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通缉与邻居

上一章:第49章 战斗与震撼 下一章:第51章 羽织与普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昏暗的空间中,无数只拉门错落有致地排布,猩红的瞳孔深处闪过一丝惊惧,鬼舞辻无惨身着繁杂花纹的黑色暗纹和服站在一处木质地板上。

怎么可能,那家伙居然有后人!?

脑海中回忆着那对熟悉的日轮耳饰,拟态为女子的鬼王脸色微沉,满脸不敢置信中又带有一丝恼怒。

响凯那个废物,居然在片刻之间就被斩杀了。

居然连那个家伙的一丝实力都没办法试探!

带有尖锐指甲的手指收拢在袖中微微颤抖,鬼舞辻无惨苍白的脸上青筋暴起,神色满是暴躁,如同血液般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杀意。

要他们下弦有何用?

不,不仅是下弦…

突然想起童磨上次重伤的样子,鬼舞辻无惨神色明灭不定,动作中又带了一丝迟疑。

如果说遇上那个日呼后人的响凯算是运气差,实力不济才死亡的。

那么童磨呢?

昏暗的空间内,无数房间开始移动,不过片刻,五位模样异于常人脸色略微惨白,眼中都带着数字的恶鬼被移动的木板带到了鬼王面前。

“无惨大人!”

部下尊敬中带着丝恐惧的叫喊声惊醒了陷入沉思的鬼舞辻无惨,它看着这些弱小的存在,猩红的瞳孔中闪过一丝厌恶。

或许自己太过轻视鬼杀队了…

既然他们当中有人能够使童磨重伤,那就说明再让他们成长下去,说不定会对自己造成威胁。

“咚!”

在鬼舞辻无惨沉思的过程中,看到自己老板没有动静的所有下弦在恐慌或尊敬驱使之下,纷纷跪倒低着头表示臣服。

“响凯死了!”

女子冷漠的声音响起起,让五位跪倒的恶鬼纷纷颤抖了一下。

“你们说,到底为什么上弦的位置可以在几百年里毫无变动…”

“偏偏下弦却换了好几批?”

傲慢而又冰冷的声音在这昏暗的空间中回荡,鬼舞辻无惨看着这群瑟瑟发抖的部下,红艳的嘴唇勾起露出了一个冷笑道:

“我想了又想,连身为人类的鬼杀队你们都对付不了,那我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何用?”

话音刚落,狰狞而丑陋的触手自鬼舞辻无惨的身后出现,带着一点人性化的跃跃欲试,似乎想要吞噬眼前这些跪倒在地的废物。

“咚!”

“大…大人!”

头重重地磕在木质地板上,瞳孔中刻着下弦之四,头顶两只角的白发女性恶鬼吓得一个哆嗦,结结巴巴地说道:

“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区区鬼杀队,只要大人您一个吩咐…”

“这种事情还要我主动吩咐你们!?”

“应该是你们这些废物主动去找鬼杀队的麻烦!”

尖锐的指甲指向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女性恶鬼,身为鬼王的鬼舞辻无惨嘴上暴怒说着话语的同时,有着尖锐指甲的手却轻描淡写地一挥。

不过刹那间,那位下弦之四的脑袋就倒飞了出去。

明明自己同僚的脑袋都掉了,然而剩余跪倒在地的恶鬼却都松了一口气。

只是脑袋掉了而已,装回去便是,无惨大人没把那家伙撵成肉泥就已经是仁慈至极了。

“浪费了我那么多血液,怎么就制造出了你们这种蠢货!”

胸膛因为说话紧凑而有些急促的上下鼓动,眯着猩红的眼睛扫视了一下剩下缄默着的部下,鬼舞辻无惨微微顿了顿,随后才不紧不慢地说道:

“既然有人提出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我很仁慈,所以那倒也可以。”

“只要你们能够在接下来半年的时间内杀死一位柱,那么我就允许你们留下一条狗命。”

一部分的恶鬼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感受着部下脑海中的想法,鬼舞辻无惨脸上闪过一丝冷笑,猩红的眼底闪过丝厌恶。

难道鬼杀队的柱比我还要恐怖吗?

居然还有不敢对上柱的下弦!

身后狰狞的触手像是被下达了什么命令一般,猛地冲向一位有着一头黑色短发,额头上戴着交叉十字疤痕的恶鬼。

不过刹那间,那只恶鬼就被吞噬殆尽,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摊血迹。

剩余恶鬼瞳孔微微放大,僵着身体动也不敢动,而杀鸡儆猴过的鬼舞辻无惨看到这一幕,也满意地轻点了一下下巴继续道:

“除此之外,如果你们能够杀死一位穿着黑黄相间的格子羽织,带有日轮耳饰头发暗红的剑士。”

“只要提着他的头来见我,你们不仅可以活下来,而且还可以得到我给予的大量血液。”

“是!”

琵琶声响起,昏暗的空间再次变换,剩余的下弦消失在眼前,鬼舞辻无惨和服的振袖一甩,缓缓地走在自动组建好道路的木板上离去。

希望那些蠢货在死前能多创造些价值,如果能用了一些那个形似继国缘一男人的情报就再好不过了!

至于自己……,嗯,还是暂时先蛰伏一段时间吧!

这边鬼舞辻无惨对鬼杀队剩余的柱下达了通缉令,而另一边造成下弦鬼如此苦逼的罪魁祸首炭十郎却与杏寿郎结伴前往自己未来定居的村庄。

“原来你就是阿刃口中那个开启了斑纹的剑士啊!”在经过一番仔细的询问后,杏寿郎恍然大悟地一拍掌心说道。

“唔,原来小刃跟你们提起过我啊!”

走在驴车旁,黑黄色相间的格子羽织微微鼓动,炭十郎一边防范着玩闹的孩子们离开自己的视野,另一边语气随和地对着杏寿郎说道。

此时他们已经非常接近目的地了,夕阳的余晖洒落大地,远远望去甚至还能看见缕缕炊烟在袅袅升起。

“这倒是个安静祥和的地方…”感受着小村庄里的气氛,炭十郎轻笑着说道。

在他身旁,葵枝抱着竹雄观察着这个他们未来所居住的地方,而小弥豆子和小炭治郎则是眨巴着眼睛好奇地东张西望。

“父亲?!”

灶门一家在感受着此处的地域风情,而杏寿郎远远地看见自家父亲那头发尾火红的金色头发后,有些疑惑与难以置信地喊道。

因为已经有些习惯前段时间父亲的颓废,所以他没想过槙寿郎会在村口等着自己。

“嗯!”

槙寿郎表面上看似极为稳重地应了一声,实际却被自家孩子那难以置信的语气给弄得有些害臊。

看来自己当初真是太愧对杏寿郎了…

心中有着淡淡的愧疚,随后目光一转,槙寿郎就看到了自家儿子身边那个看似普通实则毫无破绽的男人,还有他耳边垂落的那对日轮耳饰。

那是…初代日之呼吸耳饰!

金红色的瞳孔狠狠一缩,身为历史悠久的炎之呼吸传承者,槙寿郎不过瞬间就认出了那对标志性的耳饰。

“你是什么人?”

身形在原地一闪,刹那间如同往常一般随意穿着和服的槙寿郎就出现在灶门一家面前,随后目光炯炯有神地质问道。

“哎呀!”

看见突然出现的中年男人,还在好奇地看着四周的小炭治郎与小弥豆子明显被吓了一跳,发出了有些害怕的惊呼声,然后一人抱住了一根自家父亲的大腿。

“没事没事!”

因为长时间干农活而显得有些粗糙的手轻柔地拍着孩子们的后背,炭十郎先是安抚住了自己孩子们的情绪,随后才微微一蹙眉看向槙寿郎,语气严肃地说道:

“这位先生怕是过于失礼了,都吓到我的孩子了。”

“抱歉!”

此时的槙寿郎也意识到自己的举止有些不太妥当,立刻微微鞠了个躬表示歉意,然后指着炭十郎的耳饰满脸激动的问道:“这对耳饰…,请问你是日之呼吸的后人吗?”

嗯?!什么日之呼吸?

眉头微微一挑,手轻轻触碰着耳饰的炭十郎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地说道:

“我并非是你口中所说的日之呼吸的后人,我的呼吸法名为火之神神乐,这对耳饰也只是从我先辈那里流传下来的。”

“这样吗?”

“可是,按照古籍所说的,你这对耳饰确实是呼吸法的创始人所佩戴的那对。”

“那或许是对方与自己的先辈有所交情也说不定…”

炭十郎回忆着自家流传下来的训诫,脸上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说道:“因为我家的火之神神乐据说就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剑客教导我家先辈之后,经过多次改良然后流传下来的。”

“原来如此!”

微微愣了一下,初次见到这对耳饰过于激动而失去的理智重回大脑,冷静下来的槙寿郎稍稍思索了一番便明白了过来,随后自我介绍道:

“我叫炼狱槙寿郎,是杏寿郎的父亲,同时也是保护这片区域的鬼杀队现任炎柱。”

有如此强大的剑士保护着这里吗,那样安全也有一定保证了啊!眼中闪过一丝了然,槙寿郎的实力在能够看清通透世界的炭十郎面前无所遁形。

“那么请问,我们家被安排的居所在哪里?”炭十郎客气地问道。

“应该是在富冈家旁边,这是那户人家的主人在听说你们要搬过来后强烈要求的。”

“好像是因为绯村刃那个小鬼和那家女主人的弟弟是非常好的朋友…”

“啊啦,是小刃认识的人啊!”脸上浮现一丝惊讶,炭十郎笑眯眯的说道,“那倒也不错!”

推荐热门小说绯红之刃,本站提供绯红之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绯红之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9章 战斗与震撼 下一章:第51章 羽织与普及
热门: 组织部长2 欲望乡村 修罗帝君 好梦成双[穿书]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空响炮 疯狂出轨:钟点房 冬泳 乡村俏娇娘 我不是天生欧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