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诡异的长流村

上一章:第23章 郑、周之死 下一章:第25章 献祭河神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被那么多人的目光死死盯着,路权就是脸皮再厚,也感觉到了一些不适。

然而他的头巾已毁,只好暂时忍耐。

路权直接来到集市前,目光对上了正笑眯眯地打量着他的和蔼长者。

他微微一笑,主动问道:“老人家,我是来找夜陵的,请问他在吗?”

“夜陵?”长者有些意外地看了看他,摇了摇头:“他最近不在村里。”

不在吗?路权立刻有些紧张起来,那时夜陵可是中了毒的,难道他出了什么事?

“小伙子,我是长流村的村长。”长者摸着胡子看着他笑了笑,温和地问道:“你叫什么?”

“路权。”

“路权?”村长的双眼微微眯起,似乎在口中默念了一会儿,微笑道:“名字很好听。”

路权微微皱了皱眉,他怎么觉得这个村长怪怪的。

“你既然是来找夜陵的,”村长的笑容越发和蔼,提议道:“不如进村里等他?”

“进村?”路权一愣,下意识地看了看远处笼罩在迷雾中的长流村。

“夜陵虽然经常离开村子,但这几天总归是要回来的。”村长笑道:“荒野之中危机重重,远不如长流村安全富庶。你放心,既然是夜陵的朋友,自会以上宾之礼相待。”

四周许多被海拉星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囚犯们都羡慕地看了过来,没想到长得好竟然还有这样的好处……

路权有些犹豫,听起来似乎很好。可是他扫了那几个村民一眼,却突然觉得他们的脸色似乎都有些奇怪,仿佛有些迫不及待般。

“别去。”唐斌上前一步,站在路权身边,他的目光缓缓从村长脸上移开,看向了路权,淡淡道:“长流村中,从未有外人进入过。”

“哈哈,年轻人这话说得可不对。”村长笑道:“长流村有时也会邀请外来者进入的。”

“那他们人呢?”唐斌目光直视村长,追问道:“他们可曾离开?”

村长看着唐斌,笑容渐渐淡了下来:“为什么要离开?长流村幸福安宁,他们当然不愿意回到荒野受苦。”

“是吗?”唐斌转头看向路权,问道:“你觉得呢?”

路权此刻已经完全听明白了。

“既然夜陵不在,”路权看着村长渐渐冷下的脸,微微后退了半步,低声道:“那我还是改天再来找他。”

村长看着他,没吭声,伸手缓缓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路权对他笑了笑,转身回到了河边。

之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大家拿出自己带来的东西,开始跟长流村的村民交换各种食物。而唐斌则用自己带来的许多帝国科技产品,跟村民们兑换了许多手工制作的织毯。

那些织毯上描绘着简单的图腾,色彩很鲜艳,还有许多奇怪的纹路和图像,看起来像是某种文字一般。

路权靠坐在一棵树旁,拿出夜陵送给他的刀,从自己找到的一些树藤上削下细细的长线,然后翻出破损的头巾,试图将断裂的切面重新恢复。

可惜这种产自绿河星树蚕的丝非常难以修复,这么半天时间,它们甚至比之前更散乱了几分,眼看着就要变成一团混乱的丝线了。

他一边慢慢地理着那些丝线,一边打量着那些长流村的村民。

村民们越来越多,已经差不多快五十人了,全是清一色的男性。他们的长相都很好,年纪从十五六岁到三四十岁都有,就没一个长得丑的……

而且路权有些不明白的是,与外来者交易并没有什么危险更不辛苦,为何没有一个女性村民出面,难道这是什么风俗不成?

他的目光在那些村民身上停留了许久,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些村民们的身上,有什么让他觉得熟悉的东西。

可惜他想来想去,也找不出任何不对的地方。

手中的丝线越来越乱,路权低头看了看,决定放弃了。

集市一直开到下午四点,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幸存的囚犯。

路权数了数,大概不到四十人吧。越到后面,来的人身上的伤越重。

许多人他看着,也就是最后这两天的事了。

唐斌其实早已完成了交易,但并没有立刻离开。

路权看着河水发呆,心中也是犹豫不定。

长流村的村民们早就做完了交易,却一个都没回去。而那个村长更是从头到尾一直在盯着他,肯定是有什么打算。

路权一点也不想留在这诡异的长流村,然而他们的回程,一定会经过奇略鸟的领地。

奇略鸟,据说只听原住民的话。

路权转过头,目光往集市那边扫了一眼,他起身来到唐斌身旁,低声道:“你们原路回去吧,我打算继续向下游去看看。”

唐斌他们的武器对付这些村民或许没问题,但绝对不可能挡住奇略鸟。他们目前勉强算得上雇佣关系,他总不能害了雇主。

“你想怎样?”唐斌看向路权,他的眼底隐隐有波澜涌动,声音却很平静:“一个人对付全村人吗?”

“不是对付。”路权随手把额前掉落的碎发向脑后一拨,有些烦躁地道:“我记得他们说过,只要敢伤害原住民,你就是奇略鸟的食物。”他可真的一点也不想被那些大鸟分食。

“所以,我打算能跑就跑,实在跑不掉,再跟他们进村去看看,走一步看一步吧。”

“你们走吧。”路权挥了挥手:“要说逃跑,我一个人更方便。”

唐斌怔怔地看着他,许久才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转过身,向着河边走去。

虽然很难受,但路权说的没错。在海拉星,他们不可能对抗得到奇略鸟护佑的原住民。而如果要跑,他们这些人确实是累赘。

路权的想法其实非常理智。

这其实也是过去的他思考问题的方式,然而此刻,唐斌却只觉得心中仿佛突然空了一块似的,难受得让他的呼吸都有点困难。

路权站在河边,看着唐斌几人的橡皮艇消失在远处的河面,这才跳上了木筏,用桨在岸上一撑,继续顺游而下。

他转头看了岸上的村民一眼,发现他们都用一种颇为奇妙的目光盯着自己,似乎很高兴他上了船一般。

路权心中咯噔一下,他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伸手拿起了桨。

事到如今,他只能硬着头皮往下划了。

这段河道的河水流速并不快,木筏平稳地向下游飘去,路权坐在船头,时不时地调整一下方向。

长流村渐渐落在了身后,路权不停地回头,直到彻底看不到了,才缓缓地长出一口气,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放下了不少。

然而没过几分钟,路权猛然间发现,在木筏的四周,似乎突然间多了很多鱼。

很多大鱼!

那些鱼每条都至少一米长,有些甚至长达两米,它们在木筏的四周游弋着,将木筏向着河道边的另一条水道推了过去。

路权完全没想到这些原住民不仅能控制奇略鸟,还能控制水中的鱼,心知坐船是跑不掉了。

水道越来越狭窄,岸边长满了树木,繁茂的枝叶覆盖在水道上方,遮住了外面依旧有些耀眼的阳光。

路权的目光四处一转,就在木筏经过一棵大树时猛地站起了身。

他纵身一跃,双手已经抓住了一根树杈,身体顺势一荡,极为轻巧地翻身上了树。

有些心疼地最后看了眼留在木筏上的背包,路权默默地收回了目光。

他沿着树干爬上了岸,然后沿着河边,向远处的山林跑去。

这里距离山林目测起码有五公里以上,其间布满了大片的农田。

路权刚跑了几步,脚步突然就慢了下来。

农田?他猛地向两侧看去,眼中全是不可思议,怎么会是农田?

之前他刚下船的时候,看到的不是一片草地吗?

路权停了下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或许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进入了长流村。

他抬起手腕,激活了腕表。

在表盘上方,影像一层一层地向上叠加着,不到一分钟,方圆五公里范围内的所有地形渐渐浮现在了路权眼前。

他的手指在地图上滑动放大,仔细对比了一下农田和远处的山林。

然后,路权突然转了一个方向,掉头向着河岸跑了过去。

就在这时,原本空无一人的农田中忽然出现了好几个人,他们的速度极快,幽灵般地追了过来。

然而路权的速度远比他们想象中更快。

转眼间,路权已经来到了河边,他毫不犹豫地一跃而起,伸手抓住树杈一荡,向着河对岸落去。

就在他的脚刚落到地面的那一霎那,迎面却猛地扑过来一个人。

路权触不及防之下,身体被带得向后倒去,噗通一声竟然被撞入了河中。

那人抱着他的腰,几乎把路权直接压到了河底。

路权膝盖猛地向上一抬,重重地撞在了他的肚子上。他感觉到那人身子微微一颤,却依然没有任何放手的意思。

紧接着,路权感到身后似乎又有几人入了水。

有人从身后抱住了他,柔软的丝物缠上了他的手臂,仿佛带着几分温柔的小心翼翼,却不容拒绝地将他的手臂束缚在了身后。

上一章:第23章 郑、周之死 下一章:第25章 献祭河神
热门: 金玉满唐 绯红之刃 狼血神探 疯狂出轨:钟点房 宫花红 讨好[娱乐圈] 卡门:梅里美中短篇小说集 男友收割机[快穿] 骗婚ABO 护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