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来历不明的木盒

上一章:第39章 蓝鱼 下一章:第41章 森族传承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默尔猜得没错,那颗小行星被人强行改变了运行轨道,进入了海拉星时空域时,远在帝国科学院的兰森立刻就发现了。

星网上的所有相关数据很快就汇总到了他的面前。□□和燃料的调运、人员的雇佣、飞船的非正常任务等等进行汇总后,最终将目标指向了三个星球。

帝都星,澜奇星和A89空间中转站。

兰森微微皱了皱眉,帝都星和澜奇星还可以继续跟踪,但中转站每小时客流这么大,恐怕极难定位到具体某个人。

如果是他,最大的可能就是选择人流密集的A89,所有的痕迹都会在大量的人类活动中飞快地削弱消失。

兰森有些不耐烦地瞟了一眼A89的那一大堆数据。

他真的很烦做这个,还不如去做几个实验。早上新设计好的数据还没来得及验证,这些东西还不知道要看到什么时候!

虽说他亲自分析比智能的速度更快更准确,但反正那家伙肯定早就跑了,也不赶这点时间了……

兰森随手把数据丢给智能分析,转头开始继续修改天眼里的能量回路。

每天只有两个小时实在是太短了。他当初简直脑抽了,怎么会做出这么不合理的设计!

而且功能也太少了,他觉得迫切需要一个专门为自己服务的天眼。

一个拥有各种强大功能的,专属于他和他的天眼。

……

此刻完全醉心于提升自己粉丝待遇的兰森并不知道,其实他要找的人并不在他猜测的A89,而是在距离帝都星九十光年的澜奇星,澜奇公爵的城堡之中。

那位的脑回路和智商,其实跟他的很不一样……

城堡的主人林陆全最近一直很心烦,他不知道四个星期后即将开始的新旗舰的智能重启,他的血脉到底能不能行?万一不行要怎么解释?真他妈的,原书怎么没提还有旗舰认主这一层呢!

他每天都在想办法,可是越想越是烦躁,简直看什么都不顺眼。

但他还是强压下了情绪,接待了和二皇子一起到来的宗伊羽。虽然他是第一次见到宗伊羽,但对这位星际货运联盟的会长并不陌生。

在原书中,这位也算得上一个有名字的配角,因为其庞大的财力,还曾经给过二皇子和女主不少帮助。

会客室内,四人一边玩着牌,一边很随意地聊着天,很快就熟悉起来。

不知不觉间,贝陌资就聊到了最近几乎霸版的海拉直播上。

赵墨明是知道这件事的,他目光看向林陆全,没接话。

林陆全如今提起这个就控制不住地心梗。原本就算路权能离开海拉星,他手中拿着路权最在意的东西,不怕他不听话。

但如今他是真的担心旗舰认主之事,这个名字简直让他听了就全身难受。

赵墨明看自己的好友似乎一点不想管这事,忍不住提醒道:“说起来,如果他真的能抑制灰砂,父皇恐怕会极看重他。”

“到时候再说吧。”林陆全勉强笑了笑。

宗伊羽目光在林陆全和二皇子脸上一扫,突然开口道:“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海拉星真的能打开,出来的,恐怕并不止这位大美人吧。”

赵墨明的手指一顿,脑中猛地闪过一道光,“没错,我们之前怎么都忘了,海拉星还有四境之主……”

“他们也能出来?”林陆全完全没想过这件事,原书里海拉星可一直都是封闭的。

“为什么不能?”宗伊羽微笑道:“这几位实力还不知道强成什么样,到时候整个帝国,恐怕都会大震。”

赵墨明的脸色立刻就有点变了。他们对神秘的四境之主完全不了解,如果他们真的如传说中的那样强,会不会对他们赵家的帝位造成威胁?

“其实我不是很能理解,”宗伊羽继续道:“帝国为什么对海拉星这么好奇,这么大的一个威胁,为何不干脆毁掉算了?”

“这是陛下的指令。”赵墨明脸一沉:“难道你有疑议?”

“不不不,”宗伊羽微笑道:“殿下误会了,我不过是担心罢了。”

“其实宗会长说得有道理。”林陆全却突然来了精神:“我们不了解海拉星,如果真的让他们打开了,或许会危害到整个帝国,保持现状才是最好的选择。”

赵墨明听林陆全也这样说,不由得再次沉下心想了想,越想越是不安。

这时,一直没吭声的贝陌资开口了:“我觉得可以先做一些宣传,将海拉星的开禁的危害传递给大众,然后慢慢地发酵,等到合适的时机,再一举爆发。反对的人多了,陛下自然会重视,毕竟是民意。”

“好。”林陆全此刻的心中有些激动,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便接着贝陌资的话道:“唐氏不是一直在找愿意下去的雇佣兵吗?我或许可以找到几个人。”对啊,他怎么这么傻,找几个人下去杀了路权不就行了。到时候大不了说林陆全早就死了,他们才临时换人的。他当时那么小,根本什么也不知道啊!

“有人就好,”宗伊羽目光沉沉地看着林陆全,微笑道:“我那里有些特殊的东西,若是他们能接触到四境之主,绝对可以提前除掉他们。”

赵墨明听了,没吭声。父皇要的是海拉星,可从来没提过什么四境之主。

宗伊羽脸上的笑容深了几分。之前他可真是太傻了,一时心急竟然自己亲自试探。对付海拉星,这些人类其实更好用,人又是林陆全派的,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海拉星主体再聪明,也不可能追到他身上了。

想到这里,宗伊羽忍不住扫了林陆全一眼。过去他听说这位澜奇公爵从小就聪明绝顶本性良善,每年去阵亡将士纪念碑拜祭时都哭得很厉害,在第九军中名声极好。怎么长大了之后完全看不出来呢?

他心中得意,完全没注意到,坐在他对面的贝陌资也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眼底飞快地闪过一抹暗光。

……

第二天早上路权睡醒时,天色已经大亮了。

昨晚后来默尔又离开了,因为某个岛上好像突发了什么事件。路权没听清,但他却突然发现,无论默尔对他的态度如何,其实他真的是一个很负责任的国王。

他每天的工作看起来似乎很多,而路权看这东海城中的居民,确实各个都安居乐业。

这一点,相比万事不管的夏伊,对于普通居民来说,默尔可真的强太多了。

路权甚至还听到他将第二境过来的那些居民们也都送到了相应的地方,还发布了一些指令派了些人,指导他们如何求生和融入当地社会。

他突然有些理解默尔为什么不想关闭了。辛辛苦苦建设了几千年的世界,放谁身上都会舍不得吧。

这么多人,要是全扔第四境,还不知道能活下来几个。

夏伊根本就不理会这些,但是默尔,路权觉得他会非常在意。

一时间,路权也觉得这事很麻烦。

不过,洗漱好开始吃早餐时,那位海拉星的本体又出现打了个招呼。

路权立刻通过天眼把自己的想法问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白色光幕上出现了一行字:别担心,默尔不会想不到这个,他一定有准备的。

路权的心立刻就放下了许多。

他正想问问昨晚被攻击的事,天空上突然一亮。路权抬头一看,只见又是一个红色的火球从天空上落了下来。

但这个和昨晚上那个完全不一样,不仅体积小得多,外型看上去似乎还挺熟悉。登陆舱在靠近地面时打开了减速伞,非常平稳地降落在了东海城南边的一块空地上。

“唐斌的?”路权没想到那位竟然在附近,心中突然一动。

说实话,他还真的挺想看看外界是不是又传来什么新消息的呢。

路权在王宫中并没有受到任何约束,他记住了登陆舱的位置后,便出了宫,直接向海边走去。

两名侍卫一声不吭地跟在了他的身后,并没有询问他的目的。

一路上,街道干净整洁四周商铺林立,或许比不上他在视像上看到的帝国的各大主星,但绝对比绿河星强多了。

路权发现当地的居民身上穿的也是有些复古的长袍,和王宫内的侍从们很相似。许多人的衣服上都描绘着色彩艳丽的图腾,看起来很像一种古老的文字,似乎和第一境中长流村居民出售的挂毯有些类似。

东海城中的道路规划得很整齐,只要知道大概的方向,基本就不会迷路。不到半个小时,路权就来到了海边,看到了那个刚刚降落的登陆舱。

登陆舱旁此时挤了不少人,有东海城的,也有唐家的。路权远远看到,唐斌和那个老教授安阳风也在旁边,正和刚下来的几名雇佣兵低声交谈。

还没等他走过去,就看到登陆舱旁的唐斌似乎感觉到什么一般,突然扭头看了过来,就在他看到路权的那一刻,眼中瞬间爆发出了难以言述的巨大惊喜。

差点把路权吓了一大跳。

要不要这么高兴!?他们好像并没有什么交情啊……

还没等他回过神,唐斌已经大步走了过来。

“路权,”他的声音中充满了难以掩饰的喜悦,“你没事吧。”

对方这么热情,路权整个人都有些僵硬起来,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冷漠了?他努力对唐斌笑了笑,说:“我很好。”

想了想,他也礼貌地表示了一下关心:“你们呢?一切都顺利吗?”

唉,其实挺废话的。路权扫了那边一眼,一看就知道他们很顺利诶……

每个人看起来精神都不错,嗯,除了唐斌,他看起来似乎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似的。

或许过去太养尊处优,不太习惯海拉星的艰苦生活吧。

路权表示可以理解,那些帝国的大贵族们都挺娇弱的。

“我们都很好。”唐斌眼中的惊喜依旧没有消失,他上上下下看了路权好几遍,等自己震荡的心绪平静一些后,才缓缓问道:“你在第二境中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没有没有,”对方这么真情实意,路权也不好意思太冷淡,他努力地跟唐斌寒暄:“我去了安居村,然后去了王城,最后去了落金城,然后就到第三境来了。”

“听起来似乎不错。”唐斌口中说着,眼中却流露出一丝心疼,苦笑了一下道:“我们连沙漠都没走出去。”

“哦。”路权没想太多,他的目光转向新落下的登陆舱,有些期待地问道:“有什么新消息吗?”

唐斌笑了笑,道:“有的,其中一个和你有关。”

路权顿时来了精神。

唐斌却看了看四周,然后引着路权走到了偏僻处,这才缓缓开口道:“路权,你和森林之间,是不是有着很奇妙的关系?我猜想,这或许与你体内的另一支特别的血脉有关。”

路权一听,突然就有些紧张起来。

“你不用担心。”唐斌立刻安慰道:“如今已是星际大航海时代,人类接触到了很多其他的族群,并不会对此感到排斥。在帝国,生活着许多与其他星际种族之间的混血,他们很多也拥有特别的能力,这并不是什么坏事,也不会成为实验品。早在五百年前,帝国已经制定了完备的保护混血公民的法律。”

“是吗?”路权一听,心情顿时一松。小时候看到有些奇怪的混血被打,还听到很多关于实验室的奇奇怪怪地恐怖故事后,他真的一直挺紧张这个的,原来在帝国这事很常见的。

“如今,帝国已经猜到你或许拥有某种对森林有利的异能。”唐斌微笑道:“所以如果你真的能出去,所有的罪名应该可以得到陛下的赦免。”

“真的!”这个消息真的让路权异常地高兴!他双手握拳猛地挥了一下,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只要能出去!只要能出去!他就可以重新开始新生活了!还有好多好多想做的事,都可以一件一件去做了!

路权此刻整颗心都是亮的,说不出地开心。他看了唐斌一眼,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谢谢你。嗯,以前的事我们就忘了吧!”

唐斌心情也是极好,路权肯忘记以前自己那些蠢事实在是太好了。不过就帮了这么点忙,就得到了这么大的回报,实在是让人太惊喜。

“你还需要什么吗?”唐斌主动问道:“这回送下来了不少物资,有最新款的地图腕表,你要吗?”

嗯,路权想要。可是这怎么好意思?他如今也没什么可以交换的啊……大家现在是朋友了,总不能让对方吃亏。

唐斌看出路权的犹豫,靠近了些低声道:“出去以后,可不可以请你去我的星球?那里森林这几年缩减得很快……”

“行!”路权立刻点点头。

“那可真的太好了。”唐斌和路权一起来到了登陆舱的附近,伸手拿起一个深灰色包装的小盒子递给路权,笑道:“到时候你去一次恐怕都要好几百万,这些小东西估计就看不上了。”

“几百万!”路权被这个数字震了一下:“星币吗?”

“这还是少的。”唐斌点点头:“一颗星球起码上百亿星币,你说星主们愿意出多少请你?”

路权倒吸一口凉气,原来他的异能竟然这么值钱!

那他以后,岂不是能赚很多很多钱!

路权一时间只觉得口干舌燥,整个人呆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想象了一下那个巨大的数字,心里一时间竟然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他一定要出去,不仅仅是为了夜陵和夏伊,也是为了即将成为大富翁的自己啊!

到时候,绿河星根本不需要别人来投资,他可以自己修太空站,建大城市!

唐斌看着他的样子,一时觉得又是可爱又是可怜,整颗心都软了。

过了一会儿,路权渐渐冷静了下来。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唐斌笑笑,打开了手中的盒子。

新款的腕表很漂亮,表盘是深灰色带着白金的磨砂质感,非常符合路权的审美,功能也比过去那块要更多更强大。他一看就喜欢了,开心地戴在了手腕上试了试。

就在这时,两步外一个刚下来的雇佣兵突然开口道:“路先生,您认识琳娜.卡佛吗?”

路权一愣,猛地转头看了过去,打量了一下那人。

一身标准的非制式军装,皮肤有些黑,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气势很内敛,属于人群中很容易被忽略的那类人。

“认识。”路权点点头。

“我的一个朋友最近刚去了绿河星,正好在她家住了两天。”雇佣兵上前一步道:“她托我朋友带了些东西给你。”

“带东西?”路权很惊讶。琳娜阿姨会有什么东西要带给他?

说着,那人从身后拿出一个小木盒递了过来。

路权低头一看。小木盒是绿河星常见的一种软木做的,价格很便宜,看起来像是琳娜那样的普通人家用的东西。

他的手顿了顿,抬眼看了雇佣兵一眼,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接了过来。

“谢谢。”路权抬眼看向那个人,突然转头问唐斌:“你们到底找了多少雇佣兵?竟然这么多人都愿意到海拉星吗?就不怕出不去或者死在里面?”

“保证生存率的前提才有人愿意来。”唐斌笑笑:“第一次登录只有安教授肯陪我。”

路权想想也是,他捧着那个箱子,也不打开,跟唐斌走了一会儿看了好些东西,有些意外地听到其中竟然有不少是给默尔的。

真没想到,原来默尔在那么多年以前,就开始跟唐家合作了。

只要是落到了第三境的唐家研究员,默尔都接到了一个特殊的海岛上。至于其他外来者,则全留在外海的几座孤岛上自生自灭了。

难怪第三境的科技实力与第二境差别这么大。

路权心中不由得又有些感慨,默尔确实适合当国王。正因为他这么多年来的努力,整个第三境的几十万居民,才能过得这么好。

若是当年绿河星的星主也能有其中万一,而不是直接将宛如荒漠矿场倒塌的绿河星抛弃,绿河星也不用经历那么多年的混乱了。

跟唐斌告别后,路权一路抱着盒子,走回了王宫。

他一直没打开盒子,看着盒子的目光有些冷。

说实话,这个盒子,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概率,是琳娜阿姨送的。

琳娜阿姨一向讨厌木盒子,尤其是这种没上漆的木盒子,手感会让她非常不舒服。但是,或许是一时间找不到其他合适的?

最大的问题是,路权想不出会有谁用这么麻烦的方法来害他。

对于外面那些人来说,自己现在跟死人也没什么区别了吧。

路权一直回到自己的卧室,然后惊讶地发现默尔竟然在。

默尔一夜没睡,此刻正半躺在床上休息,眼睛却是睁着的。

一看到路权,他似乎有些不高兴,淡淡地问道:“唐斌那很好玩?”

“嗯。”路权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将手中的盒子轻轻地放在了桌上,慎重的样子看得默尔脸色一沉。

他翻身下床,目光十分嫌弃地看了那个盒子一眼,“谁送的?”这么难看的盒子,看起来也不是唐斌的手笔。

路权却突然转头看了看默尔,脑中忽地想起昨晚那颗陨石。

所有天眼前的观众昨晚都看到了默尔就在他身边,如果是想害默尔,也不是不可能通过他。

“今天下来的人中,有人给了我这个盒子。”路权的声音有些飘忽,轻声道:“说是我一个旧识带给我的。”

默尔一听路权的语气,立刻就明白了,他扫了桌上的盒子一眼,发现自己竟然感应不到里面的东西,神情立刻多了几分认真。

“也或许是给你的。”路权一把按住默尔想要打开盒子的手,道:“小心点。”

默尔双目微垂,目光淡淡的瞟了路权按在自己手上的手一眼。他没有动,而是扭头看向路权,问:“不打开吗?”

“也有可能是你的敌人,他不是很了解你们吗?”路权有些不满地瞪着默尔,道:“或许里面的东西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那你说怎么办?”默尔嘴角隐隐有一抹浅笑,他挑眉扫了路权一眼,“难道直接找个地方扔了?”

“不行。”路权有些心痒痒地看着盒子,他也很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啊,扔了谁知道会有什么麻烦?

“我们找个没人的安全的地方,然后再打开。”路权问:“附近有这样的地方吗?”

“你要是担心,”默尔道:“我拿到一个荒岛上自己看看就行。”

“你自己太危险了。”路权道:“你带我一起过去。”

“不行,”默尔解释道:“在这个世界,可以摆脱空间的约束瞬移的,只有境主。”

“可是夏伊就可以。”路权记得很清楚,自己当时是怎么从地底的深井中出来的。

“这不可能。”默尔眉峰微皱,突然站直了身子,若有所思地看了路权一眼。

四境之主的能力是一层层加强的。他的力量比夏伊更大,不可能他做不到的事夏伊却能做到。除非,他付出了什么代价……

想到当时路权匆匆忙忙地被从第二境送过来时的样子,恐怕夏伊的状态并不怎么好。

不过,默尔并不打算给路权解释这个。

他突然伸手拿起盒子,另一只手一把拉住路权向外就走,道:“别浪费时间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上一章:第39章 蓝鱼 下一章:第41章 森族传承
热门: 一念,半生 两世欢 好梦成双[穿书] 死神大人他C位出道啦 透视之眼 万古战帝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 默脉 云中歌2 乡村小酒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