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他的罪名或许不成立

上一章:第21章 人生何处 下一章:第23章 郑、周之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唐斌并不在屋内,他坐在一张舒适的躺椅上,正在查看刚生成的附近的地形图。

周全理低声咳嗽了一下,轻声叫道:“唐先生。”

唐斌目光微微一移,淡淡地扫了周全理一眼。

这个人和路权郑周那种骨子里透着凶悍的迷乱居民不同,他是典型的利己主义的帝国人,他过去见得多了。

完全没有任何兴趣。

如果在外面,这样的人绝对走不到他面前,但自从进入了海拉星,唐斌已经经历过很多第一次。

“什么事?”他的脑中想起那个美到极致的男人,随口问了一句。

“我想为唐先生做事,”周全理微微躬着身,低声道:“无论什么事都可以。”

“我和路权他们是一起下来的,曾经同行了几天。”

唐斌没吭声,但也没让他停。

周全理立刻知道自己找对了方向,继续道:“天眼对路权非常特别……”

唐斌的目光转了过来,示意他继续。

“天眼对他有求必应。”周全理上前一步,讨好地笑了笑,低声道:“路权跟它要食物,就立刻能得到食物,甚至是帮别人要的,也能得到。”

唐斌坐了起来,这倒是新奇,他还从未见过天眼还有这样的功能。

“而且,”周全理低着头,继续说,“他从两千多米的高空空身跳下来的,却丝毫无伤。”

“这不可能。”唐斌眉峰微微一皱。

“绝对没有半句虚言。”周全理压低了声音道:“而且最特别的是,他治好了亡者森林。”

唐斌的心中一跳,他知道四十年前发生在亡者森林的那次事故,看亡者森林的状态,虽然没有被灰砂完全吞噬,但肯定是感染了。

“你确定是他?”唐斌沉声问道:“他是如何治好的?”

“我不知道他如何治好,”周全理道:“但当时在地下的只有我和他,然后森林突然就好了,地表植被全部恢复,我也被送出了地面。”

唐斌猛地站了起来。

如今灰砂扩散造成了生命星球的大规模沙化,整个帝国研究了各种方法都无法抑制,难道路权真的可以?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无论如何一定要将路权带出去。

“你下去吧。”唐斌挥了挥手,转身进了工作室。

周全理微微松了一口气,眼中带了几分喜色。知道这是自己可以暂时留下的意思了。

唐斌一直在屋里呆到了晚上,当天眼出现时,他直接把那个小球抓了过来。

“大哥,我知道你在看。”唐斌的神色中带了几分慎重,用家族特殊的一种语言缓缓道:“今天有人告诉我,亡者森林被治愈了。”

“你立刻去查所有直播记录,还有一个叫路权的人。”

“如果一切真的可以确定,我希望在下一次登录中把所有的资料和我的生物实验室送进来,我会亲自为他做一些测试。”

……

同一时刻,在路权的直播室内,观众们正被几分文件气得大骂。因为所有发往第九军临时法庭的案件重审申请,都被拒绝了。

“第九军这是什么意思?我从来都不知道判处了死刑的案子竟然是不能重审的!”

“他们说所有证据在意外中遗失了,无法重审。呵呵,你们信吗?反正我是不信的。”

“这算什么?陆陆到底是如何在绿河星策划的迷乱主星的大屠杀,难道那些参与审判的人也不知道吗?就算证据被毁,人证呢?也都死光了?”

“他们全都被下了禁口令!有人在只手遮天!”

“怎么会这样?第九军可是我心中的英雄,蓝将军一直很公正的啊……”

“谁知道呢?反正陆陆这事已经是死无对证了!所有证据和文件都不在了,第九军打死不认,就算陛下开口都没用了。”

“我真的觉得,陆陆肯定是冤枉的,他当了那些人的替死鬼,呜呜,好难过啊……”

“真的难过,太伤心了,陆陆的鞋子都坏了……”

“他的裤子边上也撕开了一块,陆陆好可怜啊,衣服都破了。”

“我要死了,他的小腿怎么这么好看……”

“他手里的那个是地图腕表吗?天啊,陆陆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我觉得眼睛真的要瞎了,最近看谁都丑得一批,太伤眼了!”

……

路权和郑周吃过晚饭后,便坐在火边烤火。

他当然并没有观众想象的那么可怜,鞋子也并没有坏。只是进了水,所以支在火边打算烤干。

路权找了块表面比较平的石头,把之前从唐斌那里摸的东西翻了出来,一件一件地把玩着。

他拿着那块地图腕表,挨个点开里面的功能,眼睛亮亮的,时不时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叹声。

郑周在对面看着他的样子,虽然脸被头巾挡住了,可是依然好看得让人头晕。

尤其是路权不仅脸,身体的线条也极为优美。无论是肩背还是腰臀,尤其是他的那两条腿,修长笔直肌肉紧实细腻,就算是最挑剔的画师,也找不出任何一点不完美。

郑周发现四周有很多目光都落在路权身上,然而或许是从小到大早已习惯了,路权对人类的目光几乎可以说是完全免疫的。

所有的这些关注都被他隔绝在世界之外,此刻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手中那块精美之极的顶级腕表上。

过了许久,他才意犹未尽地放下腕表,开始研究那套小巧的紧急维生系统。

唐斌站在窗前,看着不远处火堆边那个几乎半趴在石头上的年轻男孩,想起刚来那天夜里从森林中射出的一支支干净利落的夺命之箭。

这是一个杀人成性的凶手,唐斌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要关注他,他不值得。

然而他的目光始终无法离开火堆旁的男孩,直到夜深人静,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唐斌躺在床上,人生第一次失眠了。

他无法克制心底的焦躁,干脆起床继续研究收集到的各种数据,计算了整整一个晚上。

直到第二天天亮后,唐氏制造再度投放了一颗登陆舱。

这一次不但又来了四名顶级的雇佣兵,还把他的微型生物实验室打包送了下来。

同时还附带了一张数据盘。

唐斌拿了数据盘直接回了工作室,拆开特制的封印,激活了其中的调查报告。

报告上说通过之前的直播录像,亡者森林确实恢复了,当时进入地底核心区的,只有路权和周全理。

在报告的最后,附上了来自绿河星的查询结论。

结论很简单,只有短短的一行字:第九军团已销毁所有路权相关的案件资料,对外宣称意外焚毁,并拒绝就此事进行解释。按照绿河星现状及居民调查推论,太仓集团、迷乱主星两大叛军与第九军团之间极大可能存在黑幕交易,路权的罪名不成立的可能性为95%。

唐斌在椅子上坐了很久,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整颗心渐渐落到了实处。

他不知道自己一个晚上到底在紧张什么,这种感觉实在太陌生,以至于他完全无法分辨。

有人轻轻地敲了敲门,服侍他的女囚送了早餐过来。

就去她离开时,唐斌突然叫住了人,十分突兀地问道:“为什么杀了那个女人?”

每个囚犯的资料都在他的脑中,他记得这个女人叫童小绿,罪名是谋杀了一个颇为出名的女明星。

童小绿吓了一跳,十分意外地转头看向唐斌,过了一会儿才回答:“我当时脑袋晕了,突然觉得反正老公孩子都被抢了,生活没意思同归于尽算了。”

“后来清醒了才觉得自己傻,报仇竟然都找错了人。那个男人才是最该死的,背叛我伤害我的人从来都不是这个不认识的女人,她只是道德败坏罢了。”童小绿自嘲地笑了笑:“不过错了就是错了,杀人偿命我无话可说。”

唐斌听了没说什么,吃完早饭后,又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这才来到外面,让人将自己的微型生物研究室组装了起来。

路权早就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看人终于出来了,忍不住上前问道:“喂,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走,不会要磨到中午吧。”

他和郑周早就把东西全收拾打包好了。

唐斌转头看着他,目光向下打量了他全身一眼。

几天下来,他身上的囚服有些破损,裸露在外的前臂上有一些细小的伤痕,裤子似乎短了不少,露出了半截小腿。

可是还是该死的好看,让他的全身一阵发热,尤其是脸。

路权歪了歪头,有些奇怪地看了一言不发的唐斌一眼。他带着头巾的啊,怎么也这样?这个一向斜着眼看人的家伙竟然还会脸红,真是奇迹诶。

“半个小时后出发。”唐斌猛地转过了身,刚走出一步,脚步却顿了顿,回头看向路权道:“我想要你的一些血样。”

他的目光在屋角处探头探脑的周全理身上顿了顿,眼底闪过一抹厌恶,突然转身向屋内走去,对路权说:“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事跟你商量。”

路权有些意外,不过还是跟了进去。

唐斌关上门,带着路权来到书桌前,转身看着他直接问道:“路权,你是不是治愈了亡者森林?”

路权微微一愣,他下意识地避开了唐斌的目光,并不怎么想回答这个问题。

他的体质异乎常人,完全不想变成实验室里的一团数据。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唐斌双眼微垂,目光落在路权浓密的眼睫上,轻轻叹了口气,“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拒绝。”

“我拒绝。”路权立刻道。

唐斌顿时噎了一下,他无奈地看了路权一眼,并没有勉强他。

“那你愿不愿意帮我做事?”唐斌解释道:“只是平等的雇佣关系。”

路权其实有点心动,这家伙的后备实在太强,跟着他似乎安全得多。可惜,他一点也不信任他,前倨后恭必有所图。

他敷衍地笑了笑:“我们现在不是已经被您雇佣了。”

唐斌沉默片刻,没有再劝。

……

半个小时后,唐斌留下了安阳风和四名雇佣兵看守基地,然后带着另外四人上了一条橡皮小船,同时还搬了几个箱子,看样子似乎是打算和长流村的村民交换什么。

路权和郑周还是上了木筏。

天眼这时突然冒了出来,飞到了路权身边。

两人刚拿起桨,周全理竟然粘了上来,也打算一起去。

路权瞟了一眼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堆各式各样的项链,心里嗤笑一声。可惜郑周不知为何对这小子动了恻隐之心,竟然又答应了。

周全理立刻爬上船,坐到了郑周身边,主动从他手中拿起了桨打算划。

然而这家伙压根不会划船,没几下就弄得路权火冒三丈,于是郑周赶紧又拿了回去。

天眼飘在路权身边,镜头由始至终都对着他,完全不理会直播现场的其他人。

当然也没有人在意,因为那些人的目光,大多数时候也落在路权身上。

只有周全理的目光时不时落在天眼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此处距离长流村约莫二十公里水路,他们沿河而下,转过几道弯后,河道拐进了山谷中,河水变得湍急起来。

“前面是奇略鸟的聚集地,”唐斌转头看向路权,小声道:“大家小心些。”

奇略鸟?路权心中一紧,就是他们说的会吃人的那种鸟吗?

他一边划着桨,一边下意识地向上方看去。

“奇略鸟平时性格温和,”唐斌解释道:“除非伤害原住民,否则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

路权点点头,心中放下了些。

此刻河道两边都是高达数百米的悬崖峭壁,崖壁上有许多巨大的洞穴,似乎就是奇略鸟的鸟巢。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嘹亮的鸣叫,路权惊叹地看到一只巨大的白色大鸟从洞穴中俯冲而下,在半空中一个滑翔,然后在峡谷中盘旋起来。

它的双翅展开时起码有六七米宽,一双脚爪简直比人还大。

一边飞,它还一边发出嘎嘎的鸣叫声。

然后,越来越多的奇略鸟飞了出来,它们在半空中盘旋着,巨大的身形几乎遮天蔽日。

路权有些紧张起来,他怎么觉得那些鸟似乎都在盯着他们呢……

果然,那些奇略鸟盘旋了片刻后,其中一只突然向下俯冲而来,目标似乎正是他们的木筏。

上一章:第21章 人生何处 下一章:第23章 郑、周之死
热门: 全世界都在等你心动 天团解散后我爆红了 妻子的外遇 平安京之宋姬物语 横滨芳心欺诈师 他喜当爹了[快穿] 乡艳小毒医 大完美主播 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 我多有钱你真的无法想象