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东海之皇

上一章:第37章 夏伊之怒 下一章:第39章 蓝鱼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金发男子的目光在路权身上脸上流连了很久,直到路权满脸尴尬地打算上岸时,才突然缓缓开口道:“从今天开始,你属于我。”

声音低沉而优雅,带着某种不容置疑的强势,仿佛在宣布什么再正常不过的事实一般。

路权刚爬上岸,就听到这么一句,满心的尴尬顿时消失不见,忍不住回过头瞪了那家伙一眼,问道:“你是谁?”

“我是东海之皇,万岛之主。”金发男人站起身,泰然自若地披上了一件厚重柔软的白色长袍,缓缓走了过来,微笑道:“我叫默尔,从今以后,由我来照顾你。”

路权没理他,上下打量了默尔一眼,目光在他的金发上顿了顿,心中有些怀疑。经历了上一回的认错,他如今知道了,国王可并不一定就是四境之主。

不过之前夏伊说会送他到对方附近,所以默尔的可能性确实很大,可没准附近还有其他人呢?

路权解开背包随手放在一边。一边用头巾擦干发上的水,一边随口问了一句:“这里是哪?”

“我的寝宫。”默尔礼貌地站在离他两米外,目光却毫不掩饰地在路权的身上一扫而过。

路权的衣服完全贴在了身上,肌肉的线条和修长的双腿显得异常清晰,看上去不但极美,还露出几分与本人气质完全相反的性感来。

默尔自认为见过的美人不少,可是却从未有一人比得上眼前这个的万一。

“你叫什么?”默尔决定给他多一点耐心。

“路权。”

名字真好听,默尔在心里默念了几遍。他的目光在他全身被碎石划破多处的湿衣上一转,微微皱了皱眉,突然道:“池中的水已经换过,你下去洗澡,然后再换一身衣服。”

说着,他从身后的衣柜中翻了翻,挑了一套淡蓝色的衣袍,放在了浴池边。

“不用了。”路权摇了摇头,他可一点也不想在这洗。

默尔下巴微抬,挑眉看了路权一眼。

他的手指轻轻一晃,水池中的水突然幻化出一条波光粼粼的水龙。

水龙在路权身周一转,仿佛一根巨大的藤蔓一般缠在了路权的身上,将他拉进了浴池之中。

“你就是第三境之主!”路权立刻抬头看向默尔,恼怒地道:“放开!”

他用力一挣,发现自己竟然根本脱不开那条水龙的禁锢。

“我是。”默尔坐到浴池边的躺椅上,微笑道:“夜陵是不是很温柔,夏伊是不是很热情,他们都是好孩子……”

“我和他们……”默尔低下头,目光缓缓扫过水中的路权,浅笑道:“不一样。”

他的目光赞叹地看着路权发怒时异常明亮迷人的双眼,手指微微一动,水流立刻进入了路权的衣内,温和地滑过他的每一寸肌肤。

然而这些水流的另一侧,却仿佛利刃一般,划破了他身上的衣服。

默尔瞟了一眼那些瞬间支离破碎的布条,满意地笑了笑,道:“衣服太难看了,以后我会为你准备更好的。”

路权气得脸都红了,恨不得一拳打在默尔的脸上,让他再也笑不出来。

“你的头发上很多沙子,不难受吗?”默尔心中默默欣赏着美人生气的样子,微笑着提醒了一句。他慢悠悠地站起身,有些不舍地轻声说道:“我在外面等你,你洗完后出来。”

虽然很想看,但基本的礼貌他还是懂的。

路权恼怒地看着默尔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伸手摸了摸头发,这才发现似乎真的有很多沙土,好像还有血迹,感觉是挺脏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洗干净了。

洗完澡,路权没穿默尔挑的衣服,从背包里翻出一套新衣穿上,这才出了门。

默尔果然站在门外,斜靠在对面的窗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路权的目光在默尔身上转了一圈,心中暗暗猜测他的钥匙到底在哪?

没错!这一回他一点也不想搭理这个混蛋,最好能直接偷了钥匙走人!

“在找钥匙?”默尔的目光简直血毒,他瞟了路权一眼,低声笑道:“放心,你一定找不到的。”

路权恼怒之极地瞪着他,只觉得这个人简直讨厌极了。

默尔却忍不住笑出了声。他转身仔细看了看,然后从旁边足有二十米长的衣柜中,挑了一条暗蓝色的头巾。

“我讨厌蓝色!”路权愤怒地看着默尔。

默尔挑了挑眉,目光淡淡地瞟了一眼水池。

路权恼火之极,却也不想再被拉进水里,他哼了一声,转头在衣柜中扫了一眼,拿起一条深灰色带着蓝边的。

默尔看了看,勉强接受了:“可以。”

路权暗暗咬了咬牙,在心里给这个家伙狠狠地记上一大笔。

“跟我来。”默尔转身向外走,缓缓道:“第二境既然已经关闭,估计很多人都会掉到第三境,明天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路权没吭声,跟着一起出了浴室。他的目光打量着四周,有些惊叹地微微睁大了双眼。

默尔余光一直在他身上,只觉得那双眼睛染上好奇之色时当真美不胜收,忍不住带着路权在整个寝宫都转了一圈。

这是一栋堪称奢华的巨大宫殿。

光滑如镜的地面上用暗蓝色的石材拼成了美丽的图纹,天花板上描绘着精美之极的画卷。四周矗立着无数雪白的石柱,柱顶和柱脚雕刻着栩栩如生的花卉。落地窗旁淡蓝色半透明的窗幔垂落于地,上面用金丝绣着繁复的图案,它们随着海风轻轻地飘起,看上去非常好看。

顺着窗户看出去,远处是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海面上矗立着许多翠绿的岛屿,远远可见岛上飞瀑垂落湖水如镜,仿若一颗颗明珠一般炫丽迷人。

路权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地方,一时间眼睛都挪不开了。

默尔更觉得赏心悦目,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路权的脸上,只觉得怎么都看不够。

夜陵花了八千多年才做出的选择,真的是太合心意了。

默尔微微俯身,靠近了路权轻声问道:“喜欢这里吗?”

喜欢是喜欢,不过……路权一点也不想顺着这家伙,他收回了目光,淡淡道:“还行,不过夜陵的地宫更好看些,比较有品位。”

默尔直起身,双目微垂轻飘飘地看了路权一眼。

呵呵,你这衣服乱穿,配色单调难看的小家伙,还跟我说品味……

两人的第一次交流不欢而散。默默地走了一会儿后,路权忍不住问道:“你这里怎么这么大,我们去哪?”

“睡觉。”默尔不着痕迹地瞟了路权一眼。

“这么早就睡觉?”路权很惊讶。虽然之前在第二境折腾了一场,可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睡,看天色不过才中午,他还想四处转转呢。

“你累了。”默尔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路权的手腕。

路权不高兴地用力挣了一下:“我不困。”

“你困。”默尔再一次重申,“你现在需要休息。”

路权恼怒地瞪着他,刚想抬脚踹过去,就看默尔突然抬起手,啪地打了一个响指。

一瞬间,仿佛有什么异常柔和的波动抚过全身一般,路权的眼睛突然觉得非常地重,身子一软,倒在了默尔的怀中。

默尔微微一笑,伸手将人横抱了起来。

明明眼睛里都有血丝了,精神也很困倦,为什么还要坚持呢?有什么事明天再做就是。

说起来第二境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小家伙这么累?

而且他身上的尘土未散,衣服也有破损之处,感觉似乎走得非常匆忙。

夏伊出了什么事吗?竟然这么急着把他送了过来。这可一点也不像夏伊的性子。

不过,默尔低头看着怀中之人,他可真的是非常喜欢呢。

默尔抱着路权,一路向着寝殿走去。一路上王宫的侍从和女官们纷纷避到一边行礼,目光惊讶之极地偷偷看着陛下怀中抱着的年轻男子。

他的脸埋在东皇陛下的怀中,似乎在沉睡,面容完全被头巾遮挡,一点也看不到真容。

这人是从哪冒出来的?侍卫们简直惊呆了!

根本就没看到有人进去啊,里面不是陛下的浴室吗?怎么会突然多出一个人来!

最难以置信的是,他们清冷高贵、一向拒人于千里之外连皇妃都没有的陛下,竟然亲自抱着他!

一直,抱进了……卧室。

默尔抱着路权一直来到了床边,他站了一会儿,一时间竟然有些不舍不得放下。

男孩全身柔软放松地躺在怀中的感觉,实在是太好。

不过,他很快控制住了自己,俯身将路权轻轻地放在了床上。

路权微微翻了个身,抱住被子,身体自发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他的一条腿曲起,另一条腿上的长裤微微向上拉起,露出了修长瘦削的小腿。

默尔的目光落了上去,很快就发现路权的小腿上有许多刮痕,似乎是被飞溅的石块所伤。

他让侍从拿来一瓶最顶级的伤药,亲手一点点地涂在了那些伤痕上。

这种药产自深海的一种贝类,不仅能促进伤口快速愈合,而且清凉镇痛消除疤痕,就算在宫中也非常珍贵。

路权在睡梦中似乎觉得很舒服,他轻轻地哼了哼,不自觉地把另一条腿也伸了过来。

默尔低声笑了笑,将所有的伤口都涂满了药。

然后,他轻轻地拉开路权的外衣,极有兴致地将他身上所有新旧伤痕全都找了出来,然后一一上药。

这样美丽的身体,那些伤疤实在是太难看了。

等一切都弄完后,默尔才慢悠悠地给路权重新穿好了外衣,将他放入了厚软的被中。

默尔站起身,在床前欣赏了一会儿,这才转身离开了卧室。

外面站着他的四个贴身侍卫。

“你们留在这里,不许任何人打扰他。”默尔神情愉悦地道:“若他醒了,立刻通知我。”

“是,陛下。”四人躬身应下。等东皇走远后,他们才互视一眼,又看了看大门紧闭的卧房,心中全是不可思议。

……

默尔心情愉快地一路来到前方的政事厅,招了内务大臣,询问关于第二境封禁之事。

海拉四境中,第一境的人最少,基本都是囚犯,掉到第二境时又死了不少,如今落到第三境,能从大海中爬上岸的,已经百不余一。

而第二境的人口则多得多。

当时位面之门打开之时,默尔正在洗澡,只稍微感觉了一下人数起码有七八万,就看到路权掉在了他的浴池里。

绝大多数第二境的居民都掉到了鹰华岛附近的海里,不少都爬上了岸,让默尔觉得有些麻烦。

因为鹰华岛实在是太小了,这么多人上岸,本地人怎么办?

他的第三境人口远比第二境更多,散居在东海数以千计的岛屿上,人数在五十万以上,数千年来发展得很好。他不断地融合从帝国来的科技,更建立了专属的科学院、教育体系和医疗系统,整个社会已经日趋完善。

绝对比夏伊和夜陵做得好多了。

路权以后看到,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默尔来到办公大厅,与下属们商量了一下新来人口的安置问题。

最终大家决定将所有第二境的人全部打散,分别安置到附近的五百多座岛上。如此一来既不给当地人的生活带来太大变动,也能尽快让让他们融入新生活。

默尔很快将指令写好让下属传了下去,正打算回卧室继续陪他的新宠,侍卫突然进来禀报道:“陛下,宫外有人求见陛下,说是最近刚从唐家来的。”

唐家?默尔顿时来了兴致。

他这些年和唐家的合作不少。说起来,唐家是他的国中唯一一家来自银河帝国的正式居民,每隔几年都会有研究员过来。他们住在一个特别的岛上,在那里,他们可以通过天眼与外界的唐家做一些交流。

至于其他那些被流放的囚犯,包括这一回第二境过来的,他只允许他们降落在几个荒岛附近,那些人恐怕到死都不知道第三境竟然还有如此广大的海域和人口。

默尔又坐了下来,吩咐道:“让他进来。”

片刻后,一名身材瘦削高大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他的五官斯文俊美,但脸色有些苍白,神色中带了几分阴郁。

“唐斌?”默尔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没想到,竟然是你亲自下来了。”

唐斌并不奇怪东皇认识他。

唐家的研究员不少都在东皇手下做事,他的不少研究成果也被带了下来,很多都带有他亲自录制的讲解,东皇见过他很正常。

不过唐斌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一直隐身在第三境内,对于帝国来说极为陌生的东皇。

金发蓝眼,轮廓分明的五官极为俊美,他的身量很高,目测接近两米,神情淡漠中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慵懒,一双眼睛却光芒暗敛,隐约可以感觉到性格中的强势。

自从见过路权后,所有人的外貌在唐斌眼中已经再引不起任何感觉,完全变成了一个人物标识。

他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神色平静地道:“陛下,很高兴能见到您。”

默尔并不介意唐斌的态度。他过去看过他的不少研究,知道他是唐家这一代中最天才的科学家,在很多领域都极有建树,勉强算是他眼中能与主体相比之人。

对于真正有才能之人,默尔一向很有容人之心。

两人坐下后,唐斌也没客套,直言道:“我现在可以实现海拉星定点投放,可以在第三境建立一个临时基地。只要陛下需要,会尽力满足陛下的所有要求。”

“很好。”默尔微微点了点头,淡淡道:“你的要求呢?”

唐斌沉默片刻,道:“我想见见关闭第二境之人。”

自从他们从第一境进入第二境后,就一直被境主困在了一处沙海之中,无论如何都走不出去。

他一直非常担心路权。

这种担忧仿佛融入了他的骨髓中一般,无论他如何努力劝说自己,都无法摆脱那种近乎于偏执的情绪低谷。

直到第二境关闭,唐斌的心才略放下了些,知道路权应该是成功了。

如今进入了第三境,他如果再看不到人,真的快焦虑成疾了。

默尔目光沉沉地看了唐斌一眼,突然道:“你这回,是从第一境过来的?”

“是。”唐斌对此完全不需要否认。

“所以,”默尔的手指慢慢地转着左手中指上那枚纯白色的骨戒,仿佛很随意般问道:“你认识他?”

“认识。”唐斌点点头。

默尔目光盯在唐斌脸上,不动声色地问道:“你们是朋友?”

唐斌想起他和路权的关系,脸色白了白,他沉默片刻,自嘲地摇了摇头:“不是。或者说,他并没有把我当朋友的意思。”

默尔身体往后一靠,感觉颇有些愉快,他敷衍地笑了笑,道:“如果我找到他,会转告你的。”

唐斌微微皱了皱眉,但并没说什么。他跟默尔一起讨论了一些接下来建立实验室和基地的事,之后很快就告辞了。

默尔处理完政事,没耽搁一分钟,转身就往寝宫走。

一边走,默尔一边跟身边的侍从交代:“通知后厨,今晚多准备一个人的量。主食用七色米,主菜选香煎腓鱼和炸虾,配菜多选些绿色和紫色的,汤可以选海鲜蘑菇汤,颜色要调好,难看的不要送上来。甜点选清淡些的,配些水果在里面。”

“是,陛下。”

“直接送到我的寝宫去,今天不去餐厅。”默尔继续道:“叫坦迪过来,顺便带上最新的布料,灰色系多带一些。”

“是,陛下。”侍从偷偷看了主人一眼。陛下刚做了一批新衣,这一回又招首席裁缝进来,恐怕是为那位年轻人定制的。

默尔一路交代了一堆事,然后挥手把所有人赶走,自己一个人直接回了卧室。

路权依旧在沉睡中。

他睡得很熟很香,但睡姿真的很保守,从头到脚几乎都没怎么动,仿佛他的身体早已习惯了一动不动地睡到天明。

默尔看了许久。很难说路权是清醒时更艳色逼人,还是沉睡时更清灵绝美。他的目光渐渐落在微微敞开的衣领上,沿着轻薄的睡衣下形状优美的肌肉线条,一路滑到了修长而有力的腿。

他盘膝坐在路权身边,单手撑着下巴,静静地看了很久。直到太阳西沉黄昏降临,路权的睫毛才突然跳了跳,呼吸突然加重了些,他翻了个身,似乎有点要清醒的迹象了。

真好看啊!默尔着迷地看着路权轻颤的长睫和微微开启的双唇,突然觉得若是以后每一天都能看着这个人,再漫长的生命也是值得期待的。

然后,他看到路权睁开了眼睛。绝美的墨绿带着一种分外清新怡人的通透,仿佛雨后的森林一般沁入心脾。

路权渐渐清醒了过来,一时间只觉得全身酥软一动也不想动。身下非常柔软舒适,十分贴合地支撑着他身体的每一个曲度,感觉非常好。

在他所睡过的那么多床中,这张绝对排得上第一。

紧接着,路权突然就想起睡着之前的事。他猛地睁开了双眼,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一般,下意识地向右侧扫了一眼。

正好对上了一双蔚蓝色的眼睛。

路权瞪了那家伙一会儿,缓缓地收回了目光。

不行,对付这种打个响指就能让他睡觉的混蛋不能硬来,他得仔细想想办法……

“饿了吗?”默尔好笑地看着路权,他起身下了床,伸手拉了路权一下,微笑道:“一起去吃饭吧。”

路权几乎一整天没吃饭了,肚子确实饿。

他从不会在吃饭问题上委屈自己,于是把计划暂时向后挪了挪,跟着默尔一起去了卧室旁的一间小餐厅。

餐厅坐落在卧室外一个种满了花草的大阳台上,抬头就能看见远处的大海。

此刻正是黄昏,天空上布满了鱼鳞状的白云,在落日的余辉下被染成了一片艳丽的橙红和橘黄,将暗蓝的天空渲染得分外绚丽多彩。

阳台上摆了一张铺着雪白餐布的桌子,上面摆着漂亮的鲜花和一些开胃小零食。

路权刚坐好,一名侍从就为他摆好了餐具,然后很快就端上了一份带着些微酸辣口味的熏鱼蔬菜沙拉作为开胃前菜。

微辣鲜香的熏鱼裹在清脆可口的蔬菜中,沾上一些酸甜可口的酱汁,吃起来味道非常好,足以挑动起任何人的食欲。

路权几口就吃完了。然后侍从又给他端上了色泽暗红的葡萄酒,他尝了一口,感觉很好喝,然后就一口接一口地喝了下去。

紧接着侍从们为两人端上了今晚的主菜。

盘子中心是用奶油焗烤的海鱼和深海大虾,四周摆放着一些五颜六色的配菜和七色米做成的主食。

浓香扑鼻而来,看着就觉得非常好吃啊。

当然吃起来也确实很好吃,路权简直吃得停不下来。

默尔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自己盘中的餐食,一边不着痕迹地观察着路权。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提醒道:“所有配菜都要吃,不要挑食。”

路权动作一顿,没理,继续吃肉和饭。

默尔缓缓地咽下口中的食物,拿起餐巾轻轻地擦了擦嘴,手指慢慢地在桌上敲了敲。

对方的暗示很明显,路权有些恼火地想起这家伙一个响指就把自己弄睡的事,脸色顿时一僵。他暗暗咬了咬牙,把那些讨厌的蔬菜也吃掉了。

上一章:第37章 夏伊之怒 下一章:第39章 蓝鱼
热门: 兰陵缭乱1 乡村直播间 当我坑男配时我在想什么 身份号019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嫂子的诱惑 穿成暴娇少爷的白月光 影帝的炮灰前夫重生了 乡野春床 反派天生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