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蓝鱼

上一章:第38章 东海之皇 下一章:第40章 来历不明的木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帝都星上,兰森正独自一人坐在房间内,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直播屏幕中的路权。

自从上一回在研究所看到他之后,兰森突然就有了每天乘飞船回家的习惯。

这些帝国人并不知道,在兰森公爵幽静美丽的城堡山庄中,有一间特殊的主控室和制作室。而海拉星所有的天眼,都诞生于此。

此刻,那颗天眼在他的控制下围着路权转了一圈,制作出了一个三维全息的影像,仿佛路权就坐在他面前一般。

年轻的男孩似乎在发愁,他微微地歪着头,皱着眉想办法的样子真的是可爱极了。

兰森摸了摸自己仿佛要跳出胸腔的心脏,对于这样的感觉十分新奇。

他是海拉星的主体,是绝对的理性和智慧的化身,原来也会产生如此情绪化的冲动……

和所有路权的粉丝一样,兰森看完了他进入海拉星之后的所有视像记录,越看心里越爱得不行。他甚至还极为幼稚地印制了十多张路权不同角度的高清图,挂在了自己的书房和卧室中。

想起研究所那些看到路权就尖叫个不停的高级研究员,兰森有些好笑地发现自己与她们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被这个远在异星的男孩迷住了。

无论气质还是性格,甚至是他编绳子砍木头的样子,都让人心中生出无数的喜爱。

难怪天眼最近收集到的愿力如此之多,就算大部分进入了路权的体内,剩下的能量也开始让海拉星破损的内核一点点地开始了愈合。

四境融合时产生的庞大能量虽然能让星核复原,但持有星环的人从此将会成为海拉星之主。夜陵迟迟未能作出选择,海拉星一等就是八千多年。

自从进入人类世界后,兰森已经独自生活很久。除了帝国皇帝,没有人知道历代的兰森公爵永远都是同一个人。

他设立研究院,四处寻找着其他修复星核的方法。可惜人类的科技还远远未到星球级,他的研究进展异常缓慢,倒是推动了整个银河帝国的科技大进步。

直到四百多年前,他发明了天眼,一种可以连通人类世界和海拉星之间的愿力采集器。

愿力之中携带着治愈、安抚和净化之力。只有这种诞生自智慧生命的神奇力量,才能让星核愈合。

可惜海拉直播开启了这么久,天眼始终未能采集到愿力。

人类用猎奇、无谓和嘲讽等旁观者的目光看待着海拉星的一切,唯独没有任何祝福和祈愿。

直到路权进入了海拉星。

兰森看着眼前的路权,忍不住伸手轻轻地触摸了一下影像。

他打开一个光屏,在上方写下一行字。

路权此刻正准备起身,突然看到眼前跳出一块白色的半透明光幕。

他有些惊讶,之前的不是黑色的吗?

然后,光幕上缓缓出现了一行漂亮的手写字体:‘默尔喜欢将最重要的东西,放在最醒目、最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路权这下真的惊了,这是谁?为什么连默尔的名字都知道!?

‘不用担心,我只是想帮你。’

“你是谁?”路权看了看天眼,发现此刻天眼竟然转了一个方向,并没有在拍他。

‘我是海拉星主体。’

路权眼睛顿时一亮。他伏低了些身子,强压兴奋地低声问道:“你可以帮我治病吗?”

说起路权的病,兰森之前确实从唐氏研究院听说了一些。这位唐氏科学院的院长如今几乎将精力全放在了生物基因的研究上,从帝国运了很多仪器到海拉星。

兰森看着两眼发亮的路权,微微一笑,写道:‘如果你能开启星环,那么我就可以治好你。’

路权心中大喜,开心得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虽然努力不去想,可是这件事如同一块沉甸甸的巨石一般压在他的心底,他几乎是无时无刻不在担心自己英年早逝,害怕自己就算离开了海拉星,也不能及时找到那个人。

没想到对方竟然直接跟自己联系了!简直是太好了啊!

路权强忍着兴奋,用最温和最友好的声音轻声打了个招呼,微笑道:“认识你真高兴,你在银河帝国吗?”

兰森看着路权弯起的双眼和唇角,低声笑了笑,又写道:

‘是的,我在帝都星。找到钥匙,尽快出来,我会等你。’

路权用力点点头。

对对对,找钥匙找钥匙!

他站起身,打算先沿着早上自己出现的路线转一圈。

说实话,他好像也没碰到什么特别的东西啊……

路权出了房门,招过一名黑发侍从,让他把自己带到了早上的那间浴室。

侍从很恭敬听从了他的吩咐,似乎被交代过。

王宫很大,足足过了快十分钟,路权才看到了早上那条有些熟悉的长廊。

浴室空荡荡的。池底是玉石打磨而成,四周除了一些红木衣架和那个大得吓人的衣柜,路权找了半天,实在看不出什么。

走廊虽然美轮美奂堆满了艺术品,可是路权记得自己从头到尾就没碰过任何东西。

他一路沿着走廊向卧室走去,一边四处看,一边随口问那位侍从:“我是怎么到卧室的?”

“陛下亲自抱进去的。”侍从羡慕地看着路权,额外又回答了很多话:“路先生真的是太幸运了,陛下从来没接近过任何人,宫外想主动奉献给陛下的人起码能排到东海边。”

主动奉献?路权想起默尔那讨厌的样子,在心里冷哼了一声。他一路转回了卧室,却依然找不到什么特别之物。

于是路权花了好几个小时,把整个王宫都给跑了一遍。

黑发侍从一直跟着他,基本有问必答,甚至有些看起来颇为特殊的宫殿和警备深严的宝库,都一一给他解释清楚。

直到晚上十一点时,黑发侍从终于提醒道:“路先生,王宫十二点到一点宵禁,任何人都必须遵守。”

“出来会怎样?”路权有些好奇地问。

“不知道。”黑发侍从不安地看着他:“我劝您不要尝试,陛下会很生气的。”

“是吗?”路权一听更好奇了,只觉得心里仿佛被猫抓了一下似的痒痒的。

他的目光有些闪烁地收了回来。不看看怎么知道呢?没准跟钥匙有关呢。

回到空无一人的卧室,黑发侍从替他将所有的门窗关好,然后关上了大门,示意路权将大门锁好,这才离开了东皇的卧室,回到了自己的侍卫房中。

路权站在窗前,微微打开窗帘,看到外面走廊上的所有侍卫似乎都消失了。

整个王宫的灯光渐渐暗了下来,仿佛一座空无一人的坟墓一般。

他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五十。

路权没有等到十二点,他来到阳台,从边缘处翻了下去,落到了下方的花园中。

四处看了看,除了没有人以外,路权没发现什么异常。

绕过了花园,转到了藏宝库前。

宝库前空无一人,白天的四个守卫此刻一个都不在。

路权借着旁边的大树翻过了墙,刚想摸过去看看,身子却突然一顿。

他有些疑惑地缓缓地回过了头,将手重新贴上了身后的大树。

感官沿着树干和蔓延了数十米的根须一路向下,路权惊讶地发现整个宝库的下方似乎有一个巨大的水池!最让人惊讶的是,水池似乎是通往大海的……

这简直太不寻常了!谁家的宝库修在水池上?

路权眼睛一亮,他仔细感应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通往地下的那一道门。

门位于院子的另一侧,位置很不起眼,而且没有锁!

路权立刻摸了过去,轻轻打开了门,沿着一条打扫得极为干净甚至可以说略显奢华的通道一路向下,来到了一间至少有数百平方米的地下宫殿之中。

宫殿的中心处,有一个直径约莫五十米的圆形玻璃水池,在水池的边上,是一条蓝色石板雕琢而成的华美石阶。

路权好奇地靠近了水池,目光立刻就被里面那条体型极为优美、全身覆盖着淡蓝色鳞片的鱼吸引住了。

那是一条非常漂亮的鱼。

这或许是路权第一次用漂亮而不是好吃来形容鱼。

鱼身修长,尾鳍如云雾一般散开,身上的鳞片是一种渐变的银蓝,随着鱼身的游动在水中闪动着微光,看上去非常美丽。

尤其特别的是,鱼的眼睛也是蓝色的。

整条鱼大约一米长,它在水中缓缓地游动着,看上去竟然有种高贵之感。

它似乎也看到了路权,长尾一摆游了过来,隔着透明的玻璃池壁扫了路权一眼,然后又游走了。

那一瞬间,路权莫名其妙地突然产生了一种这条鱼在生气的错觉。

不过,这并不影响路权对它的喜爱。

路权看着鱼身上光滑的鳞片,越想心里越是痒痒的,他沿着水池边的台阶到了水池上,伸手放到水里,冲着鱼招了招手,轻声叫道:“过来。”

然而他并没有得到半个眼神。

路权盯着在池底游动的鱼看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开始脱衣服。

他脱得只剩下内衣,然后跳下了水,向着蓝色的大鱼游了过去。

蓝鱼好像傻了一般看着他,竟然呆呆地不动了。

然后,路权一把抱住了蓝色的大鱼。

鱼身滑腻的鳞片从他胸部的肌肤上滑过,感觉非常怪异。

不过,蓝鱼并没有挣扎,而是十分温顺地任由路权抱在了怀中。

路权的手指在鱼身上摸了好几道,然后才放开它,升上水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钻进了水中,向着水池的出口游了过去。

他心中对于这条出口十分奇怪,不明白既然要养鱼,为什么会修这样一条水道。

水道不长,路权很快就游到了头,发现真的是一个面向大海完全开敞的空间,没有任何栏杆。

然后他便又游了回去。

爬上了岸,路权有些惊讶地又看了蓝鱼好几眼。

这条鱼,竟然是自由的。

那到底为什么在这修这么大一个水池呢?就为了这条蓝鱼有时过来休息吗?

路权重新穿上了衣服,一看时间还早。反正外面没人,他干脆跑到厨房去摸了些面包和饼干回来。

把面包掰碎了扔到水里,蓝鱼一甩尾巴,完全不理会。

似乎还有些不高兴的样子,直接沉底不再搭理他了。

路权有些郁闷,不过眼看时间快到了,他还是先回了卧室。

他刚在旁边的浴室里洗完澡,默尔竟然就回来了。

默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笑,缓缓地靠近了路权,道:“可真是不听话的小家伙,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呢?”

路权瞟了他一眼,继续擦干头发,没理他。

可是他不知道,他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挑战人的忍耐力。

默尔的眼神顿时深了几分。

他几千年没碰过任何人,实在是经不起这样的挑逗。

他可不像夜陵那样能忍。

默尔靠近了几分,刚想干点什么,就听路权突然问道:“那条蓝鱼是你养的吗?”

手指突然顿了顿,默尔瞟了路权一眼,过了一会儿才应了一声:“是。”

“它可真漂亮!”路权想起鱼背上滑润的手感,感慨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鱼。”

“好看?”默尔收回了手,有些奇怪地看着路权,眉毛微微上扬,问道,“他什么地方好看?”

“鳞片,尾巴,眼睛……”路权问:“它平时吃什么的?好不好养?”

“他什么都不吃。”默尔淡淡道:“特别好养。”

“怎么可能?”路权不满地看了默尔一眼:“一听就知道你根本就不上心。专门开了一条水道,你不会是都让它自己去觅食吧?”

默尔没吭声。

路权想了想,道:“我明天白天,能不能去抓些小鱼来喂它?”

“不行。”默尔面无表情地道。

路权心里一晒,那他明天半夜再去就是。

默尔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他,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刚想说什么,窗外的天空却猛地一亮。

紧接着,隐隐的轰鸣声传了过来。

路权下意识地扭头看向窗外。只见一个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它在天空中划过一道明亮之极的血红轨迹,向着大海直撞了过去。

默尔脸色一沉,几步就来到了窗前。

震耳欲聋的撞击声瞬间扩散到整个天际。只见那颗直径至少百米的陨石重重地撞击在了海面上,转眼就掀起了高达百米的巨浪,向着四周的岛屿扑了过去。

路权震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他从未想象过大海之上会形成如此高的海浪,这样强大的自然之力,根本就不是人类可以对抗的。四周岛屿上所有的一切,恐怕都会被这数十层楼高的巨浪全部卷走。

包括他们脚下这座东海城。

默尔的身形一闪,人已经到了整个王宫最高的钟楼上。

他的面色沉凝,冰冷的目光向着上方瞟了一眼,冷笑一声,突然抬起双手,在眼前缓缓一合。

一瞬间,整个海面如同被一股巨力强制抚平一般,冲天而起的巨浪被重新推回了大海。

最终,只有不到三米的余波涌上了东海城外的沙滩。

路权简直看得叹为观止,难以想象四境之主竟然可以控制整个世界到这样的地步!

下一刻,默尔已经回到了卧室之中。

路权看到人的那一刻,实在忍不住赞叹道:“这就是四境之主的力量吗?竟然连这样的天灾都能平息!刚才要不是你挡着,那些岛肯定都不能幸免的!”

“天灾?”默尔冷笑一声:“不,这不是天灾,是有人在试探海拉星的复原程度。”

“试探?”这个回答完全出乎了路权的想象,“你是说……那颗陨石是有人故意扔下来的?”

“当然!”默尔觉得这根本就不用怀疑啊,他瞟了双眼大睁的路权一眼,淡淡道:“难道你以为在宇宙中这样大的一颗陨石撞入我海拉星的概率很大吗?”

“啊?”路权不明白,他脑中的知识对于这个完全是一片空白:“不大吗?”

“小到几乎不可能好不好小笨蛋!”默尔挑眉看着他。

“可是……谁会试探海拉星?”路权的好奇心突然就起来了:“他在试探什么?”

“告诉你也无妨,反正星环在你那。”默尔拉着路权在床边坐下,说:“万年前我们碰到了一个特别烦的混蛋,那家伙简直就是所有星球的克星,又蠢又傻,可就是打不死,结果一不小心,主星反而受伤了。”

说到这里,默尔顿了顿,似乎觉得不太光彩,强调道:“他也受伤很重,百分之百躲到银河联盟里去了。主体也是个蠢货,这么多年都没把这家伙找出来。”

“哦。”路权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估计最近看到海拉星第一境和第二境关闭了,所以坐不住了。”默尔淡淡道:“这颗陨石原始直径估计在一公里以上,并不算小,改变它的运行轨道需要相当大的推进力。如果主体不是太蠢的话,最好抓住这次机会把人给翻出来。”

“可是他在试探什么?”路权依旧不明白。

“自然是试探我们到底恢复了多少。”默尔冷哼了一声,道:“除非我不在,否则他什么也感觉不出来。”

路权大概明白了些。

他原先可真没想到,海拉星竟然也是有敌人的。

“那个家伙……”路权看向默尔,有些迟疑地问道:“很厉害吗?”

默尔的目光突然转了过来,眼中似乎有什么在闪动。他伸手抓起了路权的手,大拇指在他的手腕上缓缓摩挲了几下,轻声笑道:“你是在关心我们吗?”

路权没吭声,他感觉手腕上一阵发痒,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那个家伙一点也不厉害。”默尔笑了笑,答道:“但想让他彻底消失却很麻烦。不过,现在那家伙在外面,是主体的麻烦,可不是我们的。”

上一章:第38章 东海之皇 下一章:第40章 来历不明的木盒
热门: 劝青山 失格情人 我怀了全球的希望 异世邪君 虫族在上! 乡医艳情录 将军,你抑制剂掉了[穿书] 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 龙王的女婿 我的诱惑美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