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路权治病

上一章:第51章 林陆全的灾难日 下一章:第53章 被毁灭的曼町星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路权心中其实对林陆全被皇帝带走有点不爽,总觉得那家伙去宫里继续吃香喝辣了。

但那毕竟是帝国皇帝,为了那么一个讨厌的陌生人,好像也不值得去招惹。

他原本还有点动心把这艘旗舰给认主了,不过一看蓝彦和邹冥那副迫不及待的样子,突然间就不愿意了!

并不想让这两位开心。

路权最后还是自己回了公爵府,因为雷迦这混蛋有亲戚没人性,明显就是想赖在那里不走了。

回到公爵府,路权有些意外地发现兰森已经回来了。

时间才刚到中午,过去兰森每次去海拉星,似乎都会用掉大半天。听说制药所需的那种生物体并不好找,而且他时常还会顺便处理一下东海城的事务。

如今海拉星四境融合,原第三境的居民们渐渐开始向其他地方迁移,或许很快,就会在陆地上重新建立起一座座大型城市。

这让路权心中渐渐有些焦急,他也想赶快让绿河星发展起来。

虽说兰森已经转了一大笔钱到绿河星,聘请了一些规划师过去,可是路权还是挺想回去亲眼看看的。

兰森正好刚从实验室出来,看到路权时眼睛立刻就亮了。

“今天这么早?”路权随口问了一句,目光直接就落到了兰森手中的一只细颈瓶上。

“因为药调好了。”兰森上前两步,伸手轻轻地揽住了路权的肩,带着他一起向餐厅走去:“吃过饭,我们下午就开始,怎么样?”

声音中带着无法掩饰的急切和兴奋,让路权忍不住瞟了他一眼,正好对上了兰森温柔而专注的目光。

他似乎总是这样看着他,带着灼人的热度,仿佛这个世界中除了他,再也没有任何人。

“好。”路权笑了笑,心跳似乎突然快了几分。

如今的兰森与过去通过天眼跟他聊天时的感觉几乎完全不一样了。那时候兰森充满了智慧和理智,声音平静而耐心,仿佛一个邻家大哥一般,从不会带给他任何压力。

不像现在,整个人感觉突然复杂了很多。

如今兰森已经完全侵入和占据了他生活,无论是从时间上,还是精神上。

早上起床,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他。睡觉前,最后说晚安的也是他。

他们一起吃饭,查资料,逛帝都,看电影。只要兰森在帝都星,他们似乎就一直在一起。

路权并没有因此感觉到任何不适和紧张。或许因为星环的关系,让他从心里知道,这是一个绝对不会伤害他的人,是一个自己可以完全掌控的人。

于是,他放任了他的入侵,也渐渐放任了自己的心。

他喜欢他的温柔,心动于他的热情,敬慕他渊博的知识,也享受他时不时依恋的目光。

有时候路权觉得兰森是一个人,有时候又觉得他其实是五个人,感觉非常地奇妙。

中午吃饭的时候,路权把上午在旗舰上发生的事告诉了兰森。

“皇帝亲自去了?”兰森对此微微有些奇怪:“这件事还真是挺奇怪的,才四岁竟然就能骗过这么多人,尤其是他并没有与亲生父母分开。”

“邹冥和蓝彦再傻,也不可能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一点端倪都没看出来。”兰森随口道:“若他真的拥有这么高的智商,长大后又怎么会做出这么多蠢事?人类的大脑构成在三岁时就基本定型,之后不可能差距这么大。”

现在的皇帝赵樽他已经认识两百多年了,可从来都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人。别说一个一年见不上几面的公爵,就是自己的皇子,也没见赵樽心疼过。

这事确实有古怪。

不过这些可以等以后慢慢查,兰森偷偷看了路权一眼,目前治病才是最重要的。

……

路权的病属于基因上的缺陷。由于某节基因链上,属于森族的碱基多出了一个,导致这一段的碱基对呈现一种不稳定的状态。多出的那个碱基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强,最终将会导致那一节基因链的全线崩溃。

若要进行修改,就需要彻底删除全身所有细胞中这个多余的碱基。否则随着细胞的不断自我复制,它依旧会死灰复燃。

可是人体内的细胞何止亿万,现代的医学根本做不到同时全部清除。

但兰森作为一个行星级的生命体,却拥有一种可以直接作用于基因的天赋能力,凭借他强大的精神力,才能将路权完整治愈。

但依旧需要许多现代医疗设备的辅助以及一种来自海拉星深海的特殊药物。

为此兰森专门准备了一间地下室,不仅布置得温馨舒适,让人尽量忽略那些冰冷的机械。甚至还将所有让人感觉冷硬的地方,全部包裹了柔软的皮革,又在所有的地面都铺满了厚软的白色地毯。

对此路权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他其实真的一点也不在意这些细节。但看兰森这么在意,他也只好闭嘴了。

感觉实在没有必要为这些事发生争执。

在医疗室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柔软舒适的手术台。四周有一台足足占据了小半个房间的基因稳定仪。

这台机器全帝国只有一部,被兰森直接搬到了自家的地下室。

路权跟着兰森来到这间自己已经十分熟悉的医疗室,毫不在意地直接往包裹着纯白色丝绒的手术台上一躺。

兰森拉过一张高椅坐在他的身边,伸手从旁边的机器上拉过一节支架,从上面抽出注射器,在路权的手背上消毒后,小心地将针头刺入了静脉。

“这些有备无患,万一出现了意外,我可以及时为你做急救。”兰森温和地解释道:“会注射一些让肌肉保持松弛的药物,不用担心,全身放松就好。”

“嗯。”路权看着兰森操作,很听话地应了一声。

“等会儿我会为你按摩全身,让药物渗入肌肉,但骨骼需要我亲自修复。”兰森的手顿了顿,他低下头,看着此刻显得分外安静乖巧的路权,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发紧。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我需要接触到你的所有骨骼,可以吗?”

路权不在意地点点头,看着兰森的眼中,带着信任,也带着些许的笑意。

兰森整颗心都醉了,他的目光与下方的男孩胶着在一起,突然俯下身,手指轻轻地放在了他衣领的扣子上,轻声问道:“可以吗?”

原本早就知道的一件事,此刻被兰森用这样的神态询问,让路权一时间突然觉得有些别扭起来。他挑眉看了看兰森,点了点头,刚想抬手自己脱,就被兰森一把按住了手。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兰森觉得自己简直如同坠入了世间最美的迷梦一般。

而对于路权来说,却是极为煎熬的几个小时,因为实在是太热了。

迷迷糊糊中,路权忍不住想,按照质能公式,是不是因为他的身体中会永远地失去一个碱基,质量减少,所以产生了大量的热能?

他觉得全身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发热一般,如同在火上炙烤,能量满溢到近乎溢出。

相比而言,那双滑过全身的手冰凉而舒适,让他忍不住将所有的感官,都汇聚在那双手上。

路权微微睁开眼,看着额上渐渐渗出汗滴的兰森。

他可以感觉到兰森在竭尽全力。

将能量精准地控制到细胞级,所消耗的精神力恐怕不比炸掉一条空间通道小多少。

何况细胞数目如此庞大,所需要的精神力几乎是海量的。

就算如今兰森已经完全恢复,也依旧需要他付出所有心力,才能完美无缺地完成整个治疗。

路权的目光缓缓地在兰森俊美精致的五官上滑过,突然发现自己真的非常喜欢兰森专心致志的样子,尤其是这样的专注,是完全落在自己身上的。

这让他从心底深处,渐渐升出了一种奇异的清甜。

也生出一抹,隐秘而强烈的渴望。

他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就明白了,什么是喜欢。

那是一丝仿佛瞬间击穿全身每一个细胞的微电流,一种让人极为舒适的甜蜜酥麻,让你从头到脚,都渴望亲近一个人。

他一直看着兰森,直到兰森长出一口气,站起身随手抹去额上的汗。

之后,兰森立刻打开了基因稳定仪。

路权知道这表明治疗结束了。兰森事先解释过,在一切完成后,如果他能在稳定仪下躺五个小时,对于他的身体恢复将会有极大的帮助。

兰森低头看着路权,极为温和地笑了笑,手指抚过他微湿的额发,然后从身边拿起一条雪白柔软的毛巾,为他擦去身上的汗。

“还热吗?”兰森轻声问道。

路权摇了摇头,他感觉已经好多了。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兰森,心底深处却渐渐涌起了另一种热。

他的全身依旧有些发软,药物似乎还有部分在体内残留,但力气正一点点地回到自己身上。与力气同时回来的,还有一股让他异常舒适的欲望。

腕上的星环突然闪了闪,似乎是无意识的一般,将主人的意愿传了过去。

兰森不自觉地靠近了几分。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路权,心中涌起了翻天覆地般的狂喜。

“权?”他俯下身,惊喜万分地看着路权的眼睛,目光炙热得如同沙漠上毫无遮掩的烈日一般。他的指尖轻轻地划过他精致的下颌,目光渐渐下滑,落在了他的色泽极美的双唇上:“可以吗?”

“嗯……”路权伸手搭在他的脖颈上,懒懒地应了一声。

……

之后的五个小时,兰森完全不知道是怎么过的。

他不过就亲吻了自己的爱人,安抚拥抱了一会儿,事先设下的定时器竟然就响了……

路权看着有些呆愣的兰森,忍不住笑出声来。

两人的关系突然进了一大步,他的感觉也很好。这世上突然有了一个与你亲密无间之人,一颗心仿佛落在了实处,从此再也不会孤单。

然后,路权欣喜地发现,自己脑中的灵脉上,竟然长出了第二片灵叶。

这代表了他的精神力波动,已经到达了森族战士的第二个峰值。

难道是之前身体释放出的能量,其中很大一部分被脑域吸收了?

穿好衣服,路权跳下床,活动了一下身体。只觉得全身从头到脚,都无比的轻松舒适。

感觉真的太好了!

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英年早逝啦!

“海拉直播还能开吗?”路权从兰森手中接过外衣,一边穿一边问道:“我答应过观众们会去她们的星球,想问问她们都在哪?”

记得观众们好像提过很多星球沙漠化,森林大面积死亡,她们似乎很忧心。

路权觉得自己肯定能帮上忙。

“可以。”兰森顿了顿,心中隐隐有些发酸,但却更想顺着男朋友的心:“而且现在离开了海拉星,交流更方便,你能直接看到直播厅。”

两人刚离开地下室,就见侍从迎了上来,躬身行礼道:“大人,有一对夫妇在一个小时前到访,说是路先生的姑姑,有非常重要的事想跟路先生商量,关于澜奇公爵的。”

“姑姑?”路权简直被气笑了,“她哪来那么大的脸!”

他还没找这两位算账呢,竟然还敢说是他姑姑!

不过路权还是起了好奇心,跟着侍从到了接待厅,他还真想听听这两位想说什么。

接待厅里,除了林琳和丈夫陈知,出人意料的是,蓝彦和邹冥也在,就连雷迦也跟着回来了。

看到路权,林琳害怕得缩了缩,蓝彦抬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倒是邹冥直接开口道:“林陆全不见了。”

路权惊讶地转头看向邹冥:“他不是被皇帝带走了吗?”

“陛下先在政事厅下车,之后林陆全独自一人在车上,到皇宫时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邹冥飞快地解释道:“我已经派人沿路仔细查过,但未发现任何痕迹。”

没等邹冥继续说,路权的精神力直接探到了公爵府外的大树,随后沿着遍布全城地底的树根一路延伸至皇宫。

“真的没有了。”路权觉得极为不可思议,整个城市中,他竟然完全感应不到林陆全,“难道他已经离开了帝都星?”

“这段时间,没有任何飞行物离开过。”邹冥的目光在路权的脸上顿了顿,“卫星监控也没有发现任何人离开御用飞车,更没有监测到空间异动。”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路权瞪着眼前这四个人:“林陆全就这样彻底消失人间蒸发了!?”

林琳眼泪立刻就下来了,哭着道:“小全,我们对不起你,可是你能不能救救强强,我们会把澜奇公爵所有的一切都还给你……”

“好啊,什么时候还,我正缺钱呢!”路权毫不客气地道:“说实话,林陆全这是抛下你们跑了吧,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

林琳的哭声顿了顿。

“你们等着坐牢吧。”路权冷冷道:“谋杀幼童,就算不判死刑,也要坐个一百多年。你们还有心情惦记那个家伙?”

就在这时,一直说话的陈知突然开口了,“路先生,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利欲熏心,但我愿意用一个消息,换您的不起诉。”

“不可能!”路权还未开口,邹冥已经冷言接了一句。

路权原本也想说不可能,但被邹冥一插话,突然就转变了主意:“你说。”

邹冥脸色一僵,懊恼地暗暗咬了咬牙。

陈知微微松口气,过了一会儿,才缓缓道:“那个不是我儿子,从四岁起,就不是了。”

林琳立刻傻了,“你胡说什么!”

“闭嘴!自己儿子都认不出来的蠢货!”陈知骂了一句,转头看向其他人,道:“他似乎什么都知道,在林奇死讯传来之前,就开始不停地诱惑我们。每一句话,简直都说到我们的心里。”

“我当时觉得非常诡异,观察多了,自然就发现他的行为根本就不是强强。”陈知道:“但出于贪婪,我默认了他的行为。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相信他绝对不会露馅。”

陈知自嘲地笑笑:“否则我们也不敢,因为一个四岁的孩子根本不可能保住这个秘密。”

“什么意思?”路权觉得有些惊悚了,“你是说,那个家伙根本就不是陈强?而是某个怪物?”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陈知看着路权,道:“但他肯定有古怪。所以,你们有没有想过……”

他顿了顿,目光扫过所有人,缓缓道:“陛下或许是知道什么的。”

“可是他能知道什么?林陆全连身边的人都骗过去了啊?”路权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难道你觉得,是皇帝把他藏起来了?”

……

路权不知道,此刻,身处皇宫中的林陆全,正看着他说出这句话,激动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如果他还能有眼泪的话。

你说得没错啊!他真的是被皇帝藏起来了,有没有人来救救他啊啊啊!

可惜,那些人之后就谈论起了别的事,似乎并没有人在意他……

在林陆全的面前,跳动着一个奇怪的屏幕。或者说,那并不是一块屏幕,而是一个符号。

一个简单的眼睛符号,眼球处有图像在跳动,下面用黑色的浓墨画着一道长长的泪滴和一条在末端卷曲的触手。

他听皇帝管它叫荷鲁斯之眼,据说只要提供祭品,就可以想看哪里就看哪里。

至于祭品简直让林陆全欲哭无泪,因为是他的一根手指。

他其实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无法控制的恐惧。亲眼看着自己的手指被切下,如同蜡烛一般在那个符号下缓缓燃烧,林陆全只觉得自己几乎要疯了。

赵樽看着林陆全激动得乱转的眼珠子,呵呵笑了一声,道:“难道你还在期待你的那位表弟?放心,我已经为他准备好了特别的礼物,他不会有时间来找你的。他忙得很,没准转头就把你忘到一边了。”

林陆全的眼珠子顿时呆住了,他根本不敢看皇帝脸上温和慈祥的笑容,只觉得血液都仿佛冻成了冰。

赵樽看着屏幕上的几个人,目光落在了兰森身上。

他似乎并不在意林陆全的秘密会被人发现,但却对一直盯着路权的兰森十分感兴趣。

“原来,我们帝国的科学院首席,真的爱上了一个人。”赵樽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笑意,“这可真的是,太好了呢……”

上一章:第51章 林陆全的灾难日 下一章:第53章 被毁灭的曼町星
热门: 今天你告白了吗? 两世欢 穿成声名狼藉的女配 凌天传说 横滨芳心欺诈师 想爱就爱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乡村美妇 笼中缪斯 春光旖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