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权力与牺牲

上一章:第41章 森族传承 下一章:第43章 第四境-可怜的小黑龙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月莹的话让路权的呼吸顿了一顿,他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等待着李月莹下面的话。

“它在帝都人类异能研究所。”李月莹的声音非常清晰而缓慢:“1009号储藏室,开锁密码:Eskimo Nebula。”

“这个储藏室拥有最高等级,无密码不可进入,就算是我被入罪,他们也拿不到里面的东西。”李月莹看着路权,缓缓道:“路先生,谢谢你救了我。我研究森族多年,你的特征看起来非常符合。很难想象现在森族竟然还存在,但如果你能离开海拉星,就去帝都吧。研究所的储藏室完全对外开放,这些或许会对你有用。”

路权在脑中将所有的一切仔仔细细地记了下来。他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心中隐隐有种感觉,那个东西,一定对他非常重要。

李月莹说完,又将目光看向了唐斌。她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非常厌恶恶心的事。

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道:“唐所长,我只有一句话想告诉你。你的副所长,叫高起渊的那个,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他和异能研究所的很多人都有勾结,背地里还接受大皇子的暗金,监视你的整个研究所。我没有证据,因为都被销毁了,所以信不信由你。”

唐斌眉头一皱,脸色似乎难看了几分。

李月莹瞟了一眼,突然冷笑道:“大皇子一直想要控制唐氏的研究所,进而插手唐氏制造的产能分配。说实话,你这回进来,不会是高起渊怂恿的吧?”

唐斌没吭声,但心底已经信了。

虽然海拉星主要是他自己想来,但高起渊当时确实非常支持。而且他的心中突然想到今天混进来的那名雇佣兵。这些事,一向都是副所长安排的……

因为自己的不查,结果给路权和默尔带来了危险,这让唐斌简直有种无地自容的羞耻感。

还好李月莹提醒,否则到了最后关键的时候,若是唐氏内部有人搞事,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

回到东海城后,李月莹被送进了城中的医院。以第三境的医学水平,做截肢手术没有难度,但要给肢体定制可以与脑电波连接的假肢,却一定要回到帝国后才可以完成。

她的身体几乎到了奔溃的边缘,心、胃、肺腑几乎都虚弱到了极点,再晚一天,恐怕就再也救不回来了。

然而李月莹精神之强悍真的让路权从心底感到了一丝敬意,不过是重新给她的肌体注入了一些辅助药物,她就开始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康复起来。

路权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她走过第一境的森林草海和第二境的茫茫沙海,甚至在第三境拖着一条残腿游上了岛。只知道在她的心中,一定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做。

李月莹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自己,路权也没问,但心中不免多了几分好奇。

……

当晚路权基本没睡,当他回到房间里时,发现默尔竟然也是一晚上没回来,直到现在还在忙。

那家伙似乎打算把整个第三境所有的居民都邀请到东海岛上来,人数之多简直可以塞满整个东海城!

星环一直在充能,路权依旧没有找到钥匙到底在哪。但他心中隐约有种感觉,默尔将所有人都集中在东海城中,恐怕是为了关闭第三境做准备。

每天睡到自然醒,吃着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毫无压力地想去哪玩就去哪玩……路权不得不承认,这些天简直是他来到海拉星以来过得最惬意的日子了。

唯一别扭的就是,默尔不仅仅特别喜欢让他试新衣服,还非常热衷给他安排三餐、下午茶和夜宵,每次还非得吃完!

否则这混蛋立刻就开始声明他不开心了,不想拿钥匙了!

有时候,路权简直有种错觉,默尔是不是在把他当孩子养……

到了第四天晚上,路权又跑去看蓝鱼时,终于忍不住抱着蓝鱼抱怨道:“你说默尔是不是太缺爱,这习惯怎么那么像琳娜阿姨、莫阿姨和陶奶奶呢?我都这么大了,自己难道还不知道要好好吃饭!?”

蓝鱼在他的怀中扭了一下,尾巴一甩,扬了他一脸水。

路权哈哈大笑,抹掉脸上的水,抱住蓝鱼一直沉到了水底。

他真的很喜欢这条蓝鱼,不但漂亮,而且好像通人性一样非常可爱。

跟蓝鱼在水里玩了一会儿,路权趴在岸边,突然说道:“好奇怪,不知什么时候起,我竟然不讨厌默尔了。”

他身边的蓝鱼在水中一个转身,一只蓝色的眼睛看了过来,似乎在观察着他。

“其实我挺希望我能像他那样吧。”路权翻了个身,干脆整个人都飘在水上,蓝鱼游到了他的肚子上,似乎很享受地躺在了上面。

路权看着上方深蓝色的水晶天花板,喃喃道:“我就不知道怎么建设城市,怎样才能让大家赚到钱,让所有人日子过得更好……”

“我是个很没用的首领。”路权低声道:“折腾了那么久,绿河星上的学校还是没建起来,找不到老师。医院也很简单,只有三个医生。后来才知道,原来可以开发旅游业,只要让别人过来玩,大家就能有钱了。”

“蓝大哥他们把绿河星和那么多人交给我,”说到这里,路权情绪有些低落,“可是直到我离开,她们也没过上像东海城这样的日子。”

肚子上的蓝鱼尾鳍一摆,在他的身上拍了拍,仿佛在安慰他一般。

路权肚子觉得一阵痒,忍不住笑出了声,道:“哈哈,我没事,其实现在已经有办法了!”

“虽然我不懂怎么开发绿河星,可是我可以赚很多钱,然后请别人来替我干活!”

“等我出去以后,立刻就去赚钱!”

路权想象了一下日后的美好生活,忍不住开心地在水里上上下下玩个不停。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接近了一点。

蓝鱼游到他的身边,一尾巴打醒了他。

“哇竟然这么快就到一点了!”路权看了眼墙上的钟,赶紧跳上了岸。他得比默尔先回去,否则那家伙又要找出一大堆事来折腾他了!

蓝鱼缓缓地游到玻璃壁旁,看着路权的身影消失在台阶上,蔚蓝色的眼睛中,隐隐流过一抹决绝。

……

第二天路权一直睡到了中午,才被默尔叫醒。

今天是他和默尔的订婚日。据说典礼在下午举行,一直持续到深夜。

“真的要吗?”路权有点欲哭无泪地喃喃道:“感觉好别扭的。反正人不是都已经过来了吗?”

默尔今天穿了一身暗蓝色的长袍,和他的眼睛非常配,看上去色泽极美。就连路权这种一向对蓝色没什么感觉的人,都觉得这个颜色好看极了。

他一言不发地看着路权,眼中带着笑意,神态似乎远比平日更为轻松,仿佛放下了某种枷锁一般。

“好吧好吧。”路权很快就妥协了,默尔这副样子,真的让人很难拒绝。

他心中大致也看出来来,默尔似乎有什么计划,而订婚典礼,正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其实他配合一下也没什么。

反正也不是真的诶。

不过路权还是小看了默尔。他被折腾了快两个小时,才穿好了一套极为繁复的浅蓝色礼袍。

当两人走完一套复杂的仪式,最终来到整个东海城的最高处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从高处俯视整个第三境,触目所及皆是被落日染上暖色的深蓝大海,海面上群岛林立美不胜收,宛如人间仙境。

在他们的脚下,是这一片海域中面积最大的东海市。此刻从山顶到海边,都站满了来观礼的居民,密密麻麻地几乎铺满了整个城市。

默尔看着路权,从自己的手指上缓缓摘下了一个白色的骨戒,非常认真地戴在了路权的左手无名指上。

“在第三境的海底,有一种异空间海兽。用它的头骨制成的物品,天生自带一个高维节点,可以连接一个孤立空间。”默尔的神色看上去很平静,轻声道:“我给你准备的东西都在里面。”

路权惊讶地看了看那枚骨戒,他的拇指轻轻地碰了碰戒指,脑海中立刻就感觉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里面似乎堆了很多东西。

还没等他看清楚,就听默尔继续说:“我不知道第四境是什么,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里非常危险。”

“危险?”路权抬头看向默尔:“什么样的危险?”

“不知道。”默尔缓缓道:“你们人类有一句俗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第四境是财欲所化,在那里,人类的恶念与贪欲,会被无限放大。”

“你会非常危险,谢谢你为我们所作的一切。”默尔拉起路权的手轻轻一吻,蔚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轻声道:“答应我,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亲爱的……未婚夫。”

路权被默尔这宛如生死离别的眼神吓了一跳,不知不觉抓紧了默尔的手。

不知为何,这一刻,看着那双熟悉的蓝色眼睛,他的心中突然涌起了强烈的不舍。

天空渐渐暗了下来,海拉星的夜晚再度降临。

“我知道你一直在寻找钥匙,”默尔突然伸出手,抓住了刚刚显露出身形的天眼,笑道:“你的观众们帮了你不少吧,几乎翻遍了我的整个王宫。”

路权略有些尴尬。到后来他真的只是太好奇了,完全猜不出钥匙到底是什么?

默尔突然笑出了声,似乎感到十分愉悦。

在路权震惊的目光中,他的手指微微一用力,竟然捏碎了手中的天眼。

一股强大的能量从他的掌心猛地炸开,化为一道刺目的光波,几乎将整个世界分成了上下两层。

强光一闪而没,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际。

默尔伸出了一只手,在他的指尖,缓缓渗出了一滴鲜血。

鲜血从指尖滴落,向着下方直坠而下。

它划过精美的木质高台,哒的一声轻响,落在了王宫的蓝玉地砖上。

一瞬间,整座王宫突然轻轻一颤。

精美绝伦的宫殿脱离了地面,渐渐飘了起来。

它越升越高,越长越大,越来越虚幻。

就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王宫幻化成了一个巨大的光影,将整个东海城笼罩在了下方。

路权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双眼,傻傻地看着整个虚影正中心的那枚蓝色的圆环。

他真的没想到,第三境的钥匙,竟然是王宫!

默尔的目光一直看着路权,过了许久,突然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提醒道:“星环呢?”

路权刚想伸出手,心中突然一跳,猛地把手收了回去。

他的目光在王宫化成的巨大光影上扫过,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默尔,这个保护屏障,是不是可以让第三境的居民留下?”

默尔眉峰微微挑起,略带惊讶地看着路权,笑了笑,道:“是。”

“那如果钥匙拿走了呢?”路权的目光再一次落在蓝色的圆环上,他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这枚钥匙,应该就是支撑整个屏障最关键的东西。

然后,他扭头看向默尔,心中渐渐浮起一个不安的想法。

默尔沉默地看着他,许久才叹息道:“真是个聪明的小家伙。”

低沉而悦耳的声音缓缓飘散在空气中,默尔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蓝色的圆环旁。

他是主体的权欲所化,既然掌权,自然该有牺牲。

权力来自于万民敬仰,是他的人民赋予他的最大信任。身为掌权者,岂可辜负自己的人民。

这座王宫,是权力的象征。同时,也是人民最强大的保护伞。

默尔伸出手,拿起了闪动着荧光的蓝色的圆环。

下一刻,这把路权苦寻了许久的钥匙,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路权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钥匙,不安地看着半空中的默尔。

默尔蓝色的衣袍随风飘起,他的身形越来越淡,猛地向外一散,化为一层淡蓝色的能量膜,支撑起了因为失去钥匙而摇摇欲坠的防护屏障。

天空中,美丽的蓝鱼一跃而起,它的身形在空中划出一条闪动着蓝色荧光的曲线,坠入了大海之中,转眼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绚丽的蓝色长袍随风缓缓飘落,被微风卷起,落在了路权的手中。

路权的手渐渐有些颤抖,在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

默尔每天十二点到一点,会失去人身,变成鱼。

而他如今,散尽了人身的所有能量。

从此以后,默尔在第三境,永远就是一条鱼了……

路权只觉得心中一阵剧痛,一时间难受得差点哭出来。

他的手指近乎痉挛地抓紧了那件华丽的婚服,心念一动,将它收入了骨戒之中。

然后,路权右手一翻,星环缓缓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象征着第三境的蓝色此刻早已充满了能量,环形的钥匙落下,完美无缺地卡在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咔嗒一声,星环再一次向前转了一格。

来到了最后一格。

美丽的蓝色从路权的眼前褪去,漫天的雪白映入了眼底。

……

迎面袭来的冷风让路权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呼吸飞快地在眼前化为了一团团白雾。

四周在月光的映照下勉强算得上明亮,路权四下辨别了一下,发现自己似乎站在一座雪山的半山腰,周围全是一片枝头压满了白雪的松林,看不到任何人迹。

气温非常低,路权还从未经历过这么冷的天气,一时间全身都有些僵。

他飞快地在骨戒空间里翻了翻,找出一件厚实的绒毛大衣穿上,又换了一双防水保暖的雪靴,带上手套、围巾和帽子,这才感觉好了很多。

默尔给他的骨戒中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生活物品、食物、武器和工具,甚至连衣服都装满了好几个柜子,简直应有尽有。

路权看着那些东西,心中又是一阵难过。原来他每天悠闲地四处玩乐想偷钥匙时,默尔却在为他准备这些东西。

他如今只想尽快关闭四境,让默尔不用永远做一条鱼。

半夜呆在半山上实在是太冷了,路权打算先下山,最好能遇到一个人问问第四境的情况。

他刚向下走了没几步,耳朵突然一动,似乎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那并不是树林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某种小动物的呜鸣声。

仿佛受了伤一般。

路权脚步一顿转头看向松林,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他靠近了一棵大树,伸手摸了摸树干。他的感官沿着松树庞大的根系向四周探去,隐约中似乎看到在几百米外的树林中,一个小动物正躲在树洞中。

它受伤了,鲜血顺着四肢流下,滴在了铺满了腐叶和冰渣的地面上。

路权忍不住向那边走去。他的动作很轻,一步一步地靠近了那个小小的树洞。

小动物应该发现了他,它不再呜咽,安静地趴在那里,似乎想躲过越来越靠近的那个人。

路权缓缓地来到树洞旁,他的双手放在前方,让蜷缩在地上的那一小团,看清楚他并没有任何武器。

他蹲下身,借着明亮的月光,仔细打量了一下趴在地上正努力扬起头瞪着他的……小黑龙?

那是一只不到半米高,头上长着两只紫色的小角,背后耷拉着一对黑色翅膀的龙,跟资料上的一模一样。

它身上的鳞片还没有完全长全,有些地方似乎还有些绒毛,但此刻很多地方已经被利刃划伤,不但鳞片脱落了不少,绒毛上也沾染了不少血迹。

此刻他瞪圆了双眼,有些凶恶的冲着路权呜地叫了一声。没什么威慑,倒是可爱得很。

路权顿时心软了。

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受了伤躺在这实在是太可怜了。

他蹲下身,向着小黑龙伸出了双手,微笑道:“过来,我给你治伤。”

小黑龙怒吼一声,冲着他喷了一团小火苗。

路权哈哈大笑,他眨了眨眼睛,突然飞快地伸出手,一把抓住小黑龙没有受伤的一条腿,把它给拎了出来。

小黑龙被他一条腿倒提着,气得张开嘴,拼命向他咬去,一对小爪子也不停地向他的手上抓。

可惜小黑龙圆滚滚的身材阻碍了它的进攻,反而把自己累得不行,不一会儿就开始呼哧呼哧地喘气了。

路权笑得不行,不过很快就注意到了它身上的各种伤,顿时笑不出来了。

除了他抓着的这条腿,小黑龙的身上就没多少好地方,甚至背上还有一道几乎划过背脊的刀伤。

“你乖点好不好。”路权放软了声音,轻声道:“我是来帮你的。”

小黑龙警惕仇恨地瞪着他,似乎并不相信,但它似乎累了,动作渐渐停了下来。

路权见状,试探着把它抱进了怀里。

结果刚抱到一半,一只小爪子就挥了起来,闪电般地向他的眼睛抓去。

路权下意识向后一仰头,避开了小爪子,原先围在脖子上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围巾,却被小家伙给扯了下去。

手中的挣扎突然就消失了,路权低下头,瞟了呆呆看着他的小东西一眼,微笑道:“是吧,我这么好看的人,不可能是坏人!”

他一边说,心里不由得觉得好笑。这么一个小动物,怎么可能懂得人好不好看,对于它们来说,没长鳞片的恐怕都是丑八怪吧。

不过小家伙终于安静了下来,任由他拿出一块柔软的毛毯裹了裹,抱在了怀中。

路权四周看了看,刚想找个地方打开帐篷,先在这暂时休息一晚,顺便给小黑龙治伤,耳边突然又听到下方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他一手抱着龙,另一只手摸在了树干上,很快就发现下方几百米处,来了一伙人,人数不少很多都有武器。

与此同时,他发现怀中的小家伙身体僵硬起来,似乎还有些轻微的颤抖。

“是他们打伤你?”路权小声问道。

小黑龙微微点了点头。

路权又感应了一下那些人的行动,发现他们似乎是有备而来,仿佛撒网一般向着这片树林围了过来,无论哪个方向,都堵了好几个人。

他干脆挑了棵最粗壮茂密的大树爬了上去,几乎直接爬到了树顶。

大树轻微地摇晃着,将他们环绕在了其中。

路权抱着小黑龙坐在树杈上,低头向下方看去。

不多时,那些人就渐渐搜到了小黑龙之前呆过的树洞,他们似乎有些惊讶,里面竟然是空的。

路权冷眼看着他们。

很明显,这是一群来自帝国的囚犯,看起来已经在第三境待了不少的时间。他们的身体状况目测不错,体型未见明显消瘦。

尤其让路权警惕的是,他们不少人身上带着刀,神色冰冷带煞,此刻正低头商量着下一步的计划。

路权的手抚过骨戒,拿出了一把枪。

虽然他们的位置还算隐蔽,但松树的枝叶并不算茂盛,不可能完全挡住他们。

这些人既然能很快找到小家伙之前藏身的树洞,或许有什么特别的搜寻方法。

路权眼睛盯着下方,拿着枪的手顺手在小黑龙身上安抚地拍了拍。

有些硬的枪把撞在了小黑龙的头上,让它恼火地瞪了抱着自己的家伙一眼。不过,它依旧安静乖巧地缩着,并没有提出抗议。

这一点点痛,跟它身上的其他痛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

甚至,它还把头往他胸前靠了靠,找了个更舒服贴近的位置趴着。

路权没注意它,他的目光在那些人的身上转了好几遍,确定他们并没有携带什么远程武器。

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上一章:第41章 森族传承 下一章:第43章 第四境-可怜的小黑龙
热门: 乡村直播间 穿成男主的夫子后 燃灯 骷髅之王 万人迷他总在崩人设 代嫁 欧美风聊斋 撒娇第一名[快穿] 当男二听见评论区时 春满桃花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