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唤醒夏伊的另一种方式

上一章:第33章 国王的计划 下一章:第35章 夏伊躲起来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路权跟二王子一路向王宫而去。

不远处的街边,小七和小九对视一眼,心中都觉得有些诧异。不过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对于首领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两人也没有太在意。

他们低声商量了几句,小九转身回去报信,小七则慢悠悠地继续跟了上去。

路权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此刻他正被二王子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弄得有些烦躁。

他开始越来越怀疑自己猜错了。二王子这样的智商,怎么都跟遗传有些关系吧……

这么蠢的儿子,老子真的会是第二境的境主吗?

说实话,如果不是实在想看一眼让自己死心,路权真的不想去了。

强忍着各种尬聊,路权面无表情地进入了王宫。

至于从来不见人的王为什么突然改变了风格,心情郁闷的路权完全没有任何怀疑,实在是二王子根本无法让人产生任何与阴谋有关的联想。

十八名王宫侍从不远不近地环绕在两人四周,跟着一起穿过了前殿,来到了魏氏明殿前。

路权缓缓地停下了脚步。

因为大殿前,除了他以外并没有任何外来者。

他的手不着痕迹地探入腰侧,按在了枪把上,目光飞快地四下扫了一眼。

路权不由得暗骂自己,竟然直到现在,才发现身后那些侍卫不对劲。

一名白衣侍从上前几步,微笑着躬身道:“路先生,王上有请。”

路权没有动。

他的目光穿过了明殿的大门,落在了大殿正中心的那个男人身上。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身形算得上魁梧,五官端正不怒自威,一看就是长期站在高位之人。

然而,只一眼路权就肯定了,这位并不是第二境之主。

路权微微后退了一步,抬头打量了一下这座宫殿。

“路先生,王上有请!”白衣侍从提高了声量。在他的身后,几名侍卫缓缓地靠了过来。

路权握在枪把上的手指轻轻一拨,打开了保险。他微微转头瞟了白衣侍从一眼,突然笑了笑。

就在这时,明殿中的魏风德猛地跨前一步,厉声下令:“抓住他!”

与此同一时间,路权的枪已经指向了这位他一心要见的国王,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扳机。

蓝光一闪,高能粒子流已经穿透了魏风德的腹部。只听一声惨叫,国王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内脏瞬间被灼烧的剧烈疼痛几乎让他昏死过去。

路权的身形一转绕到了明殿旁的立柱后,重重一脚踹在了飞扑而上的白衣侍从身上,将他整个人踢出好几米。他的枪口一转,对准了四周的护卫们。

之前跟来的护卫们没想到路权身上竟然有这样的武器,一时间完全来不及反应,转眼就倒下了一大半。剩下的拔出了刀,躲在了台阶下根本不敢抬头。

然而依旧有数不清的士兵不断地从大殿的两侧冒出,向着路权扑了过来。

路权直到现在哪有不明白的,这该死的国王就是打算杀他来着。

简直莫名其妙!

不过,虽然对方人多势众,但他有枪,速度又快,这些护卫根本无法近身,

转眼间,明殿前的广场上就倒下了无数士兵,鲜血几乎染红了大半个地面。

远处有人在大吼,似乎在调集弓箭手。然而此刻路权已经接近了宫墙,他很快就翻身跳上了一棵大树,眼看就能离开这个已经变成一片混乱的王宫。

就在这时,路权耳边,隐约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路权!”

他猛地回过头,愕然发现不知何时夏伊竟然出现在了明殿旁。

“路权在明殿里!”夏伊的身边有人充满恶意地大吼:“他快要被烧死了!”

只见明殿的地面上此刻铺满了火焰,整个大殿之中布满了浓烟。

“夏伊!”路权心中一急,刚喊了一声,就见夏伊那大傻瓜已经一头冲进了殿中。

一时间路权简直吐血的心的都有了!

他咬了咬牙,只好又跳下了树,转头冲着明殿跑了过去。

几乎是杀出了一条血路,他才重新回到了明殿旁。

“夏伊!”路权差点被浓烟熏了出来,喊了好几声,里面却什么反应都没有。无奈之下,路权只好一步跨了进去。

大殿的四周此刻似乎被倒了不少劣质的油脂,烟虽然很大,火却并不是很高,而大殿的中心处却并没有任何火焰。

之前倒在地上的国王已经不见了,夏伊一动不动地站在正中,整个人仿佛失去意识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夏伊!”路权刚喊了一声,就感到脚下突然一震,地面似乎转了一下。

他猛地回头一看,愕然发现身后的大门竟然不见了!

不仅如此,整个大殿的上方,不知从何处伸出了无数手臂粗的铁杆,仿佛突然变成了一个囚笼一般。

四周传来虚弱不堪的笑声,国王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路先生,这里将会在十分钟后彻底变成一片火海,呵呵,希望你们能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间。”

“妈的你自己能活过十分钟再说吧!”路权冷笑道。这个世界的医疗水平可不怎么样,国王肚子上那么一个大洞,没准已经快死了!就算暂时不死,疼也疼死这混蛋!

他的目光飞快地在四周掠过,有些惊讶地发现这竟然是一座全部由金属打造而成的大殿。

而大殿四周的缝隙中,依旧不断地有半透明的油脂流下,渐渐铺满了大半的地面。

路权来到夏伊面前又喊了几声,却依然没有得到回应。夏伊的眼睛此刻几乎完全变成了黑色,他的手紧握着弑金刀,全身都在微微地颤抖着,似乎在努力控制着自己一般。

路权没办法,他四下看了看,从身上抽出一根绳子,用力一甩挂到了上方的一根铁杆上。

顺着绳子爬上了大殿的顶部,路权用力撞了撞屋顶,失望地发现竟然全是铁的!

这帮家伙到底跟夏伊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打造了这么一个大铁笼子来抓人?

他记得第二境的金属矿并没有多少,这样一个大殿没准整个国库的储备都得填进去吧。

可真的是大手笔!

这国王简直是个疯子,难怪生个傻瓜儿子!

大殿上方的烟越来越大,路权不得已,只好重新跳了下去。

四周几乎已是一片火海,只有最中心处的这块黑色的平台上没有任何火焰。

温度上升得并不是很快,这些劣质油的燃烧效率很低。

然而这些烟雾同样是致命的。

这时,路权突然发现站在边缘处的夏伊的黑袍下方,几乎被火焰点燃了。

“夏伊!”路权刚叫了一声,就看夏伊本能一般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大殿的中心处。

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见夏伊脚下突然一空,整个人竟然就那么向下掉了下去。

路权吓了一大跳,他手中的绳子用力一甩,险险地缠住了夏伊的身体。

然而他整个人也被夏伊下坠的速度给扯了过去,差点直接跟着摔下去。

“夏伊!”路权大喊了一声。这该死的地面光滑得毫无任何借力之处,他的身体依旧在向边缘处滑过去。

然而夏伊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整个人如同被困在了另一个世界。

下方是一个完全看不到底的深坑,路权只瞟了一眼,就知道又是一个四壁都是厚重金属的陷阱。

他右手拼命用力扯住绳子,左手一把将脖子上的头巾拉了下来,他用力一甩,勉强缠住了一个灯柱,让两人下落的速度缓了缓。

大殿中突然又传来了国王虚弱的笑声,“呵呵,放弃吧孩子,你们没有机会了。”

路权懒得理会,他双手用力,将夏伊一点一点地拉了上来。

“松手吧。”国王微弱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伴随着控制不住的咳嗽,诱惑道:“只要你松手,我可以放你出来。”

“何必跟他一起陪葬呢?我的二儿子可是非常地喜欢你啊……”

“没有鲜血和杀戮,夏伊永远也无法清醒。可是在这里,除了你的命,再也没有其他了。”

“你要救他,必须一命换一命。”

“放手吧,只要你放开,你就可以永远在王城住下去……”

路权完全不想说话,因为此刻打开的地板似乎正在合拢。

他们想将夏伊永远地关在地底……

而国王似乎也急了,嘴里开始怒骂,“你他妈地快放手,否则老子剁了你泡酒!”

“滚!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路权气得大骂一声,用力将夏伊向上一拉。他的力气不小,竟然靠着双臂之力,就那么将人一点一点地拉了上来。

然而就在这时,四周猛然间爆开一团火焰,落在了缠在灯柱上的头巾上。

路权猛地想起夜陵的话:这是长腿蛛的蛛丝,它不怕刀锋,但是怕火……

火焰中,深灰色的头巾瞬间化成了一团轻烟。路权的左手一空,夏伊的重量带着他向着深坑飞快地滑了过去。

要不要放手呢?路权的脑中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然而还没等他想清楚,人已经向着下方落了下去。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路权只觉得身下一软,整个人已经砸在了先他一步落地的夏伊身上。

夏伊呻 吟了一声,似乎被砸得不轻。

路权抬起头,只来得及看清四周泛着锈迹的金属墙体,最后一丝光线已经完全消失。

紧接着,他感到上方似乎又打开了一个什么通道,数不清的砂石倾泻而下。

匆忙间路权飞快地从背包中掏出充气式的帐篷,用力拉开了自动充气的阀门。

嘭的一声充气泡沫猛地炸开,将狭小的通道与上方隔离开来,勉强撑出了一个小小的空间。

路权又翻出紧急维生系统拉开,氧气很快补充进了空间之中。

他这才缓了口气,忍不住在心中大骂。这帮混蛋可真够狠的,一点生机都不给,不但挖了陷阱,竟然还要将他们活埋!

借助紧急维生系统上的灯光,路权仔细查看了一下四周的情形,发现全是厚实无比的金属墙体,根本就不可能破开,而上方也已经被无数砂石堵得严严实实。

所以他们虽然暂时还没死,可实际上已经陷入了绝地,等维生系统的氧气耗尽,最终的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同。

路权忍不住有些丧气,他低声骂了一句,泄愤般地狠狠踹了一下墙。

不过他倒并没有后悔。

刚才如果他不跟着下来,夏伊此刻已经被活埋了。

虽然两人相处的日子不长,可是路权是真的把夏伊当朋友。丢下朋友自己跑的事,他干不出来。

扶起夏伊,路权探了探他的鼻息,又摸了摸他的颈脉,然后轻轻晃了晃他,叫道:“夏伊,醒醒!”

夏伊的眼中此刻一片漆黑,依旧看不到路权。

不过,他似乎恢复了一些知觉。他的右手紧紧地握着弑金刀,左手一把抓住了路权的胳膊,然后慢慢地坐了起来。

他握刀的右手总在不断地抬起,又被什么力量强压了下去。

夏伊的呼吸声越来越重,突然间,他猛地向前一扑,将路权紧紧地压在了墙上。

“路权……”他的声音轻微得几乎听不见,整个人的力气却大得跟巨熊一般。

“夏伊!”路权有些惊喜,“你醒了?”

可是夏伊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整个人仿佛只剩下了本能。

他的身体紧紧地压着路权,唇落在他的脖颈上,牙齿不停地在他的皮肤上轻轻地啃噬着。

路权只觉得全身发麻,好像夏伊正在寻找一块最适合下嘴的地方,打算一口咬断他的脖颈一般。

他突然想起之前那个该死的王的话。

没有鲜血和杀戮,夏伊永远也无法清醒?

路权用力将人推开了一些,借着微弱的灯光仔细打量了一下夏伊的模样。

此刻的他双眸漆黑,唇色却极为艳丽,他的眼神冰冷得如同封冻多年的冰雕,却又似乎带了某种疯狂之色。

这到底是什么毛病!?

结果这家伙刚分开一会儿又扒了过来,他的牙齿不轻不重地啃咬着路权修长的脖颈,渐渐停在了他轻轻搏动的颈脉上。

路权简直想叹气了。这个地方要是被咬一口,真的会大出血死人的。

他干脆举起自己的手腕,直接送到了夏伊嘴边,哄道:“要不,你咬这里?”

如果一定要鲜血才能唤醒夏伊,他也不是不能牺牲一下的。

夏伊果然换到了他的手腕上,真的轻轻地咬了一下。

然而这点力气并没有什么用,连皮都没咬破……

路权心说这家伙手上那么大的力气,怎么嘴上力气这么小!

他微微侧头看向旁边的紧急维生装置,上方的绿灯已经变成了黄灯,很快就会变成红灯了。

路权在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他们被困在这里,最多也就只剩下不到十分钟了……

狭小的空间内,夏伊粗重的呼吸声格外分明,他伸手抱住了路权,顺着鲜甜无比的香气一路寻了上去。

“权……”

路权终于听清楚了夏伊的低喃,“好喜欢你……”

他的身体一僵,突然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脸上隐隐有些发热,路权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家伙不是已经失去神智了吗?怎么还惦记着这件事……

“我们都快死了,”路权忍不住叹气道:“你这家伙就不能赶紧清醒清醒,光记得这个有什么用……”

“权……”夏伊完全听不见他的声音,手上的力气倒是越来越大起来。

路权给他磨得没办法,低头看了看夏伊手中的弑金刀,心中突然一动。

反正都要死了,不如试试吧。

他手上一用力,将手腕挣脱了出来,狠了狠心,突然用力向着刀锋划去。

然而,就在他的皮肤即将接触到弑金刀的那一刻,路权只觉得身上猛地传来一股大力,整个人都被夏伊按在了墙壁上。

紧接着,他的唇上突然一暖,夏伊已经轻轻地吻住了他。

路权脑子顿时一炸,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他想扭头躲开,然而双唇摩擦时产生的奇怪感觉简直让人全身发麻,吓得他顿时不敢再动。

夏伊低着头,一点一点地亲吻着梦境中分外顺从的心上人。

甜美到极点的感觉让他全身仿佛爆炸一般血脉喷张,极度的兴奋与心醉神迷的愉悦如同海浪一般清洗着他的大脑。

此刻全身僵硬的路权完全没有发现,越来越昏暗的灯光下,夏伊眼中的黑暗渐渐退去,眼底最深处泛起了浅淡的暗金光芒。

夏伊自诞生以来,第一次没有携带任何鲜血和杀戮,干干净净地从那仿佛与世隔绝般的迷雾中走了出来。

他睁开眼睛,热情如火的目光毫不掩饰地落在了路权紧闭的双眼上。他的心上人如此美丽,仿佛宇宙中最灿烂的那颗星辰,让他从身到心,都爱到了极点。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两人身处的环境。

夏伊双目微阖,一边继续轻轻地吻着那诱人之极的双唇,一边将之前他失去理智时的记忆翻了出来,立刻就明白了现在的处境。

虽然极为恼怒那个不知死活的魏风德的阴毒,然而夏伊此刻却满心都是几乎将心脏炸裂的喜悦。

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他的权权竟然选择跟他一起跳了下来。

否则他或许真的会永远被封在地底,陷入永恒的幻境之中再也无法苏醒。

夏伊双手用力地抱紧怀中的人,感动得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而且,他有生之年竟然还遇到了。

简直太幸福了……

直到呼吸渐渐感觉到一丝局促,夏伊的脑子终于清醒了一些。

虽然两人此刻陷入了死地,然而身为第二境的境主,夏伊本身并不受第二境空间的限制。

这里他虽然可以离开,但路权却不能。

紧急求生装置上的红灯不停地闪烁着,给这正承受着重压的小小空间染上了一抹血色。

夏伊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里的空气已经不多了。

如果想送路权离开,他必须做出选择。

夏伊停止了亲吻,缓缓地站直了身体。

路权猛地吸了一口气,终于从那种令人不知所措头晕目眩的亲密接触中回过了神。

然后,他就看到夏伊的手,就那么直接插入了厚重的金属墙体之中。

路权差点被眼前这完全不符合常识的一幕吓到,他猛地看向夏伊,心中突然跳出一个念头来。

还没等他问出来,路权就感觉到四周的墙壁似乎在震动。

不,不止是墙壁,而是整个空间,似乎都在分崩离析。

紧接着,夏伊突然将从未离手的弑金刀,放在了路权的手中。

上一章:第33章 国王的计划 下一章:第35章 夏伊躲起来了
热门: 大完美主播 结婚后影帝总想给我留遗产 一亿光年外的仙女座 乡村如此多娇 霸总C位出道[娱乐圈] 重生之带球改命 会所男公关:官太太 陛下请自重 神魔霸体 港黑一枝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