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森族传承

上一章:第40章 来历不明的木盒 下一章:第42章 权力与牺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王宫内有临海的码头,默尔拉着路权一路到了海边,直接上了一条约莫十米长的快艇。

快艇的速度远比路权想象得快,他的目光在船尾的引擎上转了转,发现和帝国的似乎不太一样。

“真没想到,你们这里竟然连引擎都能做出来。”路权感慨道,缺乏工业和资源的绿河星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从外面买,很多东西都没有。

默尔没吭声。其实第三境同样缺很多东西,所以科技的发展早就停滞了。如果想要改变,海拉星总归是要开启的。

他们很快就到了距离王宫约莫五公里的一个小岛上。

默尔弯腰把箱子放在了一块表面平坦的大石上,又看了路权一眼。

路权有些紧张地看向了盒子。这东西已经进入了海拉星,不看看到底是什么,真的感觉很不安心。

不过默尔就在旁边,如果这个东西有什么不对,他可以直接扔到高空去。

两人离远了些,默尔手指微微一抬,木盒上的按钮立刻被往下一按。

只听咔嗒一声,盒盖啪地一声打开了。

路权一瞬间屏息静气,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盒子。

只见里面似乎有一个暗紫色的玻璃容器,就在盒盖被打开的那一刻,玻璃瓶砰地一声碎成了无数碎片。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一团绿色海绵状的奇怪胶状物突然从盒中漫了出来。胶状物飞快地变大,几个呼吸间就已经铺满了整个石块,顺着石块边缘滴了下去。

尤其怪异的是,胶状物表面突然冒出了很多泡泡,然后飘了起来。

泡泡们漂浮在凝胶上方,渐渐往四周散去。

与此同时,路权震惊地发现被胶状物包围的石头很快就消失不见,那些绿色的凝胶一接触到地面,就仿佛高强度的腐蚀剂一般不断吞没着下方的地面,它们的体积也近乎指数倍地在不断地增长着。

默尔的脸色,瞬间就白了。

路权看着那团恶心的东西,一时间只觉得全身发麻。

“这是什么鬼东西!”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绿融菌虫!”默尔冷冷地咬牙道。这东西简直就是他的克星,烦不胜烦的垃圾细菌,肯定是那个混蛋的。

最该死的是,这东西他还没地方扔。

只要进入了星球内部,这个绿融菌虫的繁殖力简直无虫可敌,只要留下一个泡泡,随时随地都会再繁殖出一堆来。

海拉时空域中原本有一种微波会灭杀这些细菌,没想到唐氏的登陆舱竟然可以屏蔽那些波动。

结果就给那混蛋找到机会了。

默尔伸手一划,一道透明的光膜将整个小岛笼罩了起来。

“这些东西只要有一丝扩散到外面,最终整个第三境都会被它完全填满。”默尔的脸色渐渐有些发白。光罩只是暂时的,到时候整个岛都被填满,这死虫子一样会跑出去。

这个世界上,他最害怕的东西就是绿绒菌虫,如果他碰到那些泡沫,会被瞬间同化。

如果他死了,那么整个第三境会完全被这该死的东西占据。

就算其他三境没事,海拉星也永远不能被重启了。

听了默尔的话,路权却突然停止了后退,他看着那些不断蠕动的海绵状凝胶,低声喃喃道:“绿绒菌……虫吗?”

他蹲下身,伸手按在了地面上。

他可以除虫啊,就是不知道,这种古怪的虫子,能不能适用。

一道奇异的绿色波动沿着地面的无数根茎传了过去,就在默尔惊讶的目光中,绿色的凝胶缓缓地停止了蠕动,渐渐变成了一块难看的灰绿色石块。

而漂浮在它上方的那些泡泡,也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灰化,转眼就化为灰烬飘落在地面。

默尔猛地转头看向路权,蔚蓝色的双眸中满是震惊,他一把拉起人,问道:“你能杀掉绿融菌?”

他的声音中带着难以置信的惊喜,甚至都有了些微的颤抖。

路权扭头观察了一下那堆灰烬,点点头,“嗯,看来是可以呢!”

默尔怔怔地看着他,突然一用力,将路权整个人都紧紧地抱在了怀中。

“谢谢。”默尔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多巴胺流过全身时那种令人颤栗的兴奋,真的是太喜欢他了,怎么能这么能干!

那些讨厌到极点的细菌虫,烦了他几千年的东西,他家宝贝竟然拍拍手就全弄死了!

简直是宇宙之神派来的小天使!

还这么漂亮!这么好看!

默尔抱着路权,只觉得从未有过这么满足,血液中似乎带上了某种令人极为舒适的暖意,让他的全身都热了起来。

路权虽然也很高兴,但默尔突然的爆发还是让他倍感惊讶。

说实话,他并不知道默尔为什么这么高兴,难道那种绿色的泡泡是很难杀掉的东西吗?或许就跟灰砂一样,别人怎么都弄不死,他的天赋技能却可以轻而易举地抹除那些微小的生命波动。

不过,这家伙是不是也抱得太久了点诶……

路权推了一下,又推了一下,这才把抱得死紧的默尔推开了。

“看来是你们的仇人干的。”路权总结了一句:“以后我们要多小心些。”

默尔觉得这句‘我们’特别顺耳,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们来到盒子前,默尔手指轻轻一挥,所有的灰烬都被挪到了一边。

很明显,这是一个披了廉价木盒伪装的高科技金属盒,里面有着非常复杂的温控系统和电磁防护层。

“单凭这个,绿融菌过不了时空域。”默尔拿起来看了看,伸手拨开外壳,露出了里面的装置。

“我们去唐斌那,”路权看不懂这个,很快就收回了目光,想起之前那个雇佣兵来,“那个人有问题,或许可以问出些什么。”

两人上了船,很快就到了唐斌的临时工作室附近。

唐斌听了大吃一惊,可惜,就在那人看到路权和夏伊的下一刻,便毫不犹豫地一枪打在了自己的头部。

“我一定会严查的。”唐斌脸色难看地道:“这一回,因为运送品中包括一个特殊的生物实验室,其中的密封舱可以屏蔽一切宇宙射线和特殊波动,所以才让他们找到了机会。我会重新肃清团队,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

回宫的路上,路权看着心情极好的默尔,忍不住把心中一直琢磨的事问了出来:“如果关闭第三境,你的这些居民怎么办?”

默尔脸上的欣喜渐渐消失,他微微低下头,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过了一会儿,他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路权,眼中多了几分认真,缓缓道:“五天后,是我们的订婚大典。”

“真订啊?”路权有些头疼,这位怎么这么执着这个。

默尔的手指轻轻地抚过路权的脸颊,微垂的双眼仔细打量着他的神情,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低声道:“你好好陪我五日,什么都听我的,或许我就答应了。”

路权看着默尔的眼睛,里面似乎装着很多东西,让他完全看不清楚。

“好,”路权的目光突然避开了默尔的眼睛,低声道:“就五天。”

默尔笑了起来,他伸手拉住路权,与他并肩一起向王宫走去。

在路过藏宝库时,路权瞟了一眼院子,脚步一停,问道:“我能去看看蓝鱼吗?”

“他白天不在。”默尔淡淡道:“晚上才回来。”

路权默。所以白天其实是自己去觅食了吧……

不过,路权的余光扫了默尔一眼,这位的意思是自己晚上可以过来?

……

当天晚上,远在帝国的宗伊羽、林陆全和二皇子便得知了行动的失败。从天眼的直播上来看,除了唐斌彻查了整个唐家相关人员以外,第三境似乎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相比于林陆全和二皇子虽然失望但依然能保持的镇定,宗伊羽整个脸色都变了。

这怎么可能?澜奇公爵和二皇子不清楚,可是宗伊羽自己绝对不会相信,他辛苦培育的绿融菌虫怎么可能被这么容易就灭杀了?除了散布在海拉时空域中的一种诡异的波动外,绿融菌虫在星球内部几乎没有任何天敌。

它们的身体如同细菌一般细小,繁殖速度非常快。在极端条件下会迅速进入休眠,但只要没有被彻底灭杀,环境合适立刻就会死灰复燃,简直可以说是生命星球最大的克星。

这是他们嗜星族最重要的菌种之一,竟然连个泡都没冒就消失了?

一时间宗伊羽只觉得全身有些发冷,难道海拉星真的找到了某种克制他的办法?或许他该更耐心些,无论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命重要。

宗伊羽不着痕迹地瞟了林陆全和二皇子一眼。那些雇佣兵只与澜奇公爵有关联,无论海拉星主体再厉害,也不可能查到他的头上。

而此时,在二皇子赵墨明和女友贝陌资的操作下,一股对海拉星开禁的恐慌渐渐开始弥漫在整个帝国。

特别是对于那些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来说,很多人并不喜欢生活中出现无可控的未知变数,保持现状才是最好的。

一时间,星网上关于海拉直播和路权的热度被压下了很多。许多人开始提议在海拉星附近设置军事防备区,甚至还有些人开始进入路权的直播室,试图阻止更多的人给路权提供帮助。

……

帝国内部的汹涌气氛路权并没有感受到,当天晚上海拉直播快结束前,来自观众们的黑色提示板突然亮了。

‘路路,李月莹可能快死了,她刚才在直播中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想告诉你和唐斌。’

路权几乎都快忘记这个女人了,看到她的名字时愣了愣,脑子里才浮现出一张苍白秀丽的面孔。

在第一境时他顺手帮了她一下,然后对她就再没有任何关注了。

没想到她的伤那么重,竟然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默尔瞟了光幕一眼,随口问道:“这个人长什么样?”

路权回想了一下,“身高170左右,很瘦,皮肤很白,她的一条腿断了,应该还没有康复。”

默尔沉默片刻,淡淡道:“她在距离此地三百公里的一个岛上,你如果想过去,开船至少要五个小时。去吗?”

“去吧。”路权想反正也没事,“你通知唐斌一声。这个女人看起来似乎也是个研究员,不像是信口开河的人,或许真的事在找我们。”

当两人到达海边时,唐斌带了四名护卫,已经在船边等待了。

默尔表示还有事,并没有跟去,但派了两名王宫侍卫跟着。

那两名侍卫正是这两天一直跟着路权的,彼此都很熟悉了,路权并没有异议。

默尔站在岸边,满脸阴沉地看着白色的船体渐渐消失在远处,转身闷闷不乐地回到了政事厅。

他一点也不想让唐斌陪着路权过去,但是却并不想表现出来。

唐斌的目光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默尔也看出来了,唐斌不敢说。

既然如此,他才不会去帮这家伙挑明。反正以路权的性子,只要你不明说,一辈子他也不会感觉到的。

这不是挺好吗?

可是他就是不舒服。

不如等一点过后,他再去接路权好了。

想到这,默尔收敛了心神,开始一件一件地安排五日后的订婚庆典。

这件事无论对他、整个海拉星、还是路权,都非常重要。准备了这么多年,他也不希望在最后出现什么遗憾。

……

路权自然完全没有感觉到默尔那纠结多变的心情,白色的快艇在洒满了月光的海面上飞驰,其实感觉很好。

此刻没有什么风,夜晚的大海也比白天更为安静,快艇在群岛中穿过,有些海湾的水面仿佛镜面一般。

海拉星的月亮很大,也很亮,夜晚就算没有灯光,也足以带来足够的光芒。

路权靠在船栏上,感受着迎面吹来的海风,一时间甚至有种在海面上飞翔的错觉。

唐斌站在他身边,目光偷偷地打量了他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你的身体,最近感觉怎么样?”

“还好。”路权也不瞒他,反正这位已经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了,“不过夜陵说过,我呆在海拉星时,不会恶化。”

“要是离开呢?”唐斌大概猜到路权应该从夜陵那得到了某种承诺,他确实挺想知道,不然实在是很担心。

不过路权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担心。他觉得这是自己和夜陵的秘密,并没打算告诉唐斌。

“到时候就知道了。”路权笑了笑,转而问道:“你认识李月莹吗?”

“如果是我想的那个,”唐斌在心里暗暗叹气,也不再追问,转而说道:“我恐怕以前曾经跟她所在的研究所合作过。”

“就算在帝都星,李月莹的小组也算得上有些名气。”唐斌顿了顿,看了路权一眼,道:“我记得,她是研究混血人类的异能的。”

“是吗?”路权一听立刻又多了几分兴趣,他其实对自己的血统一点也不了解,从小到大一直都是靠猜的。

或许她真的有什么事想告诉自己?

五个小时后,快艇来到了一个面积不大的荒凉小岛。

小岛仅有大概几千平方米的面积是浮出在海面上,岛上连棵树都没有,只有一些奇怪的暗红色灌木,上面结着一种黑色的果实。看起来应该不能吃,否则早就不剩了。

上面的囚犯不少,看打扮,应该基本都是第二境过来的。

路权扫了一眼,就知道李月莹为什么坚持不下去了。

岛太小人太多,根本没有足够的生存空间。除了少数人能从大海中找到食物,其余的人都会饿死。

更何况李月莹这种受了伤的女人。

而且,岛上几乎都是男人,李月莹如果不是一直拿着一根木棍时刻不离手,恐怕早就被这些穷凶极恶的犯人吞了。

说起来,第三境的人民生活最富足,但囚犯却是最惨的,甚至还不如第二境的沙漠。

看到他们的豪华快艇,整个小岛上的人其实都有点傻,完全没想到在全是荒岛和大海的第三境中竟然会有这样的现代物品。

李月莹似乎也没想到。

她被逼到了最靠海的一片沙滩上,小半边身体几乎就泡在海里,倒是离停船的地方很近。

远远地看到他们,整个小岛上的外来者们很快就回过神,满眼发亮地全拥到了岛的一边,有些人甚至跳下了海,向着快艇游了过来。

在这个小岛上就是等死,这条船就是生路啊!

然而,所有人很快就停止了脚步,惊恐地盯着快艇上对着自己的几只枪口。

“滚回去!”其中一名雇佣兵厉声道,他手指一动,一枪直接打在了一个还在试图靠近的男人身上。

男人连声音都没发出来,整个人就沉入了水下,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飘了起来。

“滚回去!”那名雇佣兵的枪口开始转下下一个。

人们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他们满眼血红地看着快艇,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

李月莹此刻似乎已经站不起来了,她半躺在水里,手中依旧紧紧地握着一根粗大的木棍。她睁大了眼睛看着那艘快艇,眼中突然迸发出光芒,她剧烈地喘息着,试图扶着木棍站起来。

没等她开口叫,路权就直接跳入了及腰的海水中走了过去。

两名王宫侍卫也立刻下了海,赶在路权之前将人给扶了起来。

岸上的囚犯们嫉妒得眼睛都红了,一名满脸胡子的大汉猛地大喊一声:“他们是来接那个女人的!我们全被抛下了!”

“留下就是死!第三境一定是有城的!”

“求求你们带我走,我什么都能做!”

许多人不甘心地向前冲去,唐斌手下的雇佣兵连着杀了十几个却完全挡不住对方的冲势。

鲜血瞬间染红了海面,转眼间沙滩上便多了无数尸体,然而这些亡命之徒依旧不要命地向前挤。

可惜终归是晚了一步,快艇已经开始加速,很快就将海面上这孤零零的小岛给抛在了身后。

这里距离东海群岛两百多公里,这些人就算知道方向,也不可能游得到。

快艇上,李月莹躺在长椅上,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整个人突然放松下来。唐斌给她注射了一些急救药物,然后给了她一些食物。

李月莹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她慢慢地咀嚼着口中的食物,强自控制着进食的速度。

路权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打量了她好几眼,心中对这个女人不由得有几分佩服。

他的目光落在了她的伤腿上。

腿的颜色已经变成了紫黑色,散发出难闻的异味,有些地方已经开始了腐败,可见已经不保了。

李月莹在大腿处扎了一条深入皮肉的布条,勉强推迟了败血症的发生。

“你必须截肢。”唐斌又给她注射了一些药物,淡淡道:“时间还来得及,你的命应该能保住。”

“那就好,多谢唐所长了。”李月莹温和地道了谢,完全不在意自己会被截肢,反而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路权知道如今科技发达,高级的假肢使用起来据说非常方便,但他还是忍不住心里有些不舒服。

他看李月莹全身半湿的样子,转身拿了一条厚软的毛毯递给了她:“你要不要披上,船上风大,挺冷的。”

“谢谢。”李月莹目光一抬看了路权一眼,伸手接过毛毯,将自己裹在了温软的织物中。身体渐渐回暖,肚子也没有那么难受了,她总算又有了那么一些继续坚持下去的信心。

过了一会儿,李月莹的精神恢复了不少,她看向路权,突然开口问道:“路先生,您知道自己的来历吗?”

路权眉头微微一皱,过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

李月莹想了想,突然转头说起了一件往事:“路先生,大约在两百年前,帝国在探索银河系一个未知区域时,曾经发现过一个很古老的森林遗迹。”

“那是在一个已经完全荒废的行星上。或许它曾经有过大气层,但不知为什么,磁场和大气消失了。于是所有的生命,在漫长的岁月中渐渐变成了化石。”

“然后探险人员在那个行星的地底深处,发现了大量的森林。令人惊讶的是,它们似乎以一种奇妙的方式进入了休眠,处于一种半石化状态。”

路权的心不知为何重重地跳了一下。这一刻,他突然相信,李月莹可能真的知道什么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事。

李月莹的目光微抬,异常柔和地看向了路权,继续说道:“在那片半石化的森林中,探险人员找到了一个类人族生活过的遗迹。在那里他们得到了很多研究素材。最终,他们决定将这消失的种族称之为‘森族’。”

“而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研究这个种族。”

“在翻译出的一些资料中,显示森族曾经是宇宙中最强大的战斗种族之一。他们的精神力可以与植物系生命共鸣,强度远远超过人类,甚至可以说,百倍千倍于普通人类,单体实力之强据说完全没有上限。”

路权微微睁大了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李月莹。

“那日亡者森林的变化,我也看到了,当时也有所猜测。”李月莹嘴角渐渐带了点笑容,“但被困海拉星,有些话说了也没意义,可如今不同了。”

“路先生,在那些研究资料中,有一个非常特别的……”说到这里,李月莹顿了顿,似乎觉得很难找到词来描述,过了一会儿才接着说:“我们姑且叫它立方体吧。”

“所有人都看不懂,无论什么仪器都无法穿透,但我一直觉得,那是一种……文字。”

上一章:第40章 来历不明的木盒 下一章:第42章 权力与牺牲
热门: 重生后被影帝看上了 [快穿]勾引反派计划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 定制情敌 夜半乡村 六零之福运小狐狸 穿成自己的替身 穿成人间失格了怎么办[综漫] 绝世战祖 兰陵缭乱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