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皇帝的书

上一章:第56章 叛出帝国 下一章:第58章 直播胜利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路权看到林陆全的那一刻,真的吓到了。

完全没想到皇帝居然这么变态,竟然将人藏在了一个小箱子里!

“他到底在干什么!?”路权看着皇帝在半空中画出一个奇怪的眼睛符号,然后,他从那个眼睛的符号中,竟然看到了兰森!

路权下意识地就直接拍掉了屏幕。

兰森的脸色极为难看,他默默地感应了一下四周,却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路权给了兰森一个暗示的眼神,起身离开了房间。

然后,他才又打开了天眼的直播屏幕。

果然,皇帝那里,看的一直是兰森。但并没有看多久,很快就关掉了。

路权回到房间,完全不理解皇帝的古怪行为:“他为什么在监视你?”

兰森脸色极难看,突然转头看向路权,低声道:“我感觉不太好,我们立刻回帝都!”

……

路权和兰森这一回并没有乘坐显眼的母舰,而是坐了一艘兰森特别设计的可以长距离跃迁的小型飞船。

自从知道皇帝在监视兰森后,两人立刻小心了许多。

不过皇帝最近似乎也很忙,几乎没有再看兰森,反而经常坐在林陆全的箱子旁跟他说话,跟个神经病一样。

路权两眼喷火地看着他。

可不就是个神经病,否则怎么会自己炸自己的星球!

唯一让他开心的是,从赵樽的话中,路权意外听到了下一个星球的名字:凌月星。

这颗星球靠近银河系的中央黑洞,是一颗人口高达六十亿的超级大行星。

凌月星距离他们此刻的位置非常遥远,赶过去是来不及了,但幸运的是,蓝珈的第一军团正好在那附近。

蓝珈的效率高得吓人,不到半天,就把隐藏在星核附近的一堆异人类全翻了出来。他们在星核附近找到了大当量的核爆弹,终于赶在爆炸前,拆除了所有的引爆物。

而此时,路权和兰森,终于来到了帝都星。

……

赵樽没想到,他不过三天没看兰森,再看时愕然发现兰森竟然已经身处帝都星了!沿途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他们回来了?”赵樽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又笑着摇了摇头:“可惜晚了。”

真的是晚了。

最重要的那颗星即将爆炸,他精心布置了这么多年的祭坛已经完成了。

若兰森一直在帝都,或许早就发现了能量的异变。可惜他最近一直跟着心上人,几乎跑遍了所有被感染的星球,根本没有时间回帝都。

如今整个银河系的上方已经完全被恐惧和愤怒覆盖,浓重到极点的业力将会沿着五颗被毁灭的行星所聚集的死亡之气,形成横跨整个星系的巨型金字塔符,为他的亡灵书灌注能量,打开最后一页永恒卷。

“我将会拥有无尽的时间,一切未知都会在时光中得到答案,真是让人期待。”赵樽在箱子旁坐下,拿起自己最心爱的书,瞟了祭品一眼,微笑着安慰道:“你放心,我会一直带着你的。”

林陆全的眼睫跳了跳,无力地闭上了双眼。

他如今从眼前这疯子的叙述中,慢慢知道了很多事。

皇帝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一本据说是神灵亲自书写的亡灵书。书中的规则与帝国完全不同,使用的是各种灵魂能量,能让人拥有非常神奇的能力。

赵樽简直把这本书当成了宝贝,每天都在梦想着彻底打开亡灵书上的所有书页。据说最后一页是永生法则,需要汇聚整个银河系的黑暗能量,才能将它打开。

而他过去所看过的那本以二皇子为主角的书,其实是赵樽这混蛋通过亡灵书上的某种法则与现实世界融合后生成的。

书中很多事都没错,但却对赵樽和亡灵书只字未提。

那本名为‘帝国皇权’的书跨越了位面,落到了陈强的手中,接引他的灵魂来到了这个世界。

而他的身体,就是赵樽最想得到的一件完美道具:时空交汇的不死灵体。

林陆全觉得自己的眼泪已经干了。

想起那个曾经以为死后幸运穿书开启完美人生的自己,真的太蠢了。

或许,如果他真的能够安心做他的陈强,整个世界将会如那本书一般走下去,他也会拥有一个全新的人生。

路权依旧当他的反派,死于三十岁。海拉星依旧封闭,兰森永远残缺。皇帝永远也得不到他的完美道具,只能冒险开启亡灵书……

倒霉的,似乎只有他一个。

他费尽心力做了那么多事,结果竟然只把自己一个人送进了地狱。

真的只有他一个吗?想到这里,林陆全微微睁开双眼,瞟了那边拿着亡灵书一遍遍观看的皇帝,眼中缓缓露出了一抹几不可见的笑意。

说起来,赵樽现在捧着书的样子,和过去他捧着那本‘帝国皇权’的样子,可真是很像呢。

林陆全默默地看着赵樽一边看书,一边在天台广场上布置,耐心地等待着。

……

路权和兰森站在银河帝国的皇宫前,立刻发现整个皇宫上空能量的剧烈波动。

银河帝国的皇宫是一艘云集了几乎所有帝国顶尖科技的巨型飞船,其防御能力极为强大。按照兰森的说法,如果想要攻破,恐怕把帝都星打碎了它也一点事都没有。

说起来,其中很多地方,甚至还是兰森亲自设计的。

但此刻,路权发现皇宫中不仅没有人,甚至所有防御系统都被关闭了。

整个皇宫,几乎就是完全开放的。

“他在做什么?”路权收回感应,对兰森说道:“皇宫里竟然真的全空了。”

“我们进去。”兰森道。他看着灯火通明空无一人的皇宫,突然觉得自己根本不了解这个认识了几百年的人。

几百年了呢……

兰森突然愣了愣。

他转头看向路权,有些不确定地说:“我好像记得,赵樽继位的时候,似乎已经两百岁了。”

“那不是四百多岁了!”路权脚步顿了顿,“他竟然已经这么老了吗!?”

银河帝国的平均寿命如今两百多,保养得特别好的富裕阶层大概能到三百,可是四百多,实在是太夸张了!

难怪这个皇帝总是不出现在人们面前,也从不举行任何生日庆典!

肯定是怕大家注意到他的年纪。

尤其他看起来,根本就是中年的样子!

“所以,他不会也是什么老妖怪变得吧?”路权后背有些发凉,咬牙低声道:“就跟那个林陆全一样……”

“不知道,”兰森也低低地应道:“或许真的是。”

……

皇宫的中心广场处,赵樽看着面前的荷鲁斯之眼,眼中闪过一抹怒色。

这两位心可真大,竟然讨论起他的年龄来!

说实话,他真的很讨厌别人议论他的年龄。因为这总是会让他意识到,他的寿命是一个有限的数字。

不像兰森,根本不记得自己到底活了多长时间。

看着荷鲁斯之眼下快要烧尽的手指,赵樽心中突然有些烦。

他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抬头看向了天空,脸上渐渐带上了些笑容。

所有人都没注意到,此刻的银河系,其实与过去已经有些不一样了。

赵樽的笑容更大了些,他的手指在身边的箱子上慢慢敲着,耐心地等待着那两位一步步地进入他的皇宫。

既然来了,不如一起看看这即将发生的盛景。

他的目光落在屏幕上路权的脸上,心中不由得忍不住暗暗赞叹。

不愧是被称为宇宙最美战士的森族,开启灵脉后,更是美丽得令人窒息。所以才能单凭一张脸,竟然就得到了整个帝国如此高的人气,甚至比他这个皇帝还更受欢迎。

路权此刻穿着兰森亲手为他制作的贴身护甲,正和兰森一起转过一片游戏区。

通过皇宫内的无数植物,路权似乎可以感觉到它们在紧张,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即将发生一般。

这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又看了上方的天空一眼。

如今整个帝都上面弥漫的能量,确实让他感觉不太好。

随着森族的灵脉在他的脑域生根,路权渐渐对四周的能量有了更清晰的感应。

宇宙之中,游离在万物之外的能量无处不在,物质的撞击、运动、融合、分裂……所有的一切,都在散发着独特的能量波动。

而森族,天生就对能量波极为敏感。

路权觉得,随着自己越来越强大,有朝一日,他将能操纵和控制这些能量,将它们化为己用。

那时候,他或许才能算是真正能横跨宇宙的强大战士。

空无一人的皇宫中,两人穿过游戏区,上了升往天台的电梯。

一出电梯,路权就看到了站在广场上的皇帝。

他身穿一身黑色礼袍,打扮得很正式,但并未戴皇冠。

风将他身上的衣袍不停地吹起,看起来,似乎有些狼狈。

路权这才发现,四周的风不知何时起越来越大了。但天空上繁星密布,并没有要下雨的意思,甚至连朵乌云都没有。

渐渐地他感觉到,广场上的风在变大,其实是因为一块铺在皇帝面前的巨大织毯。

织毯的上方,无数看不见的能量旋转着,渐渐形成了一个越来越大的漩涡。隐约中,似乎无数亮闪闪的字符从织毯上飘起,被卷入漩涡。它们随着风在空中起舞,看上去竟然有着梦幻般的美感。

“你在干什么!”眼前诡异的一幕让路权心中猛地一跳,火苗顿时冒了起来,咬牙道:“你这疯子又想炸掉哪里?”

话音未落,他手中突然多出一把sv40,毫不犹豫地对着皇帝按下了扳机。

然而皇帝的身后突然亮起一个诡异的黑色甲壳符号,紧接着,他的人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所有的攻击直接穿过了他的影子,落在了不远处的一面墙上。

路权惊讶地看着这一幕,目光一闪,干脆从骨戒中拿出一架重型离子炮,对着那块古怪的织毯直接轰了一炮。

然而奇怪的是,当那股可以击毁大楼的高能粒子流打到织毯上时,所有的能量竟然瞬间汇入了织毯上方的漩涡之中,半点水花都没激起。

路权愣了愣,下意识地低头看向了那块织毯。

那是一块十米宽的正方形织毯,色彩非常艳丽,描绘的似乎是一个巨大的金字塔。

在金字塔的四周,画满了各种奇特的符号,仿佛远古的某种象形文字。它们依次闪动着微光,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赵樽,”兰森的脸色有些复杂,“你到底想得到什么?”

“打开真理的大门,探索世间的奥秘。”赵樽微笑道:“兰森,你不是一向都很清楚我的愿望吗?”

“我不清楚。”兰森淡淡道:“我只知道你已经很久没有去研究院了。”

“人的寿命这么短,根本不够用。”赵樽无奈地道:“所以,我必须先得到足够的时间。”

兰森的目光在广场上一扫,“这就是你找到的方法?让整个人类都陷入恐惧和愤怒之中吗?”

“因为恐惧和愤怒所化的业力中的能量,远远高于你喜欢的愿力。”赵樽愉快地笑了笑,他抬头看向了天空,眼中迸发出的光彩仿佛那年他满怀着热情踏入帝都研究所的那一刻。

天空中,一本淡金色的书渐渐亮了起来,它的每一张书页似乎都在发光一般。

群星越来越暗,一道跨越了整个银河的诡异光带,仿佛夺走了所有的星光,渐渐亮了起来。

兰森伸出右手,遥远的星核猛地一震,能量如洪流一般跨过了时空,一道闪电般的利箭突然出现在赵樽的头顶,向着下方直落而下。

烟雾一般的黑色甲壳符号猛地一暗。

巨大的能量波穿过了赵樽的身体,轰的一声撞在地面,耀眼的光波仿佛波浪一般向四周散去,瞬间便覆盖了整个广场。

远处,墙体倒塌浓烟弥漫,皇宫的整个天台几乎倒塌了大半。

赵樽的脸色猛地一白,手掌直接扶在了身边的箱子上,随着一道火苗亮起,他身后有些发散的符号缓缓收拢,重新凝实起来。

他完全没想到,兰森的力量竟然这么强,三级重炮都无法穿透的圣甲虫符,竟然被他随手一击就几近奔溃!

还好,他的祭品还足够。

果然不愧是完美道具,因为跨过了世界壁垒,灵魂力量真的很特别。

兰森似乎没想到赵樽竟然躲过去了,但此刻他已经无暇顾及赵樽。因为他已经感应到了那个几乎将整个银河系笼罩在其中的巨大符号。

那块奇怪的织毯上方,狂风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龙卷,在风暴的顶端,一个巨大的金字塔符投射在遥远的星空上。

在这一刻,兰森终于明白了赵樽为什么要炸这五颗星。

因为这五颗人类行星的位置,正好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金字塔符。

几何形状的金字塔形原本就能汇聚宇宙能量,但兰森从未想过,赵樽竟然打算弄这么大的一个。

整个星系中弥漫的海量业力,将会被这个金字塔符汇聚到中心处,形成令人难以想象的能量洪流。

而帝都星,正好位于这个金字塔的中心。

兰森收回目光,淡淡地瞟了脸色渐渐难看的赵樽一眼。

因为那个中心处最关键的节点,始终没有亮起。

凌月星,并没有爆炸。

它依旧在自己的轨道上旋转着,并没有变成被强行固定了坐标的死亡气团。

金字塔符变成了平面四边形,所聚合的能量直接下降了百分之九十九。

金色的书悬浮在夜空中,发出美丽的光芒,但最后一页,始终没有打开。

赵樽的脸色一片惨白,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半空中金色的书本,双拳紧握,全身似乎都在发抖。

他的目光缓缓地转向兰森,突然怒吼道:“该死的,是你们毁了这一切!”

此刻,赵樽的目光阴冷如蛇,再也看不到半分平日的温和面孔。他微微低下头,目光落在了身边的箱子上。

这是亡灵书中最为推崇的完美道具:时空交汇的不灭灵体。

想要得到这样一个能穿过世界壁垒的灵魂非常困难,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这个灵魂会落在何处。

所以他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做成了一本书,以此来诱惑那个灵魂接近书中人物。

可惜他之前一直以为成年的灵魂一定会进入某个合适的成年身体,完全没想到这个灵魂竟然如此弱小,变成了一个不到四岁的孩子,害他多等了这么多年,竟然还让兰森恢复了!

但他依然是完美道具。

这具身体可以替代所有的祭品,甚至是一颗死亡星球。

赵樽有些心疼,用了,可就没有了。

但要让他放弃这唯一的一次亡灵书开启机会,不如直接杀了他。

赵樽没有再犹豫,他飞快地画出一个一端是花圈的十字奉献符,翻手落入了箱中。

林陆全的身体猛地烧了起来,几乎是瞬间,就化为了一片灰烬。

一道亮丽的光芒猛地从箱中冲上高空,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是林陆全!?”路权立刻想起之前看到的场景,好像就是这样一个半透明亮闪闪的箱子。

“是啊。”赵樽此刻的脸色突然好了不少,甚至还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说起来,他还是你的表哥。”

路权看着皇帝怪异的表情,一时间只觉得毛骨悚然。

他直接端起枪,正要扣下扳机,整个天空却突然亮了起来。

只见原本已经渐渐暗淡的夜空中,一道绚丽的光带猛地划过了天际。

巨大的金字塔符横跨了整个银河系,将人类世界围在了其中。

星光黯淡。

笼罩在人类世界上方的业力瞬间被抽取一空,化为海量的能量洪流,汇入了帝都星。

皇宫的上方,金色的书静静地漂浮在夜空中,在汇聚了整个银河系无可计数的能量灌注下,终于缓缓打开了最后一页。

赵樽的眼中仿佛在发光一般,死死地盯着书页的上方。

只见那本金色的亡灵书越变越大,越变越大,转眼间,就幻化成了一个覆盖了整颗帝都星上方的金色大门。

在大门的正中,无数漂浮的金色符号一一亮起湮灭,渐渐化为了一片虚无。

整个帝都所有人此刻都愣了,呆呆地看着这突然出现在夜空中的异象。

在明亮的金光中,一名黑发的男子从天而降,慢慢地落在了皇宫的上方。

他的身上穿着色彩艳丽的法老服,头上戴着双重王冠,身形瘦削高大,肤色微黑容貌俊美,神情倦怠慵懒。

“是谁……”男子俯视着下方的三个人,微笑着问道:“打开了我的亡灵书?”

上一章:第56章 叛出帝国 下一章:第58章 直播胜利
热门: 咬上你指尖 诈欺大师 痴傻蛇夫对我纠缠不休 穿去史前搞基建 得罪所有皇子之后 半城繁华 国师穿成豪门贵公子 乡村俏娇娘 界皇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