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献祭河神

上一章:第24章 诡异的长流村 下一章:第26章 绿河讯息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路权在水中最后的记忆,是一双绿色的诡异鱼眼。

当时他正试图将抱着他的人踢开,一条大鱼突然慢悠悠地游到了他的眼前。

那条鱼十分诡异,因为他竟然能从鱼的正前方,看到它的两只眼睛,仿佛这条鱼有一张脸一般。

然后他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当路权渐渐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正露天躺在一张装饰着无数宝石的木台上,手脚似乎都被固定住了。暗蓝的天空被阳光染上了淡淡的橘色,看色泽似乎是清晨时分。

他向两边看了看,由于视野有限,他依稀能感到此刻这张木台正被架在一个高台之上,下方似乎跪着许多村民。而那位看上去很和蔼的村长,穿着非常正式繁复的黑色礼服,正站在几步外挥舞着手臂,仿佛正在进行某种仪式。

路权用力挣了一下,他的手腕和脚腕被某种带着些许弹性的丝帛缠绕着,虽然并不疼,但却极难挣脱。

“喂!”路权心中满是恼怒,忍不住冲着手舞足蹈的村长叫了一声:“你们这些混蛋到底要干什么!”

听到他的叫喊,村长高举的手臂缓缓放了下来,转头看向路权。他的脸上带着兴奋和喜悦,声音异常温和地问:“路权,你感觉到了吗?”

我他妈感觉你们全是神经病!路权用看傻子的目光瞪着这老家伙。

“孩子,拥有这样的美丽,是你的幸运。”村长看着路权,眼中几乎可以说是羡慕了,语气更是温柔地让人全身发麻:“你是我们送给河神最完美的礼物,伟大的神灵一定会感到快乐的。”

什么?这些人的脑子真的有病,什么时代了还河神呢!路权简直气死了,忍不住骂道:“去你妈的河神,你这老家伙怎么不自己去!”

“我不配。”村长的目光缓缓地滑过路权全身,微笑道:“放心,他一定会喜欢你的。”

“我是来找夜陵的!”路权咬牙道:“你们把我献祭了,不怕他回来找你们麻烦吗?”

“怎么可能?”村长不解地看着他道:“这是无比的荣耀,夜陵他一定会为你高兴的!”

路权一肚子火猛地被噎住,气得简直想吐血了。

就在这时,村长突然抬起头看了看天色,然后他的脸上露出一抹喜意,回头看向下方匍匐在地的村民们,张开双臂大声喊道:“时间到,祭祀开始!”

低沉厚实的鼓声响了起来,路权突然感到自己所在的木台被抬了起来。

木台的四角似乎各站了两个人,他们的身高体型几乎完全一样,走得异常平稳,路权几乎感觉不到任何摇晃。

河神要怎么祭祀?路权有些紧张地握紧了双拳,会放火烧吗?然后把灰倒进河里?或者直接扔进去?

他在心里算了算日子,有些难过地发现自己竟然才活了八天。

别说打破纪录了,就连平均值都没达到……

路权看着渐渐亮起的天空,想起了绿河星上那无数个异常相似的日出。绿河星的大气似乎更薄,天空颜色更淡,然而颜色看起来却是一样的浅橘色,非常艳丽而温暖的感觉。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的绿河星,只依稀记得自己的名字和为数不多的一些模糊而浅淡的画面。路权觉得自己似乎是有父母的,或许是出了什么意外与他们失散了,然后他流落到了绿河星。

路权其实一直很想去帝都星一趟,听说那里有全星系最大的基因库,只要缴纳五万星币,就能为你进行一次基因对比,把与你有关的所有基因链都找出来。

有时候他会在脑中想象,自己的母亲会不会因为失去他而痛苦焦急,父亲或许一直在星系里四处寻找他。他这么好看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会被抛弃。

可惜他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了,路权有些难过地想,或许自己的父母只能一辈子伤心了。

木台突然间停了下来。

耳边传来河水的哗哗声,水流很急,似乎并不是集市前的那一带。

路权很紧张,他闭上双眼,张开嘴用力地呼吸着,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被这些混蛋丢进河里。

突然,他的口中似乎被喂了什么。

路权猛地睁开双眼,发现那个该死的村长正笑眯眯地站在他身边,手中拿着一个白色的小碗。

“你给我喝了什么?”路权恼怒地问道。

“放心,是多子鱼的鱼汤。”村长温和地问:“小七炖了很久,是不是很鲜美?”

是很鲜美,可是多子鱼是什么鬼!?路权怒气更大了几分,这名字一听就很诡异啊!

鱼汤一下肚,他只觉得浑身发热无力,仿佛血液被点燃了一般。

好难受,路权低低地喘息着,好气啊,死都不让人好好死……

村长站在河边,手舞足蹈地激情发表了一番感谢河神的祭词。然后,就在路权都感觉到一丝不耐之时,他身下的木台被轻轻地一推,缓缓地滑入了河中。

路权猛地吸了一大口气。

然后又噗的一声全喷了出去。

他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从自己上方流过的河水。

这个木台绝对没有任何玻璃罩,可是却仿佛被一个透明的气泡罩在其中一般。

气泡看起来很结实,他四面八方都是河水,可是却没有一丝能进入这个小小的空间。

路权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开始四下打量起来。

木台一路下沉,缓缓地落到了河底。

然后,一路沉了下去。

仿佛那里并没有什么铺满了沙石的河底一般。

路权有些惊叹地看着这完全违反了物理定律的现象,然后,他就看到木台穿过了河床,落在了一间极为宽大的地宫之中。

地宫四周矗立着十六根粗大的石雕立柱,上方并不是河床,而是镶嵌了无数宝石的白色穹顶,看起来极为奢华。

路权的心突然剧烈地跳了起来,难道在海拉星真的有河神?

他的目光飞快地四处一转,并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然而,路权很快就无心再想什么河神了。他的身体越来越热,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一种十分陌生的感觉从体内升起,他有些无措地向下看去,发现自己似乎发-情了。

他虽然已经十九了,但其实一直没有经历过所谓的青春期躁动期。他的身体发育并不比别人慢,却从来没有产生过任何欲-望。

路权觉得这似乎跟他总是待在森林中有关,与树木的共感降低了他的很多生-理需求。

“混蛋,”路权有些有气无力地喃喃骂道:“你他妈的至少把我的手解开啊……”

身体中不断上升的渴望让他渐渐烦躁起来,隐约中,似乎有一个人来到了木台旁。

他觉得这人依稀有些熟悉,然而此刻他的大脑几乎陷入了一种混沌之中,身体的渴望压倒了一切,让人完全不愿去思考。

那人似乎非常惊讶,他靠近了一些,黑眸仿佛无底的深渊一般幽暗晦涩。

“夜陵?”路权脑子有些迷糊了,他看着那个人,有气无力地问道:“是你吗?”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和虚弱,还有几分毫不自觉的渴求,听在耳中简直让人发疯。

夜陵震惊地看着台上的人,完全没想到路权竟然被长流村民送入了他的洞府。

那日误食了多子鱼后,他立刻回到了洞府之中。然而整个海拉星并没有什么药物可以抑制那仿佛被引爆一般的强烈欲-望。

夜陵只好硬生生地在冰池里泡了三天,好不容易将欲-火压了下去,结果出门就看到了这个样子的路权。

这个世间,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在这样震颤人心的美色面前保持镇静,尤其是对方就这样被固定在床上,用那般渴望的目光看着你。

几乎是一瞬间,夜陵花了三天才被强压下去的欲-望就完全爆发,甚至比之前更翻了好几倍。

夜陵的手无法控制地轻轻地按在了路权的手腕上。

他俯下身,靠在路权身边,手指缓缓地滑过了他的脸颊。

“路权,”夜陵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温柔得如同流过森林的小溪一般。

“我很难受……”路权全身发热,只觉得夜陵冰凉的手指非常地舒服,忍不住靠近了一些。

夜陵有些心疼地看着目光渐渐开始散乱的路权,几乎用尽了全力,才勉强控制住了自己。

路权容貌实在太过于艳丽,当你看着他时,仅仅依靠强烈之极的视觉刺激,就能让人得到难以想象的满足,更何况这样轻轻地将他搂在怀中。

但夜陵很清楚,路权不过是把他当朋友,对他并没有任何特别的想法。

若是他乘人之危,这家伙事后恐怕会立刻跟他绝交。

别看路权现在一个劲往他身上贴,但这不过是被多子鱼诱发的生物本能罢了……

海拉第一境是主体的情-欲所化,而多子鱼,正是第一境中最特别的物种。鱼中所含的特殊诱化剂,导致了海量的蛇族和数不清的咕咕鸟蛋,绝对不是普通人类能硬抗过去的。

“好难受。”路权此刻只觉得全身都要炸了,他的脸微微一侧,忍不住贴在了夜陵的手上蹭了蹭。

“路权,”夜陵伸手轻轻地将人搂在怀中,在他的耳边低声问道:“让我帮你,好不好?”

“嗯。”路权催促道:“快点。”

夜陵满眼温柔地看着他,心中的爱意如同海浪一般一层层地涌了上来。

……

事后,彻底消除了多子鱼药性的路权疲累得直接昏睡过去。夜陵低头看了他很久,才伸出手指,轻轻划开了缠绕在他手腕和脚踝上的丝帛。

他支着头,侧身躺在路权身边,欣赏着眼前的睡美人,心中渐渐做出了一个决定。

说实话,他刚才并没有对路权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但依然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快乐。

虽然是主体情-欲的化身,但夜陵一向是隐忍而克制的。在这个被多子鱼搅动得繁殖欲暴涨的春之境,身为境主的他,却从未动过一次情。

他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能让他身心都在渴望的人,夜陵不想错过。

当初他们冒险开放海拉星,不就是希望得到这样一个机会。如今人已经到了他的眼前,如此可爱,如此迷人,他真的喜欢得快疯了。

夜陵起身下了床,站在床边又看了路权好一会儿,才转身来到地宫的中心处,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随着他的到来,原本一片雪白的天花板颜色渐渐暗了下来,很快变成了如墨般的纯黑。

上方镶嵌的宝石发出耀眼的星光,在地面投射出一个绚丽的五色圆环。

圆环中心处的黑晶上是一幅用金色线条描绘出的繁复图案,看上去层叠交错,仿佛一颗大脑一般。在黑晶的四周,圆环被分割成了青黄蓝白四个色块。而随着夜陵的靠近,圆环突然开始缓缓地转了起来。

无数看不清的能量从四面八方飘了过来,汇入了圆环之中。夜陵有些惊喜地发现,其中竟然有许多纯白色的愿力。这些愿力并没有完全汇入圆环之中,很大一部分转了个弯,进入了路权的体内。

海拉天眼启动了这么久,终于开始干活了。

……

此刻,在遥远的直播终端前,无数的观众正伤心地看着依旧一片漆黑的屏幕,为已经失踪了快一天的路权祈祷。

从昨天晚上开始,路权就再也没有出现在直播中。

如果是过去,大家或许会换个直播号,转头去看下一场投放。然而这一回,所有人仿佛失去了精神支柱一般,呆呆地看着没有任何数据的黑屏。

甚至连一句交谈都没有。

因为所有人都不想问出那句话。

尤其路权或许根本就不是一个死刑犯。一想到这个年轻的男孩很可能是被冤枉的,观众们的心都碎了。

唯一的希望是他进入了长流村。

长流村中没有任何天眼,或许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他依旧活得好好的。

如今路权的几段视像早已成为了帝国最火爆的视频,直播室的观众已经瞬间暴增到八十亿,几乎整个帝国四分之一的人都守在他的直播间中。

过去海拉直播最高在线人数仅有不到三亿,平均在线人数也就五六千万。这还是所有频段完全相加的情况,毕竟大多数人并不喜欢看残忍的死刑直播。

因此路权的案子,早已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依旧驻扎在迷乱星系的第九军团如今受到的压力最大,尤其是今早路权的直播再次缺失后,他们的所有对外通讯终端,几乎全被打爆了。

早上十点,第九军团迷乱主星驻地。李副官一路狂奔,几乎是跑着冲进了军团长的专属健身房。

蓝彦此刻正在完成一组推举。他赤着上身,露出了没有一丝赘肉的强健肌体。自从林上将去世后,只要不在战时,他每一天都一定会在这里完成两个小时的身体训练,让自己的体能永远保持在巅峰状态。

“将军!”李南微微喘着气,尽量用平稳的声音报告:“二殿下希望与您通话。”

“就说我在忙。”蓝彦脸色平静地道。

李南愣了愣,竟然连二殿下的电话都不接吗?

“没什么好说的。”蓝彦淡淡道:“这事第九军团已经认了,就到此为止。就算陛下询问,我也是这句话。”

“可是如今第九军团的名声大降,外面都在说……”李南忍不住道。

“说就说吧。”蓝彦缓缓地把杠铃放回原处,“以后我们多打几场胜仗,慢慢的,会把第九军团的名声重新挣回来的。”

真的可以吗……李南想说什么,突然想起或许那男孩已经不在了,心中也是一梗。早知如此,他还不如像将军这般从头到尾都不去看,现在也不会难受了。

“他死了?”蓝彦拿着哑铃的手顿了顿。

李南没说话。

“他有家人吗?”蓝彦微微低下了头。

李南摇了摇头。

蓝彦沉默许久,转过身,没再说什么。

他不知道林陆全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个男孩送进海拉星,但蓝彦很清楚,无论林陆全做了什么,他都不可能不管。

这是第九军团欠他的,就算要他拿命去还,蓝彦也心甘情愿。

只是,林陆全常年在帝都长大,身边龙蛇混杂。而这几年他们又一直在冥河战线死守,难免忽略了许多地方。看来他以后,还是应该多抽些时间,亲自指导他为好。

或许他该把他接到第九军团来,远离帝都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圈。

……

帝都星。

赵墨明按断通话器,转头看了一眼几步外气定神闲正在泡茶的林陆全,有些戏谑地笑道:“你说的没错,蓝彦可真的是拼命在保你,连第九军团最在意的声誉都不要了。”

林陆全没说话,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将壶中的极品云山炮制完成后,将手中的茶递给二皇子,才笑了笑说:“这次是我一时冲动,还好如今人已经死了,事情过段时间热度自然就降了。”

“你放心。”赵墨明慢慢地品了品口中的茶,道:“我会找人把事情压下去。陛下如今不管这些小事,下面那些人闹一阵也就散了。”

他之前确实没想到,蓝彦真的能舍弃第九军团的声誉。如今第九军团拥有帝国最强大的太空舰队,近十年来立下了无数战功,在帝国可谓如日中天,就连父皇也极为看重,不惜将帝国唯一的太空堡垒拨给第九军作为训练基地。

蓝彦其人天资卓越,对自身更是极为苛刻,一颗心完全放在了第九军团上,年近四十却一直未婚。赵墨明原本一直以为蓝彦权欲过重,但如今看来,蓝彦心中最在意的,恐怕一直都是过世的林奇上将。

所以他一直不肯领上将衔,所以他拼死护下林陆全,甚至连原因都不问。

想到这里,赵墨明微笑着看了自己的好友一眼。看来,只要林陆全一直在自己身边,那么第九军就等于是自己的麾下了。

既然如此,他还是要好好把这件事压下去才行。

赵墨明喝完茶,告辞离开后,直接去了新闻局,打算跟自己的女朋友好好商量一下。陌资一向对于这些非常有想法,如今已经升任副局长,正好可以直接处理这事。

……

林陆全看着这位日后将会登基为帝的二皇子离开,心中微微一笑,知道这件事就算彻底过去了。

虽然事情出了些小意外,在原书的主线剧情上多出了一条支线,但在他及时处理下,终归没翻出什么大风浪。

十五年前,当陈强死后突然发现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时,心中简直惊喜交加。因为这个世界,正是他死前正在看的一本书。

可惜他既没穿成主角,也没穿成什么大人物,而是穿成了书中总是跟男主作对的反派林陆全的表哥,一个普普通通超市老板的儿子,书中几笔带过的一个路人。

但命运都是靠自己创造的。

虽然他变成了一个五岁的小孩,但却拥有一个三十岁的灵魂,足以为自己选择一个更完美的人生。

仔细思考后,陈强看中了日后将会成为第九军团长的表弟林陆全的身份。

原身的舅舅林奇是一位传奇上将,为了拯救整个第九军团和封堵异界入口不惜以命相抵,自爆旗舰,只留下了不到四岁的独子林陆全。

林陆全从小到大得到了从皇帝陛下到整个第九军团的无限宠爱,最终成为了性格叛逆强势的第九军团长。

可惜他与二皇子殿下从小到大互相看不顺眼,不知给身为主角的赵墨明下了多少拌子。如果不是他在三十岁时死于一种由基因导致的怪病,二皇子日后恐怕还没那么容易成为皇储。

陈强觉得,这样一个短命又讨厌的人,何必占着这样好的资源。如果换成他,将来肯定能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帝国首相。

想替换林陆全的位置对于陈强来说其实很简单。因为林陆全从小就没有母亲,林奇更是忙碌异常,因此他从出生后就被寄养在了姑姑家,也就是陈强如今的家中,除了时不时过来探望的林奇外,并没有什么人认识他。而陈强有一个极大的优势,就是他长得非常像自己的舅舅林奇。

于是,在林奇阵亡后,陈强就开始不停地用孩童的猜测来暗示自己那对贪心的父母,终于让他们下定了决心,在军部派人来接人时,用自己的孩子替换了林陆全。

然后,不到四岁的林陆全被他们偷偷扔到了一部飞往迷乱星系的破烂飞船上,从此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虽然陈强心中觉得父母还是不够狠心,但其实他一直是非常放心的。因为一个不到四岁的孩子绝对不可能在迷乱星系活下来。

之后的一切如同他所料的一般,他成为了林陆全,得到了无比的荣耀。他顺利继承了林奇的公爵领地澜奇星,成为了全星系最幸运的那个人。

澜奇公爵林陆全很早就认识了男主二皇子,并跟他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两年前又遇到了女主贝陌资。

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顺利地进行着,他的人生充满了挑战与快乐、尊重和赞美,过着优雅从容的顶级富豪生活,简直让人太愉快了。

直到一个月前,他在太仓集团的一个聚会中,意外地听到了路权的名字,甚至那家伙还成了绿河星叛军首领!

年龄、名字、成长的星球完全对得上,这可真是个坏消息。

第九军团对迷乱星系的清剿以招安为主,如果让路权成为帝国的正式公民,那他很可能会去基因库进行基因朔源。那如今属于林陆全的一切,都将成为一场泡影。

上一章:第24章 诡异的长流村 下一章:第26章 绿河讯息
热门: 乡村诱惑 哪有这么危险的柯南世界 三人行 艳医修神 小姐,不凶 占卜师的预言 在忍界成了水影 九天帝尊 我家花瓶靠实力火遍全国 穿成人鱼后,我嫁给了一条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