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黑衣骑士

上一章:第29章 海拉第二境 下一章:第31章 夏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路权站在湖边,一直等到天眼消失,才慢悠悠地向那栋红色的房子走去。

从唐斌那弄来的枪就他的腰上。路权没打算遮掩。说实话,他毕竟是绿河启明军的首领,不可能保不住一把枪。

一路上,路权可以感觉到路边的房子里大多都有人。他们偷偷从缝隙中打量着他,仿佛躲在阴影中窥探的老鼠一般。

路权心里其实挺看不上这些来自帝国的犯人,在他的眼里,这些家伙大多软绵绵的,就跟太仓集团那些见了蛇就尖叫的家伙们一个样。

红色房子并不远,沿着湖走过去不过两百多米。路权来到门前,抬手敲了敲。

然后,他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里面一共五个人。一人坐在桌旁,另两位站在他身后,之前分手的莫庆靠墙站在一边。窗旁还有一位背对着他,看起来应该是个女人。

路权不动声色地扫了所有人一眼,问道:“我来找村长,请问哪位是?”

坐着的那人抬头看了过来:“我是。”

他的眉毛很浓,身体或许曾经很魁梧,充满了弹性极佳的肌肉,但如今已经干瘪了不少,皮肤看上去有些松弛。虽然长相不差,声音也很年轻,却给人一种已近中年的感觉。

“迷乱星系的?”男人的目光在路权的头巾上一扫,道:“我叫高毅,小兄弟怎么称呼?”

虽然路权并没有穿囚服,但身上的气质和走路的姿态完全不是什么研究员。高毅在这好几个月看得多了,一眼就能认出来。东西可以是抢来的,可是气质和多年养成的习惯绝对没法改。

“路权。”

“听莫庆说,你打算住下?”高毅不动声色地看着路权。

“不,我没打算住下。”路权微微摇了摇头,直言道:“我要王城的居民卡。”

在场所有人脸色顿时一沉,高毅身后一人冷哼一声,讥讽地扫了他一眼。

“我可以用一个消息交换。”路权完全没理其他人,依旧看着高毅道:“或者用食物,你来选。”

屋内众人的目光立刻落在了他身后的背包上。

说实话,这新人都已经到了永安村了,难道还以为那些东西还是他自己的不成?

路权全身放松地站在门旁,双手环胸,看上去一点也不紧张。

高毅沉着脸看了他一会儿,突然问道:“什么消息?”

路权笑笑,伸出手:“东西呢?”

“我们半小时后出发去王城。”高毅沉声道:“你可以跟着。”

路权点了点头。这样更好,反正他也不认识路。

屋内众人看着路权转身离开,有些不解地看向高毅。

“老大,他就一个人,你到底在犹豫什么?”莫庆直接问道。

“他有枪。”高毅淡淡地看他一眼:“你以为,从一个迷乱星系出来的人手里,抢把枪很容易?”

“能有多难?”屋中唯一的一名女子此刻转过身,娇美如花的脸上带了一丝浅笑,看着高毅问道:“能比从你身上抢更难吗?”

“你们想试就试,我可管不了。”高毅站起身,冷冷道:“准备出发吧,这回事关重大,别节外生枝。”

“难道真给他一张居民卡?”莫庆脸色一变:“可是我们并没有多的。”

高毅瞟他一眼,没吭声。

……

路权斜靠在村口的一截枯树桩上,吃了些东西,又慢悠悠地喝了些水。

他刚才用净化器从湖中取了水,将所有水袋都灌满了。

今天恐怕要在太阳下赶路,他需要更多的水分。

过了十来分钟,高毅几人果然过来了,正是之前房间中四男一女。村里的其他人似乎都在房子里待着,默默地看着一行人,并没有任何帮忙和送行的意思。

他们也背了不少东西,路权扫了一眼,感觉不比自己的负重轻多少。

高毅直接来到他面前,随口道:“原本村里也有几匹马,可惜昨晚为了得到居民卡,全都被沙匪们抢走了。”

他看着路权道:“每一张居民卡都来之不易,不知道你的消息,到底值不值这个价钱?”

路权伸出手。

高毅从怀中的贴身口袋中,拿出了一张浅黄底色的卡片,上面用金色印着一座城,看上去颇为精美。

“持有王城的居民卡,外来者可以在王城停留三个月。”高毅手指一翻,将卡片扔在了路权手中。

路权收起卡片,拎起背包往背上一甩,道:“我从海拉第一境过来的。整个第一境都关了,所有外来者都来到了第二境。”

高毅猛地瞪大了双眼:“这不可能!”

“你最好相信。”路权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心情不错,好心提醒道:“没准过段时间第二境也会关,做好准备吧。”

……

等到上路了之后路权才知道,王城距离安居村两百公里,以他们的速度,起码要走七八天。

路权走在最后,保持着十来米的距离不远不近地跟着。

太阳异常地暴烈,路权手中拿着一瓶水,时不时就喝一点。

在沙漠中行走,人体对水的消耗极大,如果等到口渴再去喝水,往往已经太晚了。所以要保持身体的状态,必须持续地补充水分。

第一天他们几乎整整走了一天一夜,中间只休息了几次。直到第二天的清晨,几人来到了一片早已荒废的旧城,高毅才停了下来,打算休息一个白天。

旧城中有不少破败的房屋,勉强可以遮挡阳光,而且城中的广场上似乎还有一口井。

路权来到井边看了看。石块堆砌而成的井口约莫两米宽,下方只剩下一些略显潮湿的泥土,早就没有水了。

高毅几人在附近找了间比较完整的屋子落脚,路权没有跟过去,直接在广场边找了个遮阳之地坐下,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吃了些压缩的能量棒。

莫庆主动收拾了一下房间,将一些碍事的垃圾清理了出去。

高毅站在窗前的阴影处,目光有些阴沉地盯着那边的路权。

容貌艳丽的女人靠了过来,跟着他的目光扫了一眼,低声道:“他可真小心。”就连休息,都会选在开阔的空间中。

“不过,”女人低声笑了笑:“他只有一个人,总有需要休息的时候。”

高毅没吭声。

这确实就是他的打算。去往王城路途遥远,途中这么长的时间,路权不可能不睡觉。

但他们五个人却可以轮流休息。

他们唯一需要的,就是耐心。而路权身上的一切,迟早都是他的。

所以居民卡给不给都无所谓,早点让他拿到,反而能让他放松些。

不过现在看来,这小子真的很警觉。

无妨,不过是多等两天罢了。他今天能忍着不睡,难道还能八天都不睡?

……

此刻,路权半眯着眼,也在偷偷地观察着那几个家伙。

走了一天一夜当然很困很累,但他确实不太敢睡。

那些家伙肯定会对他下手。可如果现在离开,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沙漠里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去王城。

在广场边坐了一会儿,路权的目光四下看了看,选了一个位置较高的塔楼。

从塔楼上向下看去,那几人的屋子清晰可见,有什么动静一望即知。

路权觉得那帮家伙不太可能偷偷甩掉他这只大肥羊,想了想,他从背包中翻出一个警报器。

这个唐斌他们之前曾经用过,可以设置监察范围,有人或动物靠近时可以发出警报。

路权设了个一百米。

这里几乎没有什么生物,范围设大些也无妨。

塔楼内非常乱,主体结构几乎坍塌了大半。路权将身体勉强隐在一面仅剩不到半米的墙后,打算先睡一会儿。

其实只要能得到一个小时左右的睡眠,他就能保持住状态。

天眼依旧在他附近看着它,今天的直播时间已经过了一大半。但不知道为什么,路权总觉得今早的天眼比昨晚呆了不少。

不过他也没有细想,设置好警报器,他就闭上了双眼,斜靠在背包上抓紧时间开始休息。

趁着对方现在还举棋不定,或许他能先睡一小觉。

迷迷糊糊中,路权似乎隐约听到一些奇怪的呜鸣声,他的心中突然升出了一丝警觉,猛地睁开了双眼。

就在这时,他身上的警报器猛地震了起来。

路权探头一看,只见那几人正站在之前休息的房屋前,却并没有看他,而是神情紧张地看向土城外。

轰鸣声越发地清晰起来,路权转头向城外看去。只见远处卷起了漫天黄沙,似乎有什么正在向这边飞奔而来。

“是沙狼!”高毅脸色大变,猛地掉头回到了屋子。

很快,他们就拎着所有的行李,飞快地冲向了广场中心处的那一口井,然后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路权此刻也终于看清了地平线上仿佛飓风一般扑向土城的到底是什么。

那是一群多达上千只的黄色土狼。它们的身形巨大,每只起码都有一人高,身长两米以上。

它们的速度极快,飞奔时扬起的沙尘直冲上半空之中,将半个天空都染成了黄色。

隐约中,路权似乎看到它们的身后似乎有什么在追赶一般。

然而此刻他已经没有时间去仔细确认,巨狼几乎转眼间就已经扑到了土城外。

而这些残破的土墙绝对挡不住这些巨狼的冲撞。

路权跳下塔楼,几步就冲到了井前。

然而就在他准备向下跳的那一刻,他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了那几人隐藏在身后的利刃。

路权的身形顿时一顿。

然而,此刻巨狼已经到了数十米外,他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井中五人全部击杀。

而留在井上,他也不可能逃过巨狼的利爪。

路权猛地转过身,他一把抽出枪,迎面向着狼群按下了扳机。

蓝色的粒子流扑向了最前方的那只巨狼,它的头部猛地炸开,巨大的身躯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在它的后方,体型完全不亚于它的另一只巨狼猛地扑来过来,向着路权的身子张开了布满了利齿的大嘴,狠狠地咬了下去。

路权身子向右侧一翻,险险地避开了狼嘴,却正好落在了另一只狼的爪下。

就在这时,半空中金色刀光猛地一闪,鲜艳的血色炸开,几乎将路权的视野染成一片艳红。

紧接着,黑色的骏马驮着一身黑衣的骑士风驰电掣而来,仿佛一把利刃一般,撞入了狼群之中。

马背上,身披黑色披风的高大男人手中握了一把长刀,在狼群中横冲直撞,所到之处巨狼纷纷发出哀嚎,拼命向四方逃去。

可惜它们的速度被土城减慢了些许,许多巨狼撞成了一团,整个狼群的冲势已经完全停止。

巨狼们仰天哀嚎,怒吼着扑向了黑衣骑士。

然而黑衣骑士手中的长刀如同死神夺命的巨镰一般,不断地在狼群中带出冲天而起的血色。

一时间广场上挤满了混乱的狼群,路权几乎找不到空隙离开。

好在那名黑衣骑士有意无意之间正好在他的四周活动,恰好给他空出了一小片空间。

不到十分钟,整个广场中已经堆满了狼尸。

路权这时才有功夫,仔细打量了一下黑衣骑士,不由得小小地惊艳了一下。

虽然坐在马上,但依然可以看出男人的体型十分高大,拿着刀时,气势凶煞之极,简直如同杀神一般。

然而,他的长相却颇有几分艳丽和中性。

他的五官轮廓分明,可以说是路权见过长相最为俊美之人。此刻狭长的凤眼中却带着一抹血红,整个人看上去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路权又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家伙确实是不对劲。

他的眼睛虽然睁开着,但是却仿佛看不见任何事物一般一动不动,整个人如同在梦游一般只知道疯狂地砍杀着狼群。

甚至完全不顾及自身。

路权举起枪,再一次打掉扑到他身后的巨狼时,能轻易切开巨狼头颅的粒子流几乎是从黑衣骑士脑后划过,然而他却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他一直在杀,直到所有的巨狼完全倒下的那一刻,整个人才突然停了下来,骑着马怔怔地站在原地。他的目光有些茫然,似乎突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一般。

路权来到他面前,试探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喊了一声:“喂,你还好吗?”

黑衣男子坐在马上,缓缓地低下头,目光似乎落在了路权脸上,又仿佛落在了虚空处。

紧接着,他的身体突然向前一扑,竟然就那么失去了意识!

路权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一把扶住。男人沉重的躯体半靠在他的身上,呼吸似乎有些灼热。

地面上又传来了隐隐的震动,似乎又有什么动物向土城扑了过来一般。

路权也顾不得其他,他用力托起男子,翻身直接跳上了马背,坐在了黑衣男子身后。

他一扯马缰,用力一抖,黑马长嘶一声,再度奔跑了起来。

路权一边扶着失去意识的男人,一边驱马飞快地离开了土城。他也不认识路,干脆就顺着黑马的意思,由着黑马一路向西而去。

就在两人离开后,数十个同样黑衣黑马的沙匪赶到了土城,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首领呢?”

“不知道。”

“时间已经过了,按理说首领应该已经恢复了。”

“那我们怎么办?”

“继续找吧……”

所有黑衣人离开半个多小时后,高毅几人才从井底爬了上来。

虽然逃过了巨狼,但所有人的脸色都异常难看。

路权走了,带走了一张居民卡。

所以,他们五个人,如今只有四张卡了。

……

路权几乎是半抱着黑衣男人骑在黑马上,一路向西走了快两个小时,黑马突然转头向南,没多久竟然带着两人来到了一个小绿洲旁。

跳下马,路权将依旧昏迷不醒的男人扶了下来,让他半靠在树旁,然后给他喂了一点水。

凑近了看,他越发觉得男人长得实在很好看。刚才那么凶悍抬手斩杀数百头巨狼的人,此刻闭着眼睛的样子,竟然让人觉出几分脆弱来。

不过他的呼吸平稳心跳正常,应该没什么大碍。

然后,路权打算好好清洗一下自己。

之前被那些巨狼的血溅了一身,这一路走过来,路权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污几乎快发臭了。此刻看到这样一个湖,他真的一刻也不想忍了。

随手从背包中翻出一套衣服。路权毫不在意地在湖边脱下所有衣服向边上一扔,然后直接跳入了湖中。

湖水并不深,离岸十米水深才及腰。阳光毫无任何遮挡地直射在湖面上,水温甚至可以说是暖的。

路权仔细清洗了头发,又将全身的血污一点点地搓干净。温凉的湖水从他的头上不断淋下,抚过肌肤时让人感觉非常舒适。

阳光下,他的肌肤呈现出一种暖玉般的乳白色,仿佛会发光一般,微微扬起的下颌曲线沿着修长的脖颈一路向下,勾画出了梦境一般的绝美画面。

树荫下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清醒过来,他微微地睁开双眼,狭长的凤目此刻一眨不眨地盯着湖中宛如天神般美丽的男孩,整个心剧烈地跳动着。

上一章:第29章 海拉第二境 下一章:第31章 夏伊
热门: 星野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 村村都有丈母娘:桃花村医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离婚 婚前同居 剑有话说 乡村小裁缝 他是甜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