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不要放开

上一章:第143章:听她的话 下一章:第145章:神秘魔力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听灵带着浑身是血的风天泽,慢慢的往皇宫走去,原本想找个客栈暂時休息,吃点东西,但是怕吓到人,只好回皇宫,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南明王府怎么去?

然而回皇宫,也把宫门的侍卫已经路过的宫女太监吓得一身冷汗,差点就想拔腿逃跑了,好在看到南明王妃在,所以才没吓破胆。

“王,王妃,您,您这是……“守门的侍卫吓得两脚发软,连话都说不出来,频频的后退。

“你们不要害怕,有我在,他不会伤害你们的,不过前提是你们不要来惹他,否则我就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了。”月听灵简单的解释,然后直接走进宫门。

没有一个侍卫敢拦路,让她走进去。不过事实也如她所说,南冥王不会伤害他们,虽然看上去很可怕,但只要不靠近就没事了。

南冥王十五月圆夜会变成血煞魔鬼的事,人人皆知,但大家也知道,十五月圆夜,南冥王会躲在南明王府不出来,所以也就没那么害怕,可是这一次,南冥王却不在南明王府,而是出现在皇宫里,顿時将皇宫里的人吓得心惊胆战,就连巡夜的侍卫都不敢乱走,找地方躲起来,免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路走来,月听灵看到侍卫、宫女、太监都吓得慌乱逃开,心里满是哀叹,心疼的看着风天泽,终于能感受到他平日里的痛苦。被人当成可怕的异类来看待,这种滋味一定不好受?这种滋味他独自忍受了十五年,也难怪他会变得乖乖的,冷冰冰的,是因为世人过于冷漠。

“小风,从今天开始,以后的每一个月圆之夜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和你一起度过,你说好不好?”

“好。”风天泽立刻回答,语气虽然僵硬,但看得出来他很激动,很高兴。

“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一定要努力控制体内的魔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杀人?”

“好。”

“你要记住答应我的事哦。”

“好。”

“那我们现在先回清幽宫,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下,然后我们再吃东西,好不好?”

“好。”

不管她说什么,他全都答应,似乎就连她叫他去死,他也照做。

虽然得到了他的承诺,但是月听灵并没有把这个承诺太放在心上,甚至还怀疑不能当真,毕竟风天泽是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答应的她的,这个時候的承诺能当真吗?王宫道道。

不管怎么样,只要他不再失狂的杀人就好,如果她是唯一一个可以控制他魔姓的人,那么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放弃他。

现在是大半夜,大部分的宫女太监都歇下了,就算没歇下,得知南冥王出现在皇宫里,也都吓得回房,不敢出来,此時清幽宫里一个侍卫、宫女、太监都没有,整个院子很冷清。

月听灵牵着风天泽的手,摸黑的回到房间里,因为太黑,什么都看不见,所以想先去把灯点亮,于是就松开手,打算自己去。

但风天泽不让,在她松手的那一刹那,他立刻反过来紧拉着她的手,带着一丝的哀求,干硬道:“不要放开。”

“好,我不放手,不管我去哪里,都拉着你的手,带你一起去。”她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哀求和不愿意,只好拉着他的手,在黑暗中摸索,找到灯柱,把灯点亮。

她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似乎害怕她松手,所以一直都紧紧的拉着她,怎么都不愿意放手。

有了微暗的烛火,屋里不再是黑漆漆的一片。

屋里亮起来之后,月听灵就往柜子的方向走去,打开柜子,从里面找出一套干净的衣服,一边哄着风天泽,一边帮他换上,“小风,你的衣服脏得不成样了,要赶紧换下来,不然穿着会很不舒服,而且也吓到人,我帮你换。”

“好。”风天泽明白她的意思,所以乖乖的配合,将身上的脏衣服脱下,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整个过程之中没有任何抗拒,像是个很听话的小孩。

衣服刚穿好,他就迫不及待的冒出一句话,“要吃东西了。”

“好,我们现在就去御膳房找吃的,走。”她以为他这句话的意思是,他肚子饿了,想要吃东西,所以就拉着他往外走,朝御膳房的方向走去。

其实她误解了他的意思,他是意指她该吃东西了,而不是他。

虽然他现在的理智不受自己控制,但却知道该注意什么事,她有胃疾,不能饿着,所以要吃东西。

即使是三更半夜,皇宫里的消息也传得飞快,从南冥王回宫不到半个時辰,几乎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了,而且还知道他浑身是血的回来,更吓得心惊胆战。

后宫里的嫔妃很多,并不是每个都按時睡觉,有些还喜欢大半夜里吃东西,所以大半夜的時候,御膳房里会有几个厨子在忙活着,但今天却不同,东西还在灶子上,御厨却已经跑掉,找地方躲起来,可见也被吓坏了。rBDD。

月听灵走进御膳房之后,看到灶台上的火还烧着,上面还炖有东西,就连锅里也有,一堆的山珍海味,看了看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干脆不问自拿,全部拿出来吃。

“小风,我们运气不错哦,我还以为到御膳房之后要自己做才有吃的呢,想不到三更半夜会有现成的,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反正宫里的东西多,吃一点不碍事的。

“好。”风天泽整个晚上说得最多的一个字就是‘好’字,虽然两眼无神,脸上也没有表情,呆愣得像块木头,但却有感觉,而这个感觉只对身边的人有,其他人对他来说都是死物,只有她是活物。

“哇,三更半夜居然还有人做怎么大的龙虾来吃,看起来好美味的样子,不知道能不能吃?”月听灵打开了一个锅盖,看到一条大龙虾正在蒸着,直咽口水,于是把食指放到自己的嘴里轻咬着,琢磨着能不能吃,毕竟这御膳房里的东西都是上头交代,下头才会做,如果没人交代,御厨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做怎么好的大龙虾来吃。

她如果吃了这条大龙虾,只怕会惹到某个娘娘,到時候挺麻烦的。

不过有小风给她撑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娘娘敢拿她怎么样,到底是吃还是不吃呢?

就在月听灵犹豫不决的時候,锅里的龙虾已经被人端出来,送到她面前,“给你。”

风天泽知道她想吃,于是就直接用手去把装着龙虾的碟子端出来,送到他面前,碟子非常烫,但他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直拿着放在她面前,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像是一点都不怕烫。

“小风,快点放下来,这样你会烫伤的,放下来,让我看看烫伤了吗?”看到他这样拿着碟子,她着急的叫他放下,然后看着他被烫红的手,心疼的训斥他,“如此烫的碟子,你怎么可以直接用手去端呢,这样会烫伤的。”

对于她的训斥,他没放在心上,只是干楞的回答,“你想吃。”

“就算我想吃,你也用不着直接拿手去端,这碗是做菜用的酒,来,把手放下去,让酒泡一下泡,这样被烫伤的地方就不会起泡泡了,等会也就不会痛了。”她将他的手拉到装酒的碗了,压着,让他侵泡一小会。

他乖乖听话,不管她对他做什么,都不反抗,再次说着今晚说得特别多的字,“好。”

“小风,谢谢你对我怎么好。”想到他刚才的举动,她心里就满是感动,虽然他变成了血煞魔鬼,杀人狂魔,但对她还是那么好,她能不感动吗?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变成血煞魔鬼之后会怎么听她的话,但她知道,他是真的爱她。

只要他爱她,就足够了。

“喜欢对你好。”风天泽干硬的回应她的话,即使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眼神也空洞,但他对她的好,却非常明显。

“我喜欢你对我好。好了,这样泡过酒之后你的手就不会起泡泡,我们坐下来一起吃大龙虾,你先到桌子那边坐下,我把东西端过去,跟你一起吃,好不好?”月听灵将他的手从碗里拿出来,帮他擦干,然后哄了他几句。

他看了看旁边的桌子,发现只有两步远,所以才答应了下来,“好。”

答应之后,暂時放开她的手,乖乖的往桌子方向走去,坐了下来,但视线却依然在她身上,半刻也不离开。

她在御膳房里找了几道菜,全部端了出来,再拿两双筷子,跟着他一起坐下,慢慢享受美食,还亲自喂他吃,“小风,张嘴,吃这个。”

他听话的张开嘴,只吃她送到他嘴边的食物,不动筷子。

没办法,她只好边吃边喂他。

两个人在御膳房里恩恩爱爱的吃东西,根本不知道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不,有人知道。

风天泽知道有人盯着他们看,但他刚才答应了月听灵不到万不得已不杀人,所以把这个人当做不存在,所以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御膳房的窗外,一个小太监鬼鬼祟祟的躲着,看到一半就悄悄的离开,脸色苍白无比,像是被吓到了,慌张的回去禀报。

“兰妃娘娘,南冥王今晚并没有狂乱杀人,而且很听话,看起来像个傻子似的,甚是怪异。”

“路公公,辛苦你了,没人敢这个時候去见南冥王,只有你一个人冒死去打探,真的辛苦你了。”刘梦兰听到这个消息,虽然很惊讶,但却不着急说这事,而是先安抚人。

她必须要先安抚人,这人才肯为她继续做事,不然她以后在宫里很难有所作为。

听了这句话,路公公刚才的慌张和害怕全部消失,开心的回答,“只要能为娘娘效力,一点都不辛苦。娘娘,这南冥王十五月圆之夜不是会变成血煞魔鬼,到处杀人吗,为何会像个傻子一样,乖乖听南明王妃的话呢?”

“虽然我不知道答案,但我可以肯定,南明王妃绝对不是个普通人。”

“奴/才也觉得南明王妃不简单,单凭她会武功这点就让人匪夷所思,难道她不是真正的月听灵吗?奴/才听说月丞相的二千金是个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自从三年前她意外落水之后,就再也不碰这琴棋书画,反而整天在厨房里窝着,仿佛变了个人似的,难道落水能把人的姓格也改了吗?”

“我对月丞相的二千金也略有些耳闻,三年前她可是闻名的才女,慕名者居多,可是这三年来似乎没有她什么传闻了,她似乎从一只凤凰变成了麻雀,这事真是怪。”她一定要把月听灵身份查个清清楚楚不可。

“兰妃娘娘,这月听灵是南明王妃,又不是皇上的妃子,您何必把心思花在她身上呢,倒不如想想该怎么获得圣宠?别忘了,您到现在还未侍寝,虽有头衔,但却不是皇上的女人,这皇妃的身份可不稳当,時间久了,皇上可是会忘记您的。”

“路公公,您放心,这事不能急,急也急不来,只要你尽心为我做事,我保你有大好的前途。皇上如此重视南冥王,而南冥王心里就只有南明王妃,只要是跟皇上有关的人,花上心思,绝对不会错。”

“娘娘,奴/才忠于您,并不是为了什么前途,而是真心真意的想为娘娘做事。”

“好了,你先回去休息,皇上恐怕快要回来了,你快点回去,免得被怀疑。”

“是。”路公公知道事情的严重姓,虽然还想多问点,但時间紧迫,只好先离开。

今晚皇上不在,他才能去办点别的事,要是被皇上知道了,只怕他是个脑袋都不够砍。

路公公走了之后,刘梦兰露出歼邪的笑容,然后陷入了沉思。

这个月听灵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有如此本事能让南冥王臣服,得到南冥王,那可是得到天下,这个女人不简单。

如果不能把月听灵收为己用,只能把她除掉,免得日后成为敌人。

上一章:第143章:听她的话 下一章:第145章:神秘魔力
热门: 我家道侣是鸿钧[洪荒] 神控至尊 这马甲我不披了![电竞]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睡在汽车里的女孩 野戏:躁动的村庄 重生之惊世亡妃 魔法蛋糕店 反派天生嗜甜 穿成小猫咪后我爆红又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