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你选一个

上一章:第145章:神秘魔力 下一章:第147章:还好还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风天泽走进来,目光只放在月听雨的身上,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定定的看着她,眼神就像锋利的刀刃,直穿人心,阴寒可怕。

如果不是他今天正好撞见,只怕这个女人今后会挑拨得更厉害。

月听雨心里直发抖,很后悔刚才说的那些话,因为过于紧张,十指纠缠着,手心全是冷汗,神情慌张,脸色极其难看,都怪她太大意了,居然一下子说那么多,而且挑这个時候说,简直是自掘坟墓。

她该怎么办才好?

皇上看到月听雨吓成这样,心疼她,于是就为她说几句好话,?天泽,雨妃并没有恶意,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是不是啊,爱妃。”

?是……是的,臣妾只是随便说说,并没有其他的意思,皇上明察。”月听雨知道皇上在为她铺台阶,所以就顺着走下去,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风天泽一眼,感觉周围的空气都要凝结住了。

这个人真的好可怕。

?天泽,雨妃既然都这样说了,你就别跟她计较了,好吗?都只是随便说说,女人嘛,都有点是非,情有可原,她们说的话不能全部当真。”

?皇上难道不觉得这个是非说得太过了。”风天泽终于开口说话了,但语气却像冬日飞雪一般的寒冷,简直能把人冻僵,听得人心里直冒寒气。

?夸张是夸张了点,朕相信雨妃没有恶意,毕竟她和南明王妃可是亲姐妹。”

?是的,我和南明王妃是亲姐妹,怎么会对她有恶意呢,刚才我只是随便说说,开玩笑,开玩笑的。”月听雨讪讪笑的解释,不管多紧张,都要尽量保持笑容,最后鼓起勇气,看了一眼风天泽,他那张可怕的脸,吓得她赶紧又把头给底下。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恐怖的表情,像魔鬼一样的可怕,看来以后说话得多注意点才行,不然像今天的事还会再发生。

?亲姐妹又如何,推人下水的事照样可以狠心做得出来,不是吗?”风天泽阴冷的说了句,而且是一句暗含深意的话。

皇上不知道这句话暗含着什么,只是理解表面上的意思,继续为月听雨解释,?天泽,雨妃刚才的话是过了点,但也没什么恶意,只是为朕着想而已,卖个面子给朕,不要跟她计较了,好吗?”

?有没有恶意她心里清楚,今天这件事我记下了,不管是谁,不管她的背后有谁,胆敢动灵儿的人,我定要她死无葬身之地。”

月听雨知道风天泽话中的意思,原本就已经吓得紧张害怕的心,现在更紧张害怕了,尤其是听到他的警告话语,让她更是不敢吱声半句,急重的呼吸着,十指纠缠得更厉害,心里暗自猜测着:南冥王说推人下水,难道他知道月听灵三年前落水的真相吗?如果他知道了,那月听灵岂不是也知道了?rBDD。

这个人真的太可怕了,然而就因为他可怕,她才不想留着他,以免他妨碍她以后的路。

?天泽,昨夜的事,你还记得多少?”皇上刻意转移话题,不希望再说这件事,免得自己的女人吓坏了。

但风天泽就是不转移话题,非要说这个,?皇上,从现在开始,只要后宫的人敢动灵儿一根毫毛,那你可不要怪我不顾兄弟之情,到時候你我桥归桥、路归路,生死两不相干。”

?天泽,现在不是还没发生什么事吗,何必说这些伤感情的话呢?”皇上极力的安抚他,只想稳住他的情绪,免得影响大局。

从昨天的事他就可以看得出来月听灵对南冥王有多重要,还有魏子明说的,那就更不用说了,所以这个月听灵一時半会还不能有事。

?皇上难道忘了之前香妃所做的事吗?趁着现在还没发生什么事,我就先把话说清楚了,免得以后有些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该死?”

?既然南明王妃已经回来了,香妃那件事就让它过去,好吗?”

?不好,我今天要杀一儆百,香妃和雨妃,你选一个,留谁?”

?天泽……”皇上有些生气了,两个都想护周全,于是就拿昨天晚上的事来说,?天泽,昨天晚上的事你应该忘记了,朕之所以躺在床上,这是谁的错?”

?你这是在怪我昨天对你下手吗?”风天泽反问道,也生气了。

?朕并不是怪你昨天对朕下手,朕也知道这并非你的本意,所以不跟你计较此事。你差点要了朕的命,朕都不跟你计较,你为何就不能给朕一点面子呢?朕说什么都是一国之君,你有见过皇帝如此的哀求人吗?”

?说到底,你就是为了两个女人。”

?你还不是一样,为了一个女人。”

?不一样,你是皇上,一国之君,作为一个君王,应以国家社稷为重,而不是整日的儿女情长,受一些小人的蛊惑。皇上,我把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沉迷于美色,误了正事,那么这个皇位换谁来做,我不再管。”

?天泽,事情哪有你说得那么严重,难道你当真不给朕一点面子吗?”皇上被这话给吓到了,还真担心风天泽撒手不管。

要妃我我。这个時候如果南冥王撒手不管,置身事外,只怕他这皇位也做不了多久。

看来靠南冥王来稳住皇上不是长久之计,他得想其他办法才行。

月听雨看出了端倪,为了不让今天的事影响她在皇上心中的印象,于是给风天泽下跪,哀求他,?南冥王,一切错在我,与皇上无关,是我口不遮拦,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如果您要责怪,就责怪我好了。”

?爱妃。”皇上甚是感动,更加想要保住这个女人,所以强硬的说道:?天泽,如果你当真为了这点小事让朕为难,那我们这兄弟也不需要再做了。这些年来朕一直都让着你,古往今来,有哪个皇帝做得像朕那么窝囊?昨夜差点死在你的手中,朕都毫无怨言,今日只是求你放过朕的两个女人,你都不愿意,你真的不把朕当兄长了吗?”

?皇上……”皇上发飙了,月听雨有些激动,不过却努力掩饰住。皇上就该这样,处处让着人,还像是皇上吗?

风天泽想了想,对于昨晚的事有些歉意,加上月听灵此時安然无恙,索姓就不再追究了,?好,我就饶过她们一次,仅此一次。”

?朕也只是保她们一次,如果下次再犯,你不用再问朕,直接处置她们,朕绝无二话。”皇上把话挑明了说,因为保住自己的女人感到高兴。

月听雨虽然有些不服,但因为能保住这条命而感到庆幸,为了让皇上放心,所以当场保证道:?我发誓,以后不再乱说话。”

?既然皇上已无大碍,那我就不多打扰。”风天泽懒得理会月听雨,冷漠的丢下一句话,没等皇上应答,他已经走人了。

他原本想来为昨天的事致歉,岂料在门外听到了月听雨这样的挑拨是非,心里是一把怒火,如果不是皇上极力保她,他早就灭了这个女人。

谁要想害他的灵儿,他就要谁戳骨扬灰。

?爱妃,起来,他已经走远,别跪着了。”皇上看到风天泽已经走出大门,于是就把跪在地上的人叫起来,还伸手拉了她一把,将她拉到床边坐下。

月听雨松了一口气,慢慢的站起来,然后坐到床边,感叹道:?刚才吓死我了,还好有皇上在,不然臣妾今日只怕难逃一死。”

南冥王的可怕,果然不是虚传。

?只要你不去动月听灵,南冥王就不会对你怎么样,所以你以后可得长点记姓,不要再犯刚才的错误,更不要去惹月听灵,知道吗?”

?臣妾谨遵教诲。经过今日之事,臣妾只怕连跟南明王妃说话的胆都没了,更别说是做其他的事。”

?你和南明王妃是亲姐妹,你自己的妹妹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吗?以后你还是远离南明王妃,即使是亲姐妹,也难免会有磕磕碰碰的時候,要是碰出个什么事来,不好。”

?是,臣妾遵旨。皇上,您现在是一国之君,皇位都坐了十多年,难道还不稳吗?”月听雨想起了刚才风天泽说的话,于是就随意问问,因为这个问题没有涉及到南冥王和南明王妃,所以她不担心有人偷听。

皇上自然知道这点,所以就大胆的跟她说这事,?先皇突然驾崩,生前并未册立太子,也没有遗诏,所以当時的每个皇子都极有可能是诸君。按理,这皇位应有嫡子,也就是现在的北进王来继承,但朝中也有拥戴其他皇子的大臣,所以局势很混乱,当時有人提出了这样的建议,能者居之。所谓能者,不单单是指自己的本事,还要看你身边有何人支持。当年支持朕的大臣并不多,寥寥无几,朕以为自己无望,岂知天泽突然出现,拥立朕为帝,谁若不服,杀之。朕就是在南冥王的帮助下,登上了这个皇位。即便朕已经坐上皇位,但其他皇子还是不服,暗中与朕作对,所以局势到现在还未稳定。”

?既然如此,皇上何必将那些居心叵测的人留着呢?如今的北进王深得民意,只怕对皇上是大大的不利。”

?朕当然知道,但是北进王这些年来都安分守己,并没有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朕不能用莫须有的罪名将他除去。”

?不能用莫须有的罪名将他除去,可以慢慢削减他手中的权力,如果他是一介平民,或者是有名无实的王爷,就算有不轨之心,也难成大事,不是吗?或者可以搞个意外的戏码,意外死亡,这账可不能算到皇上您的头上?”

既然不能动南冥王,那她就把那些想抢皇位的人一个一个除去,等皇上不再需要南冥王的時候,那南冥王就什么都不是了,这样一来,她还怕什么呢?

皇上听了这些话,用一双深沉的眼神看着她,严肃道:?爱妃,你的心机可真不小啊?”

月听雨吓得脸上苍白,立刻下跪,?臣妾失言,还请皇上恕罪。都怪臣妾太想为皇上分忧解劳了,所以才没注意分寸,臣妾知错了,以后不会再犯。”

?朕又没怪你,你怕什么?”

?臣妾自己怪自己,老是不管好自己的嘴,请皇上降罪。”

?你说得都在理,何罪之有呢?起来,别跪着了。”

?谢皇上。”

?你别紧张,朕没有别的意思,或许你说的办法会是个好办法,意外死亡,不能怪朕,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担心东陵王、西平王、北进王联合谋反,如果这三股势力同時而来,单凭他一人之力是难以招架,要是把他们逐个灭掉,威胁岂不是没有了吗?

?皇上,臣妾只是拙见,远不及皇上,让皇上见笑了。”月听雨重新坐回到床上,把锋芒收好,不再显露。她今天显露得已经跟多了,如果再显露的话,只怕会适得其反。

?告诉朕,你何为会想到这些事?后宫的女人多半都喜欢争宠,在她们看来,能得到皇上的宠爱就行,根本不会管太多,你为什么要管这件事?”皇上继续严肃的问,不再像昔日那样的温情。

?皇上,臣妾和皇上相处的時间虽不长,但只要听到皇上唉声叹气就会心疼,就想帮皇上分忧解劳,看看能不能帮得皇上什么,所以闲暇之余就胡思乱想了一些,还请皇上恕罪。”

?爱妃有心了。”听了这话,皇上将严肃全部收起,握着她的手,温柔的看着她,感激她。

女人虽然是床上的暖伴,但如果是知己,是战友,那就更好了。

?能为皇上做事,臣妾觉得很开心。”

?以后这种事不要随便说,知道吗?”

?臣妾遵旨。”

殊不知,他们所说的话全部都会传到别人的耳朵里,毕竟这个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上一章:第145章:神秘魔力 下一章:第147章:还好还好
热门: 我的诱惑美妇 怪他过分可爱[快穿]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我真不是万人迷 缘来我曾爱过你 花开半夏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清风吹散往事如烟灭1·桃李不言 金银错(上下) 如果声音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