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绿河讯息

上一章:第25章 献祭河神 下一章:第27章 基因缺陷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唐斌从昨晚和路权分开后,一直到第二天清晨,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的脑中全是男孩独自一人站在河岸上目送他们离开的一幕,一向心无旁骛的大脑如同被按下暂停键一般,完全无法思考。

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沉迷于宇宙空间机械制造和生物工程的各种研究之中,虽然出身极高,但他几乎对所有的娱乐都没有兴趣。无论是让全星系都疯狂的机甲对赌,还是汇聚了无数俊男美女的娱乐圈投资界,他都没有兴趣。

因为所有的这些,远远不如一台最新的全光化机甲带给他的快乐更大。

然而如今他的眼前似乎已经看不到其他。大哥送下来的生物实验室已经安装完成,可他却连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

唐斌非常担心。

担心到心脏时不时地一阵阵抽痛。

海拉星上的原住民都非常古怪,他们可以控制许多生物,异常诡异地团结。而且,海拉原住民中,从未有过女性,外界完全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繁衍的。

唐斌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路权,但总觉得一定是什么非常糟糕的事。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唐氏再一次投放了一个登陆舱。

直到这时,唐斌才知道,从昨晚一直到现在,路权一直没有出现在直播室。

所以说,他一定是陷入了长流村。

唐斌不愿意去想另外一个可能,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接受那个男孩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

这一回,唐氏又送了许多武器和装备下来,甚至还送下来一部小型的随身机甲。

唐斌决定再去一次长流村。无论如何,大家都是合作关系,他不可能丢下自己的合作伙伴。

而且父亲和大哥都希望他能保护好路权,因为他很可能是解决星球沙化的关键之人。

目前为止唐氏一直保持着这个秘密,并没有公之于众,甚至连陛下那都没有透露一丝口风。

此事事关重大,目前还只是猜测,需要更多的证据才能真正确定。但若真的能证实,可想而知会在帝国引起多大的轰动。

但唐斌现在已经无法去想这么多,他只知道如果再这样等下去,真的要被自己的焦虑逼疯了。

……

下午四点,唐斌带了八名雇佣兵,再一次站到了长流村的村口。

村外还有二十多个幸存者没走,看到唐斌的那一刻都下意识地避到了一边。

许多人的眼里都带着讨好和期盼,有好几个从昨天就一直在等了。

这样强大的一支队伍,如果能加入,那么肯定就能在这鬼地方永远生活下去了。

于是唐斌刚到,就有人鼓足了勇气上前,弯着腰小心翼翼地靠过去道:“唐先生……”

唐斌完全没有理会,就跟没看到那几个人一样,目不斜视地直接向集市中走去。

“唐……”那些人还想跟过去,被几个雇佣兵一撞,立刻东倒西歪地被推到了一边,其中两个更是直接摔倒在地。

这些人原本也都是凶煞之辈,口中立刻低声咒骂起来。

然而唐斌一行人步子完全没有任何停顿,很快就到了集市门口的小屋旁。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人群的后方,一个看上去颇为整洁的女人正拄着一支粗大的木头拐杖,平静而冰冷的目光一直跟着唐斌进了集市。

这是唐家的那个天才大师?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李月莹面无表情地在心中想了想,若是他也进来了,恐怕唐家对于海拉星的研究已经有进展了。

这很好。她的心里突然多了几分期待,或许只要坚持下去,她终归还是会有机会的。

李月莹盯着唐斌一行人,撑着拐杖一步一步地挪了过去,刚到集市口,十分意外地发现唐斌一行人竟然是来吵架找麻烦的!

真是奇怪,这唐斌也不像是蠢货,怎么会跟原住民起冲突?要知道,那些凶残无比的奇略鸟可就在附近。

唐斌此刻正站在村长面前,将一台手掌大小的机器放在了桌面上。

“我在地面设置了信号接引站,外界的电磁波已经可以穿过时空域与地面对接,这台终端可以让你们收看到银河帝国的所有娱乐节目。”唐斌看着村长,缓缓道:“您的要求我已经做到了。请问,能不能把我的人还给我。”

村长笑眯眯地摸着手中的机器,过了一会儿才说:“唐先生,路权并不在长流村。”

“那他现在在哪?”唐斌死死地盯着村长,一字一句地问道。

“很好的地方。”村长呵呵一笑,似乎非常高兴,口中说道:“那里是第一境最好的地方。”

唐斌不信,他的脸色沉了下来,突然抬了抬手。

他身后的雇佣兵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武器,枪口对准了整个集市中的所有村民。

“这是来自帝国的最新Ητα微波粒子枪,它的能源来自于正反物质对撞,爆发出的Ητα波可以瞬间将生物体加热至两千摄氏度以上。”唐斌轻声道:“体积越大的生物体,加热效果越好。”

村长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淡淡道:“你若是不信,我也没什么可说的。而且,难道你们以为我海拉第一境,只有奇略鸟吗?”

他抬起手,手指猛地一晃,指了指不远处的源河。

只见河面上水波剧烈的涌动,一条巨大无比的怪鱼突然浮出水面,它张开大嘴,竟然一口就将唐斌乘坐的橡皮艇整个吞了下去。

人群中猛地爆发出一阵惊呼。幸存者完全没有想到,在这条走了无数次的源河下,竟然有如此恐怖的生物!

唐斌的神色却没有任何变化,他依旧盯着村长,缓缓又问了一次:“我的同伴呢?”

在他的身后,雇佣兵咔嗒一声按下了保险,手指已经放在了扳机上。

村长的脸色难看之极,他双目微微垂落,一句话也不说。

唐斌咬了咬牙,一把从腰间抽出枪,刚要举起,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停停停,你别拔枪!”

唐斌猛地扭头一看,惊喜万分地发现路权竟然不知何时站在了河边。

“路权……”他的声音仿佛卡在了咽喉中,一时间竟然无法发声。

路权也有点吓了一跳,没想到唐斌看到他竟然这么激动。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头巾,自己戴着的啊?

而这时所有的村民们也都看了过来,同样满脸惊喜地大声道:“河神!”

夜陵上前两步,脸色阴沉地看着那些枪,突然伸出了手。他的手指凌空一抓,河面猛地一震,河水仿佛被巨力抽取一般瞬间化为一条粗壮的水龙,向着那些雇佣兵们直扑而下。

连绵不绝的巨浪猛地将所有人卷了起来,远远地甩了出去,直接扔进了河中。

“等等!”路权话才刚出口,眼前就只剩下了唐斌一人。

唐斌的目光这时才转到了夜陵身上,低声道:“四境之主?”

夜陵打量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的意思。

说实话他瞧这位很不顺眼,要不是看在他和路权认识,刚才就一起丢下去了。

唐斌此刻神态已经恢复了正常,他转头看向路权,语气十分温和地问:“你这一天还好吗?”

“很好的。”路权笑了笑,嗯,除了受了点惊吓,别的都挺好的。

唐斌点点头,又问:“我今天收到一些外面的消息,其中有部分是关于绿河星的,你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路权惊喜地看着他,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绿河星的?你那里真的有?”

“是。”唐斌看了看天色,又转头看了眼河边,有些遗憾地道:“可惜我们的船被吃了,今晚恐怕回不去。”

路权目光也跟着看了眼河面,眼中满是迷惑,船被吃了?

夜陵挑了挑眉,扫了唐斌一眼,转头看向路权,柔声道,“如果你想去,我可以让豚鱼送你们。”

说完,他一招手,河面一阵翻滚,之前吞掉橡皮艇的大鱼又浮出了水面。

它的背部又宽又平,就算坐二十多人都没问题。

路权立刻大感兴趣,他还从未坐过鱼呢!

他几步来到河边,立刻跳了上去。脚下似乎是坚硬的骨骼,并没有任何滑腻感。

几名雇佣兵正好游到岸边,路权伸出手,笑着将他们一个一个地拉了上来。

虽然这些家伙最初的态度很不好,可是今天愿意为了他冒险,路权心中还是领情的。

李月莹远远地站在一堵墙后,看着路权和唐斌一行人登上了鱼背。许多人都在努力向前挤,希望能搭上唐斌为他做事。可惜那位唐家的天才二公子此刻并没有什么兴趣招揽手下,一颗心完全都在身边的路权身上。

她没有上前。虽然又累又饿腿伤似乎还在持续发炎,但李月莹觉得自己实在没有这个脸。她向后缩了缩,将自己完全藏到了墙后。

豚鱼的速度远比橡皮艇更快,来时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回程逆流而上竟然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

回到营地时,天正好黑了下来。

天眼悄无声息地冒了出来,跟在了路权身后,一路进了唐斌的工作室。

唐斌打开一台视像仪,将之前收到的绿河星采访报道放入了读取器。

路权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视像中那些熟悉的面孔,听着他们或友善或厌烦的声音,目光专注之极。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回归,此刻在整个银河帝国掀起了一场百年难得一见的星网风暴。

……

或许是整整一天被压抑得太狠,此刻几十亿观众的情绪突然爆发了出来。他们一边欣喜若狂地抱着直播终端不放,一边在星网上开启了全网狂欢,几乎让整个帝国的网络陷于瘫痪。

一时间,所有的星网终端几乎都被路权的视像占满。与此同时,他那位据说被骗婚的前未婚夫傅柏总经理,几乎被全网群嘲。

这件事原本就是太仓集团为了合法开发绿河星而暗中进行的非法操作。买下绿河星后为了迅速地摆脱掉这个已经在联邦政府网站上注册的婚姻关系,就顺手放入了判决书中。

结果如今这块巨石狠狠地砸在了太仓集团自己的脚上。

这个案子与路权身上的其他证据链被第九军团完全销毁的案子不一样,很多绿河星居民都是证人。路权在婚姻登记日前连傅柏具体是谁都不知道,见面时长加起来不足十分钟,怎么可能去骗婚,而且还是一个什么好处都没有,几乎把绿河星白送给对方的不平等婚姻。

很快,在无数新的证据被送到法庭之后,路权身上的骗婚案被撤销了。

但这仿佛掀开了一个口子一般,让所有人越发怀疑路权身上其他的案子来。

所有人都忍不住在想,既然这个是假的,那么其他的呢?那些同样疑点重重的屠杀案,是不是也是假的!

因此,当路权无比专注地看着绿河星的采访视像时,无数人正在心痛不已地看着他。

唐斌斜靠在路权身边的办公桌前,目光不停地落在路权的新头巾上,不知为何有些烦躁。

视像上此刻正在播放一个中年发福的大妈的专访,絮絮叨叨地都是日常琐事,很多问题都回答得颠三倒四不知所云。唐斌看着有些不耐烦,但他发现路权却十分投入,甚至还时不时因为其中的几句话发出笑声。

唐斌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开口道:“路权,今天你的骗婚案被驳回了。”

“驳回了?”路权却愣了愣,他有些不解地看向唐斌,问道:“为什么驳回?难道现在我和那个该死的什么经理居然还有婚姻关系吗?”

唐斌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没答上来。

直播前的观众们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

原本法院判路权骗婚,于是婚姻关系因为非法而被取消。

如今撤销了判决,那么这段婚姻关系就又变成合法了!

除非路权提出诉讼,告傅柏骗婚,否则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将会一直保留下去。

可是路权如今身在海拉星,根本就不可能提出诉讼!

所以他们努力推翻路权身上的这个冤案,到底是在干什么……

路权有些郁闷地坐了一会儿,扭头继续看节目。

唐斌沉默片刻,目光在天眼上顿了顿,突然问道:“路权,你真的策划了落河谷大屠杀、绿河叛乱和十号仓库惨案?”

路权没有动,他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光幕上。

所有直播终端前此刻都突然安静了下来,人们看着一动不动的男孩,耐心地等待着。

过了好一会儿,路权才慢慢转过头,看向唐斌。

“是啊。”路权的语气很轻,带着些漫不经心的飘渺,慢悠悠地道:“都是我做的。”

上一章:第25章 献祭河神 下一章:第27章 基因缺陷
热门: 电竞恋人 魔鬼人设不能崩 完美关系(完美关系原著小说) 临时同居[娱乐圈] 和亲[星际] 在惊悚游戏攻略四个纸片人 借我咬一口 所有人都觉得我要黑化 乡野邪师 艳绝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