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郑、周之死

上一章:第22章 他的罪名或许不成立 下一章:第24章 诡异的长流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路权看着那只巨大的奇略鸟迎面扑来,本能地用力一划。

木筏猛地向左侧一偏,险险地避开了奇略鸟锋利的巨爪。

唐斌此刻也是一惊,他转头看了路权三人一眼,目光猛地落在了周全理身上,厉声问道:“你们身上有没有带什么和奇略鸟相关的东西?”

相关的东西?路权立刻回头看向周全理,他很清楚自己和郑周身上肯定没有,那就只有这个后来的家伙了。

周全理刚才也被吓得不轻,那只爪子简直是擦着他的脸滑过去的,就差一点就将他的脑袋刺个对穿。

他使劲想了想,突然从裤袋中摸出好些白色的蛋壳来,颤抖地道:“我在咕咕鸟那捡了一颗蛋,后来发大水时不小心砸碎了……可是真的是咕咕鸟的,不是奇略鸟的啊!”

然而他已经不用再解释了。因为自从他拿出那些蛋壳,天空中的奇略鸟们仿佛被激怒了一般,仰头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鸣叫,然后又有几只冲了下来。

“蠢货!”唐斌简直气死:“咕咕鸟就是奇略鸟的幼崽!”

周全理脸都白了,他惊恐地看向所有人,哆哆嗦嗦地道:“求求你们,救救我,救救我……”

路权不想理。这家伙真的已经把他所有的耐心完全耗尽了,要知道这混蛋可曾经把他推下登陆舱的!

巨大的奇略鸟带着狂风扑面而来,路权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它是冲着周全理去的。

他猛地伏下了身子,紧紧地贴在了木筏上,双手牢牢地抓住了木筏上的绑绳。

周全理此刻吓得都快傻了,迎面而来的奇略鸟甚至已经张开了尖锐的鸟嘴,冲着他的脑袋狠狠地咬了过来。

他尖叫一声,然后把手中所有的蛋壳,全部塞在了身旁正举起桨用力向奇略鸟打去的郑周身上。

奇略鸟的目光一直盯着那些蛋壳,它的翅膀一扇,身形一转,向着郑周猛扑了过去。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郑周更是完全来不及反应。

奇略鸟锋利的爪子噗的一声刺穿了郑周的胸腹,爪子一收,带着他向上飞去。

路权简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猛地跳了起来,右手一把扯开自己的头巾用力甩了出去。

质料坚韧的头巾仿佛长鞭一般绕在了那只鸟爪上,让奇略鸟的身形猛地一顿。

也带得路权的身体几乎飞了起来。

他一手抓住木筏上的绑绳,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头巾,转头对着呆滞的周全理用力喊道:“混蛋!救人啊!”

然而奇略鸟的力气实在太大,随着它翅膀一扇,整个木筏倾斜着几乎被带离了水面。

路权只觉得自己的手都快断了,然而周全理只顾着死死地抓着绳子,趴在木筏上尖叫个不停。

郑周此刻也回过了神,他艰难地看了路权一眼,似乎笑了笑,然后从后腰拔出那把他费尽心思才带入海拉星的匕首,猛地割断了鸟爪上的头巾。

木筏嘭的一声重新坠入水中,被河水带着,飞快地向下游漂了下去。

郑周被奇略鸟带上了高空,无数的奇略鸟扑了过来,很快就再也看不到任何一点痕迹。

路权眼中一片血红,他缓缓地转过头,冷冷地看向趴在木筏上发抖的周全理,重重一脚踹了过去。

他妈的!如果不是他现在两只手完全没有了任何力气,路权杀人的心都有了。

“滚下去!”路权又是一脚重重地踹了过去。

木筏猛地一晃,两人都差点掉了下去。

“小心!”旁边橡皮船上的人齐声惊呼,他们调转了方向,试图靠近木筏。

唐斌注意到路权此刻双手似乎都受了伤,心中一片焦急,他努力向路权伸出手,却根本够不着。

不过路权总算勉强抓住了木筏的缆绳,向着橡皮船扔了过去。他如今已经不能控制木筏,此处水流湍急很可能会撞上那些不时露出水面的巨石,只能先挂在橡皮船上。

唐斌一把抓住绳子,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一直趴在木筏上的周全理终于抬起了头。他看向唐斌,一边努力爬过去,一边喊道:“唐先生,救救我,他想杀了我!”

“他想……”唐斌简直快被气笑了:“杀了你?”

“是,真的,您都看到了。”木筏猛地一颠,周全理赶紧道:“他们那些杀人犯全是杀人不眨眼的,唐先生,我很有用的,我还有很多消息,您救救我。”

路权躺在木筏上,面无表情地盯着天空,看都不想看这个恶心的混蛋。

周全理瞟了他一眼,一边往橡皮船爬,一边小声道:“先生,您喜欢他吗?我可以帮……”

唐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嘴角突然露出一抹冷笑,他的目光微微上抬,落在了周全理的身后。

周全理的声音骤然一顿,他突然从唐斌的眼睛中,看到了身后的一道白影。

狂风突袭而至,通体雪白的奇略鸟闪电般地俯冲而下,一口咬住了周全理的上半身,将他整个人叼了起来。

沉闷而尖利无比的惨叫声中,周全理被那只奇略鸟带上了高空。他的腿用力踢着,试图从鸟嘴中逃出。然而很快又有一只奇略鸟猛扑而上,一口咬住了他的下半身。

天空中猛地爆开一团血雾,更多的奇略鸟扑了上来,转眼就将食物分食殆尽。

……

遥远的直播终端前,数不清的观众好半天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感觉自己的心脏重新恢复了跳动。

“天啊,太吓人了!”

“这些奇略鸟真的可怕,感觉就算是上机甲,都不一定打得过,尤其还是群居的。”

“说实话,我觉得那个姓周的简直比奇略鸟还可怕……”

“你们都没发现吗?陆陆的手好像伤了,刚才扯得太厉害,肌肉一定拉伤了啊……”

“刚才陆陆真的拼命……唉,我都不知道怎么说,郑周之前还追杀过他的。”

“陆陆不可能是杀人犯,我现在百分之百肯定,第九军团这个案子肯定有猫腻!”

“我们一起向陛下发建议书吧,对了,把陆陆刚才那一段也发出去。”

“唉,海拉星可真的是人间地狱,陆陆他们八个人,这才第七天,就只剩两个了,也不知道陆陆还能活多久……”

“希望陆陆能一直活下去。”

“希望陆陆能一直活下去……”

所有人都没注意到,此刻的直播终端渐渐汇聚了一丝隐隐约约的纯白雾气。这些奇妙的雾气跨过了时空,汇聚到了路权面前的天眼上。

天眼内部层层叠叠地奇妙环路突然开始慢慢地转动起来。

然后,一丝几不可查的淡金色光芒,落到了躺在木筏上的路权身上。

路权全身有些脱力地看着天空,脑中浮现起之前郑周割断头巾的那一幕,心里突然有些空荡荡地。

这两天,他或许是真的把郑周当同伴看了。

海拉星上危机四伏,能活一天是一天,有一个可以暂时信任的同伴,其实感觉很好。

没想到那么快就没了……

路权举起手,看了看手中已经裂成了两半的头巾。

头巾的材料来自绿河星上一种特殊的树蚕吐的丝,虽然坚韧,但却最怕刀锋。如今被切开后,很快就散成了一片。

路权看了一会儿,将剩余的头巾收回折好,放到了内袋中。

然后他突然后知后觉地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胳膊和肩膀已经不疼了。

他的手指屈起,用力握了握拳。

路权坐起身,活动了一下,惊讶地发现他的伤竟然全好了!他翻身而起重新坐到船头,扭头怔怔地看了空荡荡的船尾一眼,重新拿起了桨。

不远处的唐斌看他恢复,脸色终于放松了下来,缓缓坐回了位置。

接下来他们再没遇到什么危险,沿着源河顺利地来到了长流村。

长流村是海拉第一境唯一的原住民村落,据估计约莫有三百左右的居民。村子坐落在源河边一块非常大的冲积平原旁,常年笼罩在迷雾之中,从未有外人能进入。

但在村口却设有一个独立的小集市,村民们会来此与外来者交换一些物品。如从帝国带入海拉星的一些科技产品、漂亮的宝石工艺品、荒野中猎到的动物等等。

而长流村最受外来者欢迎的交换物,就是村中自产的大米和各种谷物。

路权的木筏跟着唐斌的橡皮艇缓缓在一片浅滩靠了岸。他跳下木筏,淌水上了岸,顺手将橡皮艇也用力扯上了浅滩。

时间还不到午时,集市还未开启,但已经有不少长流村的村民出来了。他们有的在整理物品,有的在聊天,还有几名少年在青石地面上奔跑玩耍。

集市的大门旁放了一张长桌,桌后坐在一名长者,桌前站了七八个村民,他们低声交谈着什么,神情似乎有些慎重。

此刻集市外的河滩边上已经到了二十多个外来者。他们的状况看起来大都不怎么好,很多人身上都有伤,其中甚至还有已经残疾的。

路权一行人刚到,所有人的目光就立刻转了过来。

唐斌一行人的装备实在是太特别了,不但全副武装,而且还有根本不可能在海拉星出现的橡皮艇。

然而,所有人的目光,都瞬间汇聚到了路权身上。

包括那些村民的。

尤其是之前坐在长桌后的那位长者,他站起了身,伸手挡在眼前,上上下下打量了路权好几眼,有些浑浊的双眼中突然露出了一抹狂热的惊喜。

上一章:第22章 他的罪名或许不成立 下一章:第24章 诡异的长流村
热门: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强风吹拂 血冲仙穹 御兽修仙 小渔民猎艳水乡妇女 我的男朋友是小蜘蛛[综英美] 好梦成双[穿书] 花神(上) 乡野春床 护花小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