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夏伊之怒

上一章:第36章 你喜欢我吗? 下一章:第38章 东海之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落金城没有城门,所以向来没有人守门。

但这并不意味着落金城好进。

外来者很可能还没走过几片田,就被无处不在的城卫军一箭射死了。

魏丞赶到时还未到黄昏,但他也不敢贸然进城,而是先在附近一个荒废的村子里停了下来。

他带来的人中有几个在落金城中有亲戚,或许可以帮助他们混进去。

魏丞站在窗旁,脸色阴沉地看着远处隐隐约约的落金城,心中对于那个美得异乎寻常的男人,升出了那么一丝可惜。

父王的要求二选其一。抓住路权,或者杀掉夏伊。

但魏丞从头到尾,就没打算去抓路权。

昨天他在沙漠中追捕路权时,虽然没找到人,却在一个荒废的小村里,意外抓到了几个外来者。

从其中一个叫高毅的口中,他得知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海拉第一境已经关闭,路权正是从第一境而来。

魏丞不知道第一境为何会关闭,但这提醒了他,那就是第二境也很可能会关闭。

这绝对不行!

从那些外来者的口中,他们很早就已经知道,海拉第三境是漫无边际的大海,落入海中的人生存率比第二境的沙漠更低。

魏丞不想和那些死囚一样去赌自己的生存率,所以他绝不会让夏伊关闭第二境。

唯一的办法,就是夏伊死!

原本他并没有任何把握杀掉夏伊,但没想到魏氏祖先竟然在那么多年前,就开始一点一点地布局了。

落金城,就是为夏伊选的葬身之地。

但这一切能起效的前提,是夏伊陷入疯狂。

正常状态下的夏伊,在第二境,完全是无敌的。

虽然不知道上一回被困地底时夏伊是如何恢复神智,但父王说夏伊身上出了问题,看上去并不正常。

那么明天,或许就是他们等待了上百年的最好机会。

为此父王甚至把自己最顶尖的几位手下全部给了他。

在心中默默地把明天的计划又过了一遍,魏丞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

不过事情并不如魏丞所想的那样顺利。

而夏伊也远比传闻中更为凶残。

入夜后,落金城的城卫队一直在附近搜索巡逻,几乎看到外来者就立刻射杀,完全不留任何情面。

当然他们并没有杀错,那些外来者确实都是为了王城的重奖冲着路权来的。

但这给魏丞带来了很多麻烦,让他们根本就不敢跟落金城里的人有太多联系。好几个手下出去后就没有了消息,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留在了城中。

不过没有关系,他最终在午夜时分,等到了那个最重要的人。

然后魏丞带着精选出来的九名手下,跟着那个人,从这个荒废的小村的水井中,进入了地底通道。

……

当天晚上路权睡得很好。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

路权在床上翻了个身,突然发现夏伊并没有拿走他的弑金刀,而是给刀配了一个深灰色的刀鞘。

嗯,是他最喜欢的颜色。

路权随手拿起弑金刀,仔细看了看。

说实话这把刀相比于它的大小和威力来说,实在是轻得有些过分,也不知道是什么金属打造,刀身的弧度设计得极富美感,完全看不出半点钥匙的影子。

路权起身洗漱,换了身衣服,拿着刀下了楼。

他有些意外地发现夏伊并不在。

不过路权刚吃到一半早餐,夏伊就突然出现在了餐桌旁。

他眼中的神色十分古怪,似乎有些厌烦,又似乎有些愤怒,总之非常不开心。

“我对他们不好吗?”夏伊坐在路权身边,神情有些落寞地低声道:“几千年了,我从不干涉人类的发展。他们来了,想要王城,我就让给了他们,住到了落金城。”

路权一边吃,一边看了夏伊一眼,随口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可是,”夏伊的眼底几不可见地泛起一抹金芒,他的声音冷了下来,缓缓道:“他们从一开始,就打算杀我。”

“哦?”路权立刻来了兴致,他转头看过来,问道:“他们打算怎么杀你?”

“我带你去看。”夏伊之前的忧郁突然不见了,他看着路权,俊美的脸上带上了几分兴致勃勃,低声笑道,“我昨晚闲得无聊,就随便看了一下那个什么二王子,结果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他们竟然几乎挖空了整个落金城的地下!”

“里面堆满了魏风德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烈性炸 药,如果引爆,恐怕整个落金城都会灰飞烟灭!”

路权这下可真的惊了。

“我靠!”他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地面,道:“整个地下?”

“没错,”夏伊靠近了路权,道:“我数了数,起码好几吨,都不知道他们存了多久了!”

“真没想到!”路权倒吸一口冷气,好半天才说:“那家伙看起来很面,没想到做事这么大手笔!”

夏伊脸色沉了沉,他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喜欢路权夸那个家伙,忍不住道:“应该是从两百年前开始的,跟魏风德没有关系,他就是个传声筒罢了。不过他也快死了,所以连这个蠢儿子都派来了。”

说实话,看魏风德如今的样子,夏伊倒也不是那么希望他这么快死了……

路权看着夏伊,沉默片刻突然开口道:“你把那些东西处理了吗?”

夏伊摇了摇头。

“我知道怎么拆。”路权飞快地把剩下的餐点吃完,道:“你带我过去。”

夏伊没动,目光沉沉地看着路权。

他突然发现,自己受路权的影响恐怕远远超过了想象。刚才不过是心中微微有些不快,竟然就有点要失控的迹象了。

他如今的状态其实远比表面上看起来更糟。

或者说,他其实从未真正从幻境中走出,他只是被路权临时带了出来。

为了把路权送出地底,他已经彻底切断了自己与弑金刀的联系。若是再次失控,夏伊自己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醒过来。

所以这一回根本不需要三天,只要他的情绪波动过大,很可能就会重新恢复到封禁状态。

其实,他应该现在就把路权送走,关闭第二境。

可是夏伊看着眼前的男孩,心中仿佛被割裂了一般,他真的舍不得。

或许他可以控制住自己?夏伊努力稳了稳心神,感觉似乎还不错。

“他们直到现在都不动手,是不是在等你发作?”路权擦了擦嘴站起身,催促道:“走走走,赶在他们前面把东西全拆了!”

夏伊笑了笑,他尽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拉着路权一起下到了地下室。

路权正奇怪为什么来地下室,就看夏伊突然推开了一个一人高的橡木酒桶,露出下方一个十分原始的洞穴来。

夏伊解释道:“整个葡萄园的水源都是从下面的地下河中取的,所以房子就直接盖在上面了。”

路权点点头,跟着他一起跳了下去。

两人沿着地下河穿过一个岩洞,然后一路向上,沿着狭窄的洞穴走了不到五分钟,路权渐渐就从路边看到了许多人工的痕迹。

有些甚至还很古老的感觉。

“你竟然一直都没发现?”路权有些惊讶地看了夏伊一眼。

“我没事又不会盯着地底。”夏伊辩解道,他抓着路权的手拉了一下,带着他拐上了一条小路。

然后路权就看到了夏伊所说的炸 药。

看上去真的非常古老,无论是成色还是引爆方式,都异常地简陋,似乎是在第二境自己制造的。

“他们应该是从帝国学来的。”路权低声道:“很多犯人都会这个。”

过去他们在绿河星采矿时,其实也经常自己制作简易的爆 炸 物,所以路权对这些非常熟悉。

他很快就找到了引线和雷 管,将引 爆装置拆除,顺手都给砸烂了。

找到了一处,顺着引线很快就找到了第二处。不到半个小时,路权就翻出了十多个地方。看地势,几乎遍及了落金城的大半个地底。

夏伊跟在他后面,一声不吭地看着路权操作,眼中满是笑意。

四周人工的痕迹越来越明显,通道很显然经过特别的加固和处理,很多地方还特意打宽,形成了一间间堆放工具和材料的仓库。

路权简直有点叹为观止了,在这么个农耕时代的第二境中,这些人到底花了多长时间策划,才能在整个落金城的地下弄出这么一个大工程来。

就在路权又在一个仓库内找到一个引爆器时,两人身后的一条通道中突然转出十多个人。

对方似乎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人,室内极为昏暗,为首之人一时间没看清两人,立刻不满地叫了一声:“不是说了现在所有工程都停了,谁叫你们过来的?”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的人已经一把拉住了他。

“是你们?”魏丞完全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路权和夏伊,一时间脸色也是大变。

他一看路权手中的东西,立刻就知道他们干了什么。

魏丞心中顿时一冷,不过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露出些惊喜的目光看向路权,笑道:“路权,我之前在沙漠里找了你好久,还以为你出事了,幸好你没事……”

从头到尾,他眼角的余光完全没有离开路权身边的夏伊,立刻注意到他的话还没说完,夏伊的脸色就变了。

父王之前说夏伊现在状态不稳,不能动杀心,似乎是真的。

如今引爆计划很可能失败了,他必须仔细看看,自己到底还有没有机会。

路权看了那几人一眼,随手把手中的□□放到了一边,随口问道:“就是你们想炸了落金城吗?”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看向一直沉默的夏伊,全身戒备地向后退了半步。

魏丞却不着痕迹地看了路权手边的弑金刀一眼。

“路权,你们误会了。”魏丞微笑道:“我也是刚知道这里有这些东西,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物事,早就不能用了,之前正打算清理,没想到就碰到你们了。你知不知道,自从你离开王城后,我非常地担心你。”

他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夏伊,说到最后,果然看到他的手突然紧紧地握了起来,似乎在忍耐什么。

魏丞似乎明白了什么,心中暗暗一笑。

夏伊之强大在第二境根本无人能敌,但他却有这么一个致命的弱点,总算是给他们留了那么一点机会。

在他失去理智的那段时间,便是夏伊最强大同时也是最弱小的时候。

他并不是不死的,地下的炸 药路权不过也就拆了一半,他们依然有机会。

“夏首领,”魏丞主动打了个招呼,微笑道:“我被父王赶出来了,你要不要收留收留我?”

夏伊依旧没说话。然而路权此刻也看出了他的异常,拉着他转身就走。

“别走啊,”魏丞跟了上去,仿佛很随意地说:“你们知道父王为什么要赶我走吗?”

“因为你啊路权。”他看向路权,言辞恳切地道:“他要杀你啊!我怎么可能同意呢?”

路权猛地回身一脚踹向魏丞,怒骂道:“住口!”

魏丞后退了一步,卸掉了一些力,但依旧被踢得胸腹一阵疼痛。他却并不在意,突然大声道:“我当然不同意,因为,我喜欢你啊!”

路权猛地抽出手中的弑金刀,毫不客气地向着魏丞劈了下去。

这混蛋就是在故意刺激夏伊,真他妈地找死!

此刻夏伊的眼睛几乎已经变成了全黑,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转过身,冷冷地看向了魏丞。

他的心中很清楚,他不能生气不能动怒,甚至不能再见血。异世界的大门仿佛就在他的身后,只要稍有不慎,就会再次坠入深渊。

夏伊努力地控制了一下自己,可是却几乎没有任何效果。

就在路权的刀落下之际,魏丞身后的一名侍卫猛地迎了上来,拦住了弑金刀。

路权怒极,刀锋直接劈断了那名侍卫的剑,差点将他劈成两半。

魏丞后退几步,低声笑了笑,继续道:“路权,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

“自从见到你,我每天都在想你。”

“我想把你困在我的身下,仔细地品尝你……”

“我想将你抱在怀中,每一天每一刻都跟你在一起共度……”

“我想亲吻你的全……”

就在这时,魏丞猛地后退一大步,躲到了一块巨石后。

下一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夏伊的拳头已经重重地轰在了他原来的位置。

“走!”魏丞掉头就跑,所有的侍卫也跟着向四周飞快地退去。

只见夏伊身边的空气仿佛猛地炸开一般,巨大的狂风将来不及离开的人整个掀起,轰地砸在了四周的岩壁上。

“夏伊!”路权上前一步,试图将他带走。可是此刻的夏伊,似乎再度陷入了那种与世隔绝般的状态。

他完全听不到路权的声音,身上的气息混乱之极。

最为要命的是,被他周身仿佛风暴般剧烈波动的气息所引动,整个地底仓库似乎都开始颤抖,仿佛马上就要塌了一般。

魏丞冲着路权大喊了一声:“别管他了,路权,快上去!”

他的神态似乎很焦急,大声劝道:“他不会有事的,路权,你先走啊!”

魏丞俯下身,一边躲避着四处乱飞的碎石,一边从后方缓缓接近了路权。

他的目光,渐渐落在了路权手中的弑金刀上。

只要能拿到那把刀,他就能真正杀了夏伊,除掉这个掌控着他们所有人生死的神。

路权此刻完全没注意到魏丞,因为夏伊的状况看起来已经越来越糟糕了。

在他的上方,被他失控的情绪所引动的震动正在加剧。路权很清楚,如果再不走,一旦地道坍塌,恐怕所有人都会被埋数万吨的黄沙之下。

“夏伊!”他用力大喊了一声,夏伊四周仿佛有一堵厚实的气墙一般,任何人都无法靠近,简直急死人了!

他努力向前走了几步,然而那些风暴虽然并不会伤害他,却依旧在阻止他靠近。

夏伊的神色异常地冰冷,他的黑衣在风中轻轻飘起,全身煞气弥漫,仿佛一尊来自远古的杀神一般。他微微地转过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喃喃道:“对了,魏氏一族,在王城……”

下一刻,夏伊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风暴骤然间完全消失,之前被挤压的天顶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压力,几块碎石掉了下来。

路权转身就跑。

在他的身后,伴随着咔哧咔哧的声音,一大块混合着石块的泥土嘭地砸在了地上。

通道开始了不断地崩塌,路权沿着原路飞奔而回,跑到半路才发现二王子那个混蛋竟然还跟在自己身后。

可惜此刻他实在没有时间收拾这个家伙,身后不断下落的石块简直在追赶着他的脚步一般。

直到他一路冲回了葡萄园的地下室,上了楼,迎面就撞上了小七和小九他们。

二王子和好几个侍卫也跟着冲了进来。

路权愤怒之极,转身举刀向着二王子就砍了下去。

魏丞身后的侍卫奋力举刀一挡,刀身在弑金刀下应声而断,却又让二王子避过了这一刀。

“小七,杀了他们!夏伊被那混蛋害得提前发作了!”

小七和小九立刻就冲了过去。他们的刀法比路权更快更狠,转眼间二王子的侍卫就倒下去了好几个。

然而就在这时,整个大地似乎震了一下。

小七突然顿了顿,猛地转头看向东北方。

“是王城!”小九沉声道。

……

此刻,魏风德看着面前双眸完全变色的夏伊,忍不住在心中大骂自己的二儿子!

魏氏明殿和整个王宫几乎完全被夏伊摧毁,然而夏伊依旧在漫无目的地寻找着魏丞。

“魏丞呢?”夏伊站在半空中,神色淡漠宛若神祗,他的手轻轻一挥,整个王城仿佛被巨大的手掌拍下一般,瞬间又坍塌了一大块。

四周狂风肆虐,站在风暴中心处的夏伊全身的黑衣却如同静止一般没有半点波动。

风暴覆盖范围内,王城的建筑物不断地分崩离析,砖石破裂四散而飞,数百年精心养护至今的精美大殿一点一点地消失在风中。

魏风德的心几乎都在滴血。魏氏祖先数百年来的积累短短几分钟内完全变成了一地废墟,整个王城似乎都在颤抖,随时都有可能步上王宫的后尘。

这种痛,简直比他身上的伤更让人绝望。

魏家数百年的基业,竟然毁在了他的身上。

“他在哪?”风声中,夏伊冰冷入骨的声音传来,让所有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他在哪!”夏伊突然怒了,不耐烦地随手一挥。

境主暴戾愤怒到极点的情绪瞬间发散到了整个第二境,一时间似乎全境的无数沙海都开始了剧烈震颤。

远处,无边无际的沙漠上突然刮起了飓风,金黄的沙粒被卷起,遮天蔽地地向着王城扑了过来。

与此同时,王城下方的大地猛地一震,仿佛地下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一般,整座城市渐渐倾斜,向着下方不断陷落,眼看着就要被完全埋入地底!

无数人拼命地向城外奔跑逃命,到处都是尖叫哭喊声,时不时有人坠入地底,然后飞快地被无数沙粒掩盖。

魏风德被几名侍卫抬着向外跑,他的样子无比凄惨,和所有逃难的居民一般狼狈不堪惊恐万状。

他真的后悔了,早知道夏伊发起疯来这么恐怖,他绝对不会去招惹他!

过去那样两者相安无事不是很好吗!

就在这时,他的眼前突然一黑,一身黑衣的夏伊不知何时正站在他的面前。他一把扯住魏风德的衣领把人给拎了起来,随即重重地甩了出去:“他在哪?”

魏风德嘭的一声撞在了一堵石墙上,落下地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看着疯狂的夏伊,魏风德真的怕了。大量的血液从他的身上和肚子上涌了出来,他渐渐感到了末日的来临。

“他在落金城,不在王城!”魏风德目光呆滞地看着完全消失的王宫和正在毁灭的王城,喃喃地吐出了最后一句话。

夏伊的动作顿了顿,他侧头看了过来,双眸中一片黑雾,似乎什么也没看到,又似乎盯住了魏风德。

下一刻,他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

早在整个第二境仿佛地震一般全境晃动时,路权便再也顾不上二王子,转身就冲了出去。

他看向王城的方向,只见那边的天空一片昏黄,整个世界仿佛都变成了漫天黄沙一般。

路权心中急死,他一把抓住旁边的小七问道:“你家首领到底怎么了!?”

“醒不过来……”小七双眉紧皱,“过去首领每次被封禁,弑金刀必须吸收足够的血气,才能将首领真正唤醒。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与从前不一样了。你说,他这一回因愤怒而入禁,会不会要让首领消气才行?”

说着,他突然转头看向二王子,冷冷道:“小九,把这混蛋带过去。”

此时二王子身边的侍卫已经全数被小九斩杀,他一把抓住二王子的衣领,气愤地道:“不能直接杀了吗!”

“留给首领杀。”小七愤怒地看了地上默不作声的魏丞一眼,发现这家伙现在还在偷偷地看路权。

他皱了皱眉,懒得再看这家伙,扭头看向王城方向,心中暗暗盘算怎样才能把这混蛋送到首领面前。

魏丞此刻确实在看路权,但确切的说,他在看路权手中的弑金刀。

由始至终,魏丞始终都觉得,事情并没有到最糟的那一步。

上一章:第36章 你喜欢我吗? 下一章:第38章 东海之皇
热门: 我修无情道 武道宗师 糙汉娶夫记 万人迷他总在崩人设 [综]喜当爹 快穿之反派BOSS皆病娇 曳舟 驻京办主任 横滨第一魔术师 穿成男配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