漠道:“灵儿,该回去了。”

月听灵看到他脸色那么难看,知道他的忍耐度已经到极限了,所以没再强力的要求他,而是随着他,于是跟月丞相夫妇道别,“爹、娘,女儿先回去了,改天有空再回来看你们,你们不用为我担心的,我很好,爹的四十大寿……哎……”

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给拉出去了。

“小风……慢点嘛,我话还没说完呢?”

“小风,走那么快会错过很多好风景的,慢点。”

“……”

风天泽和月听灵就这样走了,两人看起来相处得很好,尤其是风天泽,除了对月听灵温柔似水,对其他人都是冷冰冰的,毫无感情,而月听灵对他亦是死心塌地,如今的一对有情人,的确是令人羡慕。

从刚才的唇枪舌战中,月文星对月听灵更为欣赏了,对她的聪明、机智、灵动、俏皮、可爱、天真、善良,无不是佩服至极,面对这样一个完美的人,他却萌生了不想让她去做祭品的念头,但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他的理智压下,不再乱想,因为他必须将祭品带回去给祭师。

“文星啊,你来京都的用意我已经明了,正如你刚才所说,要靠自己的本事拿下文武状元,所以这个忙,叔叔可就不帮你了。”月名山赶紧把事情推掉,不想掺和进去。

“大丈夫一言九鼎,岂能食言,我说过要靠自己的本事,就一定会靠自己的本事。今天打扰叔叔和婶婶多時,文星就不多打扰了,改日再来拜访。”

“好,除了仕途之事,若是遇到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

“谢叔叔。”月文星客气恭敬的道谢完之后,转身走人,在转过身来的那一刻,眼里闪着不甘心的光芒。

他当然不甘心,他谋划的计策,从未失算过,但今天却在月听灵的手中失算了,他能甘心吗?

他不甘心,所以总有一天,他一定会让月听灵栽在他的手上。

月夫人看着月文星离去,直到他的背影远去,这才开口询问:“相爷,为何不助文星一把,我看得出来,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这文武状元,哪一年不是内定的呢?他想靠自己的真本事两个都拿下来,那简直就是比登天还难啊?”

“夫人,不是我不想帮,而是我帮不了,到了我这个岁数,只想过几年安稳的日子,不想再你争我斗的了,若是这一次我们帮了文星,让刘远之拿下了把柄,那可是要杀头的大罪啊?”月名山感慨着,对于眼下的朝廷有些失望,但却不敢多言,生怕惹来杀身之祸。

当今的皇上,虽算不上昏君,但也并非明主,一心只想保住自己的皇位,并没有把老百姓放在第一位,在这种君王之下的朝廷,能好到哪里去?

“也对,或许是我太想要个儿子了,所以看到文星時,不知不觉有一种亲切感,特别的想帮他。罢了罢了,还是安安分分的过日子。”

“是,安安分分过几年日子,有何不好?如今看来,南冥王是真的喜欢灵儿,而听雨也深得皇上的宠爱,两个女儿都有了好归宿,我们还求什么呢?”他现在什么都不求了,只求能百年归老,女儿幸福一生。

上一章:第167章:又见面了 下一章:第169章:两两许愿
热门: 迷失在悲伤里的青春 太子妃升职记 有风自南 芥子 后宫·如懿传3 绝世战祖 不负如来不负卿 当我坑男配时我在想什么 他一直在黑化 恰逢雨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